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性摧殘看中共的流氓本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在明慧網的報導上,我們不斷看到中共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慘無人道的性摧殘。這些摧殘包括:剝光女學員的衣服任人圍觀侮辱,撕扯陰毛,將用過的衛生巾塞入女學員嘴裏,毒打、電擊女學員的乳房、陰部,將折斷的木棍、牙刷、火鉤、電棍等插入女學員的陰道野蠻攪動,強姦、輪姦女學員,把女學員剝光衣服反銬雙手投入男牢房,任男犯人侮辱;用勁捏男學員的睪丸,砸傷男學員的陰莖,把電棍插入肛門,和頭頂同時過電等等。其手段下流卑鄙,殘暴無恥到了極點,非常人所能想像。

中共這種卑劣無恥的手段,由來已久。《九評》披露,1930年,毛澤東在江西蘇區搞了一次大規模的「革命恐怖浪潮」──「肅AB團」,幾千名紅軍官兵和根據地內的黨團員及普通群眾慘遭殺害。據當時資料記載,被害人「哭聲震天,不絕於耳,殘酷嚴刑無所不用其極」。12月8日,被酷刑折磨的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來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當作「AB團」抓起來,被施以嚴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見高華的《毛澤東在江西蘇區「肅AB團」的歷史考察》)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警察曾經多次把張志新的衣服剝光,反銬雙手,投入男牢房,任男犯人輪姦,最終導致張志新精神失常。

2008年2月,大紀元網站刊登了人權律師高智晟寫的文章──《黑夜黑套頭黑綁架》。文章首次披露了自己被中共警察非法綁架後遭受的酷刑折磨,其中,包括用電棍電擊生殖器、把牙籤捅進生殖器的性摧殘。中共的特警在不間斷的酷刑折磨高智晟三天兩夜後猖狂叫囂:「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並要求高智晟說說「搞女人的事」, 「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並無恥的宣稱「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其流氓嘴臉毫不遮掩。我們從網上得知,對維權人士的打壓,比如郭飛雄先生,中共照樣採用了電擊生殖器的酷刑逼其就範。

如果說,中共在「肅AB團」、「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運動中實施慘無人道的性摧殘,是其暴力本性的一脈相承和對政權不保的極度恐懼;對人權律師高智晟、維權人士郭飛雄實施慘無人道的性摧殘,是對憲法的公然挑釁,是其蔑視人權的邪惡本性被高智晟、郭飛雄揭露之後的狗急跳牆;那麼,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無人道的性摧殘,則是基於其流氓本性對「真善忍」的仇恨,是其「假惡鬥」的真面目在法輪功這個高德大法的照射下,無處藏身後的喪心病狂。中共悍然發起的對「真善忍」的鎮壓,無疑是對全人類普世道德的公開挑戰。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殘暴的性摧殘,是其流氓本性的大曝光。

從「肅AB團」到張志新,從法輪功到高智晟、郭飛雄,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流氓本性從來沒有改變過,不管是對婦女、對男子,不管是對平民、對律師,不管是對異議人士還是對黨內人員,中共從來沒有猶豫過、手軟過。只要它認為有必要,它就會兇相畢露,毫無人性的摧殘人的肉體和靈魂。其暴虐的流氓本性與時俱進,根本不可能棄惡從善。

現在,退出中共的大潮正在興起,這是全民醒悟的開始,是中共解體的先聲。天滅中共指日可待。那麼,清算中共的邪惡之徒,讓「善惡有報」不再只是中國百姓在苦難中的一種精神寄託,而成為一種社會現實,也為時不遠了。在此,奉勸那些揣著中共給的幾個錢而對老百姓大打出手的所謂公安警察們: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住手吧,多行不義必自斃;只有拋棄中共才能擁有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