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對法輪功心存疑慮的朋友們


【明慧網2005年6月13日】近日在網上看到某些關心中國的民主和法治的朋友對法輪功的疑慮。這些朋友都反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在此深表謝意。本文只想就某些朋友的疑慮簡單的談談我個人的想法,與各位探討。

1)以台灣法輪功為例

台灣和中國大陸同屬中華文化,目前已步入民主社會,在台灣有大量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和社會的互動是非常和諧的。他們曾經向中小學教師介紹法輪功,也曾到監獄向服刑人員介紹法輪功,在各大學也有自己的團體。法輪功修煉團體和政府沒有發生過任何衝突,和其他政治和宗教團體也沒有發生任何衝突,和媒體也沒有任何衝突,和當地的法律也沒有任何衝突。

台灣的法輪功修煉者中有引車賣漿的勞工階層,也不乏商人、專業人士和教授等有影響力的人,但法輪功團體從來沒有介入台灣的政黨政治。在大選期間,修煉者個人有自己的選擇,但是法輪功團體從來沒有偏藍或偏綠。對於統獨問題,法輪功團體也完全沒有介入。

有理由相信,在將來步入民主社會的中國,法輪功的存在情況應該和目前法輪功在台灣的存在情況相似,和社會、政權、以及其他團體良性互動,互不干涉。

2)尊重法治

法輪功在台灣、歐美、澳洲等法治社會,從來都尊重當地國的法治,和當地國的警察互相尊重,可以說法輪功團體在民主社會是絕對尊重法治的。這是因為在法治社會,公民都有充份的信仰、言論和集會的權利,法輪功學員可以參與創辦媒體,可以合法的集會、遊行。如果政府高官限制他們的權利,他們可以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權利,如近期澳洲法輪功修煉者把外長唐納告上法庭就是一例。如果他們認為受到媒體誹謗,也可以控告媒體。

可是大陸並不是法治社會,民眾被剝奪了信仰、言論、集會的權利。當法輪功被官方媒體攻擊的時候,他們沒有任何發聲的渠道,更不要說創辦自己的媒體,控告官方媒體也不可能得到公平的對待。他們只能集體以和平方式到官方媒體去澄清事實,以維護自己的名譽和尊嚴。99年迫害發生後,他們因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被酷刑折磨、被血腥虐殺、被誹謗誣陷,他們不得不地下集會,不得不通過散發傳單等方式揭露迫害、澄清事實。這些都不是不尊重法治。

真正不尊重法治的是貪污腐敗、殘民以逞的中共當權者。中共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還制定一些非法之法迫害民眾,他們對法律的蔑視和玩弄與納粹無異。在這種本來就沒有法治的情況下,我們無法責備民眾不尊重法治。

3)對李洪志先生的尊敬

法輪功修煉者都很尊敬李洪志先生,但是這和專制毫無關係。法輪功沒有強迫任何人崇拜李先生,沒有強迫任何人修煉法輪功。其他人可以敬仰天主教宗、可以崇拜耶穌基督、可以崇拜釋迦牟尼。李先生沒有用任何強制的手段約束任何人。法輪功修煉者遍布各階層,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社會交往和本職工作,自由的獲取各種信息,不受任何人身和利益的約束,來去自便。也就是說,即使在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中,也沒有任何強制手段。

在民主社會,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信仰和自己所崇敬的精神導師。但是在大陸,中共當權者強迫在校學生學習馬列,把法輪功學員綁架進洗腦班進行熬鷹式的洗腦,這才是專制。

宗教一詞有多種涵義。法輪功不認為自己是宗教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歷史上很多宗教走入政教合一,法輪功認為這種做法是錯誤的。

4)媒體的傾向性

大紀元等媒體的員工很多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對文章有自己的取捨,這和專制也毫無關係。法輪功沒有禁止任何人辦媒體,也沒有禁止任何人在其它媒體發表自己的言論。任何媒體都有自己的傾向性,美國媒體中,福克斯電視台偏右,而洛杉磯時報偏左,他們的取捨標準也不同,但是在民主社會裏,他們可以同時存在。

在民主社會裏,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喉舌,可是在中國大陸,只有中共壟斷了所有的媒體做為自己的喉舌,這才是專制。

在很多海外中文媒體都受到中共影響甚至操縱的情況下,有大紀元這樣不屈服中共壓力的媒體是中華之幸。我相信大紀元的編輯們對所有崇尚民主和自由的知識份子都是尊重的,大紀元和各位君子不妨求同存異,造福於中國社會。

5)評價中共和退出中共

中共在大陸的血腥統治造成數千萬無辜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民眾有權對中共進行評價和譴責。退出中共是不與罪惡為伍,是不合作的表態,而且退出者可以用化名,也沒有被迫害之虞。《九評》和退黨沒有呼喚流血暴力,沒有對中共黨員喊打喊殺,沒有仇恨和報復。《九評》和退黨是對中共的譴責和不合作,是幫助普通的黨員了解中共的罪惡,不與中共合作。這對中國應該是件好事。

中共目前還在殘殺百姓、貪污盜竊,中共從來沒有與任何民間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過談判,只有關押、判刑、摧殘、虐殺。與中共妥協是無法進行的,就如同猶太人無法和納粹妥協一樣。

6)和平抗暴的健康力量

法輪功修煉者以血肉之軀不屈不撓的反對這場血腥迫害,這種對自己權利和尊嚴的維護不同於中國人幾千年來的順民模式。在此過程中他們沒有使用任何暴力,也沒有被仇恨所驅使,這種和平理性的抗暴不同於揭竿而起的暴力反抗模式。

法輪功不是民運團體或政治團體,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圍繞「反對迫害,講清真象」這一主題,他們認為明白真象的世人將會有美好的未來。客觀的說,如果他們最終爭得自己的信仰、言論和集會的權利,那麼其他的信仰團體和異議人士也會自動的獲得同樣的權利。他們向民眾講述遭迫害的真象,揭穿中共炮製的謊言,在客觀上維護了民眾的知情權,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壟斷。他們為突破網絡封鎖所做出的努力也使很多網絡長城之內的中國人能夠獲得外界的信息。

海內外法輪功修煉者之所以做出巨大的付出,完全是因為超世俗的信仰。假如是為了世間的權勢,他們不會走到今天。歷史上政教合一的現象已經提供了很多反面教材,李洪志先生對此有明確的批評。所以在將來的中國不會出現政教合一。

中國大陸目前亂象紛呈,可是在這些亂象中找不到法輪功修煉者,貪污腐敗沒有他們,嫖娼賭博沒有他們,商業欺詐沒有他們,頹廢吸毒沒有他們。他們固然有各種缺點,但都在修煉中遷善改過。雖然法輪功無意於改造社會,但是法輪功在中國社會的存在有益於社會道德的回升。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3/103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