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證據的迫害令是怎麼來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中共本來就是土匪出身,經過幾十年的暴力執政,越來越黑社會化了,其行為也越來越類似於黑社會的幫規。中共的打手及其幫兇對上司意圖的揣摩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給大家舉個例子:

黑龍江省北安市石泉鎮法輪功修煉者姜秉志被非法關押在綏化勞教,因為拒絕「轉化」(放棄信仰)一直遭受嚴酷的迫害,直到被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主要過程是這樣的:有一天,惡警打開姜秉志被非法關押的牢房,往裏扔了一個方便袋,然後又扔了一個方便袋。包夾的犯人於是心領神會,把方便袋套在姜秉志的頭上,用繩子在脖子上勒緊後,幾個包夾圍著群毆。由於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毆打,當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氣,變成了植物人。幾天後,姜秉志於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在這個慘案中,從表面看,殺害姜秉志的是幾個專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包夾。可是,是誰下的指令呢?正是那個扔方便袋的警察。沒有這個警察的暗示就沒有這樣的結果。這很像警匪片裏的鏡頭:老大要做掉誰,有時是一個動作,有時只是一個眼神,手下便心領神會,不聲不響就把人給殺了。

中共的警察們是不是也留了這麼一手?反正人又不是自己動手殺死的,自己也沒有下過命令,有朝一日即使追究起來,也沒有自己甚麼事。這樣的警察不是比那些叫囂著「打死白打死」去親自動手行兇的警察更為險惡嗎?

再深一步追究,警察又是接受了誰的命令?他為甚麼敢這樣對一個生命如此輕率的發出打殺的指令?警察所接受的指令是不是也經常是某種不留證據的指令?

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中共成立了一個超越於公檢法司之上的專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特務組織──「六一零」辦公室。這個組織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非法綁架、勞教、判刑,幾乎全是由他們發出的指令。那麼,「六一零」是怎樣發出迫害的指令的呢?

「六一零」的人員很多時候並不直接參與到迫害的第一現場。他們除了下達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非法抓捕、勞教、判刑的指令外,還有一個明確的指令,就是要求實施迫害機構必須完成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轉化率」。他們很清楚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轉化率」沒有異常殘酷的酷刑是根本別想達到的。而相關機構也早已把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轉化」和直接參與迫害人員的政績、升遷和獎金掛上了鉤。

對此,那些基層的警察們也早已心領神會。他們非常明白,上級逼著要「轉化率」就是逼著他們下毒手。要把一個人的信仰給轉化到相反的方向上去,這可能嗎?這不明擺著是上級指使警察逼著讓這些法輪功修煉者說假話嗎?

可是強制的命令由誰來下?這需要領導明說嗎?領導這個時候就是在看下屬的表現:誰敢往前衝,誰就是自己的人,就是中共所需要的人,誰能領會領導的意圖誰就將得到重用。對法輪功修煉者一級一級加碼打壓的指令就是這麼來的。

當然,在中共不同的階層還確實存在著一些極其邪惡之徒,他們鐵了心要跟中共走到底,完全和中共站在了一起,毫無人性地肆意迫害。所以,對這些人中共是一點方式也不講的,就是明確下令。

對法輪功修煉者殘害的指令全是來自於中共邪黨這個惡魔。其實,中共明確下令也好,採取暗示的手法也好,都逃脫不了必定滅亡的天意。無論迫害手段掩藏得多麼隱蔽,相關的責任人員一個也掙脫不了歷史將對他們進行的正義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