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面前學會在法中向內找解決問題

——與瀋陽地區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偉大慈悲的師尊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指出:「整個正法形勢在往前快速的推進,大法弟子配合救度眾生、證實法所起的作用,都使世上的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點大家也看到了,世人也看到了。」邪惡已經很少了。可是我們瀋陽地區經常有同修被非法綁架,資料點被破壞,大法資源遭損失,這嚴重的干擾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看在眼裏,痛在心上,同修們也都紛紛找原因。我們錯在哪了呢?是甚麼原因讓邪惡鑽了空子呢?

瀋陽及周邊地區,有一個人活動範圍很廣,橫向接觸同修特別多。與之接觸過的同修或資料點,很多都發生被綁架或破壞的惡性事件。現將此人的一些情況寫出,希望大家在這些現象和矛盾面前,儘快在法中看問題、從各自的修煉向內找角度解決問題。

一、某某人的一些情況:

她今年四十多歲,經常用化名、假名與同修接觸,中等身材,大眼睛。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去過北京等地。去北京後她自稱遭受迫害,警察要抓她,她有家不能回,因而流離失所。她曾幾次被綁架,由於她向邪惡妥協,幾次都很快就出來了。她向不了解她的同修掩蓋了事實真相,說是如何堂堂正正的闖出魔窟。出來後,她總是說要做大事,做協調人,因此東奔西走,往來於同修之間。(我們不是在此洩密,其實邪惡之徒比我們更了解她。)

她住無定所,瀋陽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四處居住。全市各區及瀋陽周邊很多地區都有同修接待過她食宿。少則一兩天,多則月餘。她以做大法項目為名,吃、喝、拿、要同修的錢物,少則幾十元,多則幾千元甚至上萬元。

她經常是在大街上,如遇到有同修在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的,就去主動搭話,說自己被邪惡迫害,流離失所,要求同修帶她回家。她認識了一位陌生同修後,又立即會在這位同修周圍尋找新的結識對像,背地自行約定見面時間。對方若有修煉中的問題,她答應幫著解決;若對方不會上網,她教;若對方是上網高手,她就要求跟著學。同修白天沒空,她就要求晚上學,目地是在同修家留宿。若不留她住,她就說同修背後有黑手亂鬼,迫害她就是迫害大法。

她特別願意接觸年輕男同修,叫人騎著摩托車帶著她幹這幹那,就是打一個電話,也要叫人用車接送。攪的人家夫妻不和,甚至使有的同修不修煉的家人與之吵架。如不讓她住,她就說這是舊勢力在製造間隔。

我們說在邪惡瘋狂迫害的日子裏,同修有了暫時的困難,在誰家住些日子,這是沒問題的,大家也都是這樣做了,對她的衣食住行給予了無微不至的關懷,這些她本人也是感受到了的。可是作為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走正、走好師父給安排的路。許多被迫害的無家可歸的同修,有的打工,有的做些小生意,有的在固定的做著三件事,這方面的例子明慧上也有很多。大家在接觸此人的過程中也告誡過她,你這樣長期下去,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同時給別的同修帶來安全上的隱患。可是她不予理睬,還一意幹著自己認為在「法上」的事,直到同修被非法綁架,她再換一個地方。

此人一直想當協調人,說市裏沒人協調等,但事實上她一直在一定範圍內做所謂的協調。她近幾年參與的一些事情,很多出現了嚴重的非法綁架事件,後果十分嚴重,這裏不一一列舉。

很長時間以來,她身體狀態一直不好,自認為是迫害,卻不向內找,也不發正念。而是向外求,一次一次地讓同修幫她發正念。經常是找年輕男同修,用車帶著她,到處找同修幫她發正念。這樣的人是不是在修煉呢?

二、關於此人是不是特務的分歧

近幾年來,瀋陽幾起大的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非法綁架事件,都與她有關。這些同修被迫害都是在和她有過幾天密切接觸後或她直接住在該同修家後發生的,甚至就是同時發生的。多數都是她順利脫險,即使她也被非法綁架,也不過多長時間就出來了。而其他同修卻被非法判了刑或入了勞教所遭長期迫害。這就引起了同修們的懷疑,一些人說她是特務,說應該遠離她,一些人則說:她太可憐了,她怕心那麼重,怎麼可能是特務呢?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都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她的種種狀態已經不在法上,那麼這樣的人為甚麼在我們中間還有市場呢?

三、向內找我們自身存在的問題

某某人在已經了解她真實情況的同修中已經沒有了市場,但還有一些同修,其中不乏老學員,都對她的種種行為沒有清醒的認識。一提到她,一些同修第一句話就說:她不是「特務」,她只是狀態不好、怕心重等等等等。一個「不是特務」就擋住了。難道說不是特務就可以在同修中東走西竄,干擾大家嗎?就拿她經常活動的沈北地區為例,以前這個地區證實法的形勢非常好,但去年沈北地區大概有二十多位同修被非法綁架迫害。當地多數同修都對她有所警覺。面對同修身陷囹圄妻離子散的痛苦,難道我們不應該縱深的想一想,她的背後是不是有著許多不安全的因素?是不是邪惡放出誘餌在「釣大魚」?東北有句俗語說:沒有家賊招不來外鬼。

個人認為,她之所以在我們中間有市場,是因為我們整體有漏,給了她這些不在法上的行為以滋生的土壤。偉大的師尊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告誡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師尊給了我們「向內找」的法寶,我們遇到問題時為甚麼就不會用呢?在這次講法中,師尊還慈悲的講:「修煉中沒有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在我們這裏出現的不正確的狀態和不好的人的行為的時候,那就是針對人心來的。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做好就會被鑽空子,也許在這方面需要這樣去針對,才出現的。一旦這種事出現,大家都著急:為甚麼給大法弟子丟臉哪、出現這些人哪?可是大家都沒有想一想:我們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對了?其實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這些人、這些表現就沒有了,因為不會在大法弟子中出現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許的,誰也不敢。你別看邪惡它怎麼邪惡,它不敢這樣做的。舊勢力的因素它敢於在大法弟子中起這個作用,就是因為你有這樣的人心,需要這樣人的出現。在這方面大家一定要清醒。」

通過學法,我們找到了許多執著心,是這些心被邪惡鑽了空子。

1.崇拜心。她剛剛接觸陌生同修時,往往說自己認識某某(她提的這位同修在同修中有一定知名度,同修們都很敬佩),與之一起做過很多大法的事。她還經常講她逃避迫害如何苦,為大法做的事如何多等等,博得同修的好感,尤其是一些在證實法方面不那麼精進的同修,往往容易對她起崇拜心。她還會在學法時講上一些諸如「歸正」、「基點」、「向內找」等法中的話,使人誤認為她法學的好,有高度,向她講出肺腑之言,把她當成了不起的人物。

2.好奇心。某某人會講出一些大家不知道的外地同修的事情,這引起了一些同修的好奇心。

3.常人的同情心。她會講她如何困難,整天一副病懨懨的可憐相,這樣使一部份同修,特別是比較年輕的男同修,被常人的同情心帶動,說:看她太可憐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流離失所的,多不容易。她就會抓住這些同情她的同修的弱點,隨意指揮這些同修為其做這做那。

4.麻木心,在安全方面極為不警惕。有的同修缺少安全意識,把素不相識的她帶到家中食宿,還以為是在做好事。說這是在幫助「流離失所」的同修,而忘記了明慧網上同修一再講的安全的原則,其實深入的向內找,會發現這種所謂的做好事,是一種有為心。特別是被迫害的做資料的同修,忘記了資料點「單線聯繫,不橫向聯繫」的安全原則,每天忙於做事,沒時間學法,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

一些同修也明知存在的這些問題,但麻木的忽視了進一步在法上交流,忽視了向內找,忽視了發正念解體邪惡。大家你好我好,誰也不主動去深入考慮這些事情,造成了整體上有漏,失去了寶貴的共同提高的機會。

5.沒做到資料點遍地開花。許多同修有能力上明慧網,卻遲遲不行動;能做資料卻不做,而是等、靠、要,嚴重的依賴資料點,這樣致使做資料的同修壓力很大。邪惡正是抓住這個整體上的漏洞,鑽了空子,最終同修不幸地遭到了迫害。

以上是我們認識到的比較普遍存在的問題。究其原因,是因為我們學法不深,人心泛起,才給了她市場。大家或是沒及時指出她的問題,或是指出了卻不被周圍同修理解接受。這些都助長了她的好逸惡勞。她每到一處就想讓大家養活她,而她不謀生只所謂的做大法的事。

偉大的師尊在《精進要旨》的《猛擊一掌》中指出:「大法為了方便更多的人修煉,目前主要採取在常人社會中修,在工作或其它常人環境中魔煉,只有出家人才雲遊。可是目前有一些人打著大法弟子的幌子,全國到處亂竄,無故住在學員家裏,吃、喝、拿、要,招搖撞騙,利用學員善良的一面,鑽大法的空子。可是我們的學員為甚麼就分辨不清呢?修煉就修自己,想想為甚麼這些人不在自己家安心實修,環境不好更能修煉,為甚麼這些人不聽我的話,全國到處竄,為甚麼吃、拿、要學員的東西卻要叫學員把心放下,這是我教他的嗎?更有甚者,在學員家一住就是幾個月,這不是明目張膽的干擾破壞學員修煉嗎?我想這些人必須把所騙吃騙拿的如數賠償,否則大法不容。今後再有這種情況,可按常人中的騙子對待報警,因為其人絕不是我們學員。」

師尊已經把問題說的再明白不過了,可為甚麼我們到時候就分辨不清呢?時至今日,有的夫妻倆人都是同修,一提到她時,男同修就說:她不是特務;而女同修就說:她不是特務也不是好人。倆人爭執不下。為甚麼這時就不能靜下心來,找一找各自的問題呢?正法修煉到現在了,遇到矛盾我們應該學會真正從法上和自己的修煉向內找上解決問題了。

在此我們建議同修看一下明慧網上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的《淺談注意安全的方方面面》,這篇文章寫的很好,這是同修用純淨的心寫出來的,對我們在「安全」與「怕心」這個問題上是一個很好的提示。我們瀋陽與某某人有過接觸的同修,都要重視這些問題。師尊在急切的期待我們儘快的成熟起來。我們要正念正行,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走正走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