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過色慾關的同修切磋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看了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在明慧網的交流文章,覺的同修越來越成熟,深感自己的差距越來越大,好像自己從來都沒學過法一樣,越來越覺得大法的內涵是無止盡的。看了很多同修關於向明慧網投稿的交流,覺得自己作為大法修煉的一員也應該寫文章與同修比學比修。

這裏我是想跟同修交流一下在過色慾關這一方面的體會,因為自己也曾經在這方面犯過很大過錯,自己深深的感到難以啟齒。但是,師父慈悲,沒有因為我這一個大大的過錯,而放棄我,而是一次一次點化我,讓我認清楚,那不是我的真念,那不是真正的我,要徹底的和「人」的思想決裂,和舊勢力決裂,是師父從骯髒的地獄把我從新拉上來。

我是一九九七年接觸大法的,那時聽我一個同學講她學校裏有一個女生學法輪功。因為她們是在學校食堂吃飯的,那天吃的粥,這個女同學的粥剛打出來就洒了,因為那粥很熱,洒在她手臂上肯定會燙傷的,可是那位女生甚麼事情都沒有。她跟我講了這件事,我根本不相信有那麼神奇。認為怎麼可能呢?不知過了多久,姐姐的同事就向姐姐介紹大法,姐姐就拉著我到她的同事家看師父的錄像。當時,也不是那麼認真,有的時候還認為師父講的法跟佛教的有點像,也沒有認真聽。後來,姐姐把書拿回來了。慢慢的就看書,越來越覺的書上講的有道理。但是學法不是很精進,煉功也不是很積極。但內心深處覺得我是離不開大法的。就這樣帶修不修的,走上了工作崗位。

轉眼到了七二零,鋪天蓋地的謊言充滿人間,在邪惡的瘋狂鎮壓下,自己一度沉淪,姐姐因為修煉大法失去了工作,領導找她談話禁止法輪功學員上北京上訪。因為學法少,當時根本沒有悟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堅定的維護大法。我只是消極的在家裏學法,煉功,抱著各種人的觀念,一邊學大法,一邊消極度日。二零零三年在工作中,我認識了一個做建築的人,他的家在外地,逐漸的和他熟悉了,於是就陷入到常人的情中,認為自己找到了感情寄託,這是我一生的選擇。天天圍著他轉,根本沒有時間看書。心離法越來越遠,自己也認為這種狀態不對,可是,每次都讓情絲纏著,慢慢就流於常人的形式,而且做了修煉人不能做的事情。事後,自己感覺沒臉見人。家裏人都是那種很保守的人,根本沒有想到我會做出這種未婚同居的事情,自己也像墜入了深淵。後來才知道,他是有家庭的,根本不會和我結婚,而且他還有其他的女人,但他對每個人都講他是單身,騙了不少人。了解到這個事實,覺的像晴天霹靂一樣。覺的我那樣真心對他,他怎麼還會騙我?

這時候我想起了大法,心裏想,為甚麼師父不提醒我呢?師父為甚麼不點化我呢?心裏還有些怨氣,這種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經過學法,師父在《轉法輪》裏說:「有人想了,為甚麼這麼多大覺者,這麼多高功夫師父不管呢?我們這個宇宙中還有一個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別人不願干涉。我們這裏教大家走正路,同時把法給你講透,叫你自己去悟的,學不學還是你自己的問題。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沒有人強迫你、逼著你修的,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走哪條路,你想要甚麼,你想得甚麼,誰也不會干涉你,只能勸善。」

後來,又在網上看了很多同修關於過色慾關的交流體會,深深的感到,師父並沒有拋棄我們這些犯了大戒的人,一次又一次給我們機會,讓我們悟道。這裏我想說的是,在這方面有大過錯的人,不要因為我們犯了錯誤,就一直徘徊在消極、悔恨當中,要不斷的學法,多學法,多看書,清除那些不屬於自己的後天觀念,那不是我們的真念。只要我們正念足,主意識強,全力排除這個色慾的低級的物質,偉大的師父就在幫我們清除它。我要把已經逝去的時間補上來,做好三件大事。雖然機會不多了,可是只要正法進程沒結束,我們還是有機會的。可是不能再浪費這個時間,機緣一過,我們就再難有機會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9/142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