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修好自己、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師尊要我們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只談在證實法、講真相中修好自己、救人的體會。回憶自己的修煉過程,零一年從教養院出來,三年多在邪悟中不能自省,後來在師尊點化、同修們的幫助下,才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回想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給修煉造成的障礙,十分懊悔,這時才深深的感到學法是極其重要的。

在學法背法中突破自己

那時我就開始一遍遍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一遍一遍通讀《轉法輪》,最後背法。

身邊的同修有些開始背法了,我也想背法。但自己年齡大(六十九歲),記憶力不行,能背下《轉法輪》嗎?我們學法小組同修都開始背法了,在這樣環境的促進下我下決心也要背法。我是這樣安排自己的背法時間的,每天清晨二點起床背法到四點五十分結束,之後煉靜功、發正念、煉動功。

我在學法背法時有兩點突破。第一個是轉變觀念。背法總是記不住,背的慢,一天兩個多小時連一段法都背不下來,讀一遍像沒讀一樣,再念一遍甚麼都沒記住,有的同修一小時背一頁,我二個半小時背不了一段。開始時動搖過,但我認識到要堅定正念,主意識強,不能放棄,堅定的背下去,突破它。在我堅定下去的時候,情況就逐漸好轉,我終於用六個多月背完了《轉法輪》。通過第一遍背法使我轉變人的觀念,主要不是背的快慢、記的多少,而是悟到了許多法理,提高了很多。

第二個突破是堅持。背法時睏魔干擾很厲害,只要我往那一坐開始背法,過不了多久就睏了,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我用冷水洗臉,但一會兒就又閉上了眼睛;發正念也不行,那就站起來讀,邊走邊背。集體學法有時也困,這時老伴和有的同修說是不是睡的太少,一天才不足四個小時。但我想有的同修每天只睡兩個多小時都能長期堅持,比起來我還差的很多。學法犯睏是一種魔難。如果睏了就睡覺,那麼就不能背法學法。學不好法,怎麼去更好的證實法,救度眾生。沒有學好法就不是修煉,這麼一看,遇到困的魔難真的不是壞事。大法弟子能夠在背法中突破提高!

在講真相中魔煉自己,去怕心

師父叫我們走出來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開始我遲遲走不出來,是自己有一顆怕心,怕再次被迫害。在認真堅定背法學法後,首先弄清楚自己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責任非常重大,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是我們的歷史使命。

大約在零五年初,我從新學法煉功不久,有兩個同修來我家,約我半夜去掛真相橫幅。我怕被抓被迫害,不敢去。送走了同修,自己想想:這也不行啊,我也是大法弟子,也得做證實法的事,是因為有怕心做不到。所以想多學法突破怕心,就抓緊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師父七二零以後的所有講法,認認真真的通讀了一遍,接著把「七﹒二零」以前的講法也學了一遍。對照師父的講法自己該怎麼做心裏就清楚了。

先按師父的要求多發正念,清理自己。只要有時間我就清理自己。認真看《明慧週刊》,同修的切磋對我鼓舞很多。怕是後天形成的,是舊勢力安排的,我該下決心去掉怕心。我有一個想要突破自己的願望,心裏經常背《洪吟二》〈怕啥〉。接著自己也試著發真相資料,先只發幾份,回家再拿,再發,由幾份到十幾份,從居民樓到自行車筐,到公共場所,現在可面對面給資料和護身符,應該說是逐漸在突破,是魔煉過程,怕心也少了許多,是師父的幫助使我走到這一步。

只舉兩個小例子。一次夏季晚上去公園,帶著真相貼,一看左右無人,把真相資料貼在一電燈桿上,還沒等貼完,就圍上來不少人。這麼快哪來這麼多人呢?當時心跳的非常厲害,馬上告訴自己不要怕。把背師父的法都忘了,心想這些人中可能有便衣特務呢?他們正在看並沒有注意我,我就迅速的撤離走入人群。回想剛才的這一幕,認識到是師父安排給我去怕心的,謝謝師父!

有一次晚飯前女婿來我家特意告訴我,網上報導說我所在的派出所抓了幾個同修,叫我多注意。我已準備幾十份資料當晚要去發。發,還是遲發?我想這也不是偶然的,我又該突破了,提高機會不能錯過。我就照樣理智的一邊發正念,一邊發資料,和往常一樣平安回家了。我想沒有這樣的環境,我的怕心又怎麼去呢?

我體悟:必須按師父說的去做,在做的過程中得到魔煉,從而提高自己,只要你想走出來,師父就會幫你,尤其是現在,正法已到了最後,有一種一捅即破的感覺了。同修們讓我們都突破怕心,走出來救度眾生吧!

面對面講真相

我開始面對面跟陌生人講真相是零七年新年,在這之前我和親人、朋友、同學、同事都講過真相。該面對更多的世人講真相了!開始我在思想中做好準備:和誰講?怎麼講?講甚麼?一心就想要突破、面對面講真相。

新年初一這天走出去了,遇到了十多個有緣人,我給他們講明真相,並退出惡黨組織。這給我以後面對面講真相開了個好頭,從那開始我就真的走出了家門,面對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從購物開始,如買菜、買糧、買水果……。但購物講真相畢竟有限,我想怎麼能容易的接觸更多有緣人呢?我就和做直銷的老伴一同走市場。市場大,熟人多,我就跟著她走了幾天,半天時間也能講幾個或十幾個人,心裏也覺的挺好,但沒幾天老伴不叫我跟她了,她怕影響她談客戶。開始心裏有些怨,但冷靜下來學法,一想沒有偶然的事情。我們倆一起,只要她一開口,我就搶著講真相,這是不太協調,我想這也是師父的點化,老指望跟著別人也不行啊。我就硬著頭皮自己出來走,有時一天也能講幾個人或十幾個人。尤其看到《明慧週刊》介紹雲遊式講真相的同修,對我鼓舞很大,我們年齡差不多少,我也是退了休的,不上班有退休金,沒有其它生活壓力,和這位同修相比我的差距很大,我想想自己能不能集中時間專門出來講真相、勸三退呢?答案是肯定的。

走出來講真相要克服怕心,愛面子的心,張不開口等各種人心,但我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會安排,師父會加持走的更好。主意識堅定,「講真相,救世人」就這一念。記的有一次在一家電器商場打算和一個賣爐具的女售貨員講真相。怎麼開口呢?從何開始呢?從甚麼話題切入呢?……走到跟前沒說出口就走過去了,從後面又轉回來了想想還應該說,但又沒開口就走過去了,等到轉第三圈的時候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說,和她開口講話了,並講到真相,講到了三退保平安。她並沒有反對,並點頭示意接受了。仔細想想是師父在鼓勵我,自己不肯開口是人心障礙,歸根到底是執著心、私心障礙著,而講真相救眾生就是為他的,只要我們想要突破,師父就會幫助我們走出來突破自己!

講真相中修出慈悲心

剛開始講真相時,只注重怎麼開口,該講甚麼,怎麼講,第一念很少真正為對方著想。在多次講真相後,常人的觀念逐漸變少。如果遇到有病的人、坐輪椅的人、腦血栓的人、年齡大行動不便的人,就覺的他們那麼苦,幾乎每天都在痛苦中掙扎,這部份人是急需真相的人。

一次,在路邊遇到一位八十多歲,行動很不便的老人,我迎著他走過去,笑著和他說:「你也許用不了多久就會好了。」他說:「我好不了了!」我就借助預言和他講真相,他聽明白了,告訴我他和孩子都不是黨員,只是加入過團和隊,同意退出並抹去獸的印記。他高興的握著我的手說:「太謝謝你了,我們素不相識,你能和我講這些,我能活下來得謝謝你!」我說不是我,是我們大法和大法的師父在救人,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他激動的說:「今天要不是見到你,我都不想活了。」看到一個生命得救了,他對應的龐大天體無量眾生也得救了,我心裏感謝師父。我為他在紙上寫下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記住並放在他上衣口袋裏。我明顯的感到他好像變了一個人,這使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師尊講:「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我在從為私中走出來。

講真相中要多救人

又一次在一座新樓前有幾個人在打水泥防水坡,我和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士講真相,講現在天災人禍頻發,我們百姓要懂的自救的方法,講中共惡黨自建政對百姓欺騙,各種運動害了許多百姓。她點頭接受了。她說家住農村,並說自己家有三口人,另外還有父母,想幫他們也退了,我說行。她又說她還有一個婆婆。我說你太善良了,生死大難,還能想著婆婆。這個女士對我的啟發是講真相中要多救人。

今年五月後我走了不少工地,勸退了不少農民工,他們好多是邊遠山區來的,很貧困,家裏留有妻子和孩子。

主角要主動演好

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就像在常人中雲遊,每天見到好多的人。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個大法弟子所帶的能量場也很強了,走到哪裏就把能量帶到哪裏,也就調整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講真相的過程是在給他們調整的過程,會給他們打下去不少壞東西。世人接受真相,神就會給他們抹去獸的印記,世人也就得救了。真相在我們心中走到哪裏帶到哪裏,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就是一個活動的退黨中心,整個社會就是大法弟子的煉功場。

師父說:「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走正路》)

師父說我們是主角,我體悟到確確實實是主角。這是一台救人的戲,師父在導演,我們是救人的主角,世人和眾生是配角,他們是被救度的。也只有我們才有這麼大的責任和使命,師父已經賦予我們這個能力了。現在戲在收場,演好與否就看主角怎麼演了,所以說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我越來越覺的自己真的非常嚴肅的認真的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多麼重要!每天走出去進入救人的角色,每天都很神奇,因為這都是早就安排好的。

有一天下午走到某建築工地,東側的拐彎見到二十多名民工,在路邊說說笑笑,我想這就是給我安排的,這些人就是來聽真相得救的。一問是湖北人,不在這個工地幹了,準備換工地,在等車。我就先從健康入手,把他們吸引到這邊來,然後講真相,真相講完了他們三退了,這時車也來了,他們主動和我道別,高高興興的分手了。有緣人來這裏聽真相得救,他們就等這一天呢,這時主角不上場能行嗎?到場不認真講也不行。師父的法身和正神都在幫助我們呢,眾神都在看著呢!看我們大法弟子怎麼演,一言一行都看得很清楚。

在一個交通崗的西北角有顆大樹,正好在交叉口外側,來往行人可坐下來休息。有一次我走到這裏看有個民工坐在這休息,人很善良,有兩個孩子,很快就勸退了,他站起來走了。這時又走過來三個民工,我就招呼他們坐下來,他們真的坐在我的兩側,這三個人老實厚道,很快他們也接受三退了。三個人高高興興有說有笑去超市了。這時我回頭,左側不知啥時又來了二個協勤,加上路口協勤共三人,在一起嘮嗑。實際就安排好等我呢。這三個人都接受真相,其中那個女協勤還看過大法資料。剛講完跟前就站著個老人,他說今年七十八歲,有三個孩子,他聽的認真,並接受真相。這時又來一位八十多歲老人,我和老人一起往北走,邊走邊嘮,他接受三退。大家看看是不是像排著隊來聽真相?我們能做的來嗎?都是師父在做,我們不感到責任的重大嗎?大家看是不是很輕鬆?因心裏沒有甚麼顧慮和干擾,講起真相很順利。這都是安排好的。自己是大法弟子責任大,但也很幸運。我們得珍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主角的角色。

但我有時悟性上不來,師父還得安排。前不久的一天下午,在信號燈下見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從地上揀起一個沒有摔碎的西瓜,大家想:一個放在行走的自行車後貨架上的西瓜摔到地上能不碎嗎?但西瓜沒碎。我只問了一句:用幫忙嗎?他說不用,就匆匆的過了馬路。可是到了下一個路口相同的事情又發生了,那西瓜又摔在地上了,奇怪的是西瓜仍沒有摔壞,這時我心裏猛一驚:這是有緣人!差點錯過了!我忙一摸兜有一個塑料袋,就遞給他,這樣我便不失時機的和他講真相,並勸他三退,他接受了。我想這西瓜一定不會再摔在地上了。

演戲的主角不到場不行啊!到場了不講也不行啊!我們要當好主角啊!我最近體悟到:只要走出來,見人能張開口講就行,世人通常都能接受的。我們這顆自私的心、為私為我的心在逐漸往下去!

最後這場戲非常重要,師父要我們捨棄一切人心,在真正的救度眾生中捨去人的一切執著與慾望,在面對世人講真相中魔煉,直至走向最後的圓滿!

借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的機會,把自己粗淺的體悟與同修切磋。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3/189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