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隨地窒息邪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法弟子受到鋪天蓋地的打壓,被洗腦、綁架、抓捕、罰款、抄家。當時邪惡組織六一零對我村大法弟子每人罰款五十元,還要寫保證書,並交出大法書籍。由於當時對法的認識還不夠,同修們都不同程度的有了怕心,晚上,同修們把書打成包,提到我家,同我商量,準備交出去。我非常冷靜,心生一念: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甚麼都不怕。這麼好的法,比我們的命都值錢,不能交。我對大家說:把書都拿回去,保管好,看它們怎麼樣。結果書沒有落入邪惡之手,都保存了下來。

零一年新年,我們為了救度眾生講清真相,全縣同修協調一致,同時間掛橫幅,寫標語、撒真相資料。那天晚上,鞭炮齊鳴的時刻,我和幾個同修把條幅掛滿街頭,當我們正要在村中央掛時,村幹部拿著手電走過來,大家一驚,有的躲在一邊。我心想:大法弟子做證實大法的事,不能讓他們看見,背《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背完後,奇蹟出現了,村幹部距我們十來米遠的地方向相反的方向走了。

二零零二年,外地一個同修在我村講真相時被壞人舉報,當夜被派出所抓去毒打。第二天早上我去村幹部家乾木工活,一進門看見一群人在吃方便麵,心想,他們準沒幹好事。我對鄉支書說:「今天你們這麼簡樸,光吃方便麵啊?」還沒等他開口,村幹部的妻子說:「你不知道,昨晚抓了一個法輪功,他們打了一夜。」我當下就說:「你們別抓學大法的,抓偷羊偷牛的,老百姓被偷怕了,都靠著門睡覺。」鄉里的人說:「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煉法輪功的怎麼了?又不偷,又不搶。」村幹部倆口子就樂了,他們知道我是修煉人,鄉里的沒話說,也樂了。下午鄉幹部把我叫到一邊說:「你別幹活了,六一零的說了,你們學大法的人人都得寫保證,不然就抓去辦班、罰款。」我善意地告訴他們:「你們工作不能昧著良心,都知道我們是好人,寫甚麼保證?要我們變成殺人放火的壞人嗎?我們不能寫。」當天晚上我告訴村裏所有同修,都不聽邪惡指揮。由於我們正念足,這事不了了之。我們還集體發正念,解體我村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遭報應。結果六一零的惡人真遭了報。

我家做著真相資料,每天晚上忙到大半夜。當涿州惡警強姦女法輪功學員案曝光後,邪惡為了抓捕兩名受迫害的女法輪功學員,公安部下令大搜捕。一天夜裏,新上任的村幹部帶鄉里四人進門騷擾。當時我和妻子還有另一同修正煉功,他們來叫門。我們料到一定是邪惡,趕緊把錄音帶、書收起來,一邊發正念:任何邪惡都不許進門,請正神保護。我鎮靜的開了門,一看是村幹部和另外四個人,還有一輛車。我問:「你們有事嗎?」他們說:「沒別的事,看看有串門的沒有。」我說:「這麼晚了,誰還串門?」他們就走了。妻子要把師父的法像摘下來了,藏起來。我說:「不要怕,有師父在,你怕甚麼。咱們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一連發了幾個整點。夜裏,我沒有睡好,想起師父說的:「遇到矛盾,要先找自己。」我想,也許是我們有沒做好的地方。第二天我就找到這個新的村幹部家,跟他講大法洪傳全世界,講寓言故事,講三退保平安,講維護大法才有光明的前途。他看我並不嫉恨他,反而為他好,很明智的退了黨。

我知道自己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還沒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真正標準。但我願與同修攜手同進,走好師父給安排的路,在這佛恩浩蕩的時代,不辜負師父的苦度。讓我們在正法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6/150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