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

  • 致德惠市公安獄警的一封公開信

  • 請援救水稻專家於良斌老人──致可貴的綏化父老鄉親

  • 給大港油田父老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 就錦州市「610」辦公室發布「機密文件」致全市人民書

  • 寫給河北冀東監獄全體幹警的公開信

  • 致德惠市公安獄警的一封公開信

    德惠市全體公安幹警及獄警們:

    首先,我真的希望你們能夠將這封公開信看完,相信這封信能夠成為你人生的一個轉折點,能夠使你從新認識法輪功。其實,這也是我們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對你們的真誠期待和衷心祝願。

    法輪大法對於我們德惠人來說,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至於你們,更是經常與法輪大法學員們接觸,通過大法弟子們的講清真相,通過你們的耳聞目睹,相信你們對法輪大法應該有一定的了解。法輪大法於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老師傳出,短短七年間就傳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修煉者多達億人,咱們德惠市就有七、八千人走入修煉行列。修煉者遍布社會各個階層,他們中有老人、有兒童、有教授、有普通的老百姓,有政府的高級官員,通過修煉,這些人不僅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告別了疾病和痛苦,更重要的是法輪大法使他們的思想得到淨化、心靈得到洗滌,他們懂得了如何做人,自覺用法輪大法這個心法來約束自己、善待他人。這樣自然就使社會道德成普遍回升之勢。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卻遭到了當時集黨、政、軍權於一身的人權惡棍江××的妒嫉,它於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發動了對這上億善良群體的血腥鎮壓和瘋狂迫害。一時間烏雲遮日、風雨滿城七年間德惠市就有上千人被非法抓捕、綁架和關押。數百人被非法勞教,許多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許多信仰「真、善、忍」宇宙法理的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有家難回。僅德惠市楊樹鎮就有百餘人被非法關押,數十人被非法勞教。被敲詐勒索的錢款高達數十萬元。可見德惠市公安局及個鄉鎮派出所的不法之徒以不折不扣的淪喪為江氏暴政的工具,你們緊隨人權惡棍江某某,助紂為虐、殘害善良、中飽私囊。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我們德惠市已經有十餘名無辜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上演了一幕幕白髮人送黑髮人、妻離子散的人間悲劇,真是字字是血,聲聲是淚。他們的離世,作為德惠市參與迫害的公安幹警們,你們難逃罪責。遺憾的是,這些大法學員的滿腔熱血也沒能喚醒你們的良知。

    德惠市的悲劇仍在上演,迫害還在繼續,德惠市的惡警們窮凶極惡,不思悔改。它們將十餘名堅持信奉「真、善、忍」法理的大法學員們非法判以重刑,將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活活拆散,有的家中只剩下十幾歲的孩子,孤苦伶仃,無依無靠成了孤兒,每個良知尚存的人見到此情此無不留下同情的淚水,德惠市的惡警們所犯下的罪惡真是罄竹難書。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德惠市惡警夥同楊樹鎮派出所的惡警竄至楊樹鎮夏家村大法弟子張春啟家進行非法抄家及綁架搶走多種物品,並將張春啟綁架至德惠市看守所進一步迫害,次日,又綁架了另兩名大法弟子王中華、路俊文。

    大法弟子張春啟修煉前身上有多種疾病,走路都拄拐棍,你們想一想,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身體就這樣,他是甚麼心情。可是自從修煉以後身心受益,不僅身體從此健康,拐棍也不住了,心性更是昇華,成為父母身邊的好兒子,妻子身邊的好丈夫,孩子身邊的慈父,鄰居身邊的好助手。可是現在……,張春啟的父母因想念自己的兒子而整日以淚洗面,張春啟幾個年幼的孩子因想念父親而影響學業,鄰居們為失去一個好幫手而惋惜。人民警察在人民群眾的眼裏應該是一個光輝的形像,可是,現在看一看,你們在群眾的眼裏黯淡無光,代表著黑暗與邪惡,在此,我們真誠的奉勸那些繼續為非作歹、瘋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們的公安幹警們,趕快醒悟過來,拋棄邪惡,選擇善良,放棄作惡、走向正義,如繼續作惡,等待你們的一定是人間法律與天法的嚴懲,大家可以看到,現世現報的事例在我們德惠也是屢見不鮮。如果你們一意孤行,那麼必將以身試法,那結果也一定是我們這些善良人不想也不願意看到的。

    大法弟子們向你們講的這些真相你可能不信,如果你的單位或你的家中備有電腦的話,你不妨按著大法弟子告訴你的方法突破網絡封鎖,去自由的看一看外面的真實世界,你突破網絡封鎖,突破自我的時候,那時你會發現大法弟子們向你所講的所有真相是千真萬確的。突破了網絡封鎖,你將會看到法輪大法已經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已經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除中國外以在全世界其他國家出版發行,李洪志老師和法輪大法獲得世界各類褒獎二千餘項,江××及其幫兇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 、「反人類罪」等罪行被告上多個國際法庭,有的已判有罪。不久的將來,它們一定都會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去接受審判。你們可要知道薩達姆就是以這其中一條判處死刑的,現已被處死。

    近日,世界多個組織和各國政府官員,紛紛加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擬進入大陸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各個器官一事進行不受限制的實地調查,這對那些不思悔改繼續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們無疑是個沉重的打擊。通過突破網絡封鎖,你也不難看到,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後,海內外掀起了一股勢不可擋的退黨大潮,這本書從歷史、政治、經濟、文化、信仰等層面深刻揭示了中共欺騙、暴力、邪教的流氓本性。在短短兩年間已超過一千七百萬的勇士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華人世界出現了一起波瀾壯闊的精神解放運動。中共紅牆因此而搖搖欲墜,天滅中共在即。海內外許多有良知的人士駐澳大利亞悉尼領館的政治秘書陳用林、原天津市公安局及「六一零」辦公室官員郝鳳軍、原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等等,他們都對自己以前執行中共對法輪功及其他民主人士的迫害政策表示懺悔,並公開發表聲明與中共決裂。

    這些屬於中共最信任的人他們的公開退黨,說明中共的氣數已盡,現在許多大陸明智的世人,包括眾多的公安系統的人,他們看清了共產黨土崩瓦解的可恥下場而都在為自己留後路,或消極抵制邪惡迫害政策,或利用職務之便保護大法弟子,我們欣喜的看到,他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在這關鍵時刻,做出了明智、正確的抉擇,他們為自己的未來選擇了一條光明之路,然而,還有相當一部份人,在我們德惠公安系統內就有許多這樣的人,他們聽不進去大法弟子的忠言相告仍然一意孤行,死心塌地的執行著邪黨的邪惡政策,對大法及大法弟子們進行著瘋狂的迫害。它們和那些能夠為自己留後路的明智之士們相比,是何等的愚蠢、何等的可憐。如果他們不懸崖勒馬,等待他們的一定是無底的深淵。他們不僅要和江××一樣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去接受正義的審判,更可怕的是它將受到宇宙天法的嚴厲懲處。

    縱觀歷史,作為幫兇的小丑們又有哪一個能逃脫了與其主子一樣可悲、可恥的下場也許你會說:「我是為了保住飯碗而執行上級的命令。」是,你的飯碗由於你昧著良心而保住了,可是你保住的飯碗裏裝的是無數善良人的滴滴血淚啊!你的良心天平傾斜了,傾向了邪惡、強權,輕視了善良、真理。你要知道 ,此時,你做人的天平隨之也傾斜了。你也有父母、你也有兄弟姐妹,假如他們也像大法弟子們這樣受到不公正對待時,你又作何感想?!將來,你的後代能夠有機會回憶這段歷史,那時你會給他們留下甚麼呢?留下一世美名還是那千載罵名!我想,你們每一個人也都是有思想的人,所以真誠的希望你們能夠在這大是大非面前,在這人生關鍵的路口上三思而後行,做出明智、正確的抉擇──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相信你做出這一明智選擇後,一定會給自己以及家人開創一個無比美好的未來,其實,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們對你的真誠期盼。

    德惠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


    請援救水稻專家於良斌老人──致可貴的綏化父老鄉親

    誰不希望親人平平安安,誰不希望家庭團團圓圓。然而,法輪功學員、著名水稻專家於良斌老人,卻被北林區「610」王淑波(女)、李劍飛等人綁架、抄家,身陷囹圄,情況危急。他的親人心急如焚,在擔憂中煎熬著……我們需要您的道義聲援,我們需要您的正義呼聲。

    一、老人是綏化人的驕傲

    老人的故事很多。當他身患胃癌,準備手術之時,他遇到了法輪大法。是用現代醫學手段,進行已經沒有希望的保守治療;還是開始探索生命的真諦,進入超常科學的新領域。這位水稻專家以他的睿智和遠見,踏上了一條佛法修煉之路。他是一位具有遠見卓識的智者。

    在修煉領域,老人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提高思想境界,勇猛精進,佛法顯神奇,癌症康復,白髮變黑。生命充滿活力。

    工作中,老人不顧年近70的高齡,辛苦下鄉,解決水稻技術難題;接受諮詢,耐心解答……。老人勤於鑽研:培育出多個水稻新品種;還出版過三本書;設計「綏農科技園區」;進行水稻再高產系列研究,每公頃節約種子60公斤,增產2000公斤,增收2400元。為我國經濟發展創造了巨額財富(99年9月15日黑龍江電視台午間新聞播出)。老人一生取得多項重大科研成果,最突出的貢獻,是在他修煉大法癌症康復後的晚年取得的。他是一位事業輝煌的水稻專家。

    生活中,他又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善良老人。下雪了,人們行走不便,老人默默地清掃著積雪……

    退休時,面對外地企業每年10萬、20萬的高薪聘請,老人以無私境界婉言謝絕。將自己的智慧繼續奉獻給家鄉的一方水土。這份對故鄉的深情,怎能不叫人心生敬佩。於良斌老人,他是我們純樸善良的綏化人的驕傲。

    二、老人何罪之有?

    一位經常為別人著想的好人,一位與世無爭,默默從事水稻研究、貢獻巨大的專家。因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現在正面臨非法審判。那麼,講真相有罪嗎?

    作為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絕症患者,是法輪大法挽救了他的生命,並使他的人生境界得到了昇華。就是這樣一部利國利民的「高德大法」,卻被中共誹謗鎮壓。作為身心受益者,站出來澄清事實真相。這不是起碼的人之常情嗎?

    七年多的血腥迫害,綏化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三人(劉希文、張曉春、李雪蓮),被非法勞教30多人……身邊的同修被酷刑折磨,被活活害死。老人製作真相傳單,把這些迫害事實,告訴給被矇蔽的父老鄉親,難道還有錯嗎?是中共及追隨者瘋狂迫害在先,老人和平講真相在後,沒有迫害的發生,老人就不會講被迫害的真相。這不合理嗎?

    另外,從法律上講,《憲法》第35條規定公民享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基本權利。據此,老人採用傳單等方式,依法講真相。老人沒有使用暴力,沒有任何危害社會的行為,沒有違法,更談不上犯罪。

    老人敢於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是在依法行使公民權利,是在維護人間正義。完全合情、合理、合法,何罪之有?

    三、老人講真相是在救度世人

    當今的中國,社會黑暗,道德淪喪,貪官污吏,吃喝嫖賭,假冒偽劣泛濫,坑矇拐騙盛行,人人自危、善惡不分……。這就到了如來佛說的十惡末世,將有大災大難發生。人們也預感到要發生甚麼事。所以咱綏化今年盛行戴轉運珠,來表達對生命的珍惜,對美好未來的期盼,那麼轉運珠真的能轉運嗎?如何才能把握命運之舟呢?在新唐人新年晚會上,法輪功學員、女高音歌唱家白雪唱了一首讓人無法忘懷的歌《找真相》,歌詞是:「天地兩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幾年來,無數法輪功學員遵從師父的教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於良斌老人不顧個人安危,把真相講給了家鄉人,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這是老人對家鄉人的最大的慈悲。我們多麼希望可貴的家鄉父老,在生死選擇面前,能夠像老人那樣,獨具慧眼,識破謊言,做一名智者,為自己的生命負責而接受真相,珍惜被佛法救度的萬古機緣。

    四、呼籲各界營救老人

    就是這樣一位無私的善良老人,目前被關在看守所,已經三個多月了,在裏面有時都沒有睡覺的地方,還不時的給老人戴手銬、上腳鐐……老人被折磨得身體非常虛弱。誰沒有老人,誰沒有父母,都是血肉之軀,都是家鄉同胞。在此,我們向社會各界──緊急呼籲,營救老人。

    請所有家鄉父老,面對慈悲老人被邪惡無理迫害,守住良知,不做旁觀者,以各種方式發出正義的聲音。

    綏化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七年二月


    給大港油田父老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尊敬的油田父老鄉親:

    大家好!也許你們聽到過很多勸善的良言,也許你們早已清楚法輪功的事實真相,但是,在這歷史即將發生巨大轉折的最後時刻,我們想再一次和你們推心置腹的談談。

    在這闔家歡聚喜迎新年的時候,你們是否知道,2006年6月29日晚大法弟子油田四中(原十中)物理教師王玲在西苑小區被不明真相的協警舉報遭港東派出所警察抓捕的一事?海外著名網站《明慧網》已對此進行了報導,國外的善良人們也都在牽掛著此事。

    王玲修煉法輪功前患乳腺癌,一度被疾病折磨的痛不欲生。98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不治自癒,身心受益。2000年她因替法輪功說了幾句公道話,就被非法判處勞動教養一年半。王玲老師德才兼備,具有英語、物理雙學歷。她對待工作認真負責,愛崗敬業,是學校教師隊伍中的骨幹。她經常利用業餘時間、寒暑假、雙休日為本班學生及慕名而來的外校學生補習功課,但從未收取過一分錢的報酬。有的家長過意不去,買了東西去看她,都被她婉言謝絕或委託學生的班主任返還給家長。她心地善良,多年來一直默默無聞的用自己微薄的收入資助一名貧困山區的大學生,直至該學生大學畢業,找到工作,並將感謝信寄至學校,領導同事才知道。大家想一想,這是多麼值得珍惜的善良啊!可是,就是這樣的好人,卻遭到如此的迫害!

    王玲老師已被非法關押在大港區看守所遭受刑訊逼供、野蠻灌食等長達七個多月的殘酷迫害了。1月26日,大港區法院竟未通知家屬秘密開庭,非法對王玲判刑三年。在法庭上邪惡還拿來三位捏造的所謂「證人」 的「證詞」,妄圖給王玲羅織「罪名」。這三位「證人」其實是當時舉報並夥同油田港東派出所綁架王玲的西苑小區協警,他們是趙桂、付英、安某。

    試問那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不明真相的行惡者:當你們舉家團聚、親友相逢、歡樂喜慶之時,你們可曾想過就是因為你們的無知,為了蠅頭小利幹下這些見不得人的惡事時,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著邪惡的折磨和迫害,過著度日如年的生活;他們年邁多病的父母整日牽腸掛肚、以淚洗面的悲慘情景,你們於心何忍?良心何在?

    說這些惡人無知,是因為他們不懂得善惡有報的天理。這幾年因迫害法輪功遭報的人太多了,只是被別有用心的人竭力掩蓋著。古今中外那些「善惡有報」的故事,在我們當今的生活中都已經得到了驗證。人在做好事時,就是在給自己鑄造天堂之路;做惡事時,就是在給自己打造地獄之門。聖經中記載,當神用四次瘟疫毀滅羅馬的時候,當神用烈燄炙烤罪惡之城所多瑪與蛾摩拉時,當上帝用滔天洪水淹沒海拔3000米以下大地的時候……人類才知道墮落與麻木的代價有多麼慘重,但若干年後,人們又把這歷史上的警世之事當作遙遠的神話。

    其實,任何一個有頭腦的人都可以反問一句:法輪功真如共產黨說的那麼可怕,在政府如此殘酷的迫害下為甚麼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煉?難道這些人都是傻子不成?難道他們就沒有分辨好壞善惡的能力嗎?更何況在修煉法輪功的人中研究生、博士生、專家教授甚至很多醫生、律師及社會各階層人士都大有人在,你能說他們不懂科學、崇尚迷信?法輪大法在全世界80多個國家廣為洪傳,信仰「真、善、忍」的民眾越來越多,而唯獨中共惡黨如此懼怕這三個字。

    油田的父老鄉親,你們若對中國現行法律稍加留意就會發現,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所謂定性、取締、打壓,沒有一樣是依法合法的,僅就《憲法》而言,這場鎮壓就違背了第三十五條、三十六條,四十一條等條款,是對公民信仰自由及公民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利的肆意踐踏與侵害,這場迫害勢必難逃天理的制裁。
    今天,法輪功修煉者作為一名合法公民表達一下自己對某個事件的看法,講幾句真話,將法輪功真實情況告知世人,這不很正常嗎?這是他們善心的自然表露。然而八年來,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令世人難以想像,事實觸目驚心。自鎮壓開始到現在,經民間核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人士已超過三千人!在這些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大部份人是在被非法綁架、關押後遭受嚴酷的精神迫害和酷刑折磨的過程中發生的,包括有些在勞教所迫害後精神失常於家中去世的,有的大法弟子因長期遭受高壓,敲詐勒索、恐嚇、綁架等巨大的精神打擊而過早離世。他們大多是三、四十歲的青壯年或五、六十歲的老年人。

    2006年3月9日三位證人在海外曝光「中國大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牟取暴利然後焚屍滅跡」的罪惡行徑震驚世界,通過海外人權組織不斷的調查發現,全國各地大中小醫院包括天津市移植中心都在做這種泯滅人性的勾當。中共天天叫喊:「執政為民,和諧社會」,然而這些血淋淋的殺人案件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而我們卻被蒙在鼓裏。

    從中共歷次運動中看,如「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公私合營」、「反右」、「大躍進」、「反右傾」、「文革」、「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每一步都充滿了令人窒息的血腥,每一步都帶來無數家庭的家破人亡。五十多年來,八千萬人成為哀號的冤魂。在邪黨文化教育下,中國人之間相互惡鬥,「對敵人要像嚴冬一樣冷酷無情」,可知「冤冤相報何時了」?冷靜的想一想,誰又是我們的敵人?是邪黨!是它把我們身邊的人,把我們的親人推到我們的對立面,讓人們不辨善惡!邪黨把人們變成沒有了自己思想的害人工具,讓人們面對親人的痛苦麻木不仁!它這樣做的結果,卻是讓人們把自己送入萬劫不復的地獄!

    2004年11月19日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一經發表,迅速傳遍全球,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凡是看過《九評共產黨》的人內心都受到了震撼。此書中的參考數據均來源於共產黨自己出版的各種刊物,事實確鑿、理清言明,成為曠世巨著。讀《九評》,人們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性,並由此引發了中國人民的退黨大潮。退黨大潮令世界矚目,成為海內外熱門話題。在政府官員和知識界中,許多人都在密切關注著這一歷史性的轉折。北大校友、南京大學和東南大學等高校校友集體聲明退黨、退團;二十五位中共中央黨校人士以化名集體退黨。特別是前幾日,大紀元網站刊登了一則令人震撼的「聲明」題目是:「派出所全體黨員:堅決不做歷史的罪人」,「聲明」中稱該派出所全體黨員在2007年元旦之際向全世界鄭重聲明集體退黨。而來自中央黨校的退黨聲明中這樣說: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百分之九十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更有惡黨軍官集體退黨,等等,到目前,已經有1800多萬人聲明退出這個惡黨及其附屬組織。

    目前,每天都有三、四萬人在大紀元網站發表退黨(團、隊)聲明。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關注這一件事,開始為自己的未來尋找歸宿。值得注意的是:一向生性好鬥、專橫跋扈,不許外界同它有不同聲音的中共對此卻裝聾作啞、默不作聲。因為《九評》把中共的本質及所做所為揭露的淋漓盡致,句句在理,點中了中共惡黨的「死穴」,它已無話可說,只有拼命封鎖消息,壓制不同呼聲。

    中國人都在漸漸的覺醒:我們愛的是五千年悠久歷史傳統的文明中華,決不是黑暗腐敗的惡黨統治的黑幫政權,愛國不是愛黨!中共傷天理悖民心,是在自我毀滅。目前諸多社會現狀已在證明中共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惡貫滿盈,氣數已盡,敗象盡顯,天滅中共已成定局!

    您也許會說,共產黨解體只是個時間問題,但能像你說的,來的這麼快嗎?2002年,貴州省平塘縣發現億年「藏字石」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中共多家媒體都報導了此新聞,但不敢提到「亡」字。一個殺了8千萬人的惡黨,天理是難容的。善惡有報、旦夕禍福不是人說了算的,也沒有辦法去驗證之後再去防範。神滅中共,不可抗拒。因此,我們奉勸油田的父老鄉親早日做出明智的選擇,退出中共邪黨,遠離這個人人厭惡、唾棄的流氓集團,以免天滅中共之時成為它的殉葬品。

    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為了人間的道義良知,幾年來大法弟子歷盡了人間的苦難,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傳九評、促三退。在這裏我們希望油田的父老鄉親善待大法,全力支持大法弟子的善舉和正義行動,拿出道義勇氣,採取各種方式抵制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同時呼籲有關部門立即釋放王玲等善良的大法弟子,儘快結束這場民族的浩劫。

    我們也誠心期盼所有參與迫害者,不要再對大法弟子繼續行惡。懸崖勒馬,亡羊補牢,為時不晚。隨著時間的流逝,留給你們能夠贖罪的機會也許越來越少。近年來大陸現世現報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譴。凡是在這場迫害中站在邪惡一邊參與迫害的,都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有機會看看《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等書,會使你們更加理智清醒。過去老人們講老一輩做多了壞事,子孫後代都要受牽連,此言不虛啊!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不會無因降臨,都是報應,也是天理!歷史上所有的預言在不久的將來都將兌現。為了你們自己和家人生命的永遠,請趕快覺醒!這是我們的善心忠告。真誠的祝願你們在歷史最關鍵的時刻做出最理智的抉擇!

    新年之際,衷心祝願油田的父老鄉親幸福、平安!

    法輪大法弟子


    就錦州市「610」辦公室發布「機密文件」致全市人民書

    錦州的家鄉父老、兄弟姐妹們:大家好!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出於強烈的妒嫉,江××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親自授意下令,中共中央成立了一個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相當於「文革」中的「革命領導小組」),從中央到地方,宣、公、檢、法、司、國安系統全部參與。江××集團與中共相互勾結,對法輪功進行了七年多的瘋狂迫害,奪去了三千多個大法弟子的生命;還有幾十萬學員被關押在監獄和勞教所;無數人被綁架、非法拘役、抄家、罰款、開除公職。而每一次罪惡的發生都是在全國各級「610」的部署、指揮和參與下促成的。「610」已經是邪惡的代名詞,其罪惡累累已是罄竹難書。這是一個恐怖機構,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擁有超出憲法和法律的一切權力,可以任意調用國家資源,其權力在一般政府部門和公檢法之上。

    錦州市「610」辦公室,現在也叫「維穩辦」。這個機構是從錦州市貫穿到各縣(市)直屬機關、公、檢、法、司整個系統,還伸入到各企事業、學校等所有單位。由市委政法委兩任書記王偉國、李玉霞、前任副書記賈寧超、現任政法委副書記兼維穩辦主任劉鐵利、維穩辦副主任劉振路等人負責。成員由宣、公、檢、法、司、國安等部門組成。具體由市公安局副局長李亞洲主管,實施具體迫害的成員有:市國保支隊的劉樹平、李協江(1999-2005年)、陸浩、於輝(2006年後)等人;國安局二處特務宋振明、李貴文;還有各縣區的「610辦公室」、各企事業單位、街道的黨委部門。

    錦州「610」發布[2006]23號機密文件圖謀擴大迫害

    自從2006年李玉霞任政法委書記後,錦州市「610」辦公室積極效仿昆明市的迫害經驗,於當年十一月發布了錦防辦發【2006】23號【機密】文件。

    該「文件」要求各縣(市)區610辦,有關市直機關、企事業單位,對法輪功「重點人員」進行排查登記。

    自從這個文件下達後,基層人員怨聲載道,迫於壓力,硬著頭皮執行。由於這項「任務」涉及的項目和相關人員多,不好查詢,耗費了很多人力和物力,真是勞民傷財,花著人民的錢迫害人民;更有許多單位的領導由於明白大法真相,看到身邊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從心裏反感這項「任務」,「八路軍糊弄共產黨」,亂填一氣,交差了事。

    對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錦州市「610」負責人還特意召集所在單位書記開會,進行所謂的「了解情況」。像中共歷次整人運動一樣,翻老帳,構陷新的迫害。

    從七年多的迫害中可以看出,每次「610」文件發布後,錦州就出現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惡行。這次文件下達至今,就出現了兩起迫害:

    1.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中午,錦州大法弟子李凱、付豔、趙虹正在錦州彩練廠附近的馬路上走路,石油派出所數名警察突然從警車上下來,將三人強行綁架到派出所。由於付豔拒絕說出姓名,石油派出所警察在所長李洪濤的指使下對這位五十多歲的婦女大打出手。致使付豔心臟有幾分鐘停止了跳動,冠心病也犯了。李凱被非法判教養一年,現被關押在錦州教養院。付豔被認出後,被關押在第二看守所,並被凌河公安分局孫治安等人聯合公訴到凌河區法院,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凌河區法院非法審判了大法弟子付豔。

    2.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錦州鐵路乘警隊一二三零次列車乘警長李雲虎等人扣押了車上4名法輪功學員(一名錦州學員,三名葫蘆島學員)並將他們移交給濟南鐵路公安處。事後李雲虎沒有按照《警察法》的有關規定通知家屬,家屬著急上火,多方打聽,最後才得知幾人已被關押在濟南鐵路看守所。之後十二月十九日錦州鐵路公安處內保科一科科長李鳳領等人積極參與迫害,對其中的兩名綏中學員進行非法抄家,又調查另1名葫蘆島學員,然後給這幾名學員,拼湊「材料」,送到濟南,一個月後三名葫蘆島學員李曉豔、李夢庭、周迎春被非法勞教。除周迎春因病被家人接回外,李曉豔、李夢庭現被關押在濟南市第一女子勞教所。

    以上迫害事實,是在錦州「610」發布的錦防辦發【2006】23號【機密】文件後,在所謂「大氣候」的帶動下,由錦州市「公檢法司」共同「響應」下發生的。現在全國大多數警察都明白真相,都知道大法弟子是修心向善的好人,不再主動參與或儘量避開抓捕法輪功學員,而錦州的迫害仍在持續,這說明錦州「610」辦公室成員還在隨著中共的邪勁兒,在迫害好人的路上越走越遠。

    「610「的機密文件隱藏著甚麼?

    迫害好人的勾當往往是最怕見光的,所以這次「610」發布的23號文件上有「【機密】」二字。可想而知這次對全市大法弟子的排查是秘密進行的,是邪惡既無恥又極度心虛的體現。因為在越來越多的世人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的今天,再明目張膽地迫害是不得人心的。特別是當前的「退黨大潮」正衝擊著這個惡貫滿盈的惡黨,這也是追隨其做惡的「610」的一場災難。此文件只不過是中共試圖維持迫害的「強心劑」,是它垂死掙扎的表現。對於少數想借迫害法輪功升官發財的人,可能認為此文件是「大顯身手」的好機會,便躍躍欲試,豈不知這是上了惡黨的圈套,斷送的將是自己的未來。

    「610」機密文件隱藏著甚麼?「610」辦公室之所以用「機密」,其實這裏隱藏著陰謀:
    1.可以掩蓋「610」辦公室策劃實施迫害的罪惡。因為他們也清楚打壓好人是有罪的,最終逃不過正義的聲討和法律的制裁。一旦真相大白時,他們就可以將直接參與的個人或團體推到正義審判的前台,而自己卻隱藏在背後,逃脫罪責。當年文革期間曾忠實地執行錯誤政策、殘害無辜的那些打手們,待文革一結束,其中的一些人被中共秘密處決,成了當權者可憐的替罪羊。其實,這就是當今「公檢法司」等相關人員的前車之鑑啊!

    2.給接受文件的單位或個人一個暗示: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重要而機密」的政治任務,一旦泄漏了「機密」也是有責任的。無形中把掌握了這個所謂機密文件的個人或單位套在一個網裏,讓跟隨參與迫害者,掉入它們構築的罪惡陷阱,難以自拔,不得不協同作惡,最終成為無辜犧牲品。

    3.用「機密」字眼挑起不明真相人參與迫害的慾望,在中共行將滅亡之前多多拉人做其陪葬品。

    錦州「610」惡行錄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藉著中共惡黨及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錦州「610」對錦州大法弟子進行了喪失人性的迫害。

    第一任「610」打手李協江在暴力打壓法輪功的運動中,大肆對大法學員進行抄家、抓捕、罰款、酷刑逼供、拘役、勞教甚至判刑,過程中從不履行法律程序。在他連任的六年裏,曾於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大辦洗腦班,期間凌河區大法弟子劉智被他害死在洗腦班上;張紅為躲閃帶槍的防暴警察抓她進洗腦班,從5樓摔到樓下,至今下肢癱瘓;凌河區大法弟子王雲萍被李協江親自動手連續三個小時「背銬」逼供,造成雙臂致殘……。

    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錦州地區有二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在這些案例中,有十四人是在綁架、關押、實施迫害過程中發生的,如:石忠岩、杜寶蘭、曹淑芳、張桂芝、李凌等;有在勞教所被迫害精神失常後,於家中去世的,如肖鵬、左中右。另有十四名學員因長期高壓、敲詐勒索、恐嚇、綁架,遭受巨大精神打擊而過早離世,如:王玉賢、陳××、李寶清、許丹等。在直接迫害致死的十四人案例中,公安迫害死五人、司法七人、洗腦班二人。統計證實: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是老人和婦女。

    幾年來在市「610」直接策劃下,錦州地區除迫害致死案例外,還有幾百名學員被非法教養;幾十人被非法判刑、近百名學員被打成重傷或重殘;更多的學員被抄家、巨額罰款(不給收據)、酷刑逼供、拘役、開除公職(如錦州華光電子管廠在市「610」的壓力下,先後將五名學員開除公職,並沒收了住房)等。

    錦州的「國保」 現在在「保」甚麼?

    「610」組織的累累惡行頻頻被國際社會曝光後,為了逃避罪責,對外用「國保」支隊的名頭作掩蓋,實質還是打壓法輪功。自二零零六年開始,錦州「國保」支隊的打手陸浩和於輝等人,借迫害大法弟子之機大肆斂財,而且明目張膽。二零零六年三至四月間,他們將凌海市大業鄉大法弟子尹桂芝非法綁架到錦州市第一看守所;之後又非法闖入凌河區大法弟子李新、孫素英、朱志宏家中強行抄家,搶走許多錢財物品,並向有的家屬勒索數萬元,方才罷休。二零零六年六月,他們闖入古塔區大法弟子王志輝家中,強行搜查,搶走2台電腦、刻錄機等,並將其妻子王葳送入拘留所;他們還與古塔區政保大隊及石化公司保衛處聯手,強行闖入錦州石化公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大法弟子王亞奇家中,強行檢查電腦,亂翻東西,其野蠻行徑致使王亞奇心臟病發作……看到這兒,每個人也都明白了錦州的「國保」在保甚麼了。

    上面提到的李協江、陸浩、於輝等都是市「610」組織的主要打手。在迫害中,他們聞風而動,哪兒有事哪兒到。他們之所以如此瘋狂,有恃無恐,除了有江××的群體滅絕政策撐腰外,錦州市「610」辦公室則是他們背後的總後台,充份暴露了中共的邪惡本性。

    貴州億年奇石告訴「中國共產黨亡」

    在這場失去人性更失民心的迫害持續七年多的時間裏,法輪功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廣泛洪傳,這一事實是值得國人深思的。特別是江氏及其幫兇在海外十幾個國家被以「群體滅絕」、「酷刑」、「反人類」等罪名告上法庭,面臨全世界正義的審判。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之際,來自韓、台、日、港、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和地區的法、政、醫等各界人士共計九十人,宣布成立「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亞洲分團」,要求中共開放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及相關軍醫院等地,進行獨立的、不受限制的實地調查。

    自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一書問世,「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成了熱門話題,特別是二零零六年,《九評》的廣泛傳播更使「三退」大潮奔湧,中華大地民心覺醒,相反中共則軍心渙散,黨心崩潰。中共邪靈的解體已是大勢所趨,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逆轉。同時中共邪黨的每一次惡行,如廣東東洲血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抓捕維權律師高智晟等,都激發了更多的中國人拍案而起,決裂邪黨;也激發了海外越來越多的政府和正義人士,站出來揭露中共的暴行,如歐盟副主席愛德華、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和加拿大總理哈珀等。

    貴州的億年奇石告訴世人,「中國共產黨亡」。此時的天象變化都在演繹著一個話題,那就是「天滅中共」在即!面對當前發生的一切,每個國人應該想一想:《九評》引發的退黨潮引起中共高層極度恐慌,它卻一反以往大造聲勢的鬥爭慣例,對此書不敢發表半字公開評論,並嚴格查禁此書。這為甚麼?這麼長的時間,各大中共的喉舌,包括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網,新華社……等等,都對《九評》隻字不提,一味的沉默而不敢回擊。其實這表面的平靜,是在掩蓋中共內部對《九評》既恐懼又無可奈何的心理。

    這不尋常的一切都提醒各級「610」成員和各單位的相關人員在歷史選擇的關鍵時刻,千萬不要執迷於手中的權力,被眼前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所帶動,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如果你參與了,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的,都會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不要把權力看得比命還重,還是自己和家人的性命要緊哪。

    「人不治天治」。在「天滅中共」之前,上了中共賊船的還有機會下來,還沒上的,可千萬不要被利慾所迫,參與進來。如果有勇氣和膽魄,能站出來制止惡人作惡,那是功德無量的好事,定會得到福報。如果心甘情願的被綁在中共的賊船上,助紂為虐,下場只能是為它殉葬。

    良藥苦口。勸錦州市「610」成員及所有參與其中的人員,三思而後行,福禍就在一念間。願家鄉父老都能明真相,知善惡,退出中共,擁有美好的未來。

    附:現錦州市「610」辦公室負責人電話:區號:0416
    李玉霞,市政法委書記,辦:2137733,宅:2386666(在任市委宣傳部長期間,多次部署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誹謗宣傳)
    劉鐵利,政法委副書記 、維穩辦(610)頭目,辦:2676600 宅:2938080
    劉振陸,維穩辦(610)副頭目,辦:2938360 宅:4171815
    李亞洲,公安局副局局長 (主管610辦),辦:2572018 宅:2388888


    寫給河北冀東監獄全體幹警的公開信

    我們是大法弟子。因為沒有環境能與諸位面對面懇談,只好用寫信的方式與你們溝通。望諸位能靜下心來看看這封信。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惡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寒來暑往已近八個春秋。在這段時日裏,諸位在各自的工作範圍內,接觸了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真誠善良,面對江氏邪惡流氓集團劫持著整部國家機器的瘋狂打壓,他們敢於堅持自己的信念,敢於講真話。在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巨大壓力、身體遭到殘酷迫害的情況下,他們仍在無怨無恨的給人們講述著「真、善、忍」的美好;講述著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滅絕人性的、赤裸裸的、殘暴的、傷天害理的所做所為。面對這樣一個善良的弱勢群體,想必諸位在執行「任務」的同時,心裏別有一番滋味。

    作為執法者你們應該更清楚,針對法輪功所制定的所謂「法律、法規」,根本上都是與我國憲法相抵觸的。實質上這些東西就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犯罪工具!

    幾年來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中,所使用的「罪名」全國一個調,都是所謂「利用××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但是,從來沒有公布過、明說過大法學員做的事情的內容是甚麼。為甚麼?其實答案就兩個字--「不敢」。因為要把真相公布於眾,無異於還公民的「知情權」,邪惡的迫害就會維持不下去。所以老百姓只有被矇騙的份兒。

    但是你們不一樣,你們是特殊的群體,相對老百姓來講,你們是知道許多真相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群體都要受到殘酷的打壓,那甚麼才是可提倡的呢?那只有假、惡、暴了,歷史的悲劇真就是在中華大地上這樣上演著。而在金錢和利益面前,在諸位中有相當一部份人,為了自己的仕途昧著良心在助共為虐。

    幾年來對大法學員的各種殘酷迫害真是罄竹難書。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記者金中向《大紀元時報》指證,在瀋陽蘇家屯有一個納粹式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秘密集中營建在地下,並設有焚屍爐。

    三月十七日,證人安妮向大紀元指證,其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這個集中營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間該醫院曾關押法輪功學員約六千人,超過四千人被活體器官摘除後,投入醫院後院的「焚屍爐」滅跡。

    蘇家屯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被曝光後,中共三個月不回應,趕緊在蘇家屯銷毀證據。

    一名瀋陽軍區老軍醫向大紀元指證,蘇家屯集中營僅僅是中國三十六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公布其調查報告,確認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至少五年多來一直存在大量活體盜取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販賣這些器官以牟取暴利的系統犯罪,並將該罪行稱為「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在中共邪惡集團的指使下,邪惡之徒們參與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向全世界招攬生意、進行器官移植、牟取暴利之中!集中營成了器官移植的活供體庫。這一駭人的邪惡罪行震驚了全世界。所有良知正義人士都在聲討比納粹更邪惡的中共邪黨,呼籲立即停止這種反人類的滔天大罪!把江氏流氓集團押上歷史的審判台!

    在遭受迫害的幾年裏,僅唐山地區至少有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失去了寶貴的生命,被非法判刑、勞教、刑拘、強化洗腦、抄家、罰款的更是無計其數。多少人被迫流離失所,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這一切殘酷的迫害只是因為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這麼荒誕罪惡的現實,它至今還在日趨嚴重的發生著。這是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的悲哀、大不幸。

    河北冀東監獄現在仍在執行邪黨惡首的指令,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尤其五支隊仍在殘酷的迫害折磨大法學員。請看下面的典型事例:

    一、二零零一年八月廿七日──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大法弟子陳愛立在河北冀東監獄五支隊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殘酷迫害。監獄副支隊長邸仕金、教育科長王國勝、獄政科長馬蘭青、中隊長黃浩等人曾輪番審訊他,妄想通過偽善的「談話」,找到他的思想漏洞,一週後,他們見自己的陰謀不能得逞,就撕開虛偽的面具,暴露出兇惡的本質,在中隊監獄室裏,副支隊長邸仕金脫下皮鞋瘋狂地抽打他的臉部,中隊長黃浩也開始肆無忌憚地唆使犯人開始毒打折磨他。黃浩為了不讓煉功就給他戴上雙銬,銬在木椅上長時間不許動,去廁所只給打開一個手銬,抱著椅子去;晚上不准閉眼,一閉眼犯人李金剛、紹明利等人用倒滿開水的缸子順著他的頭澆,後來他們看到這樣的迫害對陳愛立絲毫沒有作用,就拿保溫壺直接從頭上澆,就這樣銬在木椅上11天不准睡覺,臀部被椅子磨破了,黃浩又吩咐犯人將他吊銬罰站,站得腿腫得老粗,晚上把他銬在中隊兩個鐵門上,讓犯人們同時使勁分別推門,用力撕拉他的胳膊,直到折磨的全身抽搐。他們以為這樣會把他折磨垮,但黃浩見折磨仍不起作用,就親自動手,晚上將陳愛立關在一個小賣部的單間裏,叫犯人從後面抱住他的雙臂任由黃浩當拳靶子,最後他口吐鮮血。第二天白天將他整個臉部打腫,晚上下半夜輪流讓監護的犯人用打火機燒破他的耳垂,並把他的衣服脫光潑水,黃浩還以他患有口腔潰瘍為由開藥強行給他灌藥進行折磨。

    幾天後,黃浩將陳愛立帶到辦公室,摁住他的頭往牆上、辦公桌上撞;還抱著他的腿、犯人抓住雙手,在地面上下來回掂;甚至拿高壓電棍多次電擊他的頭部,還對著他臉上連續啐唾沫,夾雜著痰、煙味,直到吐不出來為止,並讓犯人抱住他的雙臂不准擦也不准洗臉。後來,監視他的犯人在眾多人面前強行讓他與一個長期不洗臉的老犯人臉挨臉,來污辱他,引起眾犯人的哄堂大笑,就這樣也絲毫動搖不了陳愛立修煉的決心。

    二零零二年六月初,陳愛立開始絕食抗議,唐山三友醫院負責人來到五支隊醫院,組織犯人強行對他灌食,回到中隊單間裏仍然不許拔管,把他的雙手銬在鐵床兩側,雙腿用布條捆綁在鐵床上,不能動彈,過一個禮拜後管子才取出,顏色已經從原來的黃色變成黑色,嗓音變啞,獄醫就開「慶大」、「氯化鉀」藥水及藥片碾成末放入豆奶、米湯、菜湯混合的湯中強行灌給他,每2小時灌一次,每次7-8管,每管 500ml,直到灌得他肚子發脹疼痛難忍。灌食一直持續到他發高燒、便血。

    二、二零零四年的三月十四、五號,下午全支隊都提前收工,在幾個有大法弟子的中隊同時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對不配合惡警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一次,在五支隊副支隊長邸士金的指使下,教育科長王國勝、中隊長葉長軍、王××和解雪剛,這五個惡警用兩根電棍輪番電大法弟子武士虎的頭部,一直電了一個小時。第二次是在七月份,邸士金親自出頭迫害,用大電棍電擊武士虎半個多小時。邸士金一邊電一邊狂叫:「你們不轉化,我非整死你們不可!」每次被惡警們殘酷迫害之後,都要強迫法輪功學員幹重活,一年中這種迫害就不下一百天。有的大法學員連續幾天被摧殘不讓睡覺,除三頓飯外一直被罰站到晚上十二點多。惡警們還安排四名罪犯監視一名大法學員,不讓提有關修煉的一句話。二零零四年惡警們從河北深州弄來一些惡人進行所謂的「幫教」洗腦迫害,邢台的一名大法學員因拒絕轉化不寫三書,被他們用電刑後關入小號,直到零五年六七月份有生命危險時,惡警仍沒有把他放出。惡警還卑鄙把他和其它監獄的大法學員對換,這名大法學員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三、葛懷強,家住滄州市運河區朝陽街,是河北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原滄州市二醫院)CT/MR室的一名醫生,被綁架時為在職碩士研究生。他被非法關押在五支隊時由於曾經受強迫超強度、超負荷勞動,加上遭受過長時間不讓睡覺和「關小號」等折磨,整個人身體十分虛弱。

    四、孫建中:男,唐山市豐潤區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被判七年重刑,被冀東監獄五支隊迫害至今。

    張雲平:男,五十歲,唐山市鋼鐵公司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被判八年重刑,被冀東監獄五支隊迫害至今。

    還有其它支隊,如一支隊劫持的保定大法弟子劉永旺、四支隊劫持的廊坊大法弟子楊建坡,他們因堅持信仰、抵制迫害,長期絕食,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冀東監獄仍不放人,並密謀企圖轉化大法弟子,且不允許家屬見面,請問,你們的良知何在?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你們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海外最大的華人媒體大紀元發表的特別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震驚海內外。《九評》把共產黨的邪教本質,流氓本性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九評》是中國人民用血和淚寫成的;《九評》是終結中國共產黨罪惡生命的死刑判決書。

    兩年多來,在大紀元發表三退聲明(退黨,退團,退隊)與中共脫離關係的人數,目前已高達一千八百多萬人,而且每天不斷刷新著這個數字。其中包括:從中央到地方,從江南到北國,從東土到西域的各界人士。還有多年來被中共惡黨操控,助共為虐做過壞事、現在認清中共惡黨本質勇於棄暗投明的覺醒者。

    面對如此洶湧澎湃的退惡黨大潮,諸位最好找一本《九評共產黨》來看一看。深省自己,做出自己明智的選擇,免於被歷史淘汰的厄運。請諸位珍惜這稍縱即逝的良機,善惡到頭終有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像那一千八百多萬在大紀元網站上嚴正聲明退出中共惡黨一切組織的覺醒者們一樣,勇敢的站起來,與中共惡黨徹底決裂。抹去獸記,迎接光明美好的未來吧!

    諸位中有些人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還在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繼續迫害法輪功,有的人幾年來大發國難財。也許你像邪惡至極的特務頭子羅幹一樣──已把這些不義之財轉移到了國外,並且口袋裏揣著護照,見事不妙溜之大吉。可是你不要忘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宣言──本組織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

    在此正告那些還在助共為虐的邪惡之徒,為了自己和家人,趕快懸崖勒馬,多行不義必自斃!歷史的教訓還少嗎!這場對法輪功的打壓是對所有人的一場迫害。打壓不會給任何人、任何生命帶來真正的利益,因為它從生命的本性上毀滅著生命。棄惡從善,是做惡者明智的選擇。

    當然,諸位中也不乏正義之士,誠望你們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保護和善待大法弟子,並搜集、保存好你周圍邪惡之徒的犯罪證據。為即將到來的大審判提供證據,匡扶正義。時間不會總在等待,更不會偏愛某個人而不翻過歷史的這一頁。

    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創始人的著作《轉法輪》已被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傳播全世界。法輪大法創始人及法輪大法,受到世界各國及地區各項褒獎、聲援支持等等以幾千計。修煉法輪大法者與日俱增。

    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明慧網發表了題為《謝謝眾生的問候》的經文,文章最後說:「眾生啊!你們幾千年來希望的、等待的和你們擔心的都來了,而且正在發生著,從中人人都在自覺和不自覺的選擇著自己的未來。

    告訴你們: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珍惜他們所做的,就是珍惜你們自己!」

    大法的慈悲和威嚴是同在的。何去何從,望諸位三思而後行。我們真誠的希望人們都能有個美好的未來。

    關注你們的大法弟子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8/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148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