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首先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和明慧網又一次給予我們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會的珍貴機緣,我是第二次參加網上法會投稿。在這蒼穹再造的輝煌時刻,有幸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沐浴著浩蕩師恩。師尊對弟子洪大的慈悲,時時刻刻呵護、點悟著弟子,我深深的感受到,真的沒有人世間的任何語言能夠形容我們的師尊有多麼的偉大。

下面我把我十幾年的修煉歷程寫出來,向偉大的師尊彙報,也和各位同修分享,共同精進。如有不當還請慈悲指正。

(一)走入大法修煉

小時候,我常常在思索,「我為甚麼會是我?人為甚麼活在這個世界上?」「人生的最終目地究竟是為了甚麼?」「是為了生活的更好嗎?就算是家財萬貫,死的時候同樣是一無所有,難道這就是人活著的意義?」仰望夜空,看著顆顆繁星,百思不解,感到很迷茫,也沒有人能告訴我答案。

一次去姨媽家玩,我正躺在床上,臥室的牆上掛著師尊的法像,法像上面偌大的「修煉」兩個字震撼了我整個身心,我猛然從床上蹦起,心生一念:「我也要修煉!」就開始學師尊在床上煉盤腿。

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我跟媽媽到距離家最近的公園裏學煉法輪功,從此我正式走上了修煉之路。這是我經過了千萬年的輪迴等待,終於等來了修煉大法的機緣,那年我十一歲。

修煉開始,媽媽扔掉幾年的藥罐子,第一次真正的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師尊每隔一段時間就給我淨化一次身體,雖然身體難受但我從不覺的苦,心裏總是甜滋滋的。媽媽經常帶我去看師尊講法錄像,哪裏有放師尊講法錄像媽媽就帶我到哪裏去看,一次都不落。回家後,媽媽每天給我念《轉法輪》,念完後我就看經文,大法深奧的法理在我幼小的心靈深深的紮下了根,也解開了許多困擾我的不解之謎,懂的了人生的真諦,知道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在學校和日常生活中,我能嚴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去衡量,每當同學欺負我的時候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和同學鬧矛盾。我總覺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七•二零」風雲突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邪惡開始了對大法、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當時全國上下一片紅色恐怖,形勢是非常嚴峻的,無辜的世人被欺騙。師尊和大法蒙冤,那時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媽媽到北京證實法去了,我想我也應該告訴世人師尊是清白的、大法是美好的,在學校裏我跟同學、老師講,走在街上跟世人講大法好,師尊讓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更高境界的人。

二零零零年我中學畢業了,沒有再繼續求學,而是全身心投入到證實法中。爸爸是常人,受中共邪黨的毒害較深,經常反對我和媽媽修煉,還對媽媽拳打腳踢,想要逼迫我們放棄修煉。我和媽媽不被爸爸干擾,常常跟爸爸講真相,講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還講很多大法中的神奇故事,爸爸一點點的轉變了對大法的態度。媽媽經常給爸爸讀師尊的經文,每念到大法弟子鼓掌的時候,爸爸就鼓掌。

白天我一個人在家,學完法之後揣好真相資料送到每家每戶,每次最多拿一百份真相。發真相也有怕心冒出來的時候,一次我要去一棟樓發傳單,走在樓門口時害怕了,心裏打哆嗦,轉念又一想:「不能害怕!我要知道我是幹甚麼來了,我是來告訴他們大法真相的!」瞬間,怕心全無,走路身體輕飄飄的。

二零零二年四月媽媽單位並軌回家,幾天後師尊就安排我們做了當地的協調人,負責給同修送真相、週刊和經文。每次媽媽包好了資料我就送到同修家,不論嚴寒酷暑都及時將資料送到同修手上。

一次,資料點同修製作了一些橫幅,給同修們分完了,剩的我和媽媽留下了。到了晚上我們發完正念,就各自掛橫幅去了,我選擇一個地方沒有路燈,看不清道路,但隱隱約約能看見樓群,我走進了一棟樓,把橫幅掛在了三樓的樓梯窗口處。雖然是入冬天氣很冷,但我不覺的冷也不害怕,我有一種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的感覺,我知道此時師尊、護法神就在我身邊,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回到家之後媽媽掛完橫幅也恰巧到家。在睡覺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天目開了,我看見了似浩瀚的宇宙星系的景象,我有些興奮,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弟子呢。

(三)一朵小花兒在綻放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甲同修介紹我去了一處資料點認識了乙同修,我在她家做資料時想,我也要開花,我有這一念,十一月份,師尊就安排了一位老年同修介紹給我一位技術同修,技術同修給我拿來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因為我有計算機基礎,所以學起技術來非常快,技術同修都說教了這麼多年我是最輕鬆的一個。沒幾回技術同修便不用到我家了,從此我家的「小花兒」開始獨立運作了。

過了幾天甲同修到我家帶來了一個讓我震驚的消息,乙同修的資料點被發現了,惡警抄走了她家裏所有的設備並照了相,公安局說這是我市有史以來發現最大的法輪功資料點,惡警還翻到了我給乙同修留的字條。過了幾天甲同修又來我家說乙同修把我的名字說出來了,惡警知道乙同修跟我有聯繫,乙同修家的座機電話其實早就被邪惡監控了,所有和她電話聯繫過的大法弟子惡警那裏都有掌握的備案,惡警正在找這些大法弟子,其中也包括我本人。

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心有些不穩,怕心出來了:我家的小花剛剛開,就遇到這種事情。正在焦頭爛額的時候,又有風聲傳來,乙同修的家人想要拿我去換乙同修。我穩住了心態,告訴媽媽:「師尊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師尊還講:『有人講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轉法輪》)我是未來新宇宙的神,舊宇宙那些選擇淘汰的生命它們在我面前甚麼也不是,沒等到我身體周圍就全部化掉了,再說還有師尊和護法神在我的身邊保護著我。即使我有漏也不承認邪惡迫害,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因為它們根本就不配,我的路是由師尊安排的。」話還沒說完,我立即就感到我的空間場清亮起來了,周圍不好的物質因素全都不見了。

此時正像師尊在講法中講的那樣:「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從法中悟到,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走正師尊安排的路。

事情過後我向內找,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在安全上太不注意了才讓邪惡鑽了空子。這件事讓我記憶深刻,在安全問題上血的教訓太多了,不要再重複,尤其在電話安全上千萬不要大意。

我和媽媽用自己家裏的錢做資料供應給我們這一地區的同修,我給我的打印機和電腦兩樣法器起名叫「快快」、「樂樂」。剛做的時候幹事心、顯示心和證實自己的念頭不斷往上冒,沒意識到,還加強魔性。在做資料時候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否則就發火,稍微有看不慣媽媽的行為就來脾氣,完全沒有了修煉人慈悲、祥和的心態,說話帶有命令似的語氣一點不善。

不向內找更不拿自己當修煉的人,在證實法上自然就配合的不好。媽媽經常用祥和的心態跟我切磋:「要抑制魔性,總這樣發火加大了不好的物質,做資料時場也不純淨啊,我們自己都做不好能救度了世人嗎?」而我全讓自我的物質包圍住了,根本聽不進去。

我和媽媽鬧心性摩擦還有一個原因,媽媽天生愛乾淨,我不太乾淨。在媽媽的眼裏我就是邋邋遢遢,東西沒有規矩亂放,吃完飯了碗也不洗,屋裏亂七八糟的就學法。媽媽見狀就說:「抓緊時間學法是對的,但把房間簡單的收拾一下,把碗洗了也用不了幾分鐘豈不是更好?」而我則天天把:「你天生潔癖,應該照我改進。」「用不著那樣乾淨,像我這樣挺好。」等等的話掛在嘴邊。

有一天,我坐在奶奶家的床上突然間意識到,我太自私了!我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強調事情,總想要改變別人卻不想改變自己,我做到師尊要求的無私無我了嗎?我做到無論甚麼事情都要首先為別人考慮了嗎?我跟自己的媽媽都這麼自私,跟誰能行呢?我修的太差勁了!為甚麼就不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問題,媽媽愛乾淨,她看見家裏不乾淨的時候是甚麼心情?師尊每次講法的時候都是穿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就是給我們做了最好的表率呀!邋邋遢遢也不符合法,新宇宙的覺者有這樣的嗎?不但會給大法抹黑,也會造成常人的誤解。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大法在世間的形像代言人,神韻晚會不就是如此嘛,純善、純美的藝術盛宴展現了大法弟子的風貌,我們的形像舉止會破除邪惡的謊言,救度世人。

我還找到了一顆很強烈證實自己的人心,花兒開了快有半年的時間,才發現一直以來我做甚麼事情都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都是以我的意願為轉移,做事有時標新立異,偏離法,不按照法去衡量。修煉人一定要按「真、善、忍」去做,這是大法對我們的要求,舊宇宙的因素沒修掉,談何進入新宇宙。「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我證實甚麼自己,假如沒有師尊賜予我無限的智慧,我能做甚麼?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師尊在做,我們在修嗎?

師尊讓我們修出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為別的生命著想,我們修好的那面師尊給隔開了,沒修好的那面都暴露出來了,看到同修有不足的地方我不能去寬容,同修就是一面鏡子,我卻從來不照自己。我想到了有那麼一次,一位同修把申請好的郵箱用戶名告訴我叫「寬容」時,我內心一顫,這不正是我沒修好的一面嘛,我沒做到寬容別人,這不是師尊點悟弟子的嗎?

我起身回到自己的屋裏,把我剛剛悟到的這些講給了媽媽,媽媽眼裏含著淚花:「我真正感受到了你慈悲的場。」頓時我感到天清體透,我知道是慈悲的師尊又一次把不好的物質因素給弟子清理了,這一刻,我哭了,我為自己修的不好而哭,為自己這麼多年不知道甚麼是修而哭,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知道讓師尊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少。此後我明顯覺的自己不想發火了,語氣、心態都變的祥和了,體會到了向內找真是柳暗花明。從那以後我做甚麼事情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當你真正在法上的時候,不論做甚麼事情都是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和媽媽一起證實法時,遇到甚麼事一商量很快就會拿出解決的方法,配合的很默契。我們做的資料十分精美,疊的整齊、包上封面、套上封袋,《九評》、真相傳單和小冊子每週各自三種不同的包裝圖案,週週換新的,媽媽挑選圖案,我設計,把封面設計成新穎、美麗,看著視覺很好,每袋真相資料裏面都加上一張「突破網絡封鎖、大法洪傳全世界」的塑封卡片,每本《九評》也夾裏一張《九評》書籤,對救度世人有非常好的效果。同修經常跟我和媽媽反映:「我們這邊資料點做的資料可太好看了!真相資料送出去,常人全都接受,沒有一個不要或者是扔掉的,真好!」同修們不知道是我們做的,我和媽媽聽了很高興,這都是師尊賜給我們的智慧。

(四)整體配合,編輯真相資料揭露本地邪惡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在等明慧網上刊登我們本地真相小冊子的時候想:「這麼久了怎麼還沒有本地小冊子呢?可能同修還沒編吧。」轉念又一想:「我也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我為甚麼等、靠、要同修的?我不也可以編輯嗎?」就這發自內心的一念,我上網下載了一些地方真相小冊子,照他們的版式接著我們本地真相小冊子的期數編了第十二期,在明慧網上建立了一個站內信箱上傳發送了過去,沒有幾天在明慧網上刊登了出來。刊登的那一天是星期五,邪惡封網封的很厲害,很多同修都沒上去,我邊發正念邊上網,結果上去了。我很激動,知道師尊是在鼓勵我。

在一次法會上,師尊安排我與先前編輯小冊子的丙同修見了面,她很高興的說:「我看見網上刊登的本地小冊子了,不是我編的,我還在想是誰呢!你編挺好啊,小孩還純潔。」法會結束後,她約我週六去她家。

週六我到了她家,她把所有我們本地編輯真相所需要的資料全都給了我,還約我星期三帶我去見收集資料的那位同修,說他要見我。星期三,丙同修帶我去了一位同修家,接著陸陸續續來了七、八位同修,大家互相交流了一陣,丙同修把收集資料的同修丁介紹給我認識,讓我們以後聯繫。丁收集來了資料直接交給我,我馬上把這些編輯成小冊子發給明慧網。我們整體配合揭露當地邪惡,哪裏有迫害就把被非法迫害同修的情況,迫害者惡人的信息,工作單位、家庭住址、照片等曝光出來。邪惡是最怕曝光的,我們本地真相資料大大的震懾了邪惡,削弱了邪惡的氣燄。

我和丙同修一起合作,給我市公安局長、教師、世人編輯了不少勸善信,信裏面寫出了當時所有被非法綁架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和他們在監獄、勞教所等邪惡黑窩所遭受的酷刑,大法弟子們是好人、善良的人,他們被中共無辜的迫害,還舉了一些善惡有報的例子,對救度眾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刊登小冊子第十八期的時候,教我技術的同修告訴我:「市裏公安局下達命令了,要新一輪迫害大法弟子,是因為這本小冊子。」小冊子上面曝光了我市十名惡人名單和照片。真相資料猶如點中了邪惡的死穴,讓邪惡恐慌至極的瘋狂叫囂。我穩住了心態,這一切全都是假相,我們一起發正念,結果這件事情不了了之,邪惡也沒因為這件事迫害大法弟子。

零八年四月,丙同修讓我去她家,給了我三個地區編輯真相的資料,跟我說這幾個地方都是農村,老年同修很多,不識幾個字,迫害還很嚴重,沒有人編揭露當地邪惡的真相資料,希望我能夠編一下。我接過來一看有一個地方是我們省的,其它都是距離我們很遠的南方城市。我想大法弟子都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都是證實法,做的都是自己應該做的,這是我們來在世間的使命和責任。我答應了,著手從第一期開始編輯小冊子,在這期間,明慧同修也不斷來信修正我在編輯中出現的錯誤,告訴我應該注意的事項,給我提了不少意見和建議。看到了一封封的來信,讓我倍感溫暖,感覺到明慧網和我們在一起,在這裏我要感謝明慧同修們的細心付出,辛苦了,謝謝!

零八年奧運期間,當我在網上「大陸綜合」一欄中看到了丁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時,我難過極了,心裏不由的沉甸甸的。丁同修被綁架了,誰來收集資料,該怎麼辦?丙同修太忙了,大部份的協調工作都得她去做,我替她分擔了編輯工作,可以說她肩上的重擔減輕了許多,我不能再找她,現在只有我自己去收集資料了。

我買了一台數碼照相機,和媽媽一起到我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地點去照相,比如公安局、檢察院、教委、學校、醫院等地,出發前請師尊加持弟子,發正念清場,到了目地地,媽媽在旁邊發正念,我也邊發正念邊找好照相位置。像學校這種地方有時候周圍人比較少,公安局、檢察院尤其是醫院可以說周圍是車水馬龍。不管人多人少,我用平靜的心態正念對待,儘管有很多時候和路人臉對臉,行人、司機歪頭看我,我從來不動心,成功的拍完了照片,及時把照片上傳發送到明慧編輯部。

我知道丁同修大部份的資料都是在網吧裏面收集的,我帶上了一個乾淨的U盤,去了網吧,查找並下載了一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醫院醫生照片、公安局的照片和信息,當然在網吧裏也有把握不住自己的時候,去瀏覽一些自己感興趣的常人新聞,看完之後腦袋痛,出門還摔了一跤,我悟到我錯了,把這麼神聖證實法的事情裏面加進了人的東西。在做三件事中,一定要純淨自己的心態,使證實法的事情更加神聖。

隨著師尊正法進程的加速推進,大法對我們要求非常的嚴,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成就新宇宙的大覺者。我悟到,只要是不符合法的念頭、不在三件事之中的念頭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反應上來色慾、爭鬥、利益的思想是舊勢力想要把我往下拽,想讓我執著人世間的一切,讓我修不上去。

師尊曾在睡夢中點悟過我:名利,修煉人必須要修去,早晚都得去,還不如早去。我的確有很強的執著金錢的人心,因為從小到大不管是家裏的親戚也好,還是爸爸媽媽單位的叔叔、阿姨也好,就連買東西、在飯店吃飯的陌生人都說我很有福氣、命好,算命的說我命中有將星能當官,一生衣食無憂,會有上億的資產等等,滿耳朵灌的都是這些,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我非常愛名利的性格和後天觀念,漸漸的迷失在世間物慾橫流的所謂現實社會中。

說實話,在修去利益這方面我很吃力,我曾靜靜的思考,這是否是我的根本執著呢?我究竟執著物質財富、人世間的安逸生活為了甚麼?是為了我媽媽,修煉之前媽媽一直生活的很苦,因為我們家一直是和奶奶住在一起,所以裏裏外外沒有媽媽幹不到的活,受累不說還經常受委屈。我十分憎恨羞辱媽媽的二伯父和嬸嬸,所以我從小就想,長大一定要出人頭地,讓媽媽離開這個家過上幸福生活,這其中暴露了我對媽媽的情太重,沒有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上正悟,沒有把媽媽當同修。她吃苦是為了今生得大法,她自己有師尊給安排的修煉道路要走,不失者不得,誰欺負她如果不是前世欠的,就會給德,同時也是給媽媽提高心性的好機會,而常人他們在無知中造業毀自己,不可憐嗎?

二伯父和叔叔每星期都以看望奶奶的名義來佔我家便宜。師父說:「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精進要旨》〈真修〉)我在去這些人心的時候修的很苦,放不下時剜心透骨的難受,尤其是看見他們來了,我馬上心血沸騰,這時師尊在《精進要旨》〈真修〉裏的一段講法打入我腦海,「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是啊,如果我放下利益之心,我會如此難受嗎?如果我沒有把媽媽當親人而是當同修,看到媽媽受到傷害我會如此痛苦嗎?我為甚麼要把常人當成敵人呢?我把他們當敵人,我的心性不就在常人的境界嘛,不愛你的敵人就不能圓滿,常人也根本不配做神的敵人。

在夢裏師尊不止一次點悟我要放棄這些人心,在夢裏師尊慈悲的笑著對我說:你的黑色物質是我給你消掉的。你這一生就是為打坐而來的。我醒後悟到,我是為大法而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助師正法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人世間縱使有再多的財富,也是瞬間即逝,我所得到的是人世間所有財富都換不來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我們大法弟子將與宇宙同齡。就在我下恆心要把常人空間的一切全部放棄的一瞬間,感覺包圍在我身體周圍厚厚的物質全部消失了,思想中也很少有返出名利的念頭了。

(五)喚醒昔日小同修,共同精進,完成史前洪願

我周圍所接觸到的大部份都是年紀和媽媽差不多的大法弟子,還有不少六、七十歲的老年同修,我很希望能和我年齡相仿的同修切磋我們大法小弟子的事情,媽媽便給我尋找年輕同修。

二零零五年,一位女同修把女兒帶來讓我們切磋,在這之前她告訴我說,她女兒離開大法幾年了。我和她切磋,看看她的心結在哪裏,告訴她救度世人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歷史和大法賦予我們的使命。她告訴我她經常做一個同樣的夢,夢見自己在很高的空中,身體前面有滑梯,一眼望不到底,不小心就會滑下去,她不明白甚麼意思。我說我個人層次所悟,師尊點化你是從高層次來到人世間的,不精進就會從原本很高的層次掉下來,毀於一旦。正法修煉的機緣開天闢地只有這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了,珍惜這段時間就是珍惜自己,不是為了別人,為了你世界無量眾生對你的殷切期盼,也應該精進不停。

今年春天,一位同修把自己的孩子介紹給我認識,他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放棄了修煉,同修非常希望我和他切磋、切磋,讓他回到大法中來。我發現阻礙他回到大法中來的干擾很大,他本人也一再跟我說他不想再修了。我和他切磋了很多,當我說到大法在你幼小的心靈深深的紮下了根時,我哭了,那一刻我不知道為甚麼會流淚,也許是感到很心酸吧。我想他在邪惡迫害之後是法理不清,不知道師尊正法和舊勢力的出現是怎麼回事,我讓他和我學了《導航》中的〈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後來我聽說他現在正在辦出國,我真為他高興,希望他在國外大法弟子的幫助和寬鬆的大形勢下能從新走回來。

夏天我又認識了一位小同修,她也是邪惡迫害大法後放棄了。我和她成立了學法小組,和她在法上交流,沒多久看她從以前蠟黃的臉色逐漸變成了紅潤,從以前滿臉怒氣變成了祥和善良。她能從新回到大法中來,短短一兩個月能有如此大的改變,我和她的家人都非常的高興,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五月份,爸爸單位分給我們家一處房子,我們三口人都非常高興,爸爸給師尊施禮、買了水果,心裏非常感謝師尊。我和媽媽也十分感激師尊恩賜我們新的證實法的環境。六月末我們搬進了這個將近四十平方米的房子,大大的房間擺上眾多法器還很寬敞,我們又增加了幾個證實法的新項目,這比起以前在奶奶家七點六平米的房間真是如魚得水,在新的環境我和媽媽會更加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實修好自己,製作出一份份精美的資料救度更多的世人。

回首修煉的路,磕磕絆絆走到今天,比起修的好的大法弟子,深知自愧不如,幸虧師尊一路牽拽自己才走到今天,日趨成熟,我不知如何表達弟子對師父聖恩的感激和讚頌,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回報師尊救度之浩蕩佛恩!

師尊辛苦了!向偉大的師尊雙手合十!謝謝明慧同修的無私付出,向全世界可敬的同修們雙手合十!

弟子跪拜恩師。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