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裏都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前幾天,有緣看了幾遍長春法輪大法輔導站彙編的修煉故事,就決定了修煉。一抱輪法輪就在懷中來回正反轉動,好奇心使我數了六十多轉,就不數了,只覺的神奇。

在這之前我患有多種疾病,醫治八年不癒,病情加重,對人生失望了,在痛苦的絕望中喜得了法輪大法,走上修煉之路。從那天起真正的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用師父講的「真善忍」法理約束自己,從做好人做起,改去賭錢、喝酒,罵人等不良習氣,真正的修心,同化「真善忍」。

在學法煉功的第五、六天時,連續兩天晚上在九點半躺下熄燈睡覺時,似睡非睡清楚的感到整個身體都飄了起來,離床半米高時停下,接著從頭到腳像過電似的唰唰來回無數次,然後慢慢的落在床上。一落床上能動了,打開燈一看才十點,從此我所患的病不翼而飛!

走到哪裏都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五日鄉、單位610到家裏來,拿一張寫好的不叫煉功上訪的紙條,叫我簽字,為證實大法好,我沒簽字,認為自己堂堂正正的按真善忍修心做人沒錯,更不犯法,理直氣壯的與他們講道理,根本不怕不服,憤憤不平的跟人爭鬥。結果被邪惡非法綁架判了15天拘留,關押看守所。到期不放,後於十一月三日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我給接觸到的幹警、犯人講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親身受益的事實,證實大法好,並善心的開創了學法煉功的修煉環境,把吃苦中苦當成樂,修煉心性同化法。就在我呆的大隊的中隊有個犯人是高中生,有寫作能力,專給幹警寫材料,並負責出宣傳板報,曾寫過誹謗大法的三句半小品,由犯人在新年晚會上演出,毒害人。

我聽說了就找他們談,講法輪大法好,講我修煉受益的事實,他們說對法輪功一點不了解,你這一講方知是怎麼回事兒了,並表示以後這種事再不參與了。我又給那個高中生《轉法輪》、《精進要旨》、《洪吟》看,他真正的了解了法輪大法好,從那以後,直到我出獄,在這個大隊他負責的板報上再沒見到誹謗大法的宣傳了。

在一中隊有兩名同修為開創學法煉功環境被一惡警毒打,惡警還不罷休,把他們扒光衣服在零下二十來度冷凍後,再往身上澆涼水,這種違犯刑法的行為,引起全體同修們絕食抗議,同時我智慧的寫了公開信上網曝光了。沒過多長時間,市檢察院人員突然於半夜十二點來勞教所專找法輪功學員談話,了解這一事實。第二天外出施工的犯人回來講,檢察院去現場抓那個惡警,勞教所報信讓他跑了,他太惡常打人,你們替我們出了氣。不管他們是演戲還是幹甚麼,反正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

在這二年中我就「堅修大法心不動」(《洪吟二》<見真性>),按「真善忍」標準修煉自己心性。我受到非法的酷刑與虐待,吃了很多苦,把它當成修煉。當邪惡安排邪悟的人找我談話,我就告訴他們,他們做錯了,叫他們從新站起來證實大法好。這樣使邪惡害怕了,把我與他們隔離並嚴管,就這樣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堂堂正正的走出勞教所。

幫助同修

當我投入正法洪流的時候,正是中共打壓的高峰,感到空氣中都有那麼一種壓力,可是同修們都頂著巨大壓力,放下生死進京打橫幅,講、發真相與光盤,做的非常好,真的了不起,相比之下感到自己與他們的差距太大了,就努力抓緊學法,跟上正法進程。

我因事到周邊縣,順便找到那裏的同修交談中方知自打壓開始,好多同修因怕心不出來或不煉了,就剩他們七、八個堅持學法煉功,用各種方法證實法救眾生,無真相來源,問我能否弄到真相資料,我說剛出來還沒接觸上,弄到就送來。

一聯繫有了來源,就負責給他們送真相資料,有時坐公汽,有時打車,有時騎自行車,都及時的把真相資料、光盤,還有師父的講法、經文送到。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在法輪大法的法光普照下,與那裏的同修們努力下,同修們都高興的跟我說:有七、八十個同修又走上了修煉之路,三十多人走出來做真相資料,那裏的眾生有了希望。

向內找 救度眾生

《九評》發表後,每個大法弟子面對面講、發真相資料勸三退,救度眾生。我不敢走出去面對面的講、勸三退救人,只給親人、熟人勸三退,用多發真相資料掩蓋怕心。用法對照向內找,又是怕心作怪,挖其根就是私,決心正念修去這個心,並堅持發正念,清除干擾我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時間不長,怕的物質沒了,自身空間場淨了,正念強了,不知不覺就在奧運期間除了每天完成學法煉功發正念,其它時間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一天下來多時勸退四十多人,少時勸退十幾人。

就這樣我突破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關。有的一說就退了,有的問這問那,講明白了他也退了,有的被其他同修講過沒退也被勸退了;有的人一提就封門,說甚麼也沒入過。我為救他,就祥和、慈悲、善心的對他講:咱們見面是緣,來在世上不容易,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我為你好為你們全家親人好,告訴你幾句話,一定要記住。在天滅中共大瘟疫來時,就像官方講非典那樣的傳染病,老百姓土語說就是瘟人,這時你與你的親人都真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保平安,都選個更加美好幸福的未來。他們就說,「記住了,謝謝你,謝謝你。」

有一次蹬三輪車的人拉一個人,突然把車停在我的前面說:你快給他講講幫他退了。原來這人明白了真相,又叫我給他的朋友講真相、做三退。我講了真相後,他的朋友做了三退。

這樣的事在江邊講真相也遇見過,碰上四個青年人在一起玩,其中一個青年被我勸退過,看見了我就說:剛才我們還講退團隊的事,你就來了,快給講講,幫他們退了。我給他們講了,又幫他們退了團隊,從中認識到,講真相講到位,明真相得救的人會幫助我們救度他們的親人朋友。

在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過程,我把這過程當成修煉,講多、講少,都不起心,遇見出言不遜的形形色色的各種心態的人,不動心,慈悲善心的善待他們;一有念不正,向內找向內修,及時歸正自己,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慈悲善心的講真相,微笑祥和的回應冷嘲熱諷,寬容善待他人的誤解,不管退的不退的,都善心的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修煉的路中,我還存在著人心觀念,但我堅信在今後的實修中修去,遇事向內找,向內修,修去一切人心,發好正念,學好法,講好真相,多救眾生,走正最後修煉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