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我為眾生而存在(一)

——記一次大雪中講真象


【明慧網2005年3月6日】前幾天我們這裏下了一場大雪,平地足有五寸高。這兩天,我突然感到在家裏呆不住,晚上又做了一個惡夢。醒後立掌發正念。我知道這是魔的干擾,因我有怕心、求安逸之心等等,使我背《轉法輪》又慢下來了,於是心生一念,與一老年同修商量出去講真象。同修說:「這麼大的雪等過兩天雪溶了再去吧。」我這人有個毛病,就是急性,於是又找另一同修。她一口答應了,好吧,現在就走。她說:「這個月我基本上都在外面講真象。」

這天是星期五,下午1點我們步行20里,走在馬路上,遇見過往行人,我們立刻打招呼:你好,上哪去,告訴你一個重要的事情,拉開主題簡明扼要,然後遞上真象資料和自己製作的小卡片。有的人邊走邊念「法輪大法好」,生怕自己忘了;有的人急於在路上看。我們說收好,回去慢慢看,一定要傳閱你的親朋好友,你就在做好事,積大德會得福報的。對方連連點頭會心的走了。

這時我們來到了一個村的一家商店。好熱鬧,一桌麻將,一桌紙牌,還有烤火的觀眾圍著看牌。我們進去後,首先發正念,一邊和他們打招呼,然後開始講。開始提法輪功的事,他們非常反感的說:「我們不聽,我們不歡迎你們,你們走吧。」但我們沒灰心,繼續發正念,然後轉過話題,我們是來洪揚「真善忍」的,把三個字的表面內涵告訴他們,以及天安門自焚是栽贓誣陷,他們才開始聽。有兩個打麻將的年輕小伙子問,你們有沒有東西看?我們拿出資料給他們看。還有一個剛進來的男士說:我剛才在車上親眼看到她倆確實是走路來的,也難得她們這份心情為我們好。有的問,好在哪裏;有的說,電視裏如何如何;也有的說,你們不要錢,到底為了甚麼呢?我們都一一回答,解開他們的心結。因為我們受了益,也想把好處告訴你們,讓你們得好,如果我們不告訴你們豈不自私嗎?我們不會要你們一分錢,真的為你們好,你們看現在電視裏講天災人禍層出不窮,海嘯28萬人死亡等等。他們一個個都被感動了。

離開這裏,又來到了村民家裏。一去,人家不識字,同修便一個字一個字的教他念:「法──輪──大──法──好。」天已黑了,我們又來到另一家村民家裏。父子倆仔細的聽我們講真象,並連連點頭。這時已晚上7點了,我們手拉手藉著雪光一腳水、一腳泥的走在凹凸不平的馬路上,早已把皮鞋當成了套鞋。兩邊是高山峻嶺,中間是一條小河,我們也沒帶手電,說實在的確實心裏有點害怕,但想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們走到了村口,有一座橋,旁邊有一間小屋亮著燈。我們敲開門進去,見他們5人在烤火,是外地打工的。我們為了不耽誤時間,直接說明來意,開始他們都不聽,後來通過我們發正念,不斷的講,最後明白了,對我們說:「我們也想看書,你們有沒有?」我們回答:資料我們已發完,你們家有沒有放光盤機子?他們回答有。我們說那好吧,過兩天給你們送來。其中一人說,我姐姐現在住在長沙醫院裏。我一摸口袋,拿出一張小卡片給他:送你姐姐,叫她雙手合十(示範)誠心念「法輪大法好」,會見效的。他接過後非常感激的說:「過幾天我們就要回家過春節了,謝謝你們。」我們離開這裏,一路上邊走邊談:哎,眾生都在等著我們去救度,我們來得多麼及時啊,不然過幾天他們就要走了。

出了村口半小時後,我們來到了一位同修家。提起這位同修,在幾年前還在做事,兩天之內就能背完一遍《轉法輪》,三年前在看守所裏人家就叫她「紅蘋果」。同修聽我們說後非常驚訝的說:「哎呀,你們做得真好。」趕緊為我倆煮麵條。我們謝絕了,因為我們一點不餓,滿臉通紅、兩腳發熱。然後我們三人切磋,明天星期六不上班,我們三人相互配合,去一個四十多華里的「五七」農場去講真象,那是我熟悉的地方。

當晚我在這位同修家休息,另一位同修回家準備資料第二天一早就來了。我們坐車,車行了一半的路程,我們去的地方不通車了,只好下車。我們一路走、一路看美景,遇見過往行人馬上熱情打招呼、講真象,遞上資料、卡片,一聲聲謝謝離我們而去。來到目地地正好中午12點差幾分,我們休息片刻,發完正念,然後一個一個工棚開始講。每個工棚至少有好幾人,一般都在烤火、打牌、看電視、吃飯,都是外地打工的(原來這裏是「五七」農場,二十年前我在這裏呆過兩年,一百多名職工子弟在這裏選礦)。現在變成了許多小工棚,個體老闆開發。開始兩個工棚不好講,但我們向內找。同修說:「是不是我們還有甚麼心沒去掉?」我說:「不要灰心,不要被人心帶動。他們愛聽不愛聽,我們都是一樣的心情和慈悲。」認識到這顆心之後,第三個工棚講真象效果就非常好,他們靜靜的聽,而且我們發現周圍的狗似乎也在側耳傾聽。

這時,同修不小心摔了一跤。老闆娘急忙找來了褲子、襪子叫她換上。我們給錢與老闆娘,她說:「你們這份誠心,走這麼遠的路,為的是做好事,不要一分錢,吃這麼多苦,我怎麼能要你們的錢呢。」同修回答:「我們吃點苦也值得,只要你們明白了真象就會有美好的未來。印度洋海嘯死了28萬人,這就是警鐘啊,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回去告訴你們的親朋好友。」我們遞上資料卡片就走了。他們目送我們遠去,並一再招呼我們:「走好啊!」我們又去了好多工棚。(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6/96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