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玉溪市還在作惡的何曉沛等惡警的犯罪事實


【明慧網2006年7月8日】

一、惡警何曉沛:男,現是雲南玉溪紅塔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此人表情陰沉,常滿臉兇相、張牙舞爪的對待被他們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自99年7-20以來,跟隨羅繼祥(原紅塔區國保大隊長,現已經主動調離國安特務部門)搜查法輪功學員申會仙、陳亞宏、鄧翠萍等人的家,掠走珍貴的大法書和音象資料。2000年10月,羅、何等又帶人查抄李秀蘭、鄧翠萍、李玲珍(當時黑村小學的三位老師)的家、宿舍、辦公室,掠去書籍、資料和坐墊,把李秀蘭和鄧翠萍關入看守所。

何曉沛慣用欺騙的語言來騙取他們所需要的所謂訊息。如:玉溪某一法輪功修煉者曾因身揣真相資料被何曉沛等人跟蹤綁架,後何曉沛根據自己用卑鄙手段跟蹤得來的訊息結合謊言來欺騙他,使他誤以為給資料之人是國安特務,於是在欺騙下出賣了同修,發現上當後痛悔不已。

2003年9月,李秀蘭老師(自2000年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此時從監獄放出來不久)因向來校探望她的幾個學生講了自己在獄中的遭遇,同時給學生看了關於「2001年天安門自焚」騙局的資料,被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舉報,再次被何曉沛等惡警綁架。何曉沛等人也是用欺騙的手段對待李秀蘭老師,使李秀蘭在被矇騙下講出給她資料的人,於是又綁架了李玲珍老師。接著,何曉沛用親情折磨的方式來對待李玲珍,為了逼迫李玲珍說出資料的來源,竟強制李玲珍老師的兒子(當時在念小學)長跪地下,企圖以親情折磨來逼迫李玲珍。李玲珍沒出賣良心,就被送去昆明勞教了2年。

2004年12月,紅塔區的4位大法修煉者:沈躍萍、普志明夫妻二人(因在2000年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非法勞教了3年,後被放出來)在展銷會上巧遇1999年以前就認識的胡憲頂(玉溪市電力公司司機)和牛玉瓊(玉溪市地質隊職工),四位朋友聚在一起拉拉家常,被長期暗中監視他們的何曉沛等惡警以「搞法輪功活動」為名強行將四人綁架。

接著何曉沛、朱家勇、任海燕等惡警兩天三夜,輪番轟炸,不讓他們睡覺,企圖摧毀他們的意志。當時法輪功學員牛玉瓊來例假,跟旁邊的女警任海燕等要點衛生紙,都遭到拒絕。惡警還以小偷伎倆盜走牛玉瓊的鑰匙。在當天的晚上23點到凌晨4時,國安惡警和玉溪政法委員們就找到並強逼牛玉瓊單位領導帶領去抄牛玉瓊的家。在抄家的過程中,因冬天氣溫較低,牛玉瓊的家人沒有及時開門,他們就強行用鑰匙開了門,闖入室內進行搜查。因牛玉瓊的愛人質問惡警為甚麼抓人,不承認這種對人權的踐踏,惡警和政法委員們就當著牛玉瓊單位領導的面大打出手,對其家人拳打腳踢。牛玉瓊的愛人兩次被打暈,兒子、女兒也被反扭著手毒打。其家人到現在還有當時被打後的後遺症。

在冬天最冷的那幾天,何曉沛等惡警在對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審訊過程中進行辱罵和嚴刑逼供。審訊完後,就把窗子和大門打開,企圖用寒冷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

2006年4月,何曉沛等惡警把三位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修煉者:鄧翠萍、化嵐仙、顧麗清非法綁架。現三位修煉者被非法關押在玉溪市峨山看守所。惡警們拒絕家人去探視。

二、惡警朱家勇:男,39歲,原玉溪市紅塔區安保副隊長,現紅塔區國保大隊警察,他積極參與了羅繼祥與何曉沛所幹的一切,對待法輪功學員態度惡劣。

2004年12月,在國安惡警綁架了普志明、沈躍萍等四位大法弟子並去抄普、沈(夫妻)的家時,普、沈的兒子記下了參與抄家的惡警的警號,並把其曝光在明慧網上。國安惡警惱羞成怒,綁架了當時在玉溪一中念高中的普、沈的兒子,並藉機說大法弟子陳光華幫著上的網。2005年1月的一天,陳光華在家做飯時,被突然強制闖進家的紅塔區國安大隊的朱家勇、任海燕等10多個惡警綁架。當時陳光華的新婚妻子質問他們為甚麼無故綁架自己的丈夫,便遭到了三個惡警的辱罵和捆綁。

三、惡警任海燕:女,紅塔區國保大隊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警。通常她採用嚴厲逼問、辱罵等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折磨。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雲南玉溪市還在作惡的何曉沛等惡警的犯罪事實-132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