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修快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時光如箭,一轉眼,我得法已經十一年了。從當年的小弟子,一步一步走到青年弟子,親眼見證正法形勢的發展,感受師尊的佛恩浩蕩,深感自己生在一個多麼偉大的時代,自己能得法是多麼幸運!不敢想像自己如果不修煉大法,在世俗中隨波逐流,有多麼可怕!今生幸遇師尊,幸得大法,真是千言萬語道不盡對師尊的感恩之心!謝謝師父!

這次是法會,想與眾同修交流一下青年同修容易遇到的問題,以及克服這些執著的過程。因為我從十四歲得法,到現在二十六歲,幾乎少、青年時期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澤下,對青年弟子經常出現的問題有親身體會,所以特別寫出來,與眾同修,尤其是青年同修切磋,以期達到拋磚引玉的作用。

一、得法

首先說說我的得法。雖然有點偏題,但看到很多青年同修在帶好小同修的問題上有些障礙,我把自己少年時的事講一講,供大家參考。

十四歲時,我在班上是優等生,牙尖嘴利,目空一切,囂張的很,總以為自己聰明能幹,無人能及。母親首先得法,想讓我也學,我自然是不屑一顧,認為她「迷信」。其實那時候的我並非「唯物主義」信徒,我相信有神佛等高級生命的存在,但我固執的認為那些是遠古時期的事,現代不可能再有。母親並不與我爭論,只趁我安靜時挑《轉法輪》中的幾段念給我聽,當時也沒覺的有甚麼特別的,也不覺的好。但法能清除一切不正,大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被滅掉了,有一天我莫名其妙要求學功,不多久開了天目,信心更堅定了,就這麼走入了修煉。

那時候對大法不那麼珍惜,只是煉煉功,因為年齡小,大部頭的書看不下去,法都很少學。勉強跟著修,身體確實好了,自己感覺很明顯。當時不知道背法的事,現在後悔的很,因為少年時正是腦子好使、觀念少、思想清淨的時候,那時候背法,不但背的快,而且印象深,也不容易忘。我曾半開玩笑對同修說:「如果將來我有孩子,我揍著他也要讓他背法,小時候不背,長大背就費勁了。」其實這也不是甚麼玩笑,小孩子自控能力差,家長不管是不行的,不管也是不負責任。

提到管孩子,很多同修很頭疼。現在的孩子也難管,嚴了不行鬆了不行,弄不好吃力不討好,還把孩子往反方向推了。關於教子的問題,我沒有孩子,沒甚麼經驗,但我常看中國古典小說,書裏提到的「教子」問題很讓我感慨。比如《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因為不喜歡讀書,他父親賈政不但逼他念書,還打過他好幾次,打的也很重。但賈寶玉從來不曾怨恨過父親,也沒起過「逆反心理」,對父親雖怕卻也敬。相比之下,現在的孩子簡直是碰不得,罵他幾句就可能引發他的「叛逆性」,甚至跟父母記仇。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大約與現在普遍對孩子過份溺愛的社會大環境有關。古時候孝子特別多,現在孩子大多自私狹隘。太放縱和寵愛孩子並不是好事。

我小時候,母親對我並不「民主」,反而還有點「霸權」。她鐵著臉逼我煉功、看講法錄像帶,當然如果我實在不想,她也不勉強。我修煉能堅持下來,也多虧了母親的「霸道」。母親似乎從來沒想過我可能會產生「逆反心理」,我們母女的關係也是有名的好。由此可見,嚴格要求並不會產生甚麼不良後果。

首先糾正了思想偏差,才能談及行動。我想,孩子投生到同修家,是來得法的,並非來被你「寵愛」的,帶不好小弟子,同修也是有責任的。如果同修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兒女看,就容易受親情的影響,親情大於責任。要把孩子看作自己的同修,才是帶好小弟子的第一步。

二、浮躁

年輕人容易沒耐性、沒深度,說重點兒就是沒涵養。現在變異的社會文化崇尚反傳統,熱衷於「個性」,這大概是讓年輕人浮躁的主要原因。體現在行動上,比如說我,在教同修技術時,見同修學的慢,心裏就不耐煩了。還有,和同修交流時,不顧及同修的感受,說話太過直接,如果有同修指出我不善,我還認為自己說話直爽,同修人的觀念太多,說話拐彎抹角的多累。在自己處理技術問題時,如果解決不了,不是向內找,而是氣的咬牙切齒,恨不能把機器給砸了。

很多年輕同修大概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常人有句話形容年輕人:心浮氣躁。浮,說明修的不紮實;躁,是魔性的一種體現。浮躁引申出眾多的執著心,比如爭鬥心,不能讓人說的心,私心等等。克服這個問題,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向內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在這方面存在哪些問題。因為現在的年輕人大多都是這樣,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察覺不到。就更無從提起改正了。

舉個例子,我以前慈悲心不夠,對同修說話時,冷嘲熱諷,夾槍帶棒,同修被氣的不行,我還認為她不識好人心,並沒意識到自己哪裏有錯。後來同修和我接觸久了,漸漸習慣甚至開始下意識效仿我的語言風格。這回輪到我被氣的半死,我對她說:「你說話那口氣最讓人受不了。」她說:「我這是跟你學的,你不知道你這樣說話的時候有多氣人。」我一時語塞,還不敢相信:我平時是那麼說話的嗎?自己怎麼沒注意過呢?後來開始留心觀察自己,才發現確實如此。從那以後我有意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對同修講話儘量平和,放下一切觀念。改起來也費了不少力氣,直到現在也不敢說完全改掉了,但進步還是比較大的。我還要繼續努力。

發現錯誤是第一步,大量的學法構築堅實的基礎。要想讓自己不浮躁,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法來充實使自己有深度,那自然就「浮」不起來了。在遇到衝氣管的事時,要按大法來要求自己,不要順著魔性走,相信就能克服這個執著。

三、求安逸

求安逸已經成為常人社會的主流思想,不單是在中國。就中國來講,年齡大的同修要好些,因為他們還留有一點傳統文化中吃苦耐勞的底子。比如有位老同修是參加過朝鮮戰爭的老兵,他非常能吃苦,打坐時疼的汗如雨下也不拿下腿來,他說:「和我們當年吃的苦比起來,這太容易了。」年輕一代,尤其是八零後、九零後出生的人,因為從來沒吃過苦,所以吃不了苦,也不想吃苦,追求常人中的安逸生活。我在求安逸上的表現,無非二個方面:懶惰,貪玩。這二個方面既浪費時間,又纏著人心,也不太容易克服。

我在懶惰這個問題上體現最嚴重的是不願意煉功,我寧可學法也不願意煉功。當然多學法也是好事,但煉功也是很主要的,可以轉化本體。很多老同修有這樣的感受:煉功後渾身舒服,哪天不煉就渾身難受。青年同修身體上的反應不那麼敏感,也就不太重視煉功。我也知道煉完功以後神清氣爽,輕鬆的不得了。可是在煉功前想到二個小時的辛苦,就膽怯了。尤其很累的時候,明知道煉功是最好的休息,可意識一軟弱就睡覺去了。睡覺並不是解除疲勞的好辦法,一覺醒來不但渾身酸痛,而且越睡覺越多,人整天都蔫蔫的,無精打采。

我認識的一個青年同修,她零四年得法,到現在都不能雙盤,煉功的次數都數的過來。她法學的很好,幾乎是過目不忘,就是煉功跟不上,當然這與她的修煉環境有關係,但最主要的還是一個「懶」。她有次讀《轉法輪》,讀到:「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轉法輪》)她念錯了,念成了「人們只重視那個修而不重視那個煉」。發現錯了,趕快從新讀,哪知又讀錯了,反覆幾次後,她恍然明白:這是在點化她呢!可見煉功真的是很重要的!

在這個問題上我的底氣也不足,因為我直到今天還在縱容自己的懶惰。我知道這樣不對、不好,因為煉功少,我的鼻子出現病態,老是打噴嚏,流鼻水,時好時壞的已經好幾年了還走不出來。今後我一定會努力修正自己,也希望有同樣執著的同修千萬改正,別蹈我的覆轍。

至於貪玩,可能因為我是女弟子,對玩,尤其是玩電腦遊戲並沒有那麼大的癮。玩電腦遊戲的害處,明慧曾經專門出過一本小冊子,無需多言,我只說一說我自己遇到的一次教訓。

前陣子網上流行一個QQ遊戲,叫「開心農場」,就是在網絡上種地,要先買種子,然後耕種、澆水、除蟲,最後收穫,賣出收成再買種子。因為這個遊戲節奏比較慢,農作物長成有時需要十幾個小時,我就開始玩這個遊戲,一天登錄一次去收穫就可以了,也覺著並不耽誤時間。在給作物除蟲時,我想起明慧上曾有文章指出:在網絡遊戲上殺掉一個生命,另外空間那個生命就真的死了。我心裏有點打鼓,但也沒太往心裏去。終於有一天,我所在企業的領導突然讓全企業的幹部職工去捉蝸牛,一人捉二斤,還有專人稱重,分量不夠的要重罰。面對如此荒唐絕倫的命令,母親讓我向內找,到底自身出了甚麼問題會被逼著去做這種殺生的事?我找了好半天才想起那個遊戲,才明白玩遊戲的可怕後果,趕緊戒掉了。把以前下載的所有遊戲都刪除,連系統自帶的撲克遊戲都不玩了。

戒掉電腦遊戲也不是很困難的事,只要自己真的想戒。我也不是戒的很順利,刪除遊戲時心裏也有些捨不得,可想起抓蝸牛時的狼狽樣子,還是下決心都刪掉了。有小同修玩遊戲玩的鬼魅纏身,知道有這樣可怕的後果,還有甚麼戒不掉的?只要堅持個幾天,以後就不想了,就能徹底戒掉它。

四、虛榮

師尊曾講:「可中國大陸的學員要是一件事沒做好,當別人指出時他馬上就說:你不知道,當時這個情況,是怎麼怎麼樣的。(笑)(眾笑,鼓掌)他知道直接反駁作為修煉人不好,他拐著彎開脫,他轉彎抹角的辯解。錯了就是錯了,直來直去的,幹錯了就是錯了。誰敢於承認錯誤,才會被別人正視,才被別人佩服,神都佩服。」(《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這應該是大陸同修的普遍特點吧,青年同修尤甚,因為年少氣盛,有好勝心,愛面子,也就不願意認錯。可能是從小修煉的關係,我對這一方面不太執著,相反的,我這個人還特別願意說,在修煉中有困惑了,有過不去的關了,自己哪裏犯錯了,我很喜歡談一談。同修說我小孩子心智,他們就不好意思講。其實有甚麼不好意思的呢?修煉人還不是神,犯了錯又不丟人。而且我發現有甚麼事心裏過不去時,我自己冥思苦想半天不得要領,和同修交流時說一說,有時話還沒說完,就豁然開朗,自己就知道怎麼做了。邪惡是最怕曝光的,我們把自己的執著講出來,就是敢於面對邪惡的開始,是消除它的第一步。

青年同修雖然容易有虛榮心,但也有個好處,就是比較率真,魔過去那一陣,爭鬥心一退,就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真陷到虛榮心裏去的青年同修,至少我沒見過,倒是中年同修見過幾個。

中年同修甲,從二零零八年奧運莫名其妙開始過病業關,同修們去給她發正念,也不大見效。同修詢問她誤在哪裏,她說她也不知道。過了好久,她感於同修的真誠,終於說了實話:奧運期間,她看到《明慧週刊》上提到邪黨以奧運為名四處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動了怕心,就起了不正的一念:千萬不要給抓進去,哪怕在外面得病消業呢。此念一生,她馬上陷入了嚴重且持久的病業狀態。對這個多少有點荒唐的原因,同修甲一直羞於啟齒,何況她還是當地的協調人。好在她總算說了出來,同修們對症下藥,和她交流切磋,再加正念加持,幫她走出了魔難。然而,過了沒多久,她的病業關又來了,同修又問她誤在哪,她還是不說,同修們只好泛泛的勸她:「你要放下執著。」她倒來了氣:「你們都放的下,我放不下。」到現在也不知道她到底誤在哪裏,同修們有心使不上勁,她的病業關也一直持續到現在。

中年同修乙,是個很孤僻的人,常鑽牛角尖。我曾半開玩笑說他:「除了師父能說動你,別人誰也說不了你,說了你也不聽。」他背法背的很好,背的也快,三件事都做,就是不願意和其他同修接觸,獨修。他是有意識的排斥他看不上的同修,比如他認為不注意安全的同修,他就有意冷落,弄的很多同修都不上門。他尤其討厭老同修丙,成天對我說老同修的不是。有一天,他突然對我母親講出了他的心結(他不好意思對我講,因為覺的在比自己年輕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不足羞於啟齒):他與同修丙有很深的積怨,不過都是私人恩怨。同修乙待人非常真誠,所以他希望別人也真心的對待自己,尤其是同修丙,他以前對同修丙特別好,可同修丙卻傷了他很多次,所以他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打心底裏煩透了同修丙,想盡辦法想跟他斷絕來往。可他越這樣同修丙就越來找他,弄的他心煩意亂,甚至有了「不修了,不和任何人接觸了」的想法。最後還是通過大量的學法,還是法理點醒了他,他終於決定放下這些恩怨,從新面對同修丙。

如果同修乙自己不講,我們到現在也認為他沒甚麼大魔難。常人還講有甚麼事要說出來,不然就容易憋出病。把事情憋到心裏,鑽進牛角尖就很難再出來。這件事顯然是同修乙的心促成的,但他並不這樣認為,他認為同修丙的背後有邪惡的東西操縱同修丙要害他。矛盾憋在心裏太久了,越想越覺的自己有理,就可能出現這樣法理不清的現象。當然像同修乙這樣極端的同修畢竟是少,可是如果有了心結礙於情面不肯承認,不敢說出來,就等於繞開矛盾,修煉能容許你漏下這一關嗎?拖的久了,魔難越來越大,就更難。所以還不如早點面對,早點過去。

五、色慾

我原本認為色慾之心就是一般意義上的色心,後來才發現遠不止那麼簡單。

「色」,指的是「有色」,我理解,就是人這層空間有形的物質實體。明慧網上有同修指出執著減肥是「色心」的表現,說的很有道理。

先說說一般意義上的色心。我原本在這方面思想業力挺重的,後來意識到了這思想業的根源:言情小說,言情電影、電視,我就直接把這些東西戒掉了。青年同修容易執著這些常人中的小說、影視作品,殊不知如今社會道德大滑坡,這些東西裏充斥著魔性,無時無刻不在毒害著世人。大法弟子的身體無比純淨,千萬不要人為的灌輸這些骯髒的東西。腦子裏滿是這種低下的毒素,怎麼能不起色心,又怎麼能消的掉它呢?離三界近的神佛尚需十年更換一次,何況我們身在常人中,怎麼能自己主動去被這些污七八糟的東西污染?

我認識到「色心」的深層涵義是因為一件小事。有一天我看新唐人全球華人小提琴大賽,注意到一個男選手的手非常漂亮,忍不住讚歎了幾句。第二天早上出門,路上好幾次和年輕帥氣的小伙子看對眼,心裏開始有所警覺:有同修提到過,如果有異性喜歡你,說明你修的不好、人心多。我今天老遇到這些外相好的人,是哪裏有漏了?找了很久,突然想到昨天稱讚男選手的手好看,我恍然大悟,同時也很驚訝:我從來沒想過對人的外相的傾慕也屬於色心,修煉的要求真高啊!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稍微偏一點都不行呀!不要認為我小題大做,覺的這些都是小事,我曾經因為一個帥小伙的回眸而動了一天的色心,不嚴格要求自己真的是不行的!

順便說一下婚姻問題。很早我就下定決心不結婚,不過那時還在上學,可以不去考慮,現在工作了,年齡也不小了,我的初衷依然未改。母親支持我的想法,因為父親是常人,我從未對他提過我的想法,他也並不著急,所以我沒有甚麼壓力。後來一件事更堅定了我的態度:有天晚上做了個夢,夢到要結婚了,我突然後悔,就對別人說,他們說你現在後悔不晚了嗎?這時母親來了,跟我商量了幾句做真相的事,見我的新郎來了,就要走。我拉著她不讓她走,她還是走了。我想到以後的事,突然感到非常非常的害怕。這時,我醒了,心還在怦怦跳,恐懼繞著我久久不去,因為這個夢太真實了,當時我的心裏不住念叨:幸好是夢,幸好是夢……,從那以後我對婚姻再不存半點幻想。

我認識的青年同修對婚姻問題都看的比較明白,倒是很多中老年同修不能接受,尤其是農村同修。我一提到這個問題,他們就會說:還是要符合常人狀態。有這樣認識的同修,如果你也有修煉大法的兒女,你的兒女也抱定了不婚的想法,而你不能理解的話,請聽我說幾句: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寶貴,如果你的子女被你逼著交了異性朋友,一天二三個小時的打電話,他(她)該怎麼辦?如果異性朋友三天兩頭拉他(她)出去約會,他(她)該怎麼辦?如果他們結了婚,你要為他們置辦房子、婚禮、宴請親友,又要耽誤你自己多少時間?如果他(她)結婚後迷於慾念,從此沉淪,那又怎麼辦?如果他(她)有了孩子,一方面要工作,一方面還要伺候孩子,沒有時間做三件事怎麼辦?請問這些你們想過嗎?雖說這些事情都有辦法解決,可問題是現在形勢不同以前,現在還有時間讓你去面對這麼多的問題,解決這麼多的問題嗎?如果子女因此掉下去了,誰能承擔這個責任?當然,我知道在農村,子女不結婚會招人非議,作為父母確實承受很大的壓力,可是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來人世的目地是甚麼?如果能站在法上看問題,我想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大法要求的是真修自己那顆心,並沒有要求學員結婚或者要求學員不結婚。

六、名利心

青年男同修尤其不易放下名利心。當然,想多掙點錢養家也沒甚麼錯,關鍵是自己的心態,以及這個「名利」在自己心中究竟擺一個甚麼位置。

我的工作掙錢不多,但夠用,而且家庭條件不錯,也不指望自己的工資生活。但我的工作有個好處,空閒時間很多,對做三件事來說再好不過。我意識到這是師尊的慈悲安排,因為前幾年上學,修煉環境不太好,落下不少,可能師尊是想讓我「補補課」。本來我對這份常人看來不太好的工作沒甚麼意見,但突然有天有人放出風來,說企業要給我們調整工作。我的心一下子就動起來,因為工作調整後工資能加一倍,高興的我不得了。當然最後結果是沒有調整,我有點鬱悶,意識到自己還有名利之心。調工作後就會忙起來,我「補課」的環境也就沒有了,沒有想到在大法與利益之間,我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真是慚愧。雖然這次做錯了,但從那以後我的心靜了下來,再不為利益所動,這也算是把壞事變成了好事吧。

男同修,尤其是成家之後,因為肩負養家的責任,壓力大,對利益也就看的重些。本地有兩個青年男同修小A和小B,就都遇到了針對名利心的魔難。

小A原本雖不是很精進,但三件事都做,而且是本地的技術骨幹,做出的貢獻不小。後來他為了多掙點錢和有更多的發展空間而報名調到外地,失去了修煉環境不說,錢也沒多掙。現在他很後悔,打電話給我說他已經有點像個常人。

小B倒是很精進,尤其面對面勸三退做的很好。他遇到的問題和我一樣,工作不好掙錢少,可是從修煉的角度講卻是個學法的好環境。可惜小B似乎沒認識到這一點,他埋怨自己錢太少,一門心思想多掙點錢,說想買輛車做真相用。當然不排除同修的確是那樣想的,可是在這冠冕堂皇的理由下,放不下的還是利益之心,但是因為理由比較「充份」,小B並不認為自己的想法有錯。結果前陣子他們公司效益不好,讓一部份職工放假,可能是只能拿很少的一部份生活費(也有可能是直接沒有收入了,我記不清了),小B也在其中。

這都屬於執著名利的教訓。如果在大法和利益之間不能正確權衡,選擇錯誤,舊勢力就可能會對你下手。一失足成千古恨,有時一步邁錯了就再也無法回頭,一定要慎重!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錯過了萬古機緣!

寫的太多了,一寫就收不住筆,想說的話太多,最後歸納成想對同修,尤其是青年同修講的幾句肺腑之言:師尊的慈悲救度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榮耀,亙古以來只此一次,以後也不會再有。我們有幸生在這個偉大的時代,有幸得法,如果為了常人中的幻象而與大法擦肩而過,是最可惜的事!我見過不少青年同修被俗世誘惑不能自拔,同修們啊!如果不想將來在沉淪中永恆的痛悔,快快勇猛精進,救度眾生,走好最後的路,這樣才能不辜負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浩蕩洪恩啊!

謝謝師尊!

因本人層次有限,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