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學法小組的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在此我想先寫出一些不良的現象,然後提出自己的建議。

我發現有些學法小組,在學法上有些缺陷:

一、學法後,不在法上切磋提高心性,而是學法是讀書,讀完書修別人,做事是做事。

就是學法時追進度,學法後,就把法放在一邊。然後,協調人就說,現在有一個甚麼甚麼事咱們大家幫助幫助他。然後大家就你一嘴他一嘴的搶著發表自己的看法(無序),還給同修出很多主意(個人觀念),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完全不考慮對方的情況;有些甚至不在法上,而是用人的觀念衡量;有些甚至是強加於人,沒有考慮對方的實際情況和接受能力。當指出來這些表現不在法上時,協調人先擋著,說這麼多年我們就是這樣過來的,沒有甚麼不好。反思:那為甚麼這些問題一直都沒有解決呢?為甚麼還有被以病業方式、被非法綁架迫害的?還有被以病業形式奪走人身的呢?還是沒有達到修煉的目地。

二、不認真閱讀《明慧週刊》,跟不上正法進程

表現是:當提到週刊上的內容時不知道,說看過了,沒有記住。給指出時,藉口是:要面對面去講真相,沒有時間細讀。更談不上自己上明慧網。

三、沒有把面對面講真相當作是實修自己的好機會

表現是:走過場,求數量,不管質量(如見人就講:你入過甚麼甚麼嗎?退了吧!不管對方答不答應就算退了。這是一個自稱自己一天能夠退70人的同修被非法綁架後,與她配合的同修給我講的一個真實的例子)。認為數量越多自己威德越大。講退了高興,講不退了就動心,說對方不可救要,而不是在法理上找一找是自己甚麼心造成的障礙。當在法理上切磋時不愛聽,觸及到個人執著時反唇相譏,說你應該去講真相,不要在這裏說這麼多。

這種同修有一個誤區,認為就自己做的好,別人也許是只說不做。把面對面講真相看作是講清真相的唯一方式(就是片面強調)。當提出讓其自己學一下上網、力所能及的做一些資料時,就說:我可沒有時間,我還要出去講真相呢?!問怎麼講的?回答是:說一場大瘟疫要流行,只有退出中共邪惡黨才能保命。總之是有嚇唬人的味道。跟家人關係緊張,一直埋怨家人不理解(一次跟家人吵架後上街講真相就被惡人非法綁架了,這位同修現在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希望我寫出來)。

講出以上不良現象,不是為了指責誰,是為了提醒同修們,在法上認識上來,去掉它。因為,這些損失就是不修心造成的,這就是阻擋我們提高的最大的障礙。

為此,借助明慧網給大家提一個建議,當然這也是做的好的學法小組的親身實踐:

比如說,我們每次學三個小時。那麼,學法兩個小時;然後,就談談學法後的體會,談師父講到的哪段法指出了自己修煉中的那些不足,應該如何在法中提高等等,基本上用半小時的時間,有順序的人人都說一說,一個人說,其他人靜靜的聽,用法來衡量,比學比修。再有半小時,來說一說目前在講真相中,我們需要共同配合做甚麼事情,哪個區域需要支援與補充等等。這樣堅持下來。每個人都提高的非常快,大家救度眾生的效果越來越好。人人都出去講,經常是講清一個,過一兩個星期後,明白真相的人會把一家人或親朋好友的名單帶給我們,或主動提出要去發資料。還有要學功的,這樣一個人學了,緊接著,親戚朋友就都進來學了。

目前這樣的活傳媒的發酵反應就這樣在我們身邊,悄悄的發生著,隨著法理的提高,我們每個人的技能也在全面提升,這些年來,我們幾乎甚麼項目都做過了。每做一個項目,哪怕只是一句話、一張傳單、一本小冊子、一張光盤(都是我們的利器),我們都注意世人的接受能力及對方的反應,只要能夠救度眾生,我們就去做(具體事項不贅述了)。真正的體現著大法弟子是用心在做。親身實踐著、證實著「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

通過學法我們知道:邪惡的舊勢力能夠存在的一個最大的藉口就是──為了成就大法弟子,所以,才敢利用它們也要淘汰的中共邪黨在中國大陸發動了一場迫害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群體,同時也要淘汰它們看不上的修煉人。那麼,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就聽師父的話,就在大法的法理指導下修煉自己,那就是在徹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它們失去了存在的藉口,它們就會解體。

寫出來是為了證實法,為了我們能夠共同提高,為了我們能夠在法上認識法形成整體,早日成熟起來,圓滿隨師還。

由於層次所限,就暫時認識到這一點點,還請大法同修們圓容補充,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