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資料點中修煉與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大家好!

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讓我們今天又以法會這種特殊的修煉形式相聚在一起。能夠參加第六屆大法交流會,與同修在一起分享修煉心得,比學比修,整體精進,是我們共同的願望和期待,在此也感謝其他同修的積極參與,使世界眾多的同修和世人,也有緣看到法會的莊嚴、殊勝,看到更多更精彩的交流文章。今天我想與同修交流一點在家庭資料點中修煉與提高的心得體會,望各位同修多指正。

一、得法修煉的過程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接觸法輪功的,當時正處在高中學習階段,課業非常緊張和繁重,有一天,適逢親戚在給別人介紹法輪功,我在旁邊聽,頭一次聽到這些嶄新的名詞,越聽越覺的有道理,覺的這真是一套很好的功法,我內心也萌發了想學法輪功的念頭,於是我請來了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開始聽法學法。可惜的是,當時馬上又要開學了,以至沒有聽完師父的全部講法(共九講),只聽了七講,即使這樣,師父也沒有放棄我,讓我和大法從此結了緣,大法在我的心中,已經深深的紮下了根。

修煉初期,由於那時自己悟性較差,學法不夠入心,一直沒有主動的加入到集體學法和煉功的環境中去,與其他同修交流的很少,所以修煉提高的很慢。直至參加工作後,環境寬鬆了許多,工作之餘也有了更多的時間,就想應抓緊學法修煉。一天晚上,我在夢中清晰的夢到,門前一棵碩大的果樹,上面結滿了鮮果,我的一個親友正在樹上,我在樹下仰頭要親友也摘一個果子給我,這位親友看了看我,說,要想得到果實,你得自己爬上來才行啊。

感悟師父的慈悲點悟,覺的我不能再失去寶貴的時間和機會了,就這樣,我馬上從親友那裏請來了全部的大法書,並學會了五套功法,從此我開始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時時對照和歸正自己的言行。由於自己從小養成了爭強好鬥的習慣,從小學一直到中學,經常和同學打架,往往為一點小事就打起來了,學習成績也很糟糕,沒讓父母和老師少操心。修煉大法後,我徹底改變了,雖然也多次遇到過這方面的心性考驗,但都能從法上做好了,因為師父說過:「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

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後,通過不斷學法,我才切身感到自己真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轉法輪》),隨著心性在修煉中不斷提高,身心變化很大,我慶幸自己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二、溶入整體,建立家庭資料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後,一時間謊言鋪天蓋地,大有天塌地陷之勢,由於以往自己在心性方面沒有打下堅實的修煉基礎,因此,面對邪惡突如其來的恐怖打壓,在師父和大法蒙受不白之冤時,沒有像其他眾多的同修那樣,主動站出來證實法,現在想來,真是愧對師尊的教誨和救度!

「對法本身還不能堅定是修不了的。」(《精進要旨》〈環境〉)彷徨與沉思中,回想自己走過的路程,我深感修煉人一旦離開集體的環境,學法不能入心,遇事不能以法主導自己,修煉就難以進步,我一定要儘快溶入整體中。有了這個願望後,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不久我認識了本地的幾位同修,交流中,我清晰的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我在心中一遍遍的反問自己:同是師父的弟子,同修一部大法,別人能做好,我為甚麼不能?修煉路上沒有捷徑可走,我一定要急起直追,跟上正法進程,決不能拖大家的後腿。

我很快了解到,當時本地幾個大資料點,承擔著救度眾生很大的責任,也是邪惡最為關注和破壞的重點,每當聽到資料點被破壞和同修被非法綁架的消息,心中感到很著急,很痛心,當時就打算去資料點協助同修。我找到協調人,誠懇的說了自己的想法,並通過協調人當即資助給了資料點二百元錢。因為當時邪惡迫害很猖獗,資料點需要安全而穩定的運作,才能最大限度的起到講真相救人的作用,所以協調人出於多方面的考慮,當時沒有立即答應我的要求。

過後我想,既然自己暫時去不了資料點,那就在資金上多贊助些吧。雖說那時自己收入也不高,但把錢用於證實法中,心裏感到非常的踏實。時隔不久,我又積攢了五百元錢,準備拿出來給資料點,我找到了協調人,但這次協調的同修沒有收下,對我說:「現在明慧網要求我們資料點遍地開花,更廣泛的講真相,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你有這個條件,也有這個熱心,完全可以建個家庭資料點,自己來做資料啊,這不是更好嗎?」經同修這樣一說,我似乎才恍然大悟,是啊,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步呢?再找自己,不是怕心和依賴心在作怪嗎?我爽快的答應了。

機不可失,說做就做,第二天,我來到電腦城買回了電腦和第一台打印機,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的資料點很快就建立並運作起來了,從此便開始自己做資料。

三、廣傳《九評》,救度世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我從動態網上陸續讀完了這本奇書,當時第一感覺就是,這本書真是寫的太好了,從此更深刻認識到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邪黨不只是迫害法輪功,竊政幾十年來,這個邪靈帶給中國人民的是貧窮、飢餓、鬥爭和殺戮,迫害死八千多萬中國民眾,給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在中共長期的洗腦宣傳中,許多人迷失了心智,處處以黨文化的變異思維和邏輯來看待一切,中共對法輪功的恐懼和仇恨的宣傳,致使許多人在中共謊言煽動下,不辨善惡是非,被邪黨拖向危險的邊緣,對每個加入過邪黨的人來說,儘快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等邪惡組織,已成為重獲新生的必然途徑。師父說過:「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向世間轉輪》)勸三退不是在搞政治,而是為了救人,因此我們應抓緊向世人講清真相,讓人們充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儘快退出邪黨,才是真正為世人的生命負責。

限於當時的電腦水平及時間的迫切性,初期製作出的《九評》書及其它真相資料,想來還不夠精美,但我想,救人的步伐不能停,技術一定會在邊做邊學中,不斷提高,就這樣,我以純淨的心態,全身心的投入到證實法救人中去,用心製作一份份的真相資料。隨著製作技術的不斷提高和完善,做出的資料越來越好,也更適合世人的口味,不久我又添置了一些專用工具,做出的《九評》書,從封面到內容幾近正版製作了。

有一次,我精心趕製了一批《九評》書,準備到大中專院校中去發,因為我也是從大學走向社會的,深知學校歷來都是邪黨文化灌輸的「前沿陣地」,也是世人深受毒害的「重災區」,把《九評》甘露洒向校園,惠澤莘莘學子,無疑是每位學生非常渴望看到的;還有一點就是,當今大學生思維開闊,學識寬泛,交友良多,所以他們得到這樣一本奇書,也自會傳給更多的同學和親友。於是,我帶好《九評》書徑直走入了大學校園,因為是中午時分,我很快就把幾十本《九評》發了出去。隨著《九評》製作量的不斷擴大,我也時常到一些機關、企事業單位、商場、居民區等地有序的發放。

當時《九評》一出來,就迅速風靡社會,人們到處都在打聽找這本書看,隨著打印和製作量的持續增加,原來購置的打印機已經不能滿足要求了,這樣,在原有設備的基礎上,我又購買了第二款打印機,以最大限度的滿足世人對《九評》的需求。

製作過程中,我體會較深的是,物隨人變,境隨心轉。就是說,當學法入心,心性好,心態穩定時,打印機運作就較平穩、順利,製作出的資料也乾淨、完整,事半功倍;而當幹事心、顯示心出來時,往往就不夠順暢,機器出現堵頭、打印模糊、卡紙等異常現象。如此看來,資料的製作過程,既是救度眾生的過程,同時也容和著自己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

四、製作真相光盤,廣傳神韻福音

同修交流時都體會到,幾年來邪黨通過電視等媒體,給人們灌輸了大量的謊言,要有效的清除這些謊言毒害,儘快讓人明白真相,我們就要以多種方式講真相,而視頻光盤在這方面自有其獨到的作用,因為視頻畫面一目了然,對大多數人來說,更為通俗直觀,救人效果會更好,在技術同修的耐心指教下,我學會了製作光盤,並開始大量發放明慧推薦的各種真相光盤。

特別是二零零九年神韻晚會傳到大陸後,我立即投入到推廣神韻上來。因為神韻晚會,是師父親自指導的,從內容到藝術形式,被譽為世界頂級水平,救人的力度會更大,因此推廣神韻,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從明慧網中得到神韻晚會的下載地址後,我利用空餘時間,集中下載好晚會鏡像,按照明慧的要求,我購買來質量可靠的可打印光盤,開始精心製作神韻晚會。一眼看去,製作的神韻光盤如同正版光盤一樣,盤面新穎,畫面清晰,深受世人喜愛。人們看到如此精美的神韻光盤,會倍感珍惜,增強了救人的效果。為了確保神韻光盤的質量,製作過程中,從空盤購置到製作的每一步,我都毫不馬虎,在實際使用中,通過明慧推薦和世人的反饋,我一直購買上乘可靠的可打印光盤,這樣刻錄效果好,質量穩定,我先後購買了三千多盤,用於批量製作神韻光盤,現在,這些晚會光盤都已經發放到了世人的手中。

師父一再要求我們要多救人,快救人,我悟到只有帶動和協助其他同修參與到推廣神韻上來,才能更多更廣的救度眾生。期間,有一位同修經常到我這裏拿神韻光盤發放,看得出,他救人心急,有心來做,我就提議讓他自己製作神韻光碟,他高興的答應了,隨後我教他製作光盤的方法,以及購買哪一種光盤,他很快也能製作出神韻光盤了,就這樣,一個小資料點又建立起來了。

為了更好的調配和利用好大法資源,在我又置備了一台新型打印機後,在協調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將其中的一台打印機,轉送給了需要做資料的同修,後來協調人對我說,這位同修有了這台機器後,也成立了一個小型資料點,一直在精進的做著各種資料,為周圍的其他同修,及時製作和傳遞著經文講法和《明慧週刊》,緩解了那個地區資料短缺的問題。現在,我幫助同修建起的多個資料點,都能正常獨立運作了。

至此我也體會到了,明慧是一個整體,同修是一個整體,這個整體,需要我們相互圓容,相互包容,也需要我們相互補足和相互支持。

五、利用各種方式和機會講真相

我是上班族,這幾年在工作中,時常感到時間緊,節奏快,工作中有時一忙起來,工作量還是很大的,稍不留神,時間就從指尖滑走了。但我清醒的知道,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不能懈怠,都不能放鬆,修好自己,救度眾生才是最重要的事,應放到首位。於是,我在圓容好工作、家庭、親友的同時,幾乎將全部的業餘時間都用在了修煉和救人上。

珍惜每一天,精進每一天,才能使我們的修煉駛入快車道。有時遇上有較多的空餘時間,除了學法、煉功外,我就集中時間大量製作真相資料,以多種方式和機會講真相救人,這些資料中,有真相信、小冊子、不乾膠、真相紙幣、《明慧週報》以及真相光盤等,所有製作的資料,我都嚴格把好關,從明慧網上下載,目地是不偏離救人的主線。為了趕時間,節假日或休息日,我都有序的安排好一切,以更穩更實的做好三件事。有時工作回家後,一時感到很疲憊和很累,但一想到自己是在做著宇宙中最正的事,最神聖的事,世人都在盼真相,盼救度,也就倦意全無,稍作休整後,又繼續投入到證實法的項目中來了。

工作中因我外出的機會較多,現在我與其他同修,又開發了手機發短信的項目,突破信息封鎖,跨越千山萬水,以更大面積的救人。精進實修的這段時間,師父也在慈悲的鼓勵我,讓我做的更好。有一次,在夢境中出現這樣一個場面:在一個很大的禮堂裏,我看到師父正坐在講台上,自己與其他弟子們,肩並肩的坐在一起,準備聆聽師尊的教導,場面祥和而寧靜,莊嚴而又神聖,再看自己,我坐在第三排的位置上,這時我站起身來,尊敬的喊了一聲:「師父!」只見師父面向我,微笑著,慈悲的向我點了點頭。夢中一個清晰的意念打到我的腦海裏,意思是說,師父肯定和鼓勵我在證實法中所做的一切,師父對弟子的修煉看的清清楚楚。

六、以法為大,共同精進

我與妻子是同修,結婚後我們有了一個小孩,因為我們兩人的收入也不高,所以這些年來,一直在外租房居住,而且租住的房子也不算大。每當看到周圍一排排新的樓區,妻子也禁不住提出想買房子,說的多了,有時似乎我也有些心動,但一想,師父講了:「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眼下救人已是越來越緊迫,目前既要維持日常生活的開支,又要維護好資料點的正常運作,此時如果把有限的資金投入到買房子中去,就勢必會影響到資料點在資金上的投入和各種證實法項目的開展,我們不能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哪,與妻子在法上這樣一交流,妻子也很快想通了,表示非常理解和支持,我也感到很欣慰。

修好自己,是證實法的基礎。作為年輕的夫妻同修來說,幾年來,我們在修煉路上比學比修,共同精進。在修心斷慾方面,我們兩人相互鼓勵,互相提醒,通過學法、發正念,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所以在慾望方面越來越淡,我們也都能從法上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好;日常生活中,如果看到對方的不足,就及時的指出來,有一段時間,我們兩人都有不讓人說的心,後來通過在一起學習師尊的講法,尤其是看了近期《曼哈頓講法》,我們彼此向內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逐漸認識到了自身存在的執著,並及時改正了過來,使家庭這個空間場越來越和順。

在講真相發資料方面,我倆密切配合,一個發正念,一個發資料,過程中很順利。而時間一長,有時也冒出一點歡喜心來,但一想到還有那麼多在監獄中遭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有的甚至為了佛法真理而被迫害失去人身,相比之下,我所做的這些還有甚麼可炫耀的呢?抓緊時間救人,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這才是萬分珍貴,萬分榮耀的,我們決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有時人心出來,還體現在安逸心和怕心上,工作一累,就想在家多睡一會兒,不願意出去多發資料。在當前救人的緊急時刻,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師父心裏急啊!有一次午休在夢境中,清晰的看到牆上的鐘錶劇烈的擺動,當時五一二地震剛過不長時間,我想是地震了,心裏一急,猛的醒來了,同時強烈的感受到全身法輪的快速旋轉。師父點悟弟子:大難來臨,眾生何去何從,處境已非常危急,救人真的已到了迫在眉睫的時刻,快快起來,快快救人,時間已容不得再睡下去了,因為「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謝謝眾生的問候》)至此我睡意全無,旋即起身,立即投入到救度眾生上來。

師父教誨過我們:「芸芸眾生無量無計,你能成為這大法的一名弟子,為甚麼不走好?按照大法的要求,完成自己史前的誓約。」(《曼哈頓講法》)是啊,我們是助師的法徒,聖約在先,無上榮耀,今天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圓容師尊所要的,也是在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啊。

結語:

修煉十餘年來,我深切感到,沒有師尊的教誨和呵護,證實法中就難以走到今天,師尊把我這樣一個業力滿身的人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呵護著一路走來,想來真是無以報答恩師的苦度,只有精進,再精進,更好的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向師尊交一份滿意的答卷,才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才無愧於自己久遠的誓約和使命。

以上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