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拒絕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很多同修認為,我們修善的,應該處處為人考慮,所以總是怕拒絕會給別人帶來傷害。其實,「拒絕」一詞,詞典上註釋極簡單,就是「不接受」的意思。善並不等於沒有主見,善並不等於事事順從,善也不等於強為所為。不拒絕未必是善事,學會拒絕可能是好事,那麼,在甚麼情況下,應該如何拒絕呢,下面談一下個人的淺見。

一、拒絕洩露秘密

一直以來大陸的資料點被暴露後牽扯多個同修被綁架被迫害的事件中,多數都是因為個別同修對修口法理認識不清,沒有嚴格做到修口造成的,後果是極其慘重的。真修的每個同修都必須從中吸取教訓,堅決杜絕類似事件繼續發生的。

首先,要明確法理對修口的要求:

師父說:「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轉法輪》)「因為看不見事物的因緣關係,就是這個事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存在著哪些因緣關係。一般的修煉者沒有那麼高的層次,看不到這些東西,所以就怕表面上是好事,一做說不定是壞事。所以他就儘量的講無為,他甚麼都不做,這樣就避免他再造業。」「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係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於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聽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轉法輪》)

其次,我們要清楚:對於現代人而言,聽到甚麼很難裝在心裏不說,難免要說,說了可能就出錯,正所謂「禍從口出,病從口入」。對於修煉而言,任何人知道任何不該他知道的事情,哪怕片言隻語,都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險的。因此嚴守秘密是對同修的真正負責和愛護,並不是不信任的表現。試想天上的哪個神會到處打聽、到處去亂說嗎?所以,除了向內找修好自己的心、做好自己該做的以外,不該自己詢問的事情,一句也不打聽;不該說的秘密,半句也不洩露。不亂問、不亂說是我們必須嚴格做到的,不得含糊的。

最後,當有同修詢問與他個人修煉無關的事情時,不能縱容同修的好事心、好奇心、求心,我們必須拒絕。不必害怕拒絕引起誤解,智慧的處理好,就會得到對方的諒解和認可。羅斯福在當選美國總統之前,曾任美國海軍部部長。一天,一位老朋友向他打聽海軍在加勒比海的一個小島上建立潛艇基地的計劃。羅斯福想了想,然後向四週看了看,壓低聲音問他的朋友:「你能保密嗎?」對方信誓旦旦的回答:「能,我一定能。」「那麼」,羅斯福微笑著說,「我也能!」聽到這裏,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

二、拒絕力所不能及

同修之間互相協調、互相幫助,共同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是我們必須走好、走正的路。但是,對於那些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是硬著頭皮、冒著風險、帶著怨氣的去做,還是理智的拒絕同修,很多同修對此很困惑。

首先,修煉人的基點要在法上,「如果大法弟子都能這樣理智、頭腦清晰、在證實法中正念正行,迫害就不會存在,邪惡也就無空可鑽了。」(《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其次,我們都知道:正念正行是不存在危險的。但是,為甚麼有的同修總是出事呢?是因為有的同修缺乏正念、正念不足,是帶著怕心、執著、人情、礙於面子不得不去做的,沒有達到「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的狀態,很可能成為邪惡鑽空子迫害的原因。所以,抱著人心去證實法,是不理智的、不清醒的,就是危險的。例如,同修甲讓同修乙、幫助買兩千張VCD碟,同修乙明明知道自己此時正念不足,並且他又從來沒買過耗材,不知道哪裏賣也不知道該怎麼買,但是礙於面子不好一口回絕,硬著頭皮去電腦城一次性購買,被蹲坑警察發現,結果被跟蹤、被綁架。

所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每個修煉者都有他的長處和短處,沒有一個人是無所不能的全才。揚長避短、合理的規避風險、安全的做好自己該做的,按照法的要求正念正行才是走正路。合理的拒絕並不代表逃避責任,相反它是對自己對別人負責的體現,因為只有你自己最了解自己。放下同修間的人情、放下執著我必須完成任務的人心,無執無漏才能走正路。

如果一件事情是自己克服困難能做好的,那就堂堂正正的做;如果自己此時的狀態和條件不能勝任,那就禮貌、直白的拒絕同修。真正重要的不是誰做這件事,而是誰能真正的做好這件事,達到最佳的效果,是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目地。

最後,我們來閱讀一個愛因斯坦的故事: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九日,以色列首任總統魏茨曼逝世。在此前一天,就有以色列駐美國大使向愛因斯坦轉達了以色列總理古裏安的信,正式提請愛因斯坦為以色列共和國總統候選人。當日晚,一位記者打電話詢問愛因斯坦:「聽說要請您出任以色列共和國總統,教授先生。您會接受嗎?」「不會。我當不了總統。」「總統沒有多少具體事務,他的位置是象徵性的。教授先生,您是最偉大的猶太人。不,不,您是全世界最偉大的人。由您來擔任以色列總統,象徵猶太民族的偉大,再好不過了。」「不,我幹不了。」駐華盛頓的以色列大使也打來電話說:「教授先生,我是奉以色列共和國總理古裏安的指示,想請問一下,如果提名您當總統候選人,您願意接受嗎?」「大使先生,關於自然,我了解一點,關於人,我幾乎一點也不了解。我這樣的人,怎麼能擔任總統呢?請您向報界解釋一下,給我解解圍。」愛因斯坦拒絕了總統的提名,但他仍是人們心中偉大的人物。

三、拒絕盲目跟人走

「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如果真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的話,那也絕不是修煉了。」(《精進要旨二》〈路〉)

我們都知道修煉要的是正念,而不是人心。那麼,當有人建議你跟著他去做甚麼,我們就應該理智清醒的分析一下,師父講的是甚麼,自己悟到的是甚麼,自己該做的是甚麼,自己能做的又是甚麼。不能盲目的崇拜、跟人走。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自己該做的,才能昇華和圓滿,同修的認識是他個人的認識,同修的路並不是你的路,跟著同修走,能跟著同修圓滿嗎?其實這方面的教訓已經很多了。

只有我們自己內心的提高才是真正的提高,才能真正做好。真正的理解法、認識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能走正路。

結束語:

修煉很難,我們不但要善良,還要學會拒絕。要學會拒絕特務的險惡,拒絕世俗名、利、情的誘惑,拒絕邪惡的誘騙,拒絕出賣任何同修。拒絕不代表無情無義,也不意味著逃避,學會拒絕是一種理智和智慧的表現,是一個真修者必須理解、必須做到的。

當我們不好正面回絕時,不妨借鑑羅斯福總統繞過問題的經驗,不露痕跡的表達自己的意願,還要配合尊重對方的人文情懷,當你拒絕別人時,還要注意:

一、法理清晰,是非明辨,用法理衡量一切。
二、要用溫和、坦誠的態度表達自己的意見。
三、必要時,要向對方表明拒絕的理由。

這樣就減少了由於拒絕引起的種種不愉快,從而得到對方的諒解和認可,還能夠傳達出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和氣度。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67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