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份:429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證實


【明慧網2005年6月4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2005年5月,429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證實。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與江××相互利用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至今已有2447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並已在明慧網上公布。

429例被迫害致死案例中,有88例發生在2005年的1至5月,其中22例發生在剛剛過去的5月份。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有251位,佔59%。5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有286位,佔67%。

遇害者中年齡最小的是二位年僅14歲的孩子──黑龍江省雙城市第八中學一年級女學生王文蘭,於2003年9月12日被迫害致死;遼寧丹東市福春小學學生唐詩雨,男,於2003年5月25日被迫害致死。

429宗迫害致死案例遍布全國26個省、市、自治區。遼寧省64人;黑龍江省62人;吉林省59人;河北省56人;山東省42人;湖北省20人;河南省19人;四川省17人;湖南省13人;江西省、內蒙古、北京市各10人;廣東省9人;重慶市8人;安徽省7人;貴州省5人;甘肅省 4人;天津市3人;江蘇省、浙江省、陝西省各2人;廣西省、福建省、山西省、雲南省、新疆自治區各1人。

從這些大量被迫害致死案例曝光中可見,自99年7.20至今,中共和江××從來也沒有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性迫害。同時,由於法輪功學員六年來不屈不撓的講真象,以最和平理性的方式反迫害,使越來越多的人們知道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海外最大中文媒體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的推出,並在中國大陸廣泛流傳,使中國人民看清了中共幾十年來,一貫欺壓殘殺中國人民的真實面目;人們的良知、正義被喚醒,紛紛起來抵制這場迫害,幫助揭露和證實這場被中共掩蓋的史無前例的陰毒的迫害。

* 大慶市女教師楊玉華被野蠻灌食 死後雙目圓睜

高精度圖片
楊玉華一家人
高精度圖片
楊玉華

楊玉華,女,50歲,黑龍江省大慶市第六中學教師,1995年開始煉法輪功,嚴重的糖尿病不治自癒,瘦弱的身體健壯了。大法遭迫害後,因親身受益於法輪功,楊玉華頂著各種壓力,一直利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

2005年4月16日半夜12點,大慶鐵人分局5、6個警察突然闖入楊玉華家中,將她從被窩裏拉出強行綁架。並將大法書籍、電腦等物品抄走。楊玉華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市看守所,坐酷刑鐵椅子7天。



楊玉華曾被強迫坐「鐵椅子」。「鐵椅子」實際是用鐵管子焊製。受害者被綁在鐵椅上,雙手雙腳被長時間綁在椅子上不能動。

在這期間被看守所在押犯人毆打。楊玉華以絕食抗議迫害,絕食第6天被野蠻灌食。楊玉華遭身心摧殘,時常聽到她喊「警察打人了」和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5月1日,楊玉華被轉到406監室,人開始神志不清,並開始尿血。5月2日,楊玉華又被抬出去灌食,回來時已經不能說話,所長來了說:「看看有沒有氣,還活著嗎?」監室裏的人告訴所長:「尿血了。」所長說:「尿血?尿心我們也不管!活該!」

5月3日至8日,楊玉華被連續灌食,其間咬斷了三根灌食管。灌食者竟揚言用鐵管灌。至5月9日上午10時,楊玉華已奄奄一息,警察開始給她注射藥物,但注射不進去,全注射到了皮下,胳膊鼓得老高。9日中午,楊玉華在微弱而痛苦的呻吟中圓睜著雙眼,張著嘴永遠的走了。

報導說,看守所為了掩蓋真象把她送醫院「搶救」。當天全大慶市公檢法緊急開會強令任何人不許給辯護。市看守所彭管教找405號的犯人張慶芝,張維霞合夥做假證。待所有的造假都部署好之後才於10日通知楊玉華家人。

當看到楊玉華遺體骨瘦如柴,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頭髮上滿是粘狀物,雙眼圓睜、眼窩深陷、嘴呈高喊狀,表情極其痛苦義憤。親人悲痛欲絕。其妹妹給她用手抹也不閤眼。妹妹悲痛的說「姐姐我知道你冤,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要給你伸冤」,這時她的雙眼就慢慢閉上了。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

楊玉華的家人等待有關部門遺體化驗的結果,欲為親人申冤,但警方拒絕將遺體交付家人。親友來家中探視被便衣攔截盤查。楊玉華家人的電話被監控,家人在電話中向友人傾訴悲傷,隨後友人便接到上級的恐嚇電話:法輪功的事你少參與。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0日以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2447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黑龍江佔305人,居全國第二,而大慶就有50人,居黑龍江全省第二。

* 四川女子李惠被虐殺 毀屍滅跡成警察的例行公事

李惠,女,42歲,四川省內江市威遠縣龍會鎮楊柳人。因家庭經濟困難,李惠常年在外省打工掙錢養家糊口。2005年4月29日李惠趕回家中看望病中的母親。當天下午,她拿出在回鄉途中得到的一張光盤放給父母看,才知道是法輪功的教功光盤。李惠隨著學煉起五套功法來,煉完後覺得全身輕鬆,舒服極了。於是對父親說:「這樣的功法,我也要煉,要看大法書,要做師父的弟子。」她還給遠方打工的好友準備了一本《轉法輪》。

5月4日李惠返回外省的途中,被成都火車站查出她帶的《轉法輪》一書、一張師父的小掛相和兩盤煉功帶,當天就被惡警劫持回威遠縣龍會鎮派出所,遭到酷刑折磨。

之後,李惠父母家突然遭高石鎮派出所惡警非法抄家,父親李映茂也被抓到高石鎮派出所,從審訊的對話中李映茂得知女兒已被迫害致死。

據悉,龍會鎮派出所惡警於5月5日將李惠虐殺後,兩惡警遂化裝成便衣,用一輛貨車將李惠的遺體拉到離其父李映茂家二十里地的黃山橋的馬路邊,選了一個因鐵管漏水而成的水深不到五寸且長滿雜草的小水溝,將李惠遺體的頭部用力按進小水溝內,再把李惠的衣服從背部拉上來蓋著頭部,讓上面水管細小的漏水淋著李惠赤裸的背部,偽造淹死現場。

然後,巡警通知火葬場拉回李惠遺體並拍照,在無任何親人知曉的情況下,讓法醫開刀檢查,做出不是他殺而是自己淹死的偽證。

5月8號,李惠死後三天,高石鎮派出所才通知李惠家人到火葬場,派出所惡警劉仁品拿出李惠的照片叫李惠的父親辨認,李說是自己的女兒。法醫說:「你的女兒不是他殺,是意外死亡,我們已剖腹,沒有甚麼東西,可能她頭部有問題,要剖開檢查才知道。」李惠的父親說:「你們剖我女兒的腹,為甚麼不通知我們到場,既然人都死了,還剖甚麼頭部呢。」李惠的親人們都不忍心讓法醫再破壞李惠的遺體。惡警強行向李惠家人勒索了解剖費、火化費共計1730元後,才讓家人領回骨灰盒安葬。

* 一句真話 一個生命 遼寧中學教師王文舉被迫害致死

王文舉,男,38歲,遼寧省岫岩縣湯溝中學的一位英語教師。2003年,王文舉的妻子患糖尿病四處求醫,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經一位中醫大夫指點說:此病只有煉法輪功才能好。為了妻子的病能治好,2004年他和妻子一起走上了修煉的路。修煉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2004年10月中旬的一天,在給學生上自習課時,王文舉以自己妻子的病為例,講了大法的神奇和大法的真象,講著講著,他激動的流下淚來,情不自禁的喊出「法輪大法好」,結果被學生家長舉報,10月26日上午被湯溝派出所和縣公安局綁架送岫岩看守所。

據曾與王文舉同一監室的人說:王文舉處處關心他人,對大法非常堅定,逢人就講大法真象。同號的犯人都替他鳴不平。有兩名犯人知道真象後和王文舉一起煉功。王文舉經常喊法輪大法好。惡警用粘布封他的嘴,給他戴腳鐐手銬,企圖阻止他。王文舉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遭到惡警百般摧殘,多次被野蠻灌食,上掛扣(就是戴上手銬掛在高處,長時間不能蹲不能站。)

王文舉在岫岩看守所四個多月,身體被迫害得非常虛弱。警方不但不放人,還乘王家人救人心切,多次勒索錢財。法院心懷鬼胎,不敢公開審理,秘密非法判王文舉3年徒刑。

2005年3月末,王文舉被送到瀋陽監獄,後來又被轉送到撫順市南花園監獄繼續迫害,在獄中慘遭惡警毒打,2005年4月25日生命垂危時被送往撫順醫院,27日含冤去世。

* 兩個14歲孩子在迫害中悲慘離世

* 王文蘭,女 ,14歲,黑龍江省雙城市第八中學一年級學生。曾於2000年7月19日隨媽媽和小姐姐去北京上訪,遭惡警抓捕。在駐京雙城辦事處被非法監禁7天後,被帶回本地,遭到610人員的非法審訊和威逼,並被勒索罰款700元。有一天王文蘭正在上課,雙城市東風派出所惡警去學校騷擾當時才10歲的她,使她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於2003年9月12日含冤離世。

* 唐詩雨,男,14歲,遼寧丹東市福春小學學生。唐詩雨從小患有心臟病,1995年,醫院診斷後稱他只能活半年。1996年他隨爸爸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煉功學法他的病一天天好起來,也能上學了,並且學習成績非常好。

99年7月在法輪功遭到迫害後,唐詩雨和爸爸媽媽一起去大連上訪,被非法關押半天一夜。唐詩雨的媽媽在學校上班時被丹東公安一處綁架,一段時間後劫持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2年。唐詩雨的爸爸唐義青是丹東市振興區福村學校校辦工廠職工,1999年7月22日進京上訪,被福村派出所綁架並遭毒打,幾次被非法關押。2003年7月13日,丹東公安一處給唐義青打電話謊稱修電視,將其從家中騙出,一直下落不明。後來經家人多方查找,才知道被惡警騙出後綁架,未經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刑4年,關押在瀋陽東陵監獄迫害。

由於爸爸媽媽多次被綁架、非法判刑,多次被非法抄家,使唐詩雨精神上承受著巨大的打擊和痛苦,導致他心臟病復發,於2003年5月25日含冤離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中共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4/五月份-429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證實-103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