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從修煉五年來很少消病業談起


【明慧網2005年3月7日】我得法到今天差不多五年,出現消病業的狀態非常少,有也很短暫。本來我覺得這也是大法弟子應有的表現,很自然的,沒當回事。但最近看到一些同修受到病業的折騰,從而想把自己對病業的體會寫出來跟大家交流。

一、從觀念的改變到對法的堅定

我是2000年初在書店看到大法書而得法的,當時看完第一遍《轉法輪》後很受震撼,立刻把自己當成修煉人,相信修煉人是沒有病的。修煉初期邪惡氣燄正狂,大法受到嚴重的迫害,我心裏很著急,到處想跟別人講大法好。家人因為都沒修煉,雖不反對大法,卻不相信手無寸鐵的修煉人能有甚麼作為。當時我得法不久,也不知怎麼講真象,只知每次講不過時,就大聲的說:「我們是修煉人,死都不怕,怎麼會怕這些邪惡的迫害?」想證實大法時就說:「我是法輪功的修煉人,過去沒得病,現在沒得病,我保證以後也不會得病。」每一次都很堅定的講出來,彷彿自己與上天安門喊出「法輪大法好」的同修一般,感受到那種堅如磐石的正念貫穿著全身直到微觀,家人聽了也就無話可說了。後來我知道,這樣的講法太絕對了,常人不易理解。但現在想來,那時那種從修煉角度認清病業的堅定表現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在後來的過關中都起著巨大的作用。

二、從對法認識的提高到嚴格要求自己

隨著對法理認識的提高,我知道了「先他後我」的道理。講清真象中要去考慮常人的想法,不是一股腦的把自己想到的塞給別人。此外,自己平時點點滴滴的表現也很重要了,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大法。那麼體現在消病業這個問題上,我知道修煉人不會生病,但卻有可能會消業。我覺得常人是分不清消業與生病有甚麼不一樣的,如果我的消業給他們看到,他們就會覺得學大法還不是一樣生病,只是換個名詞而已。所以,為了他們的理解,我覺得自己不能只停留在不得病,卻消著病業的狀態。

每當我有一點不舒服時,例如:鼻子癢、打個噴嚏、流個鼻水、喉嚨緊等等,第一時間就會心想:可不能叫人看見了,這幹甚麼呢,趕快停下來吧。停下來了。過程中我常用的方法就是憋一下氣、用嘴巴呼吸、迴避一下常人,或用面紙擦一下,不擤出聲音來等等,就是用正念,以及人這邊表現出來的意志力抵制它,通常在幾秒鐘到數十分鐘內就恢復了。我心裏想:我是修煉人,是放下生死的,不是怕承受甚麼消病業的苦,我就是要表現健康的模樣給常人看,是為了他們能夠得度,這比我一個人消甚麼業力來的重要多了。

《轉法輪》中對業力的問題時提到:「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磨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磨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得去。」《精進要旨「病業」》中講病業的安排是為了「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一直到走出世間法的修煉,這是概括的講。」所以,我的體會是:業力肯定是有的。但要不要安排成病業的形式消去,卻不是絕對的。如果能在這個問題的認識上儘量的做到無漏,那舊勢力也就找不到藉口用病業考驗我們。

從師父教大家發正念,以及告訴我們舊勢力的目地後,對於病業的清除就更好用了。記得一次在電腦教室上課,我坐在前面,剛好前面冷氣對著我的臉吹,吹得很冷,當時扁桃腺就腫了起來,一副要感冒了的徵兆。我馬上警覺到:「冷了要感冒」是人的觀念,而且後面還有一堆同學呢。立刻從心裏否定它,並發著正念,我看著手錶,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喉嚨就消下去了。

三、紮實的修煉基礎,自然的體現到人的這面

前兩年去當兵,因為部隊的生活不自由又封閉,又忙又累。時間一長,學法很少,也沒煉功,自己變得不精進,常常被鑽空子。然而,對於病業的認識卻是之前打下的基礎。不管寒冬酷暑,身體有症狀時,正念自然就起來:「我不能給大法抹黑,堅決否定它。」馬上就好。我想這在人的這一邊,也形成了習慣,就是不給舊勢力一點藉口可用。「慈悲寬容,多考慮別人,在人這兒也會成為習慣。」《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一個月前寒流來襲,小小封閉的辦公室中,好幾人得了重感冒。有人好奇的跟我說:「坐在你前前後後的人都重感冒又咳嗽,你坐在中間竟然沒事?」話才剛說完,周圍的幾個同事異口同聲的叫出:「因為他煉法輪功啊!」可見大家平時不說,其實都看在眼裏。

結語:

這五年來,我周遭的親朋好友、同學、軍中同事,以及現在公司的同事們,都知道我學法輪功後沒有生病(指的是病業)。我想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證實法,最容易讓人明白,留下深刻印象的部份了,所以我們要做好。我也希望藉著這篇心得,鞭策自己對待其它執著都能像對待病業一樣的落實。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7/96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