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的路上 逐漸放下自我的過程(二)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接上文)

放下自我 主動承擔起協調的責任

我一直認為自己在整體配合上做著證實法的每一件事,形式確實這樣,法會幾乎都參加,互相交流。在講真相方面同修之間互相吸取經驗教訓,修去不足,整體無論甚麼項目,比如營救同修、酷刑展等一系列證實法的活動,只要同修通知我一定參加,這樣自己覺得就是整體配合了。

當有一天一同修找到我,徵求意見,是否能把資料點上的事交給更多同修做、走出來做協調,當時真把我嚇了一跳。我怎麼也不能相信自己和協調人聯繫起來,因為我性格內向,不善言辭,我總是用人的一念衡量協調人是能說會道、性格開朗的、有能力的才能做。我怎麼能當協調人呢?我自己仔細向內找,反問自己:為甚麼那麼怕當協調人?其實我雖然不是協調人,但在不同程度上也在起協調作用了。比如在資料運行上,發資料的同修會需要甚麼類型的真相,有針對性的發放,效果更好了。在傳遞過程中利用我本身方便條件,同修對我的信任,我可以把真相資料讓有經驗有責任心的同修來包裝好,外形美觀讓人一看就不捨得丟棄。加上法的內涵,使眾生百分之九十九能看,對不同階層的眾生選擇不同的真相資料,把好的經驗通過法會或在傳遞中向同修推廣交流。更可喜的是真相包裝的美觀,不但眾生願意接受,在做好過程中發現:有怕心走不出來的同修看到這些包裝美觀的真相資料也願意去做,從少到逐漸適量增多,最後完全能去掉怕心走出來證實法,效果很好,細想起來這不也是協調嗎?為甚麼給我起個名就不想幹了呢?

向內找還是怕心,怕承擔責任,怕做不好丟了名,有一個求名的心。而不是站在法的基點上,為法負責,做甚麼都應該做。只要是對法有利,能救度眾生證實法就應該做,做好做不好只看這顆真誠的心。心性到位,師父加持就能做好,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在法中講只看弟子這顆心是否是真心站在法的基點上就足矣了,因為法是超常的嘛。思考過後還是以法為大,同意那位協調人的想法。

在證實法的路上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與自己不相關的事絕不會來到身邊,只要對證實法有利就去做。在做協調的過程中,發現還是有一顆心,沒全身心溶入整體中來,有意無意識的還想著我那份小範圍,同時時不時出現畏難情緒,見硬就回,怕吃苦;總想著在熟悉的資料點做事省心,不那麼費心。當這些隱藏的怕心出現時,每次和甲同修出門上外地協調時,雖然我人去了,心性沒到位,隨之就出現不正確狀態,坐車也暈,正念也不強。協調方面在甲同修的努力下,互相圓容都有很好的效果,每次回來都有一種從中增強了信心,就堅定的走好證實法的每一步的信念,去掉了自己不想吃苦的種種藉口。比如說想自己年齡大、文化不高、不善於言辭的種種不正確想法,正確認識大法弟子不分年齡大小只要有證實法這顆心。當然文化的差異還是有區別的,如果文化層次高,如果真是站在法的基點上,當然能悟的快,認識法理清晰,如不是這樣反而想的複雜,會阻礙自己。文化不高也有這個問題,一心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會很單純,無任何觀念也會減少很多麻煩,關鍵就是放下自我,學法中提高自己,都會做的好,達到法的要求標準,體現了用心大小看區別。

有一次上一個鄉交流,徹底改變了我以往的不正確的為私的想法。我和甲同修還有乙同修一起去協調那裏互相之間配合不好、走不出來的不正確狀態,想通過交流的形式互相協調一下,從心性上找出問題所在,提醒同修們成立學法小組,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提高上來。剛一開始,門前就來了警車,下來當地派出所幾個警察,這家是做買賣的,是門市。我們就在第一道門裏邊,因為女主人是大法弟子,惡警發現沒在櫃台,賣貨的女同修很智慧的說女主人上貨去了。這時我們將近二十來個大法弟子,眼睛盯著甲同修與另外那位同修。我和甲同修互相交換眼神,堅定正念一定不能慌,「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理智的馬上發正念清除周圍的和法會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求師父加持化解,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證實法的事情,任何生命、邪惡因素都不配干擾。將近二十來分鐘,櫃台那位女同修進來告訴他們走了。

這次的化險為夷是師父的洪大慈悲,化解那一切。交流中化解了同修之間的矛盾,我們各自找到了自身的不足,增強了證實法、講清真相的信心。雖然那天我們幾位同修從早到下午三點多沒吃一口飯,沒喝一口水,但是都不覺得餓,有一種從困難中走向成熟的感覺,更加清醒認識到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走好每一步必須用心學好法是關鍵。更加體會到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回想起自己那為私為我的、見困難就退縮的想法真是羞愧難當,暗自向師父保證一定不再讓師父操心了,讓師父多份欣慰吧!當我心態歸正後,真是不一樣。

又有一次乙同修找我配合,上外地協調有關證實法的事。這次我從心裏想到一定與同修配合好,把該做的事,無漏的協調好,改變了以往那畏難不想去的想法。想到無論做甚麼只要對法有利就必須做好,和同修配合好。這次出門大部份是坐長途客車,我一上路就開始發正念清除迫害我坐車暈車的邪惡因素,大法弟子身體是超常的,而且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證實法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迫害我,堅決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堅定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路。這次我真體驗到大法的威力。只要全身心站在法的基點上,一切都是那麼暢通無阻,再次體悟恩師的洪大慈悲呵護。

一路坐六、七小時的車,而且中間又倒車又是五、六小時。我一路清醒,聽法就像坐在自家的床上那麼穩,沒一點難受的感覺,而且還能理智的提醒同修,別落下所帶物品,正念清除所遇到的不正因素。順利到達目地地,與同修配合下很好的完成了所行的證實法的事。其中在某地開了一次小型法會,會上我與同修交流中談到做協調人肩負責任與使命,從中化解該地兩位協調人互相有矛盾、配合不了已有一年多之久的情況。兩位協調人通過這次交流認識到了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要珍惜能在一起配合的緣份,提高心性向內找,協調好本地區整體證實法的形式,達到能讓師父欣慰、讓邪惡害怕、讓眾生得救、令邪惡膽寒的圓容不破的整體,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讓期盼我們的眾生失望。

圓容好家庭也是至關重要的

在家的弟子圓容好家庭環境也是至關重要的。幾年來我的家人為我的安全提著心。他們不修、不學法,只知道大法好,在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某些事情上雖不能完全理解,但我幾年來所遭受的迫害他們卻全都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我盡力把個人的痛苦放在心裏,凡事最大限度的為家人著想。家人從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為了真理可以捨去一切,除此之外會盡最大努力去想著他們。家人也逐漸對大法有了正確認識。當我被非法關押到勞教所時,我的不修煉家人把所有的大法書籍和資料都妥善保存起來,一直等我正念回來後交到我手裏。

在給家人講真相的問題上,我時好時壞,沒有按著師父的要求把家人完全當成眾生。他也知道社會從上到下的混亂腐敗,但不管你怎麼給他們講(有可能講高)也不理解,認為大法弟子拿雞蛋碰石頭。邪黨有槍有炮有部隊,你們能把人咋的?知道咋回事就行了,可別讓那些邪惡的東西害你們了。《九評》、《預言中的今天》、《推背圖》,大法真相幾乎都看,也都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可就是半信半疑,一個勁的害怕。我做甚麼都不干涉,買水果也首先想到師父讓我給師父供上,還幫助他(她)放心的親屬、朋友「三退」。但是有時做的事,真是唯利是圖,為利益為情做了不該做的。我就給他講做人標準,他(她)高興聽了也不入心,不高興新賬舊賬隨著都上來,隨之而來甚麼都不好了。

這時我想起師父講法中講的常人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這時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對他(她)們的要求過高,善心不夠,沒有慈悲心,語氣不祥和,有情的存在,也就是「私」,沒擺正關係,講清真相時認為是親人,甚麼高的也順嘴講出來,不負責任,總之就是自己沒做好。認識到這一點再講真相就好多了,師父在法中講「你們最大的使命就是維護法。不破壞大法的你就不要去管」「因為那是法正人間的時候要做的事情」(《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當我心態歸正的時候,他們馬上向我道歉說,你煉你的我們不管你,你別管我們。我心裏流著淚,再次告訴他們,我是為你們負責才說的,不是為我自己,如果我知道不告訴你們是對不起你們,咱們一家人哪,多大的緣份。我想我一定得做好,都是我沒做好,總認為是家人就摻雜了情的成份。

修去私心 和同修共同精進

還有在同修之間有矛盾從中化解,協助同修圓容整體,證實法,做各項力所能及的事。舉個例子:某同修在我地區整體協調上起到了他人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證實法完成師父安排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起到主導和推動的作用。但是他有不足的那一面。師父在法中講的很清楚:

「大法弟子的負責人哪,其實只是一個協調人、聯繫人、一個傳達人,你們不要把他們當作像師父一樣,寄予那麼大的希望,成了你們修煉的依靠,甚麼事情他都必須做的最好。不是的,如果這個負責人真的也像師父一樣,或者想問題全面、絕對不會有錯,那麼這個地區很多人就修不出來了,因為他想的最全面了,沒有你想的了,他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也沒有你的好了。是這個道理吧?」「大法弟子們自覺共同協調、克服困難,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智慧把事做好,做的更完善。就是負責人對這件事情沒有想的很充份,甚至有漏洞,大法弟子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把它做完善,那才是你的威德。不要在困難中有怨氣,也不用給誰看,你做的這一切,師父看的見,眾神看的見,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遠的威德。」(《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在靜心學法,修正自己,我向內找的同時,我找到自己在與該同修協調上存在執著自我,有「私」念因素。我哪方面沒做好,該同修無論甚麼時間地點場合都能無私的給我提出,啟悟我悟到法理。當然有時口氣不是太善,但心是好的,或者在交流中毫無保留的指出來。我每次都能接受,雖然有時覺得面子過不去,但不一定能完全悟到,知道這是對我負責,因為看到我的不足並且能及時指出的,在當地可以說是不多。

我從被迫害回來後多數聽到都是讚揚好聽的,能有人指出不足真是難得,使我逐漸從中找到自我、放下自我,但是今天才發現我還隱藏一個最大的私心,沒悟到甚麼,只希望別的同修幫助我修去不足,而沒有責任心真正去幫助同修。即使做了一些也用心不大,方法不當,而且有過不去關的執著時就去找該同修交流,想得到啟示和答案。因當時心性上不來,法理也悟不到,經過交流明白了問題所在,又正常的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精進不停」。確實沒想到多為該同修著想,他有執著、心性上不來時,只能從師父講法中悟到。當該同修有執著放不下時,我是不是也應該善意提醒呢?甚麼是對同修負責?難道你只求別人對你負責,而你對別人就不關心了嗎?這是修煉人應有的心態嗎?不對哎。

當然無論哪位同修,有執著時很難聽進不同意見,誤認為同修在看著他。有一種錯誤認識,當他真正從法中找到自己,認識到自己的執著時,會明白的。常人是用自己的長處比別人的短處,把自己看成一朵花,自己都是好的是對的,把缺點和不足隱藏起來,就是願意聽好聽的讚揚話,而修煉人恰恰相反,時時向內找到自己的不足,修去不足,把不足的一方面暴露出來。自己意識不到,同修們幫助指出來,修去,才是真正能使自己提高上來。

那麼自己有執著的時候,同修給指出來那不是好事嗎?怎麼能鷑觸呢?像我身邊一個同修那樣,長時間發正念手倒,她本身確實從得法以來全身心投入做了更多證實法的事情。由於做事多忽視了修自己,學法不靜心,長時間出現不正確的狀態。同修們一直認為她正念足不會有事,其實那是師父一再給她也是給我們整體同修時間,讓我們悟到。而我們沒真正起到那個作用,雖然有時偶爾提個醒,不接受也就算了,沒有真正把同修的事當作我的事,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最後這位同修被邪惡鑽了空子,被迫害時遭了很多罪,因為用人的念去抵制邪惡的迫害。那得多麼大的承受!但是這位同修很了不起,她一直堅定信師信法到今天。

那麼給我們更多的同修的教訓是甚麼呢?難道同修有執著,不去善意指出幫助其走出誤區,等受迫害時再去營救嗎?今天我悟到甚麼是「助師正法」,甚麼是同修,怎麼樣能讓師父少操心,多一份欣慰。從我自身做起,不要總是把同修好的方面掛在嘴上,好是應該達到修煉人的標準,而是在互相配合中負起責來,放下自我,做到想到怎麼做才是對同修、對自己負責。形成一個真正堅不可摧的整體,共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別再浪費時間了,到今天已是正法最後階段,還有同修沒走出來,眾生需要救度,我們應該靜下心來,學好法的同時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那一切。最後以師父的《志堅》與同修共勉:

志 堅

生在苦難中,
掙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歸步別停。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5/114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