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CIPFG,徹查中共活摘器官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共喉舌《中國日報》海外版罕有的高調承認,中國用於移植的人體器官大部份來自於死刑犯。

中共摘取犯人器官,這在國際上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但如果僅僅認為中共此次是迫於國際壓力而承認實情,那就大大低估了中共的欺詐本性。恰恰相反,從中共的措詞與前後反覆中,人們不難看出,這種「承認」不過是中共的又一次欺騙。中共試圖通過避重就輕,轉移人們的視線,繼續掩蓋活體摘取大量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首先,中共沒有承認根據摘取器官的需要而殺人。很多西文媒體引用中共的說法,稱人體器官來源是「被處決了的犯人」(executed prisoners),這意味著器官是在犯人被處決之後才被摘取。這種做法受到了國際人權機構的譴責,但在中共的灌輸下,很多中國人對此反應冷淡。但事實上,中共幾年來的做法已經到了可以為「手術需要」而隨意殺人的地步。大量的調查線索表明,中共的醫生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經常是一個星期甚至幾天就可以為病患者找到匹配的器官。很多醫院一天可以做幾十台器官手術(見cipfg.org)。死刑犯的處決日期是不可能保證醫院的這種器官移植需要的。這意味著很多人其實是在根據需要而被屠殺。這種殘忍程度,遠遠超出了死刑犯被處死後的器官摘取,構成了一種蓄意殺人罪。這是任何人性未滅的人都不可能接受的,而中共恰恰掩蓋了這一點。

其次,中共只承認摘取死刑犯器官,而沒有承認從其它群體摘取。中國一年到底有多少死刑犯?即使是所有的死刑犯加起來,也無法實現中共目前的逆向配型,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幾個星期或幾天時間)找到匹配的器官。美國每年捐贈的器官大約一萬人,等待器官移植的時間通常也是好幾年。那麼,要把等待時間縮短幾十到上百倍以達到中共的水準,到底需要多大的活體器官庫?那些器官又從何而來?這是死刑犯器官來源所根本無法解釋的。

最重要的是,中共沒有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二零零六年3月,當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黑幕被曝光後,中共沉默了兩三個星期,最後矢口否認。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還稱:「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是蓄意捏造,欺騙輿論。」這一如中共官方聲稱BBC九月二十七日有關中國販賣人體器官現象盛行的報導是「假新聞」,儘管醫生在隱藏式攝影機面前毫不掩飾的承認實情。

那麼,現在中共為甚麼又突然高調承認從死刑犯中摘取器官呢?

很顯然,是因為中共的「斷然否認」太蒼白無力,太沒有說服力了。對一個公開的秘密進行否認,除了自打嘴巴、更加出醜外,已經沒有別的可能的結果了。同時,在加拿大兩位調查員公布了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調查結果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壓力越來越大。任何有善念的中國人都知道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錯的,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能被定作「犯人」。現在竟然有數量巨大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活屠殺,為的是摘取他們的器官牟取暴利,這一黑幕的被揭穿對中共的殺傷力太大了。兩害相權取其輕,中共寧願攬上不人道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討伐,也不敢讓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迫害的真相被捅破。這正是中共此次高調承認人體器官來源於死刑犯的意圖。

但中共無法解釋的是,據加拿大調查小組的調查報告指出,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中進行的有確定器官來源的器官移植有一萬八千五百個,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的六年中會產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數量,但實際上,在過去六年裏中國境內進行過六萬例器官移植手術。而且人們可以清楚看到,一九九九年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非常明顯的急速遞增。除了法輪功受迫害外,人們找不到任何其它合理的理由來解釋這種劇烈的飆升。而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巨大規模,殘酷程度,對法輪功學員的普遍驗血、詳細器官檢查,今年三月幾位證人的證詞,從不同側面顯示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存在。

因此,從中共的「承認」與不承認中,人們可以清楚看到中共試圖掩蓋更大罪惡的圖謀。

自從中共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暴露之後,中共假惺惺作出「邀請秀」,但對國際社會一次次的要求組成的獨立調查團前往中國大陸對勞教所、監獄、醫院等相關設施進行獨立、全面、不受限制的調查,中共卻一直拒絕發放簽證。

中共承認摘取「死刑犯」器官後,一些人權組織已經要求中共公布摘取器官詳情。但真正的真相,顯然需要直接在中國大陸境內進行獨立調查才可真正獲得。目前,澳洲、歐洲、亞洲和北美已經在組成「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澳大利亞調查團已經致信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要求前往中國境內進行調查。國際社會應該對此予以關注和聲援,促成調查團早日成行,早日讓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大白於天下,制止這種前所未有的罪惡行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8/143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