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

一、修煉大法後 十幾種病不翼而飛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在一次大法交流會上喜得大法。記得當時同修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拿回家,一口氣將寶書讀完。記得當時看書的時候,手捧寶書渾身發熱。看書的一週裏,我天天拉肚子(當時不知是消業),當看完書的最後一頁時,肚子也不拉了,反而感覺一身輕。看書前的十幾種病不翼而飛,那一刻,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

過去由於我是一個性格粗暴、爭強好勝、名利心很重的人,小時候就染上了多種疾病:腰疼、胃炎(修煉前從不敢吃韭菜餃子)、腸阻氣、心律不齊、慢性咽炎、舌炎(修煉前一直口含黃連度日)、植物神經紊亂(整天腫眼皮)、頸椎骨質增生、神經性頭痛、腳後跟痛(修煉前從沒穿過高跟鞋)、難以描述的腿肚子痛等十幾種無法根治的頑症。那時我家的錢大部份都用在了我的這些病上,然而僅僅一本書,短短的七天時間,十幾種病不翼而飛了!奇了,神了,神奇極了!我真是像沉睡了萬年的人,此時像睡醒一樣,那一刻的我,無以言表,但是我知道從今以後我再也離不開這本大法書了。大法就是我生命的全部。看完書後,我利用週末找輔導員學習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此以後我真正走上了修煉之路,成了一個修煉之人。

以後的歲月裏,我白天上班,晚上到學法小組學法,早上參加晨煉。因為我是在最冷的季節得的法,開始晨煉,室外的溫度都在零下十幾度。但當時的我就是不怕,跟著老學員煉,風風雨雨從不間斷。記得一天刮著狂風的早晨,我如往常到了煉功點,三十多人的煉功點,只去了四人。我沒有猶豫,對那個男同修說:我們開始吧。猶豫的同修打開了收錄機,放起音樂,就這樣,我們四人頂著狂風嚴寒煉完了一個小時的功。煉完後,其他倆個女同修問:你不怕冷嗎?我們倆個都不敢想像在這樣的天氣裏能煉完功。我笑了笑,沒說甚麼。當時只想這麼好的功,我一天也不能不煉。現在回想開始煉功的日子,的確很苦,那麼冷的季節裏,我一開始就堅持跟老同修在外煉功,能不冷嗎?但是我從來沒有怕過,有師父的保護,我從來沒有凍壞過,相反經過一段時間的煉功,我的手在冬季,即使下著雪,騎自行車出遠門,不戴手套,都不覺冷。大法的神奇,令我敬佩,讓我折服!

由於大法的神奇,讓我有了洪揚大法之心。我把我的積蓄拿出,買了四個收錄機(婆婆、生身父母、養身父母、家裏)為他們請了講法錄音帶(90元一套),為了省錢,丈夫到新華書店買回了很多空白帶,用母帶共錄製了四套,解決了老人們不識字的困難。在近一個月裏,我周圍的親朋好友,共有十六人得法。我養母,煉功不到一個月,多年的老胃病就好了,膝蓋上二十釐米的瘤子不見了。生身母親十個手指伸不開,已經五十多年了,煉功不到半月,十個手指伸開了,看到生母的變化,大家都說:大法神了,奇了。其他親朋也不同程度的受益。

二、迫害之初

但是,好景不長,在我得法還不到半年的時候,邪黨迫害開始了。我記得那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中午,我和同修們聽說了惡黨迫害大法事件已經發生,當時我們也很著急,心裏的不平,無言以表。聽說陸地進京無望,我們打算走水路,一打聽水路的票更買不到,無奈,我和同修們暫時放棄了進京證實大法的機會。

就這樣我們沒有去京城,但是在七月二十日早晨,我和同修們仍然堅持到煉功點上煉功,那天早晨,警車從我們眼前來回穿過,但是我們不怕,惡警對我們也沒有辦法,可那畢竟是我們最後一次集體煉功了。就在我們不知如何做的時候,七月二十日下午,我們點上的輔導員被抓了,當時我不能理解的是,這個輔導員將大法書、教功帶、錄音帶、錄像帶都交了出去(說是保護我們),我聽說後又氣又急,氣的是一位老同修不應將大法書上交,急的是可能馬上會找到自己。怎麼辦?

修煉是嚴肅的,決不能拿著大法開玩笑。當迫害開始的時候,我周圍的二十幾個親朋好友,嚇的不敢學了,而且經我手給他們的寶書也不要了,收錄機也不要了,就是留下的也不敢聽師父的講法了,聽起了常人的歌曲,我買的四個收錄機,只有我自己的還在為大法所用,其它三個不到兩年就都壞了。就這樣,一個個老人都不學了,生身母親的手又伸不開了,婆婆也是因為不能堅持學法煉功,兩年後得了老年痴呆,後來在去世前的四年裏遭了很多罪。養身父親畢竟還經常聽大法的帶子,在零六年得了胃癌,但是奇怪的是,並沒有遭多少罪就走了。現在只有養母還在堅持聽聽法,時不時打打坐,在經過一場大病(腦血栓)後還能健康的活著,真是大法的洪恩。養母從零二年得病到今天近五年了,老人越來越健康,現在八十一歲了,還天天收拾家務做飯,秋季幫我哥哥扒玉米,摘花生。從四個老人對大法的不同態度,我看到了,大法會給不同的人帶來不同的人生。

迫害剛剛開始的一年裏,邪惡真是邪惡至極,同修有甚麼事情,不能直接見面,像地下工作一樣,相約到野外共同協商。當時我家就在派出所的家屬院,煉功怎麼辦?我想在外邊煉不了就到家裏煉,不能放音樂,就數著遍數煉,堅持天天看寶書,為了方便,我利用業餘時間將寶書抄寫了一遍。這樣我可以將筆記本帶到單位去,沒事的時候,可以看上一段,非常方便,又不易引起別人的注意。從得法到九九年底,我共通讀了二十遍寶書,還看了很多遍講法錄像,聽了很多遍講法錄音,看了師父在其他各地的講法多遍,為我今後走好走正大法之路打下了有力的基礎。

修煉的人就是難,但是,難才能體現出修煉的威德。修煉後我經常想《西遊記》中的唐僧為取真經,歷經千辛萬苦,經受八十一難,回來後還得自己破解。而我們想學,經書就在眼前,得之於易。但我們不能失之於易,我們是萬幸的了,所以要好好珍惜大法。迫害的開始,因為我在農村,大法的資料很短缺,經文都是跟一個同修要一份我自己抄一份,有時還得給其他同修抄。這個同修看到我的真心,就給我多要了一份,但還是不夠,不夠我就將我的給同修,然後我再抄。從迫害開始,到零三年春,我共抄了五篇師父的長篇講法和所有的短篇經文。四年的時間,就憑著我這顆對大法的心,師父的經文我一篇都不缺。記得零三年我抄寫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正要抄寫師父的解法時,感動了丈夫(丈夫在七二零前也學過大法),他說這麼長,你甚麼時候能抄完啊,我說只要用心,一定很快就可以抄完,丈夫說你給我吧,我給你到單位複印。我很高興,並試探著說能否印兩份,他一口答應下來了。他利用中午人家休息的時間給我印好了資料,節省了我很多時間。從此只要是長的經文,都是丈夫幫忙複印的。

記得那是零三年春天,一次看似偶然的機會,遇到了一個城裏的同修,我像久旱的禾苗巧遇喜雨,我一股腦說出了幾年來的困難,並提出讓她解決大法資料和師父經文等問題。同修一口答應我們的要求,並給我們《明慧週報》和師父經文。多年資料短缺的問題,終於在師父的安排下順利解決了,我把抄法的時間用在了學法上。

在學法中,每當做的不好的時候,師父都會及時點化。如有時看書犯睏,懶惰促使自己多睡了一會,起床後,眼皮發沉,很難受,開始自己沒有悟好。後來又出現,發現眼皮都腫了(煉功前眼皮天天腫),再後來,我馬上悟到是自己起床晚了,馬上向師父承認錯誤,保證以後再也不貪睡了。眼皮馬上就好了,近九年的時間裏,這種事經常發生,但我基本上能做到,馬上悟到將事情做好。

但是與精進同修相比,還有許多不足,特別是7.20後到零三年秋,近四年的時間裏,是我最不精進的一段時間,那時的我,怕心嚴重,怕惡警看到,早晨煉功不敢放音樂,開始每天還能堅持煉五套功,後來不煉第二套功了,早晨煉一、三、四晚上煉第五套,煉靜功的時候,根本靜不下來,每天堅持早煉半小時動功,晚打半小時坐,空閒的時候看半小時到一小時的書,好像在完任務,天天如此,很不精進。現在我又開始精進了,從零三年七月,到今天也就是四年的時間,我通讀了寶書八十六遍了。

記得那是零三年深秋,一個同修找我和她一起發放真相資料,那是我第一次做真相之事,當我裝上七十多份資料,怕心很重,每到一個門口,放下資料就跑,好像那家人會來抓我,好不容易將材料發完,總算喘了一口氣。回來的路上,同修鼓勵我說:第一次還行,我們明晚再出來發。當時那個彆扭勁就別提了,但又不好說,就低聲說:好吧!第二天,我到了同修家,裝好了五十份材料,十幾個光盤就上路了,路上同修對我說:發的時候,看明白哪家住的好,家裏有家電設備,就發一張光盤,一般的只發資料。我倆轉遍了一千戶的村莊,將能發的基本上都發完了,只剩下當地派出所了,當時派出所大門口一片燈光,門衛在警衛室看電視,我倆在門口十幾米處來回走動,當我們走到第二個來回的時候,警衛室的燈突然滅了,我迅速將兩份資料和一個光盤放到了門口的顯眼處,當我退回來的時候,燈又亮了,我倆異口同聲的說:是師父在幫我們!同修說:這是師父在鼓勵你呢!對,我一定會好好做,把損失的時間補回來,決不辜負師父及眾生的重託和厚望!

正是有了這兩次跟同修一起發真相材料的鍛煉,在以後的幾年裏,才有我獨自一人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三、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零四年六月,我告別了得法修煉的農村,到了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山村。開始,我跟當地的協調人聯繫過,聽說她的家屬還在被迫害著,不忍心再給同修帶來麻煩,資料的問題我自己解決。

我去城裏直接找管資料的同修,同修答應我要多少給多少,第一次我就取回了三百多份材料,五百個護身符,然後立即行動。第二天,我帶上材料和護身符,到了一個一千多人的村子裏,除了破房我拿不準外,其他都發遍了。從上午八點到十一點我就發完了,一共發了近三百家,因為在七月,上午八點到十點多正是農民幹活的時間,我用包裝好資料,手裏拿個鏟子,好像挖野菜,沒人知道我在幹甚麼。所以看的清楚,該發不該發判斷正確,一千多戶的村子,半天就發完了。

發的時候,偶爾會碰到早回來的人,他們也不在意,碰到幾個生人看到我往他家門口放東西,和他們的目光相對時,我發出一念,我是送福音的,你們要明白。所以這些人甚麼也沒說,甚至還抬起頭朝我點頭笑呢!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順利的完成了這次救世人的偉大事情。

因為我剛到一個新地方,沒有人認識我,也不會引起惡警的注意。零四年半年的時間,我大多是利用白天發材料的。在山區,農民果園裏都有一個看園的小房,我就將每個小房子裏都放上一份材料和一個護身符,效果很好。到了秋天,農民在大路兩側搭起臨時簡易棚子,擺攤賣水果,我趁天不明農民還沒到的時候,每個攤位都放上不同的材料(以便交換看),這樣做,一定看天氣行事,如果有風就撿一些乾淨的石塊將材料壓住,天不好就給材料穿上包裝袋再放,這樣,等農民賣水果閒下來時,就可以看了,有時將攤位正對了電線桿或其他建築物上貼上不乾膠,讓更多的世人看到真相材料,明白真相。

零五年,由於我在這裏工作了半年多,已經有不少人和學生認識我了。利用白天做已經很困難了,於是我合理安排時間,例如:夏季吃完飯,人們會出門走走。人們走動很亂,這時發材料最安全,既不會引起別人注意,也不會引起狗叫。下半夜三點,夜深人靜,在大小路兩側貼不乾膠最好,到五點左右上學的學生開始走動,就不要貼了,轉為發材料。

隨著正法形勢的不斷推進,世人在不斷覺醒,但總是會有部份世人,不看材料,不明是非,不能善待大法材料,晚上我發的真相材料,有時白天看看。有一次,晚上發了五十份材料,白天將這五十家門口逐戶查看了一遍,發現一共有六家將材料撕毀扔在門口,護身符也扔在了地上。我小心的撿起護身符,把這幾家門口一一記住,晚上我打印了一些小紙條:「朋友!當你接到福音的時候,千萬不要盲目撕碎扔掉,看看它是甚麼,看明白了,我想你會知道怎麼辦的。謝謝!」晚上我又將材料、護身符和小紙條裝到一個塑料袋裏,讓小紙條字面朝上,再次送到那幾家門前。第二天去看,一家也沒有撕毀資料的現象。受這件事情的啟發,以後再發材料都會附加一張小紙條。同時,我還在不乾膠貼上了一張長長的紙條,內容是:朋友,請別再撕了!會遭報應的!善良一點吧!給自己留條後路吧!效果也不錯。

另外,發材料和護身符一定要智慧的發,如:我們單位每年秋季都要有一次為災區捐衣物活動,我利用這個機會,幫助後勤人員整理衣物,將我早已準備好的材料和護身符放到衣服裏去,讓它們經歷千山萬水找到主人。為了讓災區的人們能多得到福音,我每年將老家的衣物多找一些,每件都放上一個護身符或一份資料。零六年,一次我就捐了八十多件衣服,讓山區的災民能看到大法的福音。

四、生活中證實大法

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必須貫穿在自己平時的生活中,譬如平時上班與同事交往過程中,時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三句不離本行,對他們講真相。我們單位共四十位老師,經過我三年的講真相,現在有一半人讀上了大法書,一半人辦了三退,看資料接福音達100%。小學生是惡黨和我們爭奪的對像,三年裏,我將在校學生和畢業班的三屆學生全部辦了退隊手續,現在還有五名學生學起了大法書。三年來,我共勸退人數達一千一百多人,但是我深深知道這與精進的同修比還相差很遠,我會繼續努力的。

發真相材料、貼不乾膠,都要智慧的做。四年裏,除了在近處做外,我這個不愛好旅遊的人,為了傳真相也愛上了旅遊。每到一地,我就將福音傳到那裏,例如:住旅店,每次退房的時候,我都會在房間的檯燈下、枕頭下、床頭櫃裏放上材料及護身符,再在廁所牆壁上貼上一張不乾膠。在旅遊區,在洗手間的顯眼處放上一份資料,效果很好。記得有一次去威海玩,去廁所,看到看廁所的老人很善良,順手放到他自行車筐裏一個護身符,他拿在手裏仔細看,我又給了他一份資料,他對我微微一笑,認真看起來。像這種情況只是少數,不能都這樣,必須看準了是善良的人才能當面發放,不了解的,不能當面發,以免讓邪惡鑽了空子。幾年來,我發資料、貼不乾膠,從來不重複使用一種方式,例如:週一東街發,週二發西街,趕集早晨貼一次,下一集晚上貼,讓邪惡摸不清你做事情的規律。所以幾年裏,經我手發放的材料也有上萬份,不乾膠也貼了有幾千張,在師父的保護下從來沒有出過差錯,也沒讓邪惡鑽過一次空子。

修煉中,人的情是最難放下的東西。怎樣才能放下人世間的情,我在這方面,修煉之前表現最不好。執著於周圍的親人,整天想的是親人們的吃喝玩樂,滿腦子都是執著事。無論是孩子的學習,還是丈夫的工作,哪一方面出了問題,我都會執著的放不下。從得法開始,知道這些事情都得放下,但自己就是放不下。例如:對待婆婆,我小心的伺候,就怕惹她,但她還是開口就罵,但當時只知道忍受,不知道這是過情關。我就這樣強忍著,過了兩年也沒有好轉。零四年的一天,我學大法書時,突然悟到婆婆這樣是不是師父讓我放下親情。說來也怪,從我有了這個想法後,婆婆不再罵我了。我把她當成一個眾生對待,讓她記住師父的名字,默念「法輪大法好」,這樣我們和睦相處了,直到零五年底去世,關係都很好。在婆婆身上我感到自己在昇華,去掉了情,自己有了慈悲之心。在以後的幾個情關中,我都是用慈悲闖了過來。零五年臘月,婆婆病重,與此同時,父親得了胃癌。但這一次,情關還是過的很好。慈悲的對待兩個老人,沒有那種被情纏繞的感覺。零五年臘月二十婆婆病死,婆婆喪事那幾天,父親病危,我買了幾個海參,想讓他過完大年。辦完婆婆的喪事後,我馬上準備父親的後事(父親只有我一個孩子),零六年正月初五,父親去世。如果我沒學大法,在半月內失去了兩個親人,對於我這個情慾滿身的人來說,肯定會非常難過,但在婆婆的喪事上,我始終按大法的要求自己,錢我自覺多出,處處讓著其他兄弟。辦喪事的同時,我還帶了很多材料和護身符,給了很多親戚,喪事辦完了,親戚們帶著福音回家過年了。父親的喪事也是如此。經過了這兩次喪事,我真正放下了親情。

總之,走過了這九年多的修煉之路,我真切體會到師父給予我的無以言表的關心和鼓勵。在這條修煉路上,我想我會越走越精進,越走越成熟的。不管大法需要我做甚麼,我都會很好的去做,圓容著師父所要的,在做的過程中達到心態坦蕩,不懼不怕,眾生得救放在第一位。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3/184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