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明慧網2004年5月29日】

  • 給山東巨野縣公安局長的一封信

  • 給保定市委書記王廷玖的一封信

  • 給陳咀鄉原政法委書記羅會先的公開信

  • 給武清政府官員及公安幹警的一封信

  • 廊坊市北史務鄉的父老鄉親們

  • 家書

  • 給山東巨野縣公安局長的一封信

    畢景福局長:

    作為巨野縣分管國安大隊的副局長,您這四年多來的所見所聞,心中應該非常清楚,修煉法輪功的是一群追隨真、善、忍的好人。儘管江××集團控制國家宣傳機器都在不著邊際的醜化大法及大法弟子,可是在我們身邊中,有誰聽說過在巨野縣幾千修煉者中哪一個大法弟子在修煉後變得不好的呢?只不過是各級新聞媒體在江××集團的直接授意下,炮製出「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人」等一系列血案,栽贓陷害法輪功。

    我們受益於大法的太多太多,我們萬分珍惜「真、善、忍」這部大法,我們深知這部大法的價值。常言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我們得到的是「湧泉」都無法描述的益處呢?面對強加的迫害,大法弟子為了讓更多的人明白真象,能從正面了解法輪功,他們在面臨失去一切中以各種方式向人們講清著真象,揭露著迫害。面對獨裁小人的凶殘鎮壓,我們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全力維護著大法的神聖。

    再看看巨野縣的有關領導、610、國安大隊、看守所等有關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他們的做法顯得多麼邪惡和愚蠢。巨野縣那麼多的好人包括近70多歲的老人被拘押、毒打,許多大法弟子多次被關進看守所、拘留所。馮勛宏--稅務局上上下下誇讚、親戚鄰居好評、老人滿意、孩子敬愛的好人,只為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竟然被非法判10年牢獄之罪,天理何在!

    儘管如此,巨野縣大法弟子始終沒有把他們當敵人看待。大法弟子是修善的,他們不惡意的對待哪怕是傷害自己的人,這其中包括你,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儘管有些人已經很壞了,但是我們仍然希望這些人不要再壞下去,那樣對一個生命的永遠來說,面臨的將是永遠也償還不完的無邊罪業……

    雖然你身為公安局長,但是我們相信,有很多資料你是看不到的,因為江××要維護對大法的高壓態勢,就必須把你們規訓成唯它命是從的工具,它還怕老百姓知道真象,它也害怕你們這些人明白真象。因為知道真象的人,只要他還有一點良知,他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就不可能肆無忌憚。不過今天的人們都多多少少知道了大法弟子的冤屈,知道了江澤民集團的邪惡、虛偽和流氓無恥。

    在中國,你這個年齡段的人,已經或多或少清楚中國曆次政治運動的荒唐,不管當權者對它是如何的包裝,都是打著「維護國家人民利益」的幌子,實施排斥異己之手段,進而達到維護強權暴政的目地。以毛澤東的威望和權力,他所實施的一切都隨著他的辭世而成過眼雲煙,而緊跟他的幹將們並沒有因為遵循的是毛的指令而使其所犯的罪行有所減免。在今天,面對一群手無寸鐵、只為作好人的修煉人所進行的虐殺,任何一個參與迫害者,不都是邪惡的幫兇嗎?

    在世界多個國家,已經陸續開展了對江××及其主要幫兇的起訴、立案、審判。還法輪功以公道,懲罰凶犯的聲音遍布世界各地。不要說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世界上不得人心。即使在中國,人們越來越明白,法輪功是正的,永遠不可能、也不應該被鏟除。這場不得人心的迫害持續不了幾天了。

    中國古老文化對修行的人是非常尊重的,講積善德。俗話說:善惡有報。有些參與鎮壓並對大法學員動惡的公安幹警接連莫名其妙的突然死亡,死因多為車禍及暴病;許多暴病死亡者還是身強力壯的中青年,死前沒有任何疾病的征像。

    另外,你稍微留心打聽一下曾經出過國的熟人,他們都會告訴你,出去中國海關,修煉法輪功在任何國家和地區,包括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澳門都是合法的。同一個功法,在別的地方是正的,怎麼到了大陸就成了邪的?而且是在洪傳了7年之後?希望你不要迫害法輪功,有一天能夠說:我的所作所為沒有違背良心,我沒有做對不起人的事。


    給保定市委書記王廷玖的一封信

    王廷玖書記:

    請你看一下你所管轄的市區內,你所領導下的執法人員是如何執法犯法的,此文涉及公安局,派出所,鄉政府,勞教所,都是典型事例。

    新市區先封街派出所:2000年花錢雇打手,一女大法弟子的眼睛差點被打瞎。

    新市區刑警隊:2001年用膠皮棍打張錦英(女、現44歲)打得腿像檁條一樣粗,十個腳趾呈紫黑色,耳光無數,最後暈死過去。用鐵鍬把阜平的一女大法弟子的乳房戳破。把開水澆在大法弟子的臉上,此弟子臉上起滿了大泡,為遮人耳目,把此弟子長期關押在刑警隊。

    市公安局和北市區公安局惡警對劉永旺施惡,上老虎凳,雙腿被打折。到保定勞教所後劉永旺絕食,惡警便散播謊言,說劉永旺絕食殘廢了。就是這樣,保定勞教所以李大勇為首的惡警仍不放過他,把他呈大字型綁在床上四肢和身體動彈不得,殘忍的長期迫害仍達不到它們的目地,就把他送到唐山勞教所迫害。劉永旺至今三年了不能正常走路。

    南市區公安分局:以政保科科長王振友為首對一女大法弟子(40多歲)行惡,全身多處骨頭被打斷,牙齒全部被打掉,全身用電棍電得體無完膚,其狀慘不忍睹,整個脫了人相。一直靠其親人照顧。一個50歲的女大法弟子,被王振友及其他惡警一齊用幾萬伏的電棍,電擊全身,把電棍插入肉裏,時間不長,大腿內側、腿根處、腿彎處就被燒出了幾個大窟窿。燒肉的痛苦誰都知道是甚麼滋味!

    江城鄉政府惡行:1999年私自用刑,開施「老虎凳」先例。強迫大法弟子在雪地冷凍;讓大法弟子伸出手來,然後用小木棍敲打骨節,一個骨節一個骨節的敲,最後手腫得像麵包或紫茄子色;用木棍敲全身各手腕骨、腳踝骨、肘處、大腿彎骨等,直至 青紫色甚至脫臼。特別是一男大法弟子腿折了,十來天就好了,他們說不信,就用木棍專門敲打受傷處;打臉的顴骨,致使臉腫得紫黑,面目全非,讓人認不出是誰。江城鄉大法弟子不分男女,大部份都受到過此刑罰。欺害良善,罪惡深重。它們的行為完全背離了人的本性。劉鳳英家的麵粉廠被沒收,汽車被開走至今不給,家中電視機等被搶劫一空,窗戶上的玻璃都被砸碎,她家的窗簾很值錢,連窗簾都被摘走了。這真是一夥強盜!

    2003年10月10日有電視台採訪劉鳳英夫婦。她們說了上述情況並說因罰款無數,弄得外債累累,可是播出後完全不是他們的原意,這種他們慣用的伎倆為了向上級邀功,滿嘴謊言,不惜出賣靈魂和良知。與「真」完全背道而馳,沒有了最基本的人的道德。

    保定市看守所:砸幾十手的大鐐,手腳連在一起,睡覺時,手腳被摞得痛入心骨,根本無法入睡。不能直立行走,腿腫得老粗,時間長了就腎虛,腿失去知覺,沒法吃飯,上廁所得靠別的大法弟子幫助。特別是女大法弟子來例假都得需要別人來幫助。夏天不能洗澡、換衣服,身上發著臭味。砸大籠子,把人裝在籠子裏,手腳都砸住,坐不下,站不住,只有腦袋像古代的囚車一樣在圓洞外露著,解手用盆接,三天就暈過去了。惡意給大法弟子灌食,一女大法弟子,30多歲,灌食時胃被戳破,便血,吐血,腹痛難忍,即使這樣,第二天照樣灌,一個所長叫囂說:「接著灌,灌死了,我負責。」

    保定勞教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江澤民層層下令:轉化一個法輪功獎1000元。在權力和金錢的誘惑下,保定勞教所的惡警挖空心思琢磨整人的招: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把人固定在椅子上,最長時間七天七夜,受刑者在痛苦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喊叫聲;用針釓腳心、用鉤針釓肉;剛被送入所裏的大法弟子,讓在樓道裏睡覺,或在一樓樓梯下睡覺,有的長達一個月。冬天被凍,夏天蚊蟲叮咬。過春節都不讓進班;強迫大法弟子把腿雙盤後用繩子捆上,兩手有時捆在前面,有時捆在身後,此刑更殘忍,1小時就難以承受。

    勞教犯為了減期早一天出去,經常在隊長面前往死裏整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打得流鼻血,滿面青腫,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有個女大法弟子被拖到樓道裏,被打倒後,勞教犯用皮鞋踹她的頭。這位弟子被打成腦振盪,天天頭痛。

    高強度的勞動,刮蓄電池鉛板,男的刮板給吃小灶,一天刮400塊兒就累得夠嗆,而女大法弟子,只給吃饅頭、喝饹答湯、鹹菜,規定一人一天350塊,完不成不讓回宿舍,她們經常幹到半夜才回來,經常暈倒,醒來後休息一會兒,惡警就又逼著繼續幹。涿州一女弟子自從幹這活後,一直吐血。(鉛有劇毒,在工廠幹的人,要定期到醫院排毒,而在勞教所裏沒有任何健康保障)此弟子在吐血的情況下,仍被逼著幹活,她承受不了就絕食抗議,惡警就用電棍電她。半年後她終於倒下了,到醫院一檢查,患了胃癌。此活勞動強度太大,勞動時間過長,還有一女弟子流著淚說:「我一去刮板就像到了刑場一樣。」

    保定勞教所獨創的大板銬,把人的兩手銬在頭前床頭的鐵欄杆上雙腳用繩子綁在床尾鐵欄杆上,全身拉直,這種酷刑全身沒有一個地方不難受的,以至噁心嘔吐,銬三天就不會走路了,而大法弟子被一銬就是幾天幾夜。在男隊最長的達15天,那位弟子差點被致殘。更滅絕人性的是,被板銬後全身一動不能動,惡警拿電棍電擊受刑者,說兩句電一番,目睹者無不觸目驚心,神色俱變。此種酷刑慘無人道,受害者像承受地獄的煎熬,每一分鐘就像一生一世漫長而艱難,此刑生不如死啊!這就是披著警服的中國的警察,內心狠毒的令人髮指,這也是江澤民在世界上所號稱的中國人權黃金時代所幹的納粹的勾當。

    再一酷刑是上繩:把繩子纏在胳膊上,從後背往上提,再繞肩,有的弟子十幾分鐘後就暈過去了,繩子勒進肉裏,鮮血流出來。

    再說說致人死地的野蠻灌食。獄醫杜某是個地地道道的惡棍加流氓。2000年一女弟子為抑制野蠻灌食一頭撞在牆上暈了過去。人在昏迷中灌食是很危險的。不知這些獄醫是真的連最基本的醫術都不懂,還是有意折磨大法弟子,不等這人清醒過來強行灌食,造成此弟子(50多歲)咽喉、食管被捅破,醒來後吐了半宿血。2000年,杜某揪住一大法弟子的頭髮,其它勞教犯摁著胳膊,踩住腳,杜某用給昏迷病人用的鉗子把她的嘴支住,用小手指粗的塑料管子不是揷胃管而是亂捅食管和咽喉,一下一下的捅,很快她就慘叫起來,拼命的掙扎,惡人一鬆手,她頭一歪「哇」的吐了滿地的血,隨後全身痙攣,抽搐不止。緊接著繼續給其他弟子灌食,杜某揪住大法弟子的頭髮,壓在床欄杆上,勞教犯摁胳膊,踩腳,用鋼勺把嘴撬開,嘴被撬爛,有的牙齒被撬掉,滿嘴鮮血,然後用鉗子把嘴支開,往嘴裏灌玉米粥,灌滿後用衛生紙連鼻子帶嘴都捂住,然後用拳頭砸肚子,用腳踹肚子,五臟六腑疼痛難忍像崩裂了似的。因為不能呼吸,嘴裏的東西根本無法嚥下去,人將近窒息時才鬆開手,嘴裏的東西就噴湧而出,噴到犯人身上,就招來犯人的謾罵和毒打。有的人窒息後,杜某用手摁心臟部位,摁一會兒人才緩過來,捂嘴的手鬆開一個小口,嘴裏的東西不全部噴出,受刑者要喘氣,粥湯進入氣管造成嚴重肺部潰爛。張義芹(女,49歲,淶源人)、馬佔梅(女,48歲,淶源人)就是在這種殘忍的灌食過程中在極度的痛苦的慘叫中被迫害致死,馮國光(男)、狄萬青(男)的死,都是這種野蠻灌食所致。杜某還經常把人打暈後灌食,不知多少人被折磨的肺部潰爛,有的肺葉脫落,身上散發著臭味,劇烈的咳嗽吐痰,痛苦萬分,每天在死亡線上掙扎。

    每當有人參觀時,勞教所都要粉飾一番,找幾個勞教犯充當大法弟子,再找幾個出賣良知的猶大,甚麼學習呀,甚麼娛樂呀,統統都是假的。如果有參觀者再去參觀時,請到小屋的嚴管班去看看,還有打開四樓的鐵門,一直朝南走,就到了少教隊頂樓。在那裏,你就會看到令你一生都忘不了的觸目驚心的畫面,你一定會以為自己到了國民黨的渣子洞、希特勒的納粹集中營,我相信這會令你永生難忘。

    以上所述也僅僅是寫出了大法弟子所遭受迫害的皮毛,每個大法弟子都有不同的遭遇,每個人都能寫出一本書,多少人在寫自己受迫害的經歷時泣不成聲,往事不堪回首啊!

    王書記,你是懂法律的,公安系統及勞動教養機關明文規定「五不准」第一條就是:嚴格要求警察,不准打罵、體罰、侮辱、虐待被監管人。而這些穿警服的卻知法犯法,甚至致人以死地,而殺人者還給予升職和獎勵,教授它們繼續殺人和行兇,這是甚麼制度啊!真正的暗無天日呀!

    其實大多數人煉法輪功是因為身體有病,到醫院看不好了,有的是看不起病,找氣功碰碰大運,結果好了,有的受了幾十年罪,一朝煉功病沒有了,他能不感謝法輪功嗎?而當大法遭受迫害時,用人的道德和良知來衡量也應該說句真話。那麼你也想說我也想說,人不就多了嗎。人多只能說明功法好,人多就是搞政治,這種論調也只有在「一言堂」的中國才有。

    江澤民為了打壓法輪功,製造了欺天大謊。用以取締製造藉口的1400例已大部份被揭露出來,用以煽動民眾仇恨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其粗糙的造假手段不堪一擊,已在全世界曝光,連年來江澤民被國際上評為「人權惡棍」、「媒體公敵」。

    在過去的四年多來江澤民通過造謠、誹謗和欺騙,操縱國家機器和社會資源,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的國家恐怖主義,不惜動用四分之一的國民經濟來迫害億萬無辜百姓和摧毀人們對「真、善、忍」的信仰,它不僅違反了中國自身的法律和國際公約,更是對人類正義良知的踐踏,迫害的是整個人類所賴以生存的道德、尊嚴和自信。江澤民不能代表中國,恰恰相反,它的行為走向了國家和人民的對立面,作為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已經被釘上了歷史的恥辱柱。目前江澤民已在美國、比利時、西班牙、德國、台灣、韓國等國家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等罪名起訴。

    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成立,該組織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由全球一百多個團體和知名人士組成,把江澤民送上法庭即將成為實事,而在道義的法庭上,江澤民早已被正義人士所唾棄。

    目前大法已經洪傳世界各地,大法書籍已經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受到世界人民的歡迎,截至2004年2月各國政府給法輪功及創始人的各種褒獎達1220多項。

    善惡終有報。當年「四人幫及其走卒當初為執行禍國殃民的指令,耀武揚威幾年後,最終身敗名裂,790多名軍管軍人和看守員被秘密處決,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自殺。萬古奇冤必昭雪,善惡禍福一念間。

    你是市委書記,也是國家的公民,你也有知情權,人並不是單單為了生存而活著,維護人類的基本道德,維護人類正義同樣是每一個人的最起碼的責任。

    大法弟子


    給陳咀鄉原政法委書記羅會先的公開信

    羅會先書記:

    我們考慮再三,決定給你寫這封信,我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為你好。

    你仔細的想一想,為甚麼失去理智般的帶領派出所和計劃生育辦公室的一些人,非法闖入大法弟子家中,在無任何法律依據情況下到學員家中亂翻;三番五次逼迫大法弟子撕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同時逼迫學員寫決裂書;深更半夜,你指使派出所警察跳牆而入,把無辜的大法弟子抓到派出所坐鐵椅子非法拘禁一夜。

    2000年冬你軟硬兼施往大法弟子家送餅乾,誘騙學員不去北京上訪,後見其不放棄信仰,就狠打學員的嘴巴子;你帶領不法人員往陳咀鄉各村送塗抹大法標語的黑漆和塗料;你能說陳咀鄉被判刑5-6年的大法弟子與你無關嗎?

    2001年4月份,本鄉一男大法弟子已被你們非法拘禁,家中只剩孤兒寡母,你還每天最少2、3次到她家騷擾,而且長達一個多月,派出所警察深夜踹她家的門,時常跳牆破門而入,本來她丈夫被你們抓走已經給她的精神造成痛苦,你們還雪上加霜肆無忌憚橫加迫害,使善良的老百姓不能過正常生活,擔驚受怕。

    當你在闔家歡樂、行父責、盡子孝的時候,你可曾想過,因為你的一錯之念,已造成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看看別有用心的構陷,聽聽電視中的造假宣傳,有甚麼新鮮?那也只不過是當年大躍進、反右鬥爭、「將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的又一種強姦民意的翻版。「天安門自焚」就如同皇帝的新裝一樣自欺欺人。

    你再清醒的想一想,大法弟子到底做了些甚麼?他們是貼標語,散發傳單。單上究竟寫了些甚麼你知道嗎?講的都是法輪功的真是情況,勸人向善,揭露的是江××對法輪功的誣陷和迫害。因為他們都是親身受益者,大法弟子不就是說一句良心話嗎?有何不可,是江××利用手中的權利,利用××黨在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不是法輪功在反對××黨。跟你講清這些是為了救度你,並不是擾亂社會秩序和給你們找麻煩,你能明白嗎?

    難道一個人講真話也違法嗎?法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福益身心,福益社會,為甚麼不許我們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如今法輪大法洪傳60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被譯成20多種語言,大法和大法創始人在全世界獲得1000多項褒獎,修煉大法者不分年齡、性別、學歷、職位。難道那麼多人都是傻子嗎?

    再看看在當今社會上,大街充斥著黃色小報,很多攤位上賣的亂七八糟的光盤,毒害著社會,腐蝕著人的心靈,特別是毒害、腐蝕著很多青少年幼小純潔的心靈,這些該管的你們管了嗎?為甚麼法輪功講真話,教人做好人,你卻這樣迫害他們呢?沒有散發傳單的法輪功學員不也一樣被你們抓到派出所迫害嗎?一個勞動人民當家做主的社會主義大國,公民竟然連講真話和信仰的權利都沒有,你不覺得可悲嗎?究竟是法輪功的人違法,還是當權者違法?你身為人民的公僕,並沒有維護憲法給予人民的權利,而是為江××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當打手。

    四年多來你一直站在迫害法輪功的前列,你對大法弟子想抓就抓,想拘就拘,從不講任何法律。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你這樣逼迫人放棄信仰是違法的,你知道嗎?江××就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嗎?為甚麼叫依法治國,究竟是權大還是法大,你算是執法人員,還是江××的家奴?現在江氏被控犯有「群體滅絕罪」等,被告上了海外法庭,江氏流氓集團的踐踏人權和國際法的行為已受到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多國政府的譴責,全球審江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它自身都難保,還管得了你嗎?不要把老百姓不放在眼裏,應知道民可載舟亦可覆舟,整好人的人是沒有好下場的。

    你應該明白,文革時代無法可依,想整誰就整的做法已經過時了。中央也提出加強民主政治建設,有法不依,權大於法的現象必將扭轉。未來健全的法制社會決不是獨裁者的天下,而是人民真正享有憲法規定的權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可知道南聯盟總統米洛捨維奇和前伊拉克總統薩達姆這兩個獨裁者,他們在當政時期為所欲為不可一世,殘酷迫害鎮壓異己和本國人民,現在不是落得個階下囚的可恥下場嗎?江××和這兩位相比又有何區別呢?只是手段更卑鄙,一些非法打壓法輪功的指示都是密令傳達,不准存檔。這不正說明鎮壓法輪功的非法性和做賊心虛的表現嗎?所有的造假宣傳對法輪功栽贓陷害,不就是為鎮壓法輪功找的藉口嗎?論江××的惡、毒、壞史無前例,你想你跟江氏一夥這樣跑下去能有好下場嗎?況且江××所犯罪行也不只是對法輪功這一件事,它把大片國土拱手讓給俄羅斯,賣國求榮,利用人民給它的權力貪污受賄,侵吞國家財產,排除異己,結黨為私等等,人民能饒了它嗎?你再這樣下去不是成了江氏一夥的殉葬品嗎?勸你好好想想。其實現在很多明智的警察,包括國安、公安及有些相關的工作人員,絕大多說都知道法輪功好,知道江獨裁的邪惡,分別用不同方式對大法弟子變通保護,為自己留後路,你可千萬要清醒啊!

    你知道文化大革命結束後,打砸搶者的人的下場嗎?大批有血債的責任人被逮捕、判刑甚至被處決。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將於適當時機在國際範圍的不同國家對江××和610主要官員進行起訴。等迫害法輪功這場浩劫結束後,所有參與迫害的惡官、惡警、惡人都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他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明天的罪證。所以你應該反思,別成為替罪羊。一個人做壞事也會殃及家人,乃至親朋好友。請珍惜我們的善意。

    請記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武清大法弟子


    給武清政府官員及公安幹警的一封信

    家鄉的政府官員及公安幹警:你們好!

    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經過幾年的造勢,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並沒有磨滅真修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堅強超人的意志和堅忍不拔捍衛真理的無畏精神;也沒有擋住法輪大法在世界上60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更沒有擋住雪片似的真象傳單飛向祖國的四面八方……

    這意味著甚麼?你們想過嗎?正義一定戰勝邪惡,是時代的潮流,也是歷史的趨向。我們師父有一句話:「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精進要旨》(二))

    通過這幾年的接觸,你們從內心都明白:法輪功學員是一群甚麼樣的人──正直無私的好人。有的人會說:「不學法輪功,不也可以做好人嗎?」當然,不學法輪功,可以做一個自己認為的好人;而學法輪功的人,只是想做更高境界的好人。其實,甚麼是好人?不是自己認為的那樣。現代人大多認為對自己好就是好人,而對自己不好卻符合公眾利益的就不認同了。好人是有標準的,只有順應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有人說:「××黨不也叫人做好人嗎?」這一點你們自己最清楚:這些年,××黨教出了多少甚麼樣甚麼程度的好人。試想一想:那些先進、勞模在做好事的時候,心裏想的是黨的理論嗎?那是人先天純正善良的本性在起作用。羅盛教救兒童是因為珍愛生命;雷鋒走幾十里山路冒著雨幫一位陌生大嫂把孩子送回家,是因為有一顆無私地為別人著想的心靈。有人可能說:「這是對社會不滿。」請你們想一想:對社會不滿的人是甚麼樣?對社會不滿的人能在單位努力工作,無私奉獻嗎?能辛勤耕田,帶頭納糧嗎?我們是修煉的人,在社會上不爭名,不奪利;只是努力工作向善做好人。在矛盾中我們不是去指責別人,埋怨別人;而是向內修,向內找、要求自己、改變自己、昇華自己。以大善大忍的胸懷對待任何人,任何事情。堂堂正正的活著。我們也不參與政治,更沒有必要去反對××黨。因為在修煉人的眼裏,政治是骯髒的,一個放下名利的修煉人怎麼會去搞政治呢?而極少數壞人非要利用××黨來戰勝法輪功,這是極其愚蠢和無理智的行為。

    人活著就有人活著的權利,明白人生真實意義的修煉人會用生命去捍衛真理的。扣帽子、打棍子的時代過去了,民眾也漸漸清醒了,不會盲目的聽信謠言了。法輪功沒有要求任何人必須來學,學的人都是自願的。我們也不想改變任何人,只想修正自己。可是,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就是不讓我們做好人,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極盡邪惡之能事。都沒有改變真正修煉者的堅定信念,因為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

    有的人可能會說:「我們也是迫不得已,你們不重名利,我們可不能失去。」其實人生中的得失是由因緣決定的,不該有的強為也是徒勞的。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雖然叫囂甚麼「革職」「降薪」來威脅你們,但也沒見哪個因不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被革職了。卻不乏那些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的人因各種原因經濟或其它問題被革職、降薪、查看,有的迫害者疾病纏身。想想把,這不是偶然的。善惡有報,這是天理。勸諸君:且莫只顧眼前利益害了自己。

    有人說我們沒有愛國熱情。其實並不是我們沒有愛國熱情,只是愛國的涵義與方式不同。我們認為真正的愛國是熱愛整個中華民族,並不是簡單的熱愛哪一個人或哪一個團體與黨派。江氏之流利用手中權力從內部敗壞著××黨的本身,也敗壞著中華民族,將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把這樣邪惡的政治流氓頭子推上歷史的審判台,不正是真正的愛國嗎?

    江氏之流在海外以「群體滅絕」「酷刑」「反人類」等罪被多國起訴,邪惡的表演已是瀕臨覆滅的哀嚎。希望家鄉的政府官員及公安幹警,明辨是非,認清正邪,慎重選擇,為自己的將來留條後路。你們雖然打罵我們,因為我們是修煉的人,並不忌怨你們。但希望你們能夠明白真象,分清是非正邪。為自己,也為自己的親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不至於給自己的生命留下遺憾!想想看,歷史上為惡者的下場:紂王暴虐,在火中焚燒;隋煬帝橫徵暴斂,奢侈無度,縊死他鄉;「四人幫」橫行無忌,只落得終身守鐵窗……

    江氏之流不顧世界人民的反對,倒行逆施,迫害了千百萬法輪大法修煉者,抓人、打人、勞教、判刑,還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送進精神病院。已造成900多人失去了可貴的生命,拆散了無數幸福的家庭。其罪之大,天地不容。奉勸家鄉父老和政府官員,不要追隨邪惡的獨裁者走向罪惡的深淵!

    家鄉的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希望你們早日明白,我們沒有任何忌怨,只希望你們擁有美好的明天。現在回頭為時不晚,否則,報應到時,悔已晚矣。

    大法弟子


    廊坊市北史務鄉的父老鄉親們

    你們好,就在你們的身邊,有這樣一群善良的人,只因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就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和鎮壓。

    1999年7月21日,北史務鄉的大法弟子有的因進京上訪,有的在家就遭到了鄉政府不同程度的迫害。鄉政府、司法局、派出所到每個大法弟子家裏進行抄書,抄煉功所用的東西,逼迫大法弟子寫不煉功的保證,如果不寫就給抓到鄉里。高孟各莊大法弟子王建華、王桂芝、張德強、李玉敬、張秀梅、蘇美芝、王繼榮因沒寫不煉功的保證,就被抓到了鄉政府,白天罰站,晚上不讓睡覺,被強行灌輸侮蔑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音錄像,夜間對每個人進行單個審訊。

    回到村裏,村書記柏振忠一到敏感日就叫大法弟子每天兩次到大隊簽名,不讓外出,不讓三個人以上在一起說話,沒收身份證,干擾家庭的正常生活。大法弟子王繼榮,蘇美芝,因堅信法輪功,在2001年10月份由村治保主任陳福強帶鄉政府司法局揚寶銀一夥人夜間闖入家裏,被非法綁架到廊坊第二招待所,進行強迫轉化洗腦。大法弟子李玉敬、王桂芝在2000年12月底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被抓,後被送往密雲拘留所,當晚由鄉政府派出所和本村書記柏振忠把他們押到鄉政府派出所,回來時李玉敬帶有110元錢,王桂芝帶有100元錢,都被密雲拘留所每人扣20元手續費,剩下的170元被大隊書記柏振忠給領走了。在回來的路上,李玉敬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在村裏無論是交公糧,還是交電費,我們都是主動先交,不信你問問我們村書記……」派出所所長陳××沒等話音落下,就朝她猛打三拳,嘴裏還大聲喊著:「我叫你說,我叫你說。」他們倆在鄉政府派出所被銬了一夜,後送廊坊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十三天。在關押期間,鄉政府還逼迫他們的家屬每人交2000元罰款,才放回家。李玉敬在2001年9月份被鄉政府司法局揚寶銀一夥帶人強迫綁架到二招轉化洗腦,三天三夜不讓睡覺,惡人把李玉敬的胳膊擰的青一塊,紫一塊的。王桂芝在2001年的10月份一天的晚上,也被村治保主任陳福強帶鄉司法局揚寶銀一夥人強行綁架到二招進行精神迫害。

    王建華因堅修大法99年9月份進京上訪,被駐京辦事處押送到廊坊市公安局後送進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每到敏感日他們都到家中進行騷擾。2002年10月一天夜裏,鄉政府楊寶銀一夥帶領史務鄉派出所等闖入王建華家中騷擾,她丈夫因阻擋他們被抓到鄉派出所一天一夜,罰款2000元。2003年9月份的一天夜裏,他們又闖入王建華家中,想綁架王建華進洗腦班。當時鄉政府司法局共來了有20多人。王建華堅決不去,並質問他們:「我犯了甚麼法?我們做好人有甚麼錯?」他們被問的無話可說。王建華又給他們講了很多法輪功的真象,他們從中有的人被打動了,最後在家人和鄰居的幫助下,把他們勸走了。法輪功學員張士君、孫文萍、張雲堂、張德強、郭書新一到敏感日也都受到騷擾。

    四年來,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以自己的大善,大忍之心,無論被迫害到甚麼程度從沒有過任何過激行為,總是和平理智的向人們講著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卻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善良的人們請您冷靜地思考一下,我們按照「真善忍」做人,江××卻迫害我們,那江氏一夥不就是在助長「假、惡、鬥」嗎?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講,心裏都會有一個明確的衡量標準。善惡有報是天理。由於這幾年來對做好人的進行迫害鎮壓,天災人禍不斷,瘟疫四起,這是天在警示世人呢。

    鄉親們,請您千萬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不要上當受騙。法輪功學員真修向善,珍惜善待一切生命,其中更包括自己的生命。他們絕不會「自焚」,更不會「殺人」。

    我們衷心的奉勸那些至今還被謊言欺騙、執迷不悟的人,特別是北史務那些親自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趕快清醒吧,現在全國各地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遭惡報的例子每天都大量湧現。同時因善待大法一念而祛病、消災、化險為夷、起死回生者更是層出不窮。有的就發生在你們身邊。大法弟子希望每個生命都有一個美好的明天,那麼就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學員


    家書

    三弟:你好!

    近來家中一切都好吧?奶奶、娘、及弟妹、孩子們都好嗎?

    關於我與你於哥之事,你們也不用擔心我,一切隨緣吧。我學大法這麼多年,這些事我完全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如果結果真是如此,我並不後悔將來的一無所有,因為我所擁有的是用金錢所買不到的東西,這也正是我所追求、選擇的。關於楠楠考學問題,你們根本就不用擔心,這裏就有堅持修煉的孩子考上了大學,錄取也沒有受影響,對這問題你們就放心吧!

    年前你二哥來信說我不聽政府的話,在這樣的環境裏這麼長時間了。竟沒有多大改變感到不可思議。我完全理解你二哥的心情,他也是為我在這樣的處境中生活而著急難過才寫那封信勸我,可是三弟啊,我沒進監獄之前也同你們一樣,認為監獄是國家、政府改造犯了錯的人的地方,一定會把犯了錯的人教育改造好,可沒想到這裏比外面社會更黑、更邪惡,簡直是狼窩、魔窟,與歷史上的集中營沒甚麼兩樣。來到這裏的人就是給獄警掙錢的機器人,一年當中除了春節放三天假外,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就是五一、十一放假也要關在宿舍樓上幹手工活,每天都要幹14、5個小時的活,12點以前幾乎沒睡過覺,連寫信的空都沒有,加班到2、3點是經常的事。特別是去年8、9、10月份,8天不讓睡覺、洗澡、換衣服,身上被汗水畫滿了地圖,都臭了,完不成任務,獄警不讓我們吃飯、睡覺,上廁所也要規定時間,很多人都不敢喝水,冬天幾乎吃不上熱飯,幹活就在既不通風又不見陽光的地下室裏,空氣非常不好,夏天中午休息一個小時,就在幹活走道的水泥地上,這對人來說真是殘酷啊。

    說到學習、思想問題,這裏的幹獄警說:「幹活好、勞動好就是思想好。」報紙雜誌統統沒收,甚麼也不讓看,其實也沒有時間看,一年就是過年放三天假看電視,其餘時間根本就不放電視,甚麼也看不到,我問過好幾個來這裏十幾年的殺人犯,你們知道現在的國家主席是誰嗎?都說不知道,俺只知道毛主席、劉少奇、鄧小平,多可憐啊。甚麼國家大事、國家開甚麼會、發生甚麼事情一概不知,就是關心每天幹不完的活。這裏的組長就是牢頭的獄霸,就是獄警培養的打手,幹活慢的,組長有權力打罵,打的神經不正常了,就給吃精神病藥,看著一個個被打而吃精神病藥而導致目瞪口呆,流口水、走路呆板的犯人,我心裏就難過。在這裏只要有一口氣,就得幹活,生病了需要到醫院去看,得經過獄警批准,如果生病的人多了,如流感,很多人發燒必須是超過38度才能到衛生所看病,需要打針的,打完針馬上回來幹活,很多的藥都是自己花錢買。

    另外在這裏不准說真話,明明每天幹14、5個小時的活,如果上邊來檢查了,只要說真話就扣分(分是減刑的根據),只能說早8點出功,晚8點收工,伙房的菜單也是來檢查了就吃的好點,平時就是土豆、白菜、蘿蔔。在這樣的制度下,獄警打罵人、說假話、欺上瞞下、偷摸、勾心鬥角時有發生。一個犯人說:「來到這裏的人,是帶著一個毛病進來,帶著十個毛病出去。」100%的人都說這裏只能使人越學越壞。

    人都想走正路,本來我走的修煉之路就是最正的路,為甚麼要轉化去做一個隨和於不正之風的人呢?我知道你二哥、於哥不但不信大法,而且還仇視大法,現在咱家也承受著由於江××迫害法輪功帶來的巨大痛苦,你於哥也很痛苦。可是大法不是騙人的,姐現在已經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超常,同時我也為你二哥、於哥和那些不相信的人受媒體的毒害而感到難過、傷心、著急。

    一個進來十多年的殺人犯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這些煉功的表現和電視上宣傳根本不一樣,我親眼看見了,我可不相信電視上的宣傳了,我出去後也去煉法輪功。弟弟啊,這些是真實的事。

    另外,因煉功進來的人有副廳級、處級幹部、有上校、工程師、大學生、工人、農民近200人,這麼多人因堅持修煉,愛人就提出離婚的還真是找不出幾個人。我目前遇到的家庭問題,一是說明我做得不好,二也是我修煉路上的磨難,但姐不管遇到多大的艱難險阻,堅修大法的心是不會動搖的。你也用不著擔心姐姐的處境,只是家中的奶奶、娘及楠楠需要你們去關心、照顧,我有點不安。再就是,我理解你於哥目前的表現,只是為他的抉擇感到遺憾。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75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