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走穩走正每一步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我於九六年底喜得大法,今年五十四歲。

下面將我在修煉路上的一些經歷和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分享,有不符合法的請同修慈悲指出來,讓我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明法理 撐起一片天

我家也是資料點,不管邪惡表面是甚麼表現,對我家資料點一點干擾也沒有。對家我是這樣悟的,「家」在常人中是私人的,是私人生存的場所,不經我的允許誰也不能進來。站在法上認識家是師父給我修煉的空間,是助師正法的場所,是師父在看護著的。何止是家,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師父都在看護我們,我的家一直沒受到任何干擾。同修到我家可以進我做資料的房間,常人的親戚、朋友來我只要有一念,不讓他們進那屋,他們連問都不問, 也有個別的想進去,我也是不動心,告訴他們別進去,他們也就不堅持了。

一次一個以前學大法被迫害後放棄修煉的來了,叫著非要進我做資料的房間不可,我當時沒動心,默默的求師父不讓她得逞,一會兒她也就不堅持了,呆一會兒就走了。

奧運前,所轄派出所、街道查戶口,還要登記常住人口,我連門都沒讓他們進,告訴他們把登記表留下,他們在門外說完就走了。

我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都不配合邪惡。

從學會上網,幾乎就沒上過常人的網站。知道電腦、打印機是師父給我們的法器,只能正用,不能挪作它用。一開始連網時,先徵求兒子、媳婦的意見,問他們用不用,他們說不用,這樣以後他們就不能用我的電腦上常人網,我只用來做真相資料,只上明慧網,其它的網站一律不看,不管邪惡如何封網,在我這從來沒起過作用,暢通無阻。

每次購買耗材時穿的大方得體,不一定穿的多名貴,只要符合自己的年齡段就可以。坦蕩的告訴商家要買的耗材,在心裏告訴他們不要掙黑錢,買的東西價格都不會太高,一般是批發價。買賣東西在常人這一層非常正常,有賣有買也符合常人的理,再說耗材也不是做真相資料的專用商品,常人用的也非常廣泛。商家一般認為我是給學校或給機關單位買的。從法理上我們也知道,符合常人狀態,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法來的。

明法理 圓容好家庭

我修煉,丈夫就不支持,中無神論的毒太深。惡黨迫害法輪功後,他更加反對我修煉,覺的自己的媳婦是煉法輪功的非常羞恥。一天晚上他對我發脾氣。「好壞出自一念」,我對他說,總有一天你會因為你媳婦是煉法輪功的在眾人面前感到自豪的。以後大部份都是他主動在朋友、領導和同事面前介紹他媳婦是煉法輪功的。嘴上不說,但給人的感覺特自豪。

在經濟方面也是我說了算的,一開始做資料時,懂技術的同修說買設備需要幾千元錢,得自己解決,當時我就說:沒問題,我的命都是師父給的,出點錢是應該的。以後做資料從沒因錢為過難,只要做資料需要錢,堂堂正正的跟我丈夫要(在家我不管錢),他從來沒說過不。我家也從來沒缺過錢。邪惡在「經濟上搞垮」的企圖在我這沒起作用。

我在家也帶孫女(今年六歲),把她從小帶大。從兒媳婦一懷孕我就想孩子是來得法的,只能促進我在修煉的路上走的更好,所以從沒因帶孩子耽誤過修煉,我該做資料就做資料,她從來不動電腦和打印機。一歲多時,晚上她爸媽來接她,她就往我屋裏跑,她爸媽強行給接走。第二天來後,我告訴她,你是爺爺奶奶的好寶寶,也是爸爸媽媽的好寶寶,白天跟爺爺、奶奶培養感情,晚上和他們培養感情。晚上她爸媽接她時我又重複一遍,從那以後再也不說不回去了。節假日、星期天兒子一家三口基本不到我這來。

當然首先是要有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是來修煉、助師正法的,該你們幹的你們自己幹,我該承擔甚麼就承擔甚麼。小孫女在我這,只要我有時間就讓她跟我學法,給她講修煉的故事,或唱大法弟子的歌,看真相光盤,用我悟到師父的法理和她交談,教育她也是用清除魔性,充實佛性的法理,一直是以對一個同修的心態和她相處。我們相處的非常溶洽。

二零零三年冬天,公婆要從農村到我們家住,當時的一念是他們是來學法得法的,我要盡力幫助他們。倆老來的第一天,吃完晚飯後,我說我到裏屋學法。您二位學嗎?倆老人同時站起來跟我到裏屋學法去了。他們在這裏住了一個多月,學了一個多月的法,從沒間斷過。回到農村後,生活的很好。我們二十多天回去一趟,給足零用錢,吃喝用都給老人準備好。從學法後直到今年的正月公公去世,中間都沒有發生甚麼影響或干擾我學法修煉的麻煩事。

我也有許多需要修去的執著,最主要的是惰性嚴重,貪圖享受,脾氣急,依賴心強等等。這些都是在修煉中認真修去的。不能因為自己覺得大的方面做的好就放鬆自己。

我認識到,在修煉中的一切事情都是為我們提高而出現的,事無巨細,都得用修煉人正念衡量,都得在法上提高,心性多高功多高。我之所以干擾少,修煉的路走的較平穩,全是來源於大法,是師父慈悲呵護的結果。同時,自己要從法理上昇華上來,走穩走正修煉的路,完成史前大願,不負使命。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0/183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