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韻賣票中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

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從二零零四年有幸走入修煉以來,我身心的巨變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在短短的幾年內,原本為私為我的我有幸通過修煉成為了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前幾天換護照時,看到新護照上的自己比以前祥和、漂亮多了,對比舊護照上的照片簡直判若兩人。我照相前並沒有化妝,我知道,這是修煉大法以後的變化。其實最大的轉變是內心世界,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從生命的本源上淨化著我,幫我去掉了無數的罪業和執著,使塵封已久的善良天性能夠顯現出來。真誠的感謝師尊給予弟子的修煉機緣。法輪大法賦予了我全新的生命!弟子叩謝師尊!

在這幾年中,我有幸在各種證實法的項目中修煉、去執著。下面,和同修們交流一下我在推廣神韻演出以來的心得體會。

第一年舉辦神韻時,我參與了拉贊助,一個機會使我聯繫到了一個在政府盈利機構內任職的朋友。 通過他的推薦,我們初期進展的較順,見到了一些重要的負責人;隨之而來的是,我產生了強烈的歡喜心和證實自己的心。這個心一起,很快事情就黃了。當時我難過了好一陣子,我悟到了自己是被這個大執著絆倒的。從這以後,一旦發現有證實自己的苗頭的時候,就會想起這次教訓,及時歸正自己的思想,調整做事時的心態,純淨自己做事時的這顆心。

那一年我被安排到購物中心裏賣票。因為我們申請的是一個零售鋪位,所以從一早開門到晚上關門,都必須嚴格按照購物中心的時間操作。因為開鋪位時需要布置,關鋪位時也需收拾,就這麼一點麻煩,當時還在心裏抱怨。其實這都是私心重的表現,而且還有顯示心,希望做好事能夠得到別人的認可這顆執著心。尤其是在做了好事以後的這種期望被認可的心,通過這幾年的修煉,變得越來越淡了,雖然時不時還有,但比起以前來心性是提高了很多。

那一年除了我一個人是每天必來的固定人員以外,協調人每日會安排一名同修和我一起賣票。一開始,我非常執著於同一些曾和我配合默契的同修一起合作,不願和沒有賣票經驗的同修搭檔。我帶著強烈的情緒要求協調人給我安排我想要的同修,理由是她有經驗不需要我培訓,我倆配合的好等等。協調人意識到了我的執著,沒有理會我,還是該安排誰就安排誰。結果呢,事實證明,無論是誰來,大家都能配合默契;我發覺每一位前來賣票的同修都有自己獨到的工作方式和方法,都能給我們這個小整體注入生機;無論有沒有經驗,他們都能夠圓滿完成任務,向有緣人傳遞著神韻美好的訊息。當一天結束時,我們總能互相學到很多東西。這使我很感動,我意識到,我先前的顧慮是不好的常人之心,是人的那種觀念。和任何人搭檔都是師父法身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在放下這顆心以後,無論安排誰來,我們能夠形成一個互補互修、並肩作戰的小整體。

在商場裏一站一整天不容易,很能魔煉人的心性。尤其是週四和週五,商場開到晚上九點。別人都走了,就剩我一人站著,我心裏挺不是滋味的。尤其是週五晚上大家都去參加集體學法了,連問我一聲的人都沒有,當時真的很委屈。雖然我有執著心,但是師父還是鼓勵我,於是就在我最難過的時候,一個有緣人來給全家六口人買了票。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裏甚麼滋味都有, 感動,羞愧……我知道這是師父法身安排的,是為了鼓勵我,可我心性實在太低了,還得這種方式才能悟到。打那以後,我總是高高興興的堅持到全商場最後一個關門,直到所有商場裏的人都走光了才離開。神奇的是,除了一天外,每一天我都在關門時間以後等到了有緣人來買票,而且好幾次都是一買就是給一大家子買。從那一年起我就下定了決心,以後一定要全力配合,不委屈,不埋怨,多賣票。

第二年推廣神韻期間,劇場方面同意了我們在室內發傳單。不用在蒙特利爾嚴寒室外發傳單,這無疑是一個大好消息。大家一高興,就都來發傳單了,誰也沒有考慮到可能會造成的影響。當時作為聯繫人,我竟然沒有絲毫的警惕。很快,邪惡鑽了我們的空子,我們被劇場警告了,最後,他們取消了我們的特權,而且還要在第三年給我們更多的限制。作為聯繫人,我的責任是不可推卸的。向內找, 我覺的以下幾點沒在法上,導致邪惡有機可乘因:1)歡喜心替代了理性, 2)沒有專業化,3)做事考慮不周全,沒有遵循師父「懷大志而拘小節」的法理,4)最關鍵的是,真的沒有為別人考慮,給劇場方面的管理帶來了不便,影響了進、出場的觀眾。那一年,協調人沒批評我,同修之間也沒有互相指責,大家總結了經驗,更多的是向內找自己的不足;那一年,蒙特利爾摔了跟頭,但又以一個整體爬了起來。我們每個人在修煉上都成熟了不少。

第三年是蒙特利爾整體昇華,整體提高的一年。同修之間無條件的配合,無私的付出使我們成為了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在同修們強大正念的作用下,一切障礙都在為救度眾生而變通。比如本來劇場方面是不准我們在室內發傳單的,可我們意識到,發神韻演出的傳單是天經地義的,這是最直接的接觸到來看演出的有緣人的最好途徑。我們是為了救人才要發傳單的,做就要堂堂正正的做。結果呢,在協調人的精心安排下,每個室內的「交通」道口都有同修堅守,不拉下一場的堅持給來看演出人派發傳單。雖然開始時還有警察呀、劇院工作人員等前來干涉,但最後都是神奇的不了了之了,我們說甚麼,他們就接受甚麼,最後誰都不管我們了(當然我們注意了細節,絕不影響到觀眾的入場和疏散等,還充當諮詢人員)。在強大的正念面前,警察和工作人員從我們身邊走過跟完全沒看見我們似的。

蒙特利爾的冬天很冷,眾多同修,尤其是西人同修一致堅持在室外發傳單,從未間斷過,從未抱怨過。看到同修們的行為是我最大的鼓勵。在協調人的帶領下,我們室內、室外遍地開花。一個個小齒輪悄然的為整體機器的運轉而轉動著。

去年,好多以往不開口的同修都能在賣票中獨當一面了。我們的賣票點總是慈悲祥和的,常常出現五、六個同修人人都在向不同的有緣人介紹神韻的盛況。時不時還有有緣人向我們學煉五套功法,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等。賣票過程中,有多少人在和我們聊了後明白了真相。賣票點也是最好的講真相點。

去年我開了便利店了。有一點我也想說一說,以往我有一種觀念,總覺的西方人沒有中國人那麼苦,所以對他們的慈悲只是在口頭上的。做小店以後,對西方社會中的苦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我的顧客基本上是西人,我和媽媽兩人在短時間內,憑著大法弟子的勤勞、善良和開朗,很快贏得了顧客的肯定。我發現,很多顧客生活的沒有目地,每天就是在大量的煙、酒,零食、彩票中尋找快樂和逃避現實。當接觸到了他們生活的真實一面的時候,我的觀念轉變了,我明白了這是一種不同於中國人的苦難。任何沒有得法的生命都是最苦的,都在等待著各行各業中的大法弟子去和他們結緣。許多顧客都感受到了我們的真誠和善良,我和媽媽都是發自內心的去幫助他們,關心他們,而不是一心想著怎麼去掙人家的錢。我們知道,我們能把美好的大法帶給這些可貴的,但迷失了方向的生命。我們的到來決非偶然。

小店裏放有英文、法文的大法傳單,教功錄像帶, 屏幕上放著神韻的推廣DVD等。我和媽媽逢人就介紹神韻、介紹大法,媽媽語言上無法交流,但連比帶劃的,人也明白;去年,小店賣出了將近三十張神韻票,被請走了幾十張教功DVD。很多人對大法有了正面的了解。前幾天,一個啤酒廠來做宣傳的小伙子高興的告訴我,他上次從店裏拿走了一張介紹大法的傳單給了他媽媽,結果他媽媽上網下載了功法錄像後非常喜歡,就一直煉下去了。蒙城大部份便利店店主現在都是中國人,所以,在工作中我們有很多機會向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大家同行,又都是中國人,見面感覺挺親切的,真相不難講。修煉大法以後,媽媽一身的病都沒了,六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像四十多歲,留給所有人的印象都是自信和健康向上的,結果呢講真相事半功倍,因為大家在媽媽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媽媽講大法好,他們就聽的進去。很早就來國外的我以前認識的中國人不多。做店以後,有機會接觸到很多的中國人。我發現其實很多從大陸來的中國人對大法並不了解,但也沒有像我想像的中毒那麼深,而且他們很多人都挺善良的,解答了一些普遍的疑問以後真相往往一講就通,有幾個朋友還有緣得法了。

我知道這一切都在師父法身有序的安排。這是個可以救度眾生的小店,救人、工作兩者兼顧。我們這一法門大道無形,正如師父所講的「在社會交往當中,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矛盾。我們常人修煉的這一部份,不管你有多少錢,當多大官,你搞個體經營、開公司,做甚麼生意都沒關係,公平交易,把心擺正。人類社會各行業都是應該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於幹甚麼職業。過去有個說法,甚麼『十商九奸』,這是常人講的,我說那是人心的問題。要人心都擺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應該多掙錢,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勞動所得。在各種階層都可以做個好人,不同階層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階層有高階層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確對待矛盾,在哪個階層如何做個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種慾望、執著心。在不同階層都可體現出好人來,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階層中修煉。」(《轉法輪》)

一年又一年在緊促的神韻推廣中過去了。留給眾生的機會越來越少,今年如何能有更大的突破,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就我而言,我邁出的第一步就是和一些同修幾個月前開始了每日學法的小組。大家都有一個共識,學法絕對不能像以前那樣懈怠了。我們堅信,學法小組將永不間斷。今年,我們蒙特利爾同修之間會更加無條件的相互配合與支持,放棄自我,整體昇華,整體提高,圓滿完成救度眾生的重任。

謝謝師尊!
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