慈悲救度邪悟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最近一段時間,去年因邪黨開奧運非法綁架的一大批昔日同修陸續期滿出獄了,這些人絕大多數走向了邪悟,只有少數是假轉化,據說邪黨規定不「轉化」到期也不放,可見邪惡的囂張和獄中同修承受的壓力的巨大。那麼我們如何對待這些邪悟的昔日同修,我們是不是像師尊教誨的那樣去做的呢?據我了解我們和師尊的要求還差的很遠。以下我只就我了解的現象做一探討,也許並非像我說的那麼嚴重,不對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這些出獄的同修分兩部份,一部份出獄後「銷聲匿跡」,這些人中有意志消沉的,從此一蹶不振做常人;有被家人嚴加看管的,用各種手段斷絕和大法弟子的來往;還有的在邪悟者中找到了共同語言和溫暖,只和邪悟者來往。另一部份出獄後主動找到大法弟子,願意和大法弟子繼續來往,這些人中有的認為邪悟是對的,所以想讓別人也邪悟;還有自己也把握不準邪悟對不對,想和大法弟子探討一番,再做定論;也有寂寞難耐的,想和過去相處不錯的大法弟子重續友情,但真正給邪黨當特務的應該是極少,到目前我和我周圍的同修尚未遇到。

這些邪悟的同修多數是昔日的積極做事者,特別是講真相、勸三退多數做在前面,所以也容易成為邪惡的打擊對像,這就不難想像他們在獄中承受的壓力是巨大的。而且邪惡現在是軟硬兼施,更多的表現出偽善來迷惑同修,讓同修在黑窩感到挺溫暖,但出獄後多數大法弟子卻給他們冷臉,最常說的話是「我不想聽你說」「你別說了」「要這樣你別來了」。

究其原因有三:一、怕邪悟的思想影響自己;二、怕邪悟者是特務,影響自己安全;三、怕耽誤自己做三件事的時間。總之怕自己受影響、怕自己難圓滿,私字當頭、我字當頭,這難道就是我們修煉多年來的心性真實體現?難道我們修宇宙大法的正念竟然制約不住小小的邪悟?當我們用冷漠、不耐煩來對待走彎路的同修,我們是按照師尊的要求做的嗎?師尊要我們「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我們為何這麼難做到?

曾聽到邪悟者炫耀:有兩個邪悟的農村老太太,去了四十多趟,最終把一個大法學員拉入了邪悟的隊伍。常人我們都去救度,難道我們昔日的同修就不值得我們用最大的「慈悲善念」去救度?是不是因為我們放不下最後的執著造成的?每做一件事的背後都隱藏著一顆想要自己圓滿的心?隱藏著一顆想要保護這顆心的心?如果真是這樣,此心不去能否圓滿?

以上言辭可能過於激烈了,也有很耐心的同修,但主動去做這件事的不多,能堅持的更少,或許因為這件事比給常人講真相的難度大、不好做吧。只希望大家不要知難而退,不要忘記師尊的教誨,不要和這些昔日的同修製造間隔,早日拉回我們的同修,真正做到「整體昇華,整體提高」,讓師尊多一點欣慰,少一點操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