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非常榮幸能在今天的法會上和大家分享一些正法修煉中的體會,感謝師父日夜呵護,把我造就成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得法前我是一位教師,後因身體不好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不久正法時期就開始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用心、用正念對待每一件事,幾年來,我親自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下面是我修煉中的一些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學好法,修好自己

師父一再強調學法的重要性,我時時記住師父的話,把學法與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從一開始得法,我就天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間斷。開始每天讀一講《轉法輪》,後來增加到每天讀三講。我因從小在比較單純的環境中長大,思想原本也比較清靜,所以我一學法就能進入比較好的狀態。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放鬆自己,我嚴肅排除在學法中的任何一個雜念,長此下來,我能在任何條件下定下來讀法、煉功,為我今天在繁忙中還保持良好的學法狀態打下了基礎。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證實法項目越來越多,在擺放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關係中,我盡可能的多承擔些證實法的工作,然後在忙碌中我找時間學好法,煉好功。在這過程中我認真審視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像師父要求的一樣時時修心性,時時提醒自己不能流於形式。

有一段時間,證實法項目多,我放鬆了煉功。一段時間之後我感到體力下降,發正念的效果也不大。我意識到是我煉功沒跟上,我發出一念,一定要擠時間煉功,不放縱自己的惰性,不給自己用人的觀念找任何藉口。師父說煉功是最好的休息。我想我可以從睡眠中擠時間。現在我每天早晨四時半起床,煉一小時靜功後去派日報,利用坐車和等報紙的時間抓緊學法。近一段時間,我星期一至星期六協調新加坡領館前的請願,在那裏,我們每半小時發一次正念,我就利用兩個發正念之間的空檔煉動功,這樣一天下來,五套功法也煉了。每到週六、日及公眾假期,我儘量爭取到中聯辦煉功。功煉好了,正念發好了,學起法來效率也高。幾年來,我堅持參加每週兩次的集體學法。我的經驗是當我的念一正,用本性的一面去認識的時候,師父就給鋪好了一條路:沒有的能力師父給了,沒有的條件師父給創造了,原本路上的障礙師父給清除了,該做的事情奇蹟般的做好了。

我在此舉兩個例子。幾年前,我第一次去紐約開法會,我住的地方離中領館很近,我堅定了一念,每天早晨要到那裏煉功,我約了同修一同去。可是繁忙的一天下來,第二天早晨同修不想去了,我四點半起床,自己去了。那裏是冬天,我從未到北方住過,寒冷又是我面對的一關。我知道我要放下冷熱的觀念,因為白天忙,等大家回到住處輪流洗澡,等一切安排妥當,已經是深夜了。但我一定要靜心學法後才去休息,第二天一早照常四點半起床去領館。有時外面還下著小雨,但我心中有法,有師父,這些困難都蒼白無力,形不成阻礙。就這樣,我到紐約的兩週期間,天天都到領館前去煉功。那次在紐約,我有機會三次見到師父,還在山上與師父握了手。我深深感到師父在日夜呵護著我們,給了我們一切!

我原本是一個弱女子,以前在舒適安寧的常人生活中沒有甚麼宏大的志向,也沒有甚麼特殊的技能。但在證實法中,只要我動了正念,師父賦予了我一切能力及一個嶄新生命。下面是我第二個例子。

香港每天接待大量的遊客,一批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點在我們這裏形成。香港半山的真相點遊客非常多,但學員人手不夠,起初我想我去不了。首先我不會講普通話;其次,我每天一清早出來,我又家住九龍,晚上回家太晚,家人能接受嗎?再者,我自己已經做了不少證實法的事,晚上再去講真相,我能吃的消嗎?

都是人的思想,都是為私為我的念頭,而師父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整個修煉過程就是一個放棄執著心的過程。意識到這一點,我決定每週去半山兩至三次講真相,幾年來我一直堅持下來。我講不好普通話,我就派九評給遊客看,我就多坐下來發正念,我發現正念發出的物質能彌補語言的不足,在另外的空間我可以與他們溝通,可以幫他們清理。很多遊客從我手中接去資料。家人不但沒有反對我,反而支持我,理解我。我先生都感慨的說:法輪功把你這麼一個弱女子變成了一個堅強的人。一開始回家後,我感到筋疲力盡,現在我沒有勞累感,覺的一切那麼得心應手。

2.多發正念,用神的一面助師正法

我參加的第一個證實法項目是在中聯辦前抗議。在那裏我們密集發正念,且發的時間較長,漸漸的我養成了多發正念的好習慣。大法在我們的正念中在常人這裏不斷顯神威。

《大紀元日報》發行後,我到了金鐘一帶發日報。當初有些觀念認為這一地區不好派。舊勢力及共產邪靈懼怕主流社會的眾生了解真相,千方百計的阻撓大法弟子,給我們造成一些假相,好讓香港主要金融區見不到我們的報紙。同時邪惡也抑制常人,讓他們麻木。在我們派日報的旁邊,也增加了兩份免費報紙派發,給我們救度眾生造成障礙。這正是要我們用正念去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我每天站在那個天橋上,都是一個清理邪惡、救度眾生的新開端,那兩個小時是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兩個小時,我從不敢懈怠。

早晨六點多接了日報後,上班的人流還沒到,我就利用這個空檔的時間掛展板,目地是讓不接報紙的人有機會通過看展板了解真相。我在天橋上掛出的展板,從大法洪傳到邪惡迫害,從介紹《九評》到退黨。八點鐘左右,行人開始多了,我一邊派一邊真誠的向每一個從我身邊經過的眾生道早安,並喊出「大紀元」三個字。師父告訴我們任何東西存在都必須有一個場,而我們做任何事都是有能量的,喊出「大紀元」三個字也是在為大紀元布場,讓眾生都知道這份報紙,喜歡這份報紙,閱讀這份報紙。經過近兩年的派發,很多上班族都成了《大紀元》的忠實讀者。就連不講中文的西人都被大法慈悲的場感化。有一位西人兩次送給我金沙巧克力,鼓勵我堅持下去。我還在這裏遇見幾位曾參與中聯辦阻街誣告案的律師,包括控方與辯方的律師,我都在此天橋中給了他們《九評》和大法資料。有一位律師還告訴我,他被大法弟子的精神感動,親自去維多利亞公園派發人權單張。

警察也成了我們的好朋友。一天早晨,兩位年輕警察走上天橋跟我打招呼,並告訴我他們將被調到其它地區當值。「雲姐,再也不能每天早晨見到你了。」我知道大法慈悲的場感化了他們,是他們生命明白的一面對大法的感激。我給了他們帶在身邊的大法真相資料,他們很小心的收好並說謝謝後離去。

不久前,我在街上巧遇我一個多年未見的老師,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說:我在報紙、電視台上看到法輪功的活動裏面經常見到你,你一身正氣,文天祥說「天地有正氣」,你就有這種正氣,我支持你們,你要繼續做好。我聽完後,提醒自己不要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3.突破人的觀念與束縛,向泰國領事館講真相取得的成效

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一批泰國大法弟子因抗議中共惡警強暴中國女大法弟子的獸行而在泰國的中領館前和平抗議,泰國警方由於受到中共的壓力,抓捕了八名大法弟子,於是海外各地大法弟子紛紛展開了向當地泰國領事館抗議、講真相,要求泰國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香港大法弟子也去泰國領事館遞信,但初時遭到泰方的拒絕。

當我得知此事後,便決定在我派日報的天橋上(也是泰領事館對面)打出了一條橫幅:「泰國勿做中共幫兇,停止迫害法輪功」。橫幅掛了兩天後,泰領事館的秘書出來問我為甚麼要打此橫幅,並要求第二天約見我。我頓時悟到是師父安排我去跟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於是同修們連夜幫我準備了英文《九評》及真相資料光碟。

第二天我與兩位同修交流,發完正念後去到泰領事館裏見到了這位秘書。在與她的講話中,她一開始反覆強調她們的職責就是只受理泰國人的訴求,外國人的訴求是不會理的。而且還稱泰國警方拘捕有難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是合法的。這時一位同修很平靜的對她說:「聯合國在泰國設有難民營,從人道這個角度來講,任何人、任何政府都不能容忍中共惡警的這種流氓獸行。這種嚴重踐踏人權的暴行,任何有正義良知的人和政府都應該出來說句公道話,制止這種罪惡的發生。比如南亞海嘯的災難發生後,許多國家都主動援助,送給了很多的食品和衣物去慰問異國的災民百姓,而受災的國家就包括泰國,這些援助難民的國家並沒有因為災難沒有發生在自己本國人民身上就置之不理,相反,而是出於人類最珍貴的道義良知去關心援助異國災民。而住在泰國的法輪功學員又何嘗不是更加需要關心和幫助的呢?所以泰國政府不應該受到中共的謊言所欺騙而做出一些違背本國良心的事,更不能推卸責任稱此事與你們無關。」

由於這位同修慈悲的正念深深感動了領館秘書,她眼中含著淚花感動的接收了我們帶去的所有資料,並真誠的問我們需要她怎麼做。我們說:「請將資料交給領事、總領事看,請泰國政府立即釋放泰國的大法弟子。」她立即用堅定的語氣說:「我一定做,我會將資料寄回泰國的上級部門。」她並將傳真號碼、領事的電話都給了我們。通過這次講真相,我們悟到:在給常人講真相時,不能跟著常人的觀念與思路走。正如師父說:「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得流淚。」(《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

4.在新加坡駐港領事館的和平抗議經歷

在幾個月前,迫害大法弟子的頭子李嵐清去新加坡時,新加坡的同修因去中領館揭露與呼籲制止邪惡頭子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而被親中共的新加坡政府無理起訴。一時間海外各國的大法弟子立即展開了向當地的新加坡領事館抗議,要求新加坡政府撤銷對大法弟子的無理起訴,不要助紂為虐。在香港,我主動與同修協調去新加坡領事館抗議的活動。我們打出:「新加坡勿做中共幫兇,停止迫害法輪功」等橫幅,並擺出了一些圖片給世人看。我當時有一念:我們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要做到新加坡政府對大法弟子撤訴為止。我告訴自己要發正念解體操控惡人行惡的邪靈爛鬼,清除在另外空間裏的一切邪惡。師父領我們走的是一條最正的路,在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七年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應該修出一顆熔化鋼鐵般的慈悲心來。我相信我們的抗議能喚醒新加坡政府和人民的正義良知,從而不再受中共的金錢利益所誘惑和利用,因此而毀了自己民族的未來。

今年去新加坡領館發正念的效果比去年好的多,因為大家都很重視大法弟子被無理起訴的事,所以參與的人數也越來越多,大家整體配合的也非常好,加上持續性的發正念,使得這個場非常的祥和慈悲,感覺到能量場也很強,也吸引了很多過往車輛裏的人觀看我們的橫幅、展板。

記得有一次我們在新加坡領事館發正念時,突然刮起了一陣強烈大風,瞬間就把我們綁好的一條寫著:「法辦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的橫幅的四根鋁棍吹斷了,我悟到這明顯的是干擾。同修把已吹斷的四根鋁棍丟進了垃圾桶裏,並囑咐另一同修明天要另帶四根鋁棍來填補已吹斷的鋁棍。第二天,當大家很快就把五個大橫幅綁好之後,正準備一起發正念時,一位同修才突然發現原來他帶來的四根鋁棍根本就沒有用到,還原封不動的擺在地上,但缺少四根鋁棍的橫幅原本是不可能在沒有鋁棍的情況下還可以綁在鐵欄杆上的,但大法的超常這時就展現在我們的眼前了。我們的橫幅居然可以如常的綁在鐵欄杆上,大家都紛紛議論著說:真是奇蹟啊!居然多了四根鋁棍出來。我當時也感動的淚流滿面,我深刻體會到〈師徒恩〉中:「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的內涵,明白是師父在鼓勵大法弟子更加勇猛精進。

5.用正念否定舊勢力對身體的迫害

有一天,我們在新加坡領事館前抗議,由於我們是在發正念之前,背誦三遍《論語》後才整點發正念的,這時還差三分鐘就到點發正念了。一位同修說:還差三分鐘,我們坐下來發正念吧。我當時對這位同修的態度不善,又不理會她的感受,堅持己見,一定要堅持把《論語》背完後才發正念,心裏還發出不好的念,嫌這位同修干擾到整個場,因此導致我們之間產生了矛盾。事後,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裏還有一點憤憤不平,還在向外去找,不向內找自己、修自己。但就在此時,我修成的一面讓我想起了師父在《精進要旨》的經文〈清醒〉中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

想到師父的這段法後,我頓感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當晚半夜,我在朦朧中調鬧鐘時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當時右手臂立即不能動彈。第二天根本煉不了功,發正念和派報紙還勉強可以,但都很疼痛。連學法都思想不集中,學不入腦,狀態甚差。過了一星期後,我感到自己狀態不妥,被邪惡鑽了空子,使我處於不精進的狀態已經一個星期了。我認識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應該承認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於是我在煉功時心中產生一念:一定要否定舊勢力對我身體的迫害,不要承認它,也不要認為是自己的業力,因為它已經干擾到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了,所以是決不能承認它的。當我發出這一念的時候,煉功時的巨痛似乎在慢慢消減,這時,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把功煉完,一定要衝破重重干擾,決不要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很快,我的狀態又恢復正常了。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