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縣大法弟子憶師尊傳法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有幸參加過幾期學習班,見到了師父。當時給我的印象是師父很隨和、很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而且衣著樸素,住宿吃飯都很簡單,就感覺師父很好。給別人也這樣講,別人問怎麼好?自己想一想具體的還不好說,但我就是感覺和一般人不一樣。

師父於92年到冠縣傳法,師父到達當天,被工作人員安排到縣招待所貴賓樓標準間。但師父只住了一天,就搬到了普通房間去了。師父到的頭三天是治病諮詢,10元錢一個諮詢證就可以看病,看病的諮詢證和辦班的入場證都是中國氣功協會的專章專證。氣功協會在賣掉的證裏按比例提成,治病期間如果本人說沒效果就可以退錢。我當時就見過一個人,調理後問他好沒好,本來好了他說沒好。工作人員直接就把錢退給他了。

在濟南第二期班期間,那幾天雨下的很大,但是我們去會場的時候就停,一上課就下。上完課基本也停了。那天下午雨後初晴,下課後我們有幾十個學員走的晚點,從側門出來看到天上由雲彩組成的三條龍,個個清晰如畫,有頭有尾,頭上有角有須還在動,眼珠還在轉呢!好像扭頭看了我們一眼,大約20分鐘漸漸隱去了。後來聽師父講法才知道,我們前人畫的另外空間的生命,都是藝術家看到的一些實景才畫出來的。要不怎會那麼像呢!

去參加廣州傳授班的時候,我們組織了兩輛客車,3千多里地,一輛車兩個司機輪流駕駛,就這樣出發了。一天過後,師父提前給我們開始淨化身體,個個腰酸腿疼,有吐的,噁心的,有拉肚子的,整整在車裏呆了三天三夜。到了廣州,這次講法班去的人特別多,有國外的、國內的,有香港的、也有新疆去的。大家在一起相處了十天,非常溶洽和諧,還有很多沒進場的,在外邊聽的。

這次講法班是我聽的最明白的一次。結束的當天,師父打了大手印,我當時哭了,強烈的感悟到了一層法理:我們從遙遠的地方來,迷失在這裏,找不著回家的路。看看身邊同修,基本上都是滿眼含淚。在我們回家的路上歡聲笑語,身心輕鬆,沒有一個身體難受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0/142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