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也要有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我以前走了很大的彎路,從新修煉後有很多很多的體會和在大法中修煉的神奇,總是拿起筆來就有干擾,今天我敬請慈悲的師父加持弟子正念,一定要把這篇文章寫成。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師父和同修的慈悲召喚下,我從新走上了正法修煉的路。首先在學法上的阻力非常大,就是不愛看《轉法輪》,愛看新經文,一拿起《轉法輪》來就出現干擾,不是七七八八的雜事,就是睏的不行……我非常苦惱痛苦,看著《轉法輪》封皮上的法輪圖,再看看師父的法像,我淚如雨下,心裏痛苦的叫著:「師父啊師父,我還能修嗎?我是不是舊勢力安排來破壞法的?為甚麼我糊裏糊塗的邪悟,還做了那麼多壞事?為甚麼我想修煉就這樣難?」

我知道《轉法輪》是修煉的根本,是大法弟子的命根子。我跪在地板上捧著《轉法輪》對著天空喊:「所有干擾我學《轉法輪》的生命,你們聽著:我是李洪志師父的真修弟子,不管我過去跟你們有過甚麼約定,我學了大法我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認我師父,舊勢力的所有安排我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只走師父安排的路,誰干擾我學《轉法輪》我就徹底解體你們,無論你層次有多高。」就這樣,我學一會兒法,發一會兒正念。

我還有一個特壞的思想業力,經常干擾我,我一看《轉法輪》,它就在我腦子裏說《轉法輪》看了很多遍了,沒意思,別看了。一看第二講天目那一節就說:又不求天目看他幹甚麼。法中一講大法有多大、層次有多高,腦子裏就有一個聲音和法對著幹,說高甚麼高,一點也不高。很多時候我是能分清是思想業,有時主意識不強,就被帶動。有一次,我在學法時干擾特別大,我念的一句話根本就不是法上的話,邪黨歌曲在腦子裏唱,邪黨魁首的詩詞在腦子裏念,摁都摁不住,它非要說完唱完不可,完了它還笑。我滅掉它一層又一層。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業力大、悟性差,但是我知道一點,就是大法弟子不學法就甚麼都不是,我的一切來源於法,我今天一定要學法!」於是我為了不影響他人睡覺,我在樓道裏學法,並念出聲來。就這樣學到後半夜一點多,腿開始疼,後來麻,再後來沒有任何感覺了,整個人完全溶在法中了。

當我真正要學法的心堅定了,師父再也不允許邪惡對我干擾和迫害,頓時,狂風暴雨、電閃雷鳴,那大霹靂一個接一個的在我住的樓頂上、窗前爆炸,震耳欲聾,我激動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我趕快立掌消除邪魔。

近一段時間,同修們都在背書,我很著急也想背。背又記不住,又誤了通讀,弄的心裏很煩躁,急的在夢裏通讀《轉法輪》。我把修煉看的是很重要的。

因為走了太多的彎路,我不再盲目的崇拜和效仿,我理智的分析、認真的思考自己的狀態,我的工作是給人家當保姆,上午很忙,午飯後到下午沒事,我可以認真的學法發正念,買菜時可以講真相,勸三退,晚上下班後回家做資料,上下班捎帶發資料,或給同修送資料,每天很忙,又有條理。這樣我就不再執著背書了,每天我可以學一到三講《轉法輪》,背《洪吟》一至二首,每日必背,後期講法每日必讀,《精進要旨》每日必背二、三段。有很多怎麼去也去不掉的執著,在背這些經文的時候,自然就化掉了。有一次我和同修發生了矛盾,心裏彆扭,老是怨別人,師父就是往我腦子裏打「法能破一切執著」,我跟師父說:「師父啊,我聽您的話」。當我拿起書來,無意識的一翻,正好是對我的這件事說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流著眼淚對師父說:「弟子錯了,又被魔性控制了,被常人心帶動了。以後我更加重視學法了。」

在學法中我悟到:我們學法得法,還要敬法,如學法前洗手,書用白紙包皮,不亂放書(如放枕頭下面等),雙手捧書(開始時很累,堅持一段時間,你就會知道敬法有幾分,法就給你顯現幾分),端坐,散盤、單盤或雙盤。看書不吃東西等等。有一次我一口氣通讀了兩講《轉法輪》,感到整個人都溶在法中了,那種感受用人的語言無法表達。六點發正念時一下子就定在那了,能量場無比的洪大,背上、腿上、身上全都是放射的能量,打大蓮花手印時,烤的臉發燙,定了很長時間。

堅持學法也是修,學法也要有正念,學法也要能吃苦,這是我在這一年多的學法過程中最大的感受。首先要突破困,這是普遍存在的難題。七點下班,收拾完家務,好容易坐下來學法,睏魔來了,實在睏急了就坐著合一會兒眼,在不行困的抗不住時,我就叫著自己的名字問自己還修不修?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我悟到當睏魔、思想業、情魔、爛鬼和烏七八糟的想法、骯髒的念頭在我頭腦裏瘋狂時,我就對它們說:「你不是我的,我是神,我沒有這些東西,我不要你們。」尤其在學法時我會說:「師父,我選擇清醒,選擇學法,不選擇困、迷糊。」

以上所悟可能有不在法上的地方,不妥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