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鐘芳瓊慘遭迫害的經歷(圖)


【明慧網2004年2月25日】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鐘芳瓊,女,39歲,原是個體戶。被迫害前承接三環路部份運輸業務,月收入達萬元以上。家住二環路東三段36號(仁和苑)。原籍:簡陽市雲龍鎮楊鳴村七社。原患有右下肢先天性血管瘤病。95年在陸軍總醫院手術時抽掉一根血管,不但未治好,而且還傷了小腦神經,便留下了腦缺血後遺症,嚴重時走路都發飄。97年經華西醫大30多位專家會診結果是:先天性大面積海綿狀腫脹型血管瘤病,國際上尚無診治方法。並且臉部還患有大面積頑固性黃褐斑,食用過國內外各種保健飲品(春不老、珍珠粉、仙尼雷德等)耗資上萬元都未治好。在絕望之際,99年3月,她喜得法輪大法,修煉兩個月,奇蹟出現了,原來的各種病症不治而癒。是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


鐘芳瓊

鐘芳瓊

鐘芳瓊與母親及兒子的合影

99年7月20日後,鐘芳瓊由於不放棄大法,堅持修煉,被成都市萬年場派出所等地非法抄家、綁架、拘留、關押14次。因寫文章揭露電視對她的顛倒黑白的報導,被非法勞教一年並加教三個月。

2002年4月2日,由於同修發真相資料被抓,鐘芳瓊也受到了牽連,戶籍警察魏大平把她騙到派出所,同時,610、國安隊、雲龍鎮派出所等十幾人已把她的家抄了個底朝天,甚至陽台上的痰盂都翻了一遍,等她回到家後看見家裏已經是一片狼籍,還有一些警察在繼續翻箱倒櫃地查找,她知道這些警察會趁機順手牽羊,(因他們上次抄家時,拿走了她家裝修房子時剩下的空調線一圈),當時便發現手機不在了,他們有的說沒看見,有的又說剛才是發現了一個手機,現在不知道了。後來他們便叫魏大平和另一位警察強行把她從三樓拖下去,致使她雙膝蓋和雙腳背在樓梯上擦破,他們在拖的過程中,她大聲喊:「警察抓好人了,警察抓好人了……」因她家的樓下是茶館,當時便圍觀了很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她便向他們講真相,從天安門自焚事件,講到四川電視台對她的誣陷,還講到警察借抄家之機,偷了她的手機。魏大平他們最怕她講真相,便強行把她往警車裏塞,結果把她的旗袍裙衣領上的扣子都拉掉了。後來,警察只好悄悄地把她的手機退回到她的另一房間裏,不過手機沒偷著,還是偷走了十一歲兒子的570多元錢的壓歲錢。

隨後惡警強行地把鐘芳瓊送到簡陽市看守所,鐘芳瓊不屈從,被雲龍鎮派出所(現所長)鄭永強一腳踩在她的背上,踢了進去。在看守所裏,鐘芳瓊抵制邪惡,並善意地向警察和看守所裏的保安講真相,惡警強行給她戴上冰冷的手銬和腳鐐。但她還是繼續給他們講善惡必報的天理,並希望他們為了自己的未來善待法輪功學員,卻又遭到警察指使姓袁的保安拿來一把大鐵鎖,把她戴的手銬和腳鐐鎖在一起,致使她無法直腰,無法吃飯。在這樣的殘害下,鐘芳瓊還是通過寫信的方式,把她修煉的親身受益和這幾年所遭到的迫害全部寫出來,親自交給了黃警察並轉給了鐘所長和其他警察傳看。他們看後不但沒有同情心和善心,反而還藉此威脅說:「你過去拘留十幾次都是通過絕食出來的嗎?可這次不一樣了,看著吧!」為了更多的眾生被救度,她絕食、絕水抵制江氏集團對她的繼續迫害,遭到野蠻灌鼻食,姓袁的保安威脅說:「不吃飯讓她朋友付50元灌一次。」就在當天中午的一點過,參與迫害的袁保安就下崗了,顯然已遭到了現世現報。

惡警每天給鐘芳瓊灌玉米糊兩次,每次都由七八個人分別按住她的頭和手、腳,還有捏鼻子的、卡住脖子的,直到使鐘芳瓊一點都無法動彈,每次灌食都使她喘不過氣,幾乎窒息。每次這樣的野蠻灌食,她都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過來。惡警們還長期把鐘芳瓊綁在死刑床上。手腳分開綁死,一點也不能動,致使她的脖子、背部疼痛難忍、度日如年;更令人髮指的是:他們每天給她灌進去卻不讓她上廁所,一次她的肚子已被尿脹到了極限,想盡一切辦法實在憋不住了,疼得她汗水布滿了額頭,又打濕了衣衫,無奈中鐘芳瓊告訴功友,讓她們把繩子替她解開,卻遭到犯人的頭兒黎英和另一販毒死刑犯的毒打,黎英用拳頭猛擊她的胸部,死刑犯則用手銬(她戴的)猛擊她的頭部,兩人邊打邊罵「你修真、善、忍就應該忍嘛。」結果她的頭被手銬打了兩個洞。致使鮮血順著頸部往下流,浸濕了衣襟、並浸濕了枕頭。樊警察進來說「活該,誰叫不吃飯的?」她明白這一切都是警察指使她們幹的。

當時鐘芳瓊已絕食、絕水半個月,再加上傷勢特別嚴重,看守所怕她死在裏面承擔責任,先通知簡陽市法院和國安隊經多人確認,她身體實在不行了,才通知萬年場警察和辦事處主任李強軍等人把她接回成都。

派出所又安排辦事處的黃××,在她家吃、住進行24小時監視。鐘芳瓊從簡陽被接回來時,派出所讓她簽字,她看見刑事拘留通知單上是「逮捕」。為了逃脫再一次的非人迫害與非法關押,她不得不當天下午(4月18日)忍痛離開70歲的老母親和11歲的兒子,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2002年12月9日,鐘芳瓊被跟蹤,又被610和光榮小區派出所一起非法抄了她暫租房成都市光榮西路市場公寓6樓22號的家。非法抄走了所有屬於她個人的私有財產大法書籍、資料和她的手機,3000元現金(張智說要退),惡徒並把她打翻在地,雙手往後背上拉再用繩子綁住,甩在客廳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再用繩子把腳綁住,警察張智並用一寸寬的封口膠布繞頭幾圈將嘴纏繞封住,再用黑塑料袋把頭罩住,被幾個警察強行抬下6樓,像扔麻袋一樣丟進警車,強行綁架拉到光榮小區派出所。一警察火冒金光地打了她幾耳光後,又把她甩在地上。導致她整個身體(包括臉)全是泥灰……過了一小時左右又把她轉至白芙蓉賓館4樓軟禁起來。

在賓館裏,惡徒們用手銬把鐘芳瓊銬在椅子上,光榮小區派出所的警察們24小時輪流監視不准睡覺。警察謝寒生(男,30歲左右)用拳頭暴打她,手打累了用腳猛踢;腳踢累了再用改刀把使勁打她的手背,用牙刷來刷她的臉,還覺得不過癮,又把她的鞋脫下來狠心地打她,邊打邊罵:「說不說,說不說,不說就打死你,打死算自殺,你……你……你究竟說不說。」見她仍不開口,又繼續惡言漫罵、攻擊她的師父……打得她全身青一塊紫一塊,連上廁所都只好扶著牆邊,更無法直腰。由於鐘芳瓊當天又來例假,便請年輕女警察蔡瓊去幫她買衛生紙(到時從她的錢中扣除),蔡瓊買來後,讓她說出姓名、地址、家裏所有資料的來路去路後再給她用,她堅決不配合,致使她的所有褲子都被血浸透了;最後她見她始終不開口,才只好把衛生紙給她用。警察從不准鐘芳瓊睡覺,長期銬在椅子上,只要一閉眼,警察就會無情的用冷水伺候;實習警察胖娃(瀘州人)用上鞋器(打人的專用工具)狠心打她,用煙熏她的鼻孔,用酒潑在她的臉上,眼睛被酒辣得淚水直流;警察旦學軍指使實習警察彥露(女)和實習警察國慶(男)輪番折磨她,因她當時已絕食絕水第五天,再加上他們三人的通宵輪番折磨。致使她已出現精神恍惚,她想:再這樣下去絕對不行了,便橫下一條心閉著眼睡覺。這時,他們像瘋了一般輪番使勁搖晃她,用帶水的毛巾使勁抽打她的頭部、臉部、又用冷水從她的頭上潑下來(12月份),她只聽見警察旦學軍命令道:「搖、再搖、使勁搖,端一盆冷水來,再去端,接著端起來喔,使勁整,看她清不清醒。」接下來她只聽見他們忙碌的腳步聲、水潑在她身上、頭上的聲音,帶水毛巾打她時發出的清脆聲和累得他們大聲喘粗氣的聲音,再後來她就甚麼都不知道了,已經昏死過去了。鐘芳瓊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才冷醒過來,醒來後發現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乾的,甚至連手腕都被紅毛衣褪色染紅了。早上來接班的女警察見狀後,還破口大罵。

在絕食絕水、不准睡覺,同時折磨拷打6天6夜的情況下,李科(可)又非法送來刑拘通知書,鐘芳瓊已無法承受了,為了揭露警察們對她的迫害和為了更好地照顧好老人和小孩,給她們一個正常的家,她曾想盡一切辦法逃離魔掌均未實現,第6天早晨8點左右,監視她的兩個警察睡著後,她脫掉手銬,縱身跳下四樓……【註﹕大法弟子被逼跳樓完全是惡警迫害所致,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必將受到嚴懲。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在任何苦難屈辱的環境下都要珍惜自己的人身,不能既修大法,又違背大法的教導。】

約下午五點多鐘,鐘芳瓊才甦醒過來,見自己躺在一車裏,車裏有警察在旁邊,沒有對她進行任何救治措施,也就是說,跳樓之後,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近9小時,她一直呆在車裏,他們想等她斷氣後,秘密火化算了,誰知道她又醒過來了,他們才不得不於下午6點左右把她送到一家醫院,醫院不收,才把她送到一環路西三段骨傷醫院住院部11床,檢查結果是盆骨三角區骨折、右腿骨折、左腳摔傷,且下身癱瘓。後來才知道是圍觀群眾撥打120後(後聽實習警察說的)才把她送去醫院的。當時主治醫生楊生文斷定雙腿只有截肢。再加上她又在醫院絕食絕水24天,整個人已變形,瘦得皮包骨頭,本110斤左右的她最多還剩下60斤。並且全身脫皮(包括臉部),而且雙唇乾裂、起硬殼,雙腿發紫,腫得無法穿褲子。由於長期平躺著不能翻身,致使雙腳後跟潰爛、化膿,更為麻煩的是由於肌肉萎縮輸液時根本找不到血管。甚至把手腕靜脈血管都割開縫了三針也找不到,最後不得不把本在休元旦假的護士長通知來醫院,經過長時間的艱難尋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根血管輸液後,再也不敢拔掉針頭,只好每天24小時維持著。便通知金牛區610,經610再次經過多人確認人已無救了。才由光榮小區派出所用擔架把她抬回家。

在70歲的老母和12歲的幼子艱難的照料下,加上鐘芳瓊堅持學法,大法的神奇再次在她身上體現:於1個月能坐起來,2個月能站起來煉功,3個月恢復到可以生活自理。

由於連續四年多的被迫害,非法關押,無法做生意,鐘芳瓊便讓家人到光榮小區派出所去領暫扣的3000元錢,結果李所長以小鐘在醫院醫了那麼多的錢為由,不退錢。使得小鐘一家現生活拮据,交不起孩子學費,每月基本生活費都成困難。一家老小只好搬出原住處,打算靠出租原居住的大房子以維持生活。可是就是這樣,現跳蹬河派出所、「仁和苑」戶籍孫勇、跳蹬河社區劉應方仍不放過,多次找到她家人要求交出小鐘,並說:她再不回來就通緝,後來又說不準任何人租用她家的房子,否則就將租房者攆出去。

這不是把人要往絕路上逼嗎?父老鄉親們,你能相信嗎?可它卻實實在在地發生在我們的身邊。法輪功學員也是社會的一份子,他們只是想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個好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就要被逼得走投無路嗎?天理不容啊!

善良的人們啊!法輪大法在世間洪傳快12年了,修者上億,遍布五大洲60多個國家,獲得了一千多個褒獎。法輪大法修心健身的神奇功效得到了世界人民的普遍認可。然而,在中國大陸由於邪惡之首出於妒忌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毫無理智的殘酷迫害,致使眾多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長期被關押和酷刑折磨,現在已知有880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惡奪走了生命,無數的大法弟子被逼流離失所。小鐘只因堅持修「真、善、忍」做好人,以自身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好」,就被反覆關押,迫害到吃不起飯、無處安身、老母擔心,幼兒受怕的地步。人心啊!都是肉長的,誰家沒有妻兒老小?誰不希望做好人?難道做好人就應遭到如此悲慘和不公正的對待嗎?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現在,迫害大法的首惡之徒已在多國被正義之士告上了法庭,「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已成立,所有迫害大法的惡徒必將遭到正義的審判。那些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政府工作人員、警察和610成員們,看看你們身邊那些已經遭了報應的人,想想自己的未來,如果繼續行惡,惡報來時後悔遲。

成都市區號:028
跳蹬河派出所仁和苑戶籍警察孫勇:13881936443
跳蹬河派出所:84126643
跳蹬河社區劉應芳:13666190200
光榮小區派出所:87656434
派出所李所長:89845906、13708055906
派出所應所長:88151930
派出所警察張智:88012728
萬年場派出所:84457853
萬年場派出所警察魏大平:88035301
簡陽市區號:0832
雲龍鎮派出所:7761165
派出所所長鄭永強:7761116、13088305006
派出所指導員李慶林:13183949385
派出所警察徐長和:7761128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5/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鐘芳瓊慘遭迫害的經歷(圖)-68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