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哈爾濱勞教所注射藥物 隋景江被迫害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黑龍江阿城大法弟子隋景江,二次遭勞教所注射藥物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被勞教所提前放回家時神智不清,走路不穩,講話時舌頭發硬,大冬天穿著單衣服在外邊跑也不覺冷,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年僅51歲。

高精度圖片
阿城大法弟子隋景江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大法弟子隋景江被迫害離世

隋景江家住阿城區舍利鄉太平溝,是個耿直而又善良的農民。修煉法輪功前曾患肺癌,修煉法輪功後不久,他的肺癌不翼而飛,在大法中他又獲得了健康和新生。他的身體一直很好,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後,隋景江和其他幾名大法弟子一同到北京中南海上訪,後被劫持回當地,接連幾年遭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新年期間,他又被當地舍利鄉派出所警員綁架關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關押了幾個月後,又被強送到紡織學校洗腦班繼續關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一前後,隋景江被強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集訓,之後,被送往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迫害。有一天支隊長郝威說隋景江血壓高要給他打針,隋景江說:我身體沒有異常感覺,我不打針。可是郝威硬要給打,無奈之下隋景江只好跟其來到醫務室。隋景江心裏琢磨,平日裏對我們非打即罵,甚至酷刑折磨從不手軟,今天怎麼突然這麼關心我呢?打針時隋景江發現藥瓶上沒有標籤,(也就是不知啥藥)就問獄醫:你給我打的是啥藥啊?咋沒藥名呢?獄醫狠狠的說:你管啥藥呢?打壞了我負責!結果不出所料,這一針打下去,隋景江四肢發紫、不聽使喚,幾乎要癱瘓了的感覺,那種痛苦與難受的滋味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第二天副支隊長來了,不由分說又給打了第二針,第三針,怎麼去的醫務室、打了幾針、打的啥藥就全不知道了。隋景江原本很聰明,他是電工,而且技術水平很高。可是,自從打了這三支不知名的毒針後,整天耷拉著腦袋,頭抬不起來,渾身無力、思維與行動遲緩,可是迫害並沒有停止。

在幾個月的關押後,體檢時,他出現高血壓狀,長林子勞教所怕擔責任,不敢再收留,把他提前放回家。隋景江回家後不久,全身長滿了疥瘡,皮膚發黑潰爛。但通過修煉大法,基本恢復了正常健康的身體。

2006年8月8日,阿城區的國保大隊、「610」、公安局以及當地派出所等幾個部門聯手行惡,出動了三十多個警察,包圍了隋景江的家,當著眾鄉親的面,非法綁架了隋景江,又非法抄了家。在阿城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天後,又一次綁架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到那裏不久,又給隋景江打了一支不知名的毒針。這一針打下去,隋景江徹底崩潰了。他失去了記憶、精神失常,沒事自己就樂,看誰的臉都是紫色,而且經常出現幻覺,胡言亂語。再後來就徹底瘋了,大冬天穿著單衣服在外邊跑。

後來他妻子(大法弟子)在哈市萬家勞教所被迫害回來後,與當地同修配合,幫他清理空間場,給他讀法,趁他清醒時就與他交流、切磋,雖有好轉,但終因不敵這一次次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尤其是一次次毒針的迫害,隋景江於2009年11月26日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