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法學員劉麗華遭迫害經歷


【明慧網2005年9月21日】河北省大法學員劉麗華幾年來連續遭受邪惡之徒的綁架、關押、強制洗腦、酷刑折磨,在獄中不斷絕食反迫害,曾被整天插管灌食折磨。劉麗華於2005年8月15日正念闖出魔窟。以下是劉麗華遭受迫害的經歷。

劉麗華是河北省唐山市豐南區胥各莊鎮人,今年32歲,因父親去世早,三個哥哥又遠在外地,劉麗華和母親相依為命的生活在一起。她母親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劉麗華於99年4月開始學大法。

2000年10月4日,劉麗華和母親一起去北京上訪,向政府講清法輪功真象,10月5日母女雙雙被遣送到唐山市豐南區看守所。

在豐南區看守所的那段日子裏,大批的惡警和打手對大法學員進行了流氓式的、毫無人性的瘋狂強制洗腦,強制每名學員看誹謗大法的報紙和錄像,然後是各種各樣的體罰。

當時惡警對劉麗華進行了所謂突破性的強制「轉化」。2001年6、7月份,從豐南區職校調來一叫李安的體育教師,每天強迫劉麗華在操場跑圈,在38度-39度的高溫下曝曬,曬暈了等醒過來就繼續曬,強迫站軍姿、蹲著,不許擦汗、不許腿打彎,一個腳尖沾地(叫軍蹲),天天如此,持續了一個多月。

一天下雨,劉麗華被強迫站在操場上,豐南區武裝部的徐民拿著一張紙和一個豆粒,往劉麗華兩大腿根中間塞,讓她夾著,不許掉,惡人李安拿足球砸劉麗華的胸部,劉麗華的母親正在被強迫的蹲著,看見流氓們侮辱女兒,就坐在地上不蹲著了,結果被惡人李安帶到毆打室用警棍瘋狂痛打,老母親被打得躺在雨水中抽搐著,腰部往下被打得像穿了黑褲衩一樣,兩個多月不能起床。

打手們天天問劉麗華還煉不煉法輪功,只要說煉,就被帶到一個專門的監室毆打,劉麗華的臉被打的紅腫、嘴裏吐血、潰瘍,頭又痛又麻,腰部以下長期被警棍打的黑紫色,頭髮也被揪的一把一把的掉。

他們把年齡大點的女大法學員關在一個屋裏,三伏天關上所有的窗戶,掐斷電風扇的電源,不讓屋裏透一點風,一關就是幾個星期,致使有的大法學員脫水、休克、有的昏迷不醒……絕食的大法學員身體虛弱到極點,站不起來,爬著走,惡人李安還在後面跟著踢。

2001年7月19日,一批拒絕「轉化」的大法學員被轉到了拘留所,每天被逼看錄像、扭秧歌,劉麗華不配合他們的活動,被李安拽著腿從監室一直拖到操場扔在地上,後背衣服全部被劃破,後背全是血道子。

劉麗華開始絕食抗議迫害,一個月之後,一個所謂北京「轉化」團又開始迫害大法學員,七天七夜不許劉麗華睡覺,逼她抱著頭在牆根蹲著或罰站,劉麗華困的栽倒在地上都沒有知覺,腿和腳腫得嚇人,惡人找來寫好的「轉化」書,幾個人攥著她的手摁手印。

在高壓的迫害下,劉麗華違心「轉化」,於2001年11月13日回家。2002年2月22日,豐南洗腦學校把劉麗華叫去,說她沒「轉化」好,還要繼續「轉化」。劉麗華聲明以前的保證書作廢,惡人就又把劉麗華關到豐南看守所, 5月2日她轉到唐山一所。

有一天,惡警叫劉麗華念誹謗大法的話,劉麗華不念,惡警罰她站了三天三夜。接著豐南610又把她關到洗腦學校,又逼她站了三天三夜。洗腦學校的惡人馬玉斌威脅劉麗華說:「我們現在想把你房子賣了,然後送你勞教三年,每年6000元的生活費,剩下的錢送你媽到老年公寓。劉麗華,等你出來後叫你甚麼也沒有了,你會為你所堅持的真理付出你後半生的代價。」邪惡一看劉麗華真的不轉化,又把她弄回唐山第一看守所。

劉麗華於2003年6月24日正念回家,可是同年7月10日,派出所又強行把她綁架到唐山第一看守所,後於2003年8月8日非法判她勞教兩年,關到河北省唐山市第一勞教所。

勞教所教育處處長柯繼斌特別邪惡,主要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副所長阮大國揚言:法輪功學員解教只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到期解教,一種是躺著出去。

剛到勞教所時,惡警五天五夜不讓劉麗華睡一點覺,以後每天到夜裏一兩點鐘才讓睡覺,這樣持續了一個多月。在開平勞教所,拒絕「轉化」的大法學員都被單獨關一個房間,完全生活在隔離空間,一舉一動都有監控人員向隊長隨時報告。

劉麗華和滄州大法學員程桂君,衡水大法學員杜紅彩開始絕食抗議。第三天,程桂君開始脫水,身體非常虛弱,連走路都得蹲著走,下午進來一群惡警,要給程桂君灌食。惡警嚴紅莉(現任女隊副大隊長)踢程桂君兩腳,要她下床。劉麗華和杜紅彩站起來說:「不許打人,不許迫害大法學員!」閆紅利一手拎她倆一個,其他人把程桂君架走,程桂君在外面痛苦的呻吟,等到程桂君被架回來,已是臉色蒼白,渾身上下都是灌食的髒物,惡警把人扔到床上就走了。

絕食第五天,惡警劉曉華(現任女隊大隊長)帶一群惡警,把劉麗華按倒在椅子上,綁手綁腳,膠布封嘴,然後劈頭蓋臉的對她暴打,接著開始 下胃管,霎時劉麗華感覺眼睛往外冒、心發慌、臉鐵青,窒息的透不了一點氣,惡警們看她不行了,才把嘴上的膠布鬆開。

兩天後,惡警不讓劉麗華睡覺,寒冬臘月扒去她的衣服,綁在椅子上,然後打開所有的門窗凍著她,不讓去廁所,每天兩次灌食迫害。一值班的普教人員可憐她,拿個盆偷著給她接尿,擦擦鼻涕,結果被惡警賈風梅發現,給這個普教人員加了勞教期。有的值班普教凍感冒了,惡警賈風梅說:「你們只能怪劉麗華,沒有她你們就不會被凍感冒了。」她並且不許劉麗華閉眼,一閉眼就打醒她,劉麗華被綁在椅子上六天五夜,放下來時,胳膊、腿腫得走路都困難。

2004年2月初,劉麗華和程桂君、趙玉環又開始絕食抗議,每天被男犯人給灌食,醫生有時在旁邊看著,有個年齡大的男犯人手不停的哆嗦,藥管都打碎了兩個,急出了一身汗,說不想幹了,惡警卻說:「沒事,練練就會了。」可是在錄像時,他們就換成惡警醫生親自操作。

一次,惡警醫生身穿白大褂、戴著大口罩和帽子,女惡警也身穿警服,原來是要給絕食的大法學員灌食錄像,劉麗華不配合,高喊:「法輪大法好!」結果被惡警綁在椅子上,用擦地的墩布堵住嘴,惡警王燕華(法輪功女隊中隊長)和另一名惡警梁小慧(法輪功女隊小隊長)按著她灌食,臨走時,惡警王燕華還惡狠狠的說:「別給她解開,別讓她上廁所。」惡警把絕食的趙玉環藏到洗澡間,綁在椅子上,蒙上她的眼睛,用膠布封住她的嘴,然後指使女犯人打她,還答應給女犯人減勞教期。

2005年7月9日,劉麗華被解教,她從早上等待媽媽來接,直到下午才讓走,誰知大門一開,眼前出現的卻是豐南610、城區辦、居委會和三輛車,十幾個惡人把劉麗華拉到車上,押到唐山洗腦學校。在洗腦學校這段時間,劉麗華先後兩次絕食抗議,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於2005年8月15日正念回家。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1/110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