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大連教養院女隊管教:停止迫害暴行 悔改才有未來


【明慧網2004年2月12日】請你靜下心來讀讀這封信,因為這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對你的善意忠告;請你冷靜思考慎重選擇,因為這是有關你前途命運生死攸關的大事。

99年7.20以來,江氏出於妒嫉以莫須有的罪名,對法輪功的鎮壓持續四年了。你們緊跟江氏充當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也至少有兩年多了。你們對大法弟子是最了解的,他們正直、善良、堅忍,在你們無理與殘暴的迫害下,他們一直以「真、善、忍」為原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苦口婆心對你們講著真相。你們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是好人,對廠家說:這些是學法輪功的人幹的活,從來不摻假。而你們又是如何對待這些好人的呢?

為了達到上級的所謂「轉化」指標,你們採取最下流與惡毒的方式暴力 「轉化」她們:吊銬、毒打,兩隻手伸平,銬起來呈大字形,腳離地吊銬幾小時甚至幾天;用拖布桿捅女學員腿部、下身,往陰道灌辣椒水;不許睡覺成宿罰站;用錐子刺腳,腳被開水燙壞;強迫學員吃大便……被你們殘酷迫害的大法弟子從小號出來都是傷痕累累,有的幾乎殘疾。連刑事犯人都說太殘忍了、太沒有人性!你們犯下的這些罪行真是罄竹難書!短短三年多,在大連教養院就迫害死6位大法弟子(陳家福、劉永來、孫蓮霞、王秋霞、於麗鑫、鄭魏),多人被打殘(曲輝、劉文燦、薛楠等),宮學琴及女兒、楊明、李華、劉華等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更多人身心留下無法彌補的創傷。

韓建旻、萬雅琳、苑齡月、譚教你們在女隊主謀迫害以來,小號就沒有一天停止過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你們還到小號直接毒打折磨她們。大法弟子傅淑英、孫燕、曲淑梅、常學霞等都是你們發明的變態酷刑的受害者(扒光衣服,用繩子打成結在下身來回拉,直到鮮血滴在地上,並吊在鐵牢子裏,把腿劈成一字形,用辣椒插進下身)。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會認為你們這種性虐待是對所有婦女包括你們自己在內的最大侮辱,這種精神與心靈的創傷甚至超過肉體的痛苦!你們還不斷的延長強制勞動的時間,升級迫害大法弟子,從中撈取黑心錢。你們想到過嗎,這些錢你們是用命都還不清的!

在你們的教唆下,那些中隊的管教也對大法犯下種種罪行。

楊深深(音),你從小隊長爬到中隊長靠的是甚麼?就是對大法弟子的心狠手辣。你曾把大法弟子吳葉菊毒打得當場小便失禁,還把多名大法弟子送到小號迫害。

曹治,你曾說教養院的管教不打人,而你在眾人面前卻打了一個學員好幾個耳光,還對另一個學員惡毒的說:「煉法輪功的死在這裏也沒人管!」

范偉,你曾在報上發表了多少誹謗大法的文章?你知道這有多大的罪嗎?

段慧賢,你曾主謀過對大法弟子的強制洗腦,採取的都是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不讓學員睡覺、體罰、在小號受酷刑。

王詩晴,你是警校畢業的,在你毆打善良的大法學員時,你沒有想到自己在執法犯法嗎? 聽說你們很多學過法律,難道你們的行為不是踐踏憲法、法律與人權的罪行嗎?

你們明明知道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犯罪,為甚麼還敢為之?因為上級指示?還是有江氏作後台就甚麼也不怕了?而江氏是利用國家機器製造了這場最荒唐與殘暴的鎮壓,它代表不了法律也代表不了國家!它現在已經被多國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告上了國際法庭,最終一定會得到法律和道義的審判!你們難道為了升官發財只顧短暫利益連自己的前途命運都不顧嗎?

現世現報的例子在我們大連不也出現了很多嗎?2001年姚家看守所的獄長田平死於車禍;金州610的頭子高明熹得了腦炎已病危;原西崗分局政經保科副科長李體健因交通肇事判有期徒刑七年,現在獄中得了癌症!你們回頭看看歷史哪個行惡者有好下場?是被送上了絞架的屠殺猶太人的納粹們,還是畏罪自殺或得到懲治的文革中迫害忠良的人民敗類?

你們也是被利用的人,該清醒了,不要把自己推向歷史的審判台!大審判就將開始,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都逃脫不了法網。「追查迫害法輪功的國際調查組織」已經成立,其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你們的所做所為早已經登上了「惡人榜」。

冷靜地為自己考慮考慮吧!你們中有的人還很年輕,難道就這樣跟著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做惡而葬送了自己的青春與未來嗎?你們也有家庭有兄弟兒女,為家人好好想想吧,不要因為你的過錯讓他們也背上罵名!你們已經對大法弟子犯了罪,我們之所以還給你們寫這封信,完全是處於大法修煉者的善心,就是不願看見你們一步步走向罪惡的深淵!人的生命是寶貴的!做人不能沒有良心呀!放下手中的屠刀,為自己的生命永遠打算吧,停止迫害,將功補過,才能有機會!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的生命!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2/致大連教養院女隊管教-停止迫害暴行-悔改才有未來-67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