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師尊的慈悲偉大

——回憶九三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期間在師父身邊的日子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貴州大法弟子。在得法不久時,有幸在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期間,再次見到李洪志師父,並在師尊身邊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日子。這段日子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但我卻終身難忘。時至今日,雖然過去了十六年,當時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彷彿發生在昨天。今天把這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分享,希望大家更加珍惜我們這萬古難遇的機緣──能遇上慈悲偉大的師尊,能有機會修煉這萬古難得的法輪大法

一、走入大法修煉

一九九三年,我有幸參加師父辦的法輪功十天學習班,從此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在修煉中,親身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李洪志師父的高尚、慈悲,同時感到師父又是那麼平易近人。在學習班結束,師父離開後,腦海中常常浮現師父慈祥的面容,耳邊常常響起師父親切的話語,心裏真想再次見到師父。機緣巧合,聽說北京要辦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師父可能會率弟子參加,就和另一同修商量,一同去北京,去見慈悲偉大的師父。

二、親歷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

我們在博覽會開幕前趕到了北京。開幕的第一天,一大早乘公交車從住處趕到會場,只見會場已懸掛出「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的大橫幅,博覽會的各個展位都已準備就緒。我們去找大法的展位。這時,在大廳見到了當時師父身邊的工作人員,她把我們領進了大廳。這時,大廳已來了很多人,排起長隊。

我們來到大法展位前,見到當時法輪功研究會的負責人和工作人員,他們都身穿白大褂,整潔又精神。我們四下張望,急切的盼望見到日夜思念的師尊,可還是見不到師父的身影,這下我們有些急了,就向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打聽,他們說:「師父不一定來,但北京氣功學會去請了。」聽到這話,我們心裏好生失望。可是不久,卻見到師父行走在大廳的背影,我們高興的像孩子見到久別的父母般的又跳又叫:師父!師父!師父!聽到我們的喊聲,師父轉過身來看到了我們,高興的笑著朝我們走過來,慈父般的握著我們的手。那一刻,一股暖流流遍我的全身,幸福激動的淚水盈滿了眼眶。

在簡短的交談後,師父安排身邊的工作人員負責我們這幾天的食宿,我們當時真像子女接受父母的關照一樣,沒有推辭,毫不客氣的接受了。現在回憶起來,既愧疚又幸福。愧疚的是:師父在百忙中還親自過問我們的食、住、行;幸福的是:能親身感受師尊慈父般的關懷──博大而又無微不至。

在博覽會上,師父沒有安排我們具體做甚麼,我們看到大法展位前排隊的人很多,想幫助維持秩序,盡一份弟子的心意。北京當地有很多大法弟子也來到會場,主動承擔起維持秩序的事情。當得知我們專程從貴州千里迢迢的趕來見師父,很客氣的謝絕了我們幫忙的請求。

為了不影響他們專心工作,我們離開大法展位,在大廳走動,隨處看看。當時有許多氣功門派都在博覽會設了展位,多數門派擁有一個展位,但前來詢問的人數很少,顯的很冷清。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們大法的展位。法輪功擁有兩個展位,展位前貼有「特邀」的標誌。前來諮詢、治病的人很多,兩個展位根本容納不下,顯的十分擁擠,甚至擠到別的功派的展位上去了,非常熱鬧。

北京大法弟子義務在展位外面維持秩序,師父領著一些弟子在展位內大顯神威,真是身手不凡。排隊的病人,經過師父或大法弟子發功治病,大多數在短短的幾分鐘、十幾分鐘甚至更短的時間都有明顯的效果,有的得到一定程度的康復。有許多來請師父治病的人多患疑難重症,是多年多方求醫無效,輾轉病榻、生不如死的艱難度日,病人與家人都苦不堪言。在博覽會期間,我親眼目睹許多來請師父治病的人都是用擔架抬著或坐輪椅由人推著,有的是由人背著、扶著來到會場。經師父手劃拉幾下、蹬蹬腳,神奇的好了;有的當時就能下地,自己走著離開會場。

我舉一個親眼所見的例子:一天一個老太太坐著輪椅,由她的兩個兒子、兩個女兒推著來到大法展位前,經她子女介紹是癱瘓多年、臥床不起的重病人,已多方求醫,但不見效果,病人和家人都很痛苦。聽完病人子女的介紹,師父沒說甚麼話,就動手給這位老太太治起來。只見師父的手上下劃拉了幾下,病人當時就能從輪椅上下地站起來,慢慢的能自己走起來。接著在展位周圍繞場走了幾圈,越走越快。病人開心的笑了,旁邊陪她來的幾個子女頓時激動的跪在師父面前,朝著師父連連磕頭,感謝師父治好了他們母親的病,救了他們母親的命,是他們全家的大恩人,並稱師父是神、是佛。後來我看到這位老太太自己來參加了師父在博覽會期間作的氣功學術報告,她精神、身體狀態都很好,完全康復了。在師父給這位老太太治病的時候,圍觀的人很多,大家都驚嘆師父的超常法力與慈悲心,我真想把這個珍貴的歷史瞬間拍照下來,向更多的人洪揚師父的威德與大法的神奇,可惜當時照相機裏的膠卷沒裝好,沒能留下這珍貴的影像,至今想起來仍後悔不已。

師父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從而走上幸福健康的光明大道,擺脫病魔的糾纏,進而得到救度,真正走上返本歸真的大道,在九三年健康博覽會期間,師父還作了關於法輪功的學術報告。原大會組委會安排了兩場報告會,因為要求聽講的人太多,兩場根本滿足不了大家的要求,只得臨時又增加了一場。三場報告會場場爆滿,甚至會場的人行道、欄杆上都坐滿或站滿了人。

大家聽完師父的報告後,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都異口同聲的說好,受益匪淺,真有祛病健身的神效。當時有一位長期在北戴河療養院療養、身患絕症的老幹部,在聽完師父的報告後,他高興的走上講台,又喊又跳:「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連喊了好幾遍。他感謝師父救了他。在場的人都高興的為他鼓掌,為親眼所見的奇蹟而深深震撼。

師父把報告會的門票收入捐給了見義勇為基金會。僅這一件我親歷的事,就說明師父高尚的人格、博大的胸懷與無私的付出,是用盡人間最美好的語言都無法形容的;是江氏流氓集團用盡各種污衊、造謠、誹謗之能事所不能掩蓋和歪曲的,只要人們了解真相,謊言就不攻自破!這也說明江氏流氓集團為甚麼這麼害怕人們知道真相的原因所在。

跟隨師父在博覽會期間為人治病的弟子們也很神奇,他們在師父的加持下幾乎也是手到病除。在此僅舉一例:有一天,我看到師父的弟子小李給一位老大爺治病。當小李的雙手抬到病人的頭部,兩手平行拉開時,在兩臂之間有一層很厚的藍光連著,顏色非常漂亮(我以前從未見過),我驚訝的對小李說:你的手有光。小李沒說甚麼,只是平淡的笑一笑。

又有一次,一位老人拿著一面錦旗要和師父、小李合影留念,說要感謝他治好了他的病。有一天,我和另一同修在大廳二樓朝一樓法輪功展位望去,大法弟子們在給病人治病時,師父就坐在他們身後,手在動。我倆議論可能師父在給他們功,加持他們。我們說話時,被師父發現了,師父抬頭看我們。我們不好意思的趕快躲開,一怕影響師父,二怕被師父責備。過後師父並沒有說甚麼,只是告誡我們回去不要給別人治病。

師父在《轉法輪》中寫道:「為了支持國家大型氣功活動,我在北京帶一些弟子參加東方健康博覽會。在兩次博覽會上我們都是最突出的。第一次博覽會我們法輪大法被譽為明星功派;第二次博覽會人多的簡直沒辦法。別的展位上沒有多少人,而我們展位周圍擠的滿滿的。排三行隊,第一行隊一早上就掛滿了上午的號;第二行隊等著掛下午的號;再一行隊等著我簽字。我們不治病,為甚麼搞這個呢?因為這是支持國家大型的氣功活動,為這個事業做貢獻,所以我們參加了。」(《轉法輪》)師父說的千真萬確。

後來江氏流氓集團為迫害法輪功,污衊攻擊師父不讓弟子吃藥看病,死了1400人,簡直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睜著眼睛說瞎話。當時電視、報紙、電台、雜誌及可動用的一切宣傳媒體連篇累牘的攻擊師父,栽贓陷害法輪功,把上億的大法弟子推向政府的對立面,用集古今中外最殘酷的手段: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妄圖一舉消滅法輪功,可是烏雲遮不住太陽,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經過了十年多的殘酷鎮壓,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洪傳到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國政府和人民的歡迎。迄今為止,師父和大法已獲得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信函3000多項,法輪功書籍被譯成30多種語言,在全世界出版發行,並可從網上免費下載。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師父獲得了亞太人權基金會頒發的今年的「人權領袖獎」的特殊獎項「傑出精神領袖獎」。大陸的大法弟子們也在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信念中走過了這十年的黑暗歲月,從而錘煉的更加堅定和成熟。

三、師父的高風亮節、慈悲偉大永記於心

師父慈悲待人,生活儉樸,受到了越來越多的人尊敬和愛戴。我倆在博覽會大廳走動時,碰見了北京氣功學會的一個主任,他對我們說:「你們李老師是個不錯的挺好的人,他為人正派。法輪功是個好功法,我們氣功學會向社會各界推薦的就是法輪功。」

師父對弟子的關懷更是無微不至,令人銘感五內。在整個博覽會期間,每天中午吃飯時,師父同弟子一樣吃盒飯,和我們一起在大廳二樓找個空點的地方坐下來很快把飯吃了。吃飯時,師父總像慈父一樣對待自己的弟子。師父常從自己的飯盒中夾菜給我和另一同修;有水果也總是記著給我們一人一個。吃完飯後,師父抽空詢問了我們地方大法的工作情況,話語間充滿了關切,也給我們指明了方向。

在會議期間,參與博覽會工作的大法弟子以及北京當地的大法弟子,他們都很辛苦,沒有固定時間吃飯,只有輪流吃,有的在那裏買飯,有的就從家裏帶。大家都知道師父很忙,沒有特殊情況,都不來打擾師父。因為我和另一同修是從外地去的,得到了師父的特別關照。

氣功學會有一位老太太常常跟著師父,替師父端茶杯。和我一路來的同修看見想去接過來,她卻不肯,而且對我們的態度不太友好。這位同修感覺有點委屈,就對師父說:「這人好兇啊!」師父笑笑沒說甚麼,過後師父卻當著她的面指著我們對她說:「她們都是遠道而來,是我的客人。」之後,此人對我們的態度也改變了。

有一天,我們同師父在大廳二樓,當時我站在師父背後,師父站著好像看見了甚麼,沒說甚麼話,突然我看見像閃電火花一樣「啪」的響了一下,因為我的天目沒開,看不見甚麼,卻也不敢問師父。現在回想起來,就像師父在《轉法輪》提到的那個壞東西,因幹壞事,被師父徹底銷毀了。

有一天,中午吃飯時,和我一路的同修發現胸前佩帶的法輪章突然不見了,很著急的到處去找,可怎麼也找不到,惋惜失落的表情溢於言表。師父看見她著急的樣子,就笑著說:「算了吧,他去了,就讓他去吧。」又叫身邊工作人員拿來兩枚法輪章,親手送給這位同修和我,一人一枚。我們高興極了,心中感激師父對弟子慈父般的關懷。說來也奇,就在我們離京返回的前一天,中午吃飯時,這位同修突然看到丟失的法輪章又在那裏顯現出來了。她高興的喊著:法輪章!跑過去拾了起來。我們談論起這件事,都覺得很神奇。法輪章那麼小,又丟失了幾天了,每天人來人往,而且工作人員還經常打掃衛生,居然都沒有發現或被掃走。後來隨著修煉時間的增長,聽到、接觸到大法神奇的事數不勝數,這點小事就不足為奇了。

有一天下午,我倆在一樓時,突然從樓上丟下一個紙團,我們抬起頭望上去,看到師父在樓上向我們招手,我們趕緊跑上樓去,師父就像慈父般領著我們倆,一左一右,在整個會場二樓各處繞了一圈。不時的給我們講解氣功的正邪之分,教我們如何區分。走到邪的地方,那個攤位的幾個人不講心性,開口就朝我們罵上了,師父只是微笑,也沒有與他們計較。當時我還不太了解師父,把師父也當作了一般的氣功師,還勸師父別生氣,不要理他們……。現在回憶起來羞愧的不行,人怎能理解大覺者的博大胸懷呢?即使修煉到今天,我也不能真正理解師父的境界中的心態,永遠也不可能知道師父所在境界啊!通過我的親身經歷,我想告訴同修的是:我們要永遠敬師、敬法,千萬不可生出對師對法不敬之心啊!

當我們走到一個別門氣功的攤位前,我身體感覺很不舒服,頭暈,我跟師父說了我感受,師父就用左、右手掌一邊一個對著我倆頭頂的百會穴,說把我們罩起來,我們就可以到處走了,而不會再受到邪魔的干擾了。果然,我頭暈、身體發涼的感覺就沒有了,感到頭腦清晰、身體熱乎乎的,非常舒服。

師父白天很忙,晚上也要抽出時間儘量滿足來自各方面的需求。可是師父為了我們,儘量推掉一些其它方面的應酬,來滿足我們的要求。例如:和我一路的同修請師父去她北京的親戚家為其治病,師父答應了她的請求,並讓身邊工作人員一同前往。還有一次,晚上師父親自陪著我們逛了北京城。當時我們時而乘公共汽車,時而步行,到了商場,師父本人卻站在商場外面等我們出來。那次很晚才轉回住所。

師父非常關心我們,不讓我們丟失一切機遇,囑咐我們參加閉幕式,大會結束再走。我們當時悟性太差,沒有理解師父所說的深意及良苦用心,只怕影響常人的工作,沒參加閉幕式,提前一天返程。這是我終身的一大損失,追悔莫及,但機緣總是過去了,就不會再回來,所以我還想說:請珍惜這寶貴的機緣吧,修煉有截止的一天。這一天真的來臨的時候,一切都定下來了,沒有抓緊時間做好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的修煉者,就不止是後悔的問題了,那時「誰錯過了這個歷史機緣,誰錯過了這次機會,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隨著大法的洪傳,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大法也從中國走向了世界,真正成為全世界人民的珍寶。可1999年7月20日以後,江氏流氓集團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血腥鎮壓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對整個人類、整個地球乃至整個宇宙犯下了十惡不赦的罪行,它們註定要遭到報應,在無休止的痛苦中償還它們所犯下的罪惡。

時間過的真快,一晃就到了要返回的日子,臨行前來向師父道別。師父很忙,為了不影響師父的工作,我們堅持不讓師父送我們,但是師父還是親自將我們送出了博覽會大廳。臨別時師父握著我們的手,使我們感受到師父深深的關切與重託,我們激動的心情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

回想九三年在北京師父身邊的日子,使我有幸親身感受師父的慈悲偉大,進一步堅定了我對師父、對大法的信念;也正因為這些經歷,使我不受邪惡謊言的欺騙,堅定的走過了這血雨腥風的十年。在今後的修煉中,我一定牢記師父的教誨,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直至圓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7/李洪志師尊的慈悲偉大-211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