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呵護下穩健的走到了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6日】在極大的邪惡壓力中,我不斷的證實著法,救度眾生,盡我自己的能力去做,能做多些就做多些。我緊跟正法進程,在師父的呵護下穩健的走到了今天。現在,我離開了原來的地方,有了更好的修煉環境,總覺得好像師父偏愛我似的。其實師父說過,沒有給誰吃過小灶,大家都一樣。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要以法歸正自己,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最重要的三件事。

師父要求發正念時,一開始往那一坐,我全身就像被亂麻纏住一樣,渾身發冷,頭皮發炸,有時候過來一群人,有的向我微笑,有的橫眉冷目,有的呲嘴獠牙,還有大灰狼朝我咆哮。當時我真有些害怕,但是默念正法口訣,一會就消失了。現在就不一樣了,我打大蓮花手印時,就像捧個熱火盆一樣。

我今年50多歲了,是98年12月得法的,那時正在一家私人企業打工,並且吃住在那裏。當時談不上抱著甚麼目地,因為同修向我洪法,讓我看《轉法輪》。我礙於面子不得不接過來,囫圇吞棗的看到第六講,就放下回家了。等回來時,同修又讓我接著看,這樣我又接著看,當看到第七講「不該死的給殺死了,就成了孤魂野鬼了。過去講超度,就是指這部份人,不給超度的話,這些生命就沒吃沒喝的,處在一個很苦的境地,這是過去佛教中講的。」這段話吸引了我,因為我小時候就聽老人講過甚麼孤魂野鬼、超度亡魂之類的事情。隨後的幾講認真的看完之後,我有很大的感觸,這並不是講甚麼神話故事,而是一本修煉的天書,能使我們修煉啊。

緊接著我就用心的、一字一句的看完了第二遍。這時,師父開始給我調整身體。我敏感的體內就像有一根針一樣,串來串去的,小法輪在體內無處不轉,小腹部位法輪也在轉動。就這樣我每天讀書、打坐。緊接著又開始消業,我得法前總好頭痛,一痛就得吃藥。這回得了法了,頭一關沒過去,痛的實在受不了,我又吃藥了,把病壓進去了。隔一段時間又返上來了,這次我挺著,知道師父是從根上去業,一點不承受那能行嗎?我提高了心性,頭痛關就過去了。我以前有病的其它地方也都返出來,一提高心性,就一個個都過去了。

開始的時候,我光讀書、打坐,不會煉動功。後來,在99年4月28日我才到了煉功點,輔導員面對面把動功教會我。第二天,我就參加集體煉功。煉第一套功法時,天空就像正月十五放禮花一樣,五光十色,一閃一閃的。抱輪時,師父就把我的天目打開了,那另外空間真是琳瑯滿目、春光明媚、山清水秀的。我看見那寺廟真象過去老人們講的,青堂瓦舍、寬敞明亮。和尚穿著黃袈裟,三三兩兩的,進進出出,仙女穿著粉色的古代服裝飛來飛去的。我頭一天來煉功,那法輪是夠重的了,把我手累的直哆嗦。但是,我被另外空間吸引住了,一切累都忘了。到結印時,把眼睛睜開一看,這個空間簡直是個大垃圾站,髒兮兮的。就這樣,我每天讀書、煉功,無比的幸福。

82天過去了,到了99年7.20那天,中共惡黨江澤民這個黑烏鴉把中國大地給遮住了,但是我堅信師父,沒有一天懈怠過,讀書、煉功。平時,我一點一滴的修正自己。因為師父講的每一句話都是千真萬確的,《轉法輪》裏每一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師父講的元神離體呀、看自己皮膚上都是法輪和小佛啊,還有老年婦女來例假啊,這些我都體驗到了。

今天,我把體會寫出來了,不是我不「修口」,也不是我想自己如何如何,其實這都是師父給的。我是個笨人,我要證實「法輪大法好」。如果不修煉的話,我再有權、有錢也感受不到這一切。

沒走出來的同修呀:咱們別讓師父著急了,把大法賦予我們的偉大責任和使命完成吧!救一個是一個,早日回歸自己的家園。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