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1月25日)


【明慧網2004年1月26日】
  • 師父新經文

  • 要點文章

  • 迫害真相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海外綜合

  • 人心與因果

  • 大陸綜合

  • 修煉人的故事

  • 勸善之心化飛鴻

  • 資料彙編

  • 師父新經文

    師父新經文:《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要點文章

    春節前後,河北邢台、沙河兩地西部,大法弟子成功利用無線電視講真象,播放影片「偽火」、「全球公審江澤民」、「大法洪傳世界」等一整張75分鐘真象光碟,使許多世人有緣看到大法真象。據可靠消息,邪惡之徒非常驚慌,省公安部派了專案組企圖追查此事,現盤踞在邢台。望國內外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共同發出強大的正念:讓邪惡的企圖徹底破產,全面清除干擾和迫害大法弟子用電視講真象的一切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讓參與迫害的惡徒立遭惡報。

    春節清晨,延邊大法弟子整體配合,在勞教所,監獄,等附近以及橋,高速公路,市區主要道路上懸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金剛永存」「大法弟子祝家鄉人民新年快樂」「牢記法輪大法好,歲歲平安年年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大小千餘條橫幅,最大的有10多米長。

    在江澤民小集團無理阻撓法輪功學員參加1月24日在巴黎舉行的中國春節大遊行以後,巴黎法輪功學員決定邀請歐洲各國等法輪功學員來到巴黎,共同舉行兩次盛妝遊行。1月23日下午,來自法國,德國,瑞士,瑞典,丹麥,奧地利,荷蘭,英國,愛爾 蘭,意大利,台灣等地的近千名法輪功學員參加了在巴黎市區舉辦的法輪功春節彩車盛妝遊行。此外還有部份熱愛中國文化並支持法輪功的當地華人主動參加了遊行。遊行隊伍有舞獅、彩車,手持花籃的飛天和近三十名蓮花仙子隨著歌曲「法輪大法好」而翩翩起舞,由多名男法輪功學員組成的腰鼓隊最烘托熱鬧氣氛,路人紛紛駐足觀看,一路上掌聲不斷。一位中國留學生說:「我覺得他們(法輪功學員)做得很好,他們把自己想說的話都表達出來了,用了很好的一種方式,很和平,很善良的一種方式……1月25日星期日下午,法輪功學員將舉行另一場遊行,向歐洲的文化之都巴黎的市民們展現中國文化的魅力和法輪大法的美好。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1月26日將對法國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巴黎的一些國際組織希望法國領導人在與胡錦濤會面時,向他提出法輪功受迫害的問題。法輪功學員並將在胡錦濤訪問巴黎時歡迎胡錦濤訪問法國,同時要求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迫害真相

    山東濰坊市南苑街辦血腥暴行錄:一、 基本信仰、上訪的權利被剝奪,1. 經濟上截斷,2. 南苑街辦趙傑等暴徒給大法弟子灌尿酒、中藥,3. 「名譽上搞臭」。二、不斷升級的迫害,1. 毒打大法弟子家屬,2. 酷刑種種:暴曬、灌酒、抹辣椒、用管子抽打、電擊、勞役,3. 暴徒:為了對付法輪功,我們甚麼辦法也想了,甚麼手段也用了,甚麼刑罰也使了………三、街辦暴徒通過經濟截斷獲贓款數十萬。四、慈悲的忠告。

    侯有芳,女,49歲,法輪功學員,甘肅金昌市西坡中學教師,2002年8月因散發真象資料被抓。在金川區公安局被施以「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在勞教所又被毒打、吊背銬,因承受不住折磨而違心轉化。後來表示反悔,警察又開始對她進行折磨,在外面罰站1個月不讓進屋睡覺,毒打折磨,胳膊、腿都被打斷,於2002年11月29日被折磨死。據說死時體內大量出血,包括肋骨、盆腔都被打骨折。

    原建設銀行連雲港分行部門經理、大法弟子陳光輝於2001年9月10日再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並於2001年9月16日被轉逮捕。一年後,陳光輝於2002年9月12日被南京市白下區人民法院非法判刑8年。

    黑龍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呂志范因上北京上訪、講真相屢次被抓,被勒索巨額罰款,並被非法判勞教3年,送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遭受了長期的酷刑折磨,身體受到嚴重的摧殘,被保釋回家時已神志失常,不會說話,腿部肌肉爛到骨頭,腿腫脹得褲子都脫不下來。 他的親人也受到牽連,家庭被拆散。

    我是家住鞍山市鐵西區南華辦事處百靈委237棟64號居民姜菊明。江澤民發動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我因堅定的信仰法輪大法,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被當地惡人長斯騷擾與迫害,多次被非法關押,後被送馬三家勞教所勞教,為避免被進一步迫害,現在流離失所,漂泊在外,有家不能歸。

    2002年11月,河北省晉州市公安局政保科長田秋生、惡警王軍清,把總十莊鎮射佛頭村大法弟子朱振娟非法抓捕,之後關進看守所,還強迫朱振娟的丈夫交6000元現金。在看守所非法拘留期間,惡徒不准家人看望,並殘酷迫害。據說在2003年11月15日左右,惡徒將大法弟子朱振娟偷偷非法判了7年刑。

    在湖北十堰市委書記趙斌的指使下,市政法委副書盧金昌、 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朱隊長、市委某辦公室科長李濤等3人在十堰地區開辦洗腦班達18期之多,迫害大法學員達200多人。他們用車輪戰進行灌輸洗腦,還從經濟上迫害,先由單位墊付6000元,如不屈服,就強行從大法學員家中掠取6000元。截至2003年11月份對大法學員強行勞改勞教達十多人。

    2000年8月1日,晉州市公安局政保科長付計強等惡人把正在幹活的大法弟子吳春然騙到晉州市公安局,沒有經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勞教二年,送到石家莊勞教所後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可晉州市公安局惡警硬叫臨時關押了14天。在這期間惡警既沒有通知家人,也沒告訴她的單位,致使吳春然的丈夫呂建剛拖著有病的身體,四處奔波,打聽妻子的下落,家中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女兒沒人照管,由於精神受到的打擊太大,不久呂建剛便離開了人世。

    河北省晉州市公安局政保科夥同周家莊派出所的數十名警察2003年夏闖入長虹服裝技校的辦公室,將大法弟子茹瑞欣強行綁架,拉到公安局,整宿罰站、不讓睡覺,逼迫寫所謂的「保證書」,非法拘留了半個月才放人。茹瑞欣被惡警劫持到拘留所期間,造成服裝技校關門停業、學員退校,給該學校的學員、及長虹服裝技校造成嚴重損失。

    湖北省咸寧煙廠政治打手非法成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案小組,制定了10條「土政策」,凡是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的職工,都必須寫保證,然後在廠裏辦一個星期洗腦班,才能上班。如果不按他們所規定的寫,就長期停工,就是勞教回來也得達到所謂的標準才能上班。在長期迫害下,四年中7名職工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勞教,受盡各種酷刑、苦役的折磨與凌辱;大部份法輪功學員曾被綁架至拘留所、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停工過。

    鄭州晚晴山莊洗腦班是一所暗無天日的非法私設監獄,這裏面經常秘密非法關押著一批批的大法弟子,他們把法輪功學員當作商品用來掙錢,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是由單位每月付2500元錢,這些費用都是從大法弟子的工資裏扣。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到一個十多平方米的房間裏,不允許出門半步,日夜由陪護看管監督,不允許煉功,每一個星期要上一堂洗腦課,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被強行灌食。

    北京十三處看守所的騙術:警察在提審時偽善的和大法弟子拉家常,時不時地套問姓名、年齡、住址,或者以讓你反映問題為名,套出姓名是真。還利用監室的犯人與大法弟子「親熱」地問長問短,使大法弟子放鬆警惕,告訴她們姓名、地址。北京十三處看守所的酷刑: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被拉出去灌食、「過電針」,高強度的電流通上,人體會強烈震動,床板也被震得「砰砰」的。

    葫蘆島南票礦務局設計所職工曹立明99年10月因堅修法輪功,被南票區法院非法判刑3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南票區看守所四個月,錦州市南山監獄半個月。2002年3月8日,曹立明被押送遼寧省瀋陽第二監獄迫害。2002年10月31日,曹三年刑滿後,又被劫持到南票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半月之久。惡警並向家屬索要伙食費350元,勒索錢3000元。因家屬沒有那麼多,只交了1500元。

    山東省昌邑市太堡莊鄉鮑家營村村民劉桂芹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回來後被綁架到派出所,迫害15天,罰款3000元。2003年11月12日,劉桂芹又被綁架到看守所,被罰款共1000元。山東濰坊昌邑市太堡莊鄉馬官村大隊書記張桂芹從7.20後就積極迫害大法,安排人監視舉報大法弟子。她常捏造事實報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

    原河北省晉州市東寺鄉書記茹志友瘋狂迫害法輪功。2000年正值秋收種麥的農忙季節,他指使鄉政府政法書記陳章山、李秋明、派出所所長谷造牛、韓彥軍,把本鄉所有修煉法輪大法的好人強行集中到鄉政府大院,逼迫寫「保證書」,並要多個大法弟子找5個人作保,株連九族。這樣一直折騰了一個月之久,就連七、八十歲的老人也不放過,還逼迫交了「保證金」和「罰款」。

    湖南省赤山監獄強迫犯人和大法弟子做苦役,生產加工洋娃娃,經幾十人的手做成直接裝箱運走,衛生條件差,沒有任何消毒措施。犯人中甚麼疾病帶菌的人都有。

    我叫王希,原是新疆石河子商校一名會計老師,自99年7月20日至今4年有餘,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數次無罪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在身體極度虛弱時被強行綁架到石河子強制洗腦班,因不放棄信仰,再次被判勞教三年。半年後因絕食抗議,被接回家。在我被非法關押在新疆烏拉泊勞教所和新疆女子勞教所期間,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受到了殘酷至極的血腥迫害,九死一生。我丈夫曾為我被迫交納巨額資金,在江澤民集團的迫害下,現已離棄。

    馬三家教養院在歷經70天的第二輪暴力洗腦中,大法弟子遭受到更加殘酷的迫害。在這期間,邪惡勢力糾集了遼寧省內各市的邪惡之徒聚集在馬三家教養院。因為封鎖嚴密,外界看不到具體迫害情景,但是大法弟子們在經過飯堂路上或操場上,都會聽到從招待所傳出的慘叫聲、哭聲。惡警還將大法弟子拉到室外,在零下10多度的氣溫下,只允許穿一件秋衣在外面凍,直到凍得全身顫抖,整個人凍得像紫羅卜一樣,拖回屋後,一會兒再拉出去繼續凍。

    黑龍江省大慶市龍鳳區臥裏屯惡人榜

    99年7月20日法輪功被江氏集團殘酷的鎮壓,我多次去上訪,反被無理關押八個多月,非法勞教二年,並被非法罰款,我家這樣一個昔日的小康示範戶,如今被迫害成了一個負債9萬多元的欠債戶。我的丈夫因為受驚嚇而兩次病危。在唐山開平區勞教所,我遭受幾個電警棍電擊,嚴重毀容,變得大腦反應遲鈍,邪惡之徒為了掩蓋,把我單獨關押在小號,不讓出屋,後來我的燙傷慢慢恢復,大腦漸漸清醒。

    我因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和寫上訪信,兩次被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2000年被非法判了三年勞動教養。在教養院裏不許我們說話,整天幹活。我絕食抗議,被野蠻灌食,灌食後胸痛難忍,醫院檢查,確診急性肺炎,放回家後身體還沒恢復健康,教養院的人又把我抓了回去,送到醫院。我知道,如果我不離開這裏,就又要把我送到獄中被非法關押。我便從樓上窗戶跳了下來,結果椎骨被摔壞一處,成了癱瘓。回家後我通過修煉,沒吃一片藥,沒扎一次針,現在又能行走了。這一事實足以證明法輪功是超常的和神奇的。任何對法輪功的誹謗都是造謠和誣陷。

    我現年61歲。2000年2月15日,我們一行二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去縣商廈門前煉功,被非法抓到縣看守所,受到非人的虐待,我被非法關押了45天,又被勒索了3000元錢才放出。因我不放棄法輪功,單位四年不給開退休工資;因罰款等原因,丈夫與我離婚;邪惡610、公安局還騷擾我,所以我現流離失所在外。

    99年7.20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我因去北京上訪,不放棄信仰,遭到鄭州市上街區楊福祿、戴明強等惡人的迫害,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送進洗腦班、拘留所,家人被勒索3000元錢罰款。

    我修煉大法不過一星期,身體上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家庭也和睦了,全家人沐浴在大法賜予的一片祥和之中。可是想不到江××出於一己私利,胸中嫉火中燒,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運動,我曾兩次進京上訪,卻被非法關押於朝陽牢獄。後因身體出現嚴重病態,惡人怕承擔責任,才放我出來。2000年8月14日,我又被無理拘留15天。家庭成員、親朋好友、學校領導三番五次給我施加壓力,一個和睦的家庭,被江氏小人迫害得不得安寧。


    弟子切磋

    轉化就是證實邪惡 大法弟子決不能認同或效仿。《靜水流深》這本書的作者在北京被非法勞教時,因承受不住,曾主動向邪惡轉化,藉口是要出國證實大法,還替一個沒文化的學員寫了保證書一起向邪惡轉化。我們一定要清楚,向邪惡轉化就是證實邪惡,在任何壓力下都不向邪惡轉化才是證實大法。找藉口向邪惡轉化是對大法和師父的出賣,犯下了破壞大法的罪業,這一切眾神都清清楚楚地看在眼裏,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可以掩蓋。

    希望海內外大法弟子都能保持清醒和理智,走好師父教我們走的神之路。

    不是無能為力 不要無可奈何。首先,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在被鑽空子的開始,都是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而且,在被鑽空子之前,往往是學法跟不上,其中很大一部份是對正法工作本身產生了執著,忽視了學法、發正念、煉功。特別是發正念(清理自己和清理外部,兩個都非常重要,不能偏廢),這是很多長期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都應該格外重視,但卻沒有重視起來的。其次,邪惡之所以能夠達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目的,是因為大法弟子自己承認了其邪惡安排,認可了,在被迫害中正念不強,用人心來對待了。所以,在邪惡的黑窩中,任邪惡擺布,任邪惡迫害。其實這個時候還是有了執著,還是沒能放下生死,沒有用正念正視惡人。放下生死,絕不等於去死,心裏不應該存在去死這一念。其實,只要不承認邪惡的安排,徹底從心裏否定它們,堅信師父,堅定大法,正念闖關,一定是柳暗花明的。要知道,被非法關押,決不是師父的安排!師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安排是:學好法,講真相,發正念,在做好這三件事中救度眾生,建立威德,走向圓滿。

    和武城縣同修切磋。在正法的今天,武城縣大法弟子整體還被大範圍迫害,2004年1月中旬又有20餘人被抓,迫害之嚴重全國少見。99年7.20以後,一些有「影響力」的負責人走向邪悟,對當地學員造成的影響和對邪惡的滋養,我們必須嚴肅對待和清除。對於亂法現象,大法弟子一定要警醒。那麼長期走不出人心的學員,也應該好好想想,得了法而不能證實大法的,法正人間時自己的位置在哪裏呢?有些同修還擺不正正法與個人修煉的關係,基點不對,達不到正法整體配合,這也是假經文誤導造成的。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和發正念不到位。收集當地迫害情況和惡人惡行及惡報的具體材料是揭露邪惡的關鍵,是證實法的需要。但很多同修怕邪惡報復,不敢揭露,滋養了邪惡。其實越怕越受迫害,越給惡人壯膽。現在還有些同修達不到定點發正念,還有同修煉功很少或不煉。修煉是嚴肅的,自己的修煉別人無法包辦代替。

    真心勸善 保護真象標語。近日來,我們地區大法學員在街道和住宅區的牆上噴上「法輪大法好」等大法標語,可是過不長時間,被人給塗改了。學員再噴,他又再塗。還有被改的。我想這個東西誰念上一遍就害誰,而且在散發著業力。到晚上,我就用噴漆桶,把「不」、「嗎」及「?」又噴上一層漆,第二天一看,由於噴得色淡,沒蓋上,就想再噴。過了一天一看,改的標語上不好的字被人貼上一張紙,上面寫一首詩──「破壞大法要遭報,別拿生命開玩笑,我是真心來勸告,遭報後悔已晚了。」我覺得這位學員做得很好。這個同修講出了「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同時起到震懾邪惡、救度世人的作用,路過的人也有人駐足觀看。我建議:大陸同修能像這個同修一樣,對法負責任。問題出在哪裏,我們就去講,向其勸善,以最大的善心救度世人。今後我們貼大法標語,或真象資料時附上這樣純善的勸善話語,能讓世人感到我們是在為他們著想,是對他們好。

    在堅持做好大法網站的翻譯工作中修煉自己(譯文)。當我第一次收到對我翻譯的回應,擊中了我的一些執著。我曾想過少做一些翻譯,以逃避這種「打擊」,也能逃開某人的提醒。但作為修煉者不應該避開矛盾。我試著保持冷靜並提高我的翻譯水平,當然包括提高心性。如今,在我收到回應時,我能夠把它視為對大法工作有益的,而不是困在情緒當中,或者是保護自己的執著。有段時間我感到陷入困境,沒有許多時間給周遭的人,我又想要少做一些翻譯。這時發生了兩件好事:我的未婚妻也開始幫助我做翻譯工作,大學的講師提供給我一個助理的工作。現在我有自己的辦公室能免費的使用網路,我可以在空閒時做翻譯。我也記得,有時我把忙於翻譯當作一個藉口,有時候我不想做某些大法工作或不想與某人做某些事情,大部份時候,未婚妻和我是一個完美的小組,但有時還是有矛盾。但如今情況逐漸改善。我們的文章品質跟我們的修煉狀態是相關聯的。當我們不在修煉的狀態中時,文章就會被糾正較多。當我們法學得好並且在法上,收到的回應是好的並且幾乎沒被糾正。當我們考慮到那些跟文章有關的人,工作就會做得比較快和順利。也就是說:我們要讓在中國受到迫害的弟子們用另外一種語言發出另外一種聲音,我們試著為讀者著想,讓他們能夠了解真相。

    大法網站使我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明白真象。我總是思考著,在這樣一個商業關係往來上,提供他們大法信息的最好時機會是甚麼。後來我想到,可以利用各種時機透過他們所在國家的大法網站傳送各類信息給他們。比如:2003年我利用公司在中國舉辦全球經銷商會議之前的時機,向我的客戶發出下列信息。「親愛的工作伙伴:謹通知各位,我無法出席即將在中國舉行的經銷商會議。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由於以下原因,公司建議我不要去中國,以避免遭到意外的拘留,公司無法擔保我在中國的安全……」我的客戶隨後紛紛回信,反應很正面,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聽到大法。當某地有大法活動時或在節日的問候時,我會將相關信息傳給我在當地的客戶。過去,我很難完整地向不同國家的不同的人介紹大法,現在我使用當地的大法網站作為向他們洪揚大法的開端,並且觸動他們的心,大法網站就像是打開他們心扉的一把有力鑰匙。


    正念正行

    正念抵制滎陽公安局惡警的迫害。2003年11月21日上午10點40分左右,突然有人敲我家的門,來人自稱是滎陽公安局的,我立即發正念,快速把大法書和大法資料放好。惡警把我家門用腳踢壞衝了進來,要強行帶人。我不配合,給他講真象,揭露邪惡,一口氣講了一個多小時。邪惡之徒揚言要搜查,我當時發正念,不許邪惡拿走一紙一字,就說:「你翻地三尺也找不到一片紙,大法都裝在心裏。」我的正念震懾了邪惡,惡警真的不敢搜查。但惡警仍要強行帶人,我不配合,後來我想,滎陽公安局是邪惡成堆的地方,去那裏給他們講真象,揭露邪惡,救度眾生。我一到那裏就開始講真相,在那裏不吃不喝不睡,講真相、護法、證實大法、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背論語,背經文,心裏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邪惡之徒向我要錢,開始要五千,後減到三千,再減到二千,我堅決拒絕,這時大法的威嚴在我的身上體現出來了,惡警態度變了,說你煉功受益了,身體好了回家去煉吧,沒錢也放人。就這樣一天後我回到了家。

    車窗外的真象橫幅。我們在2000年4月25日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迅速將橫幅打開,幾個便衣,不由分說,將我們塞上了車。警車上已有幾個同修,一男同修手裏緊緊握著一條黃布紅字的條幅,為了叫路人看見,他將橫幅貼到了警車的後玻璃上。在派出所狹長的過道裏擠滿了被抓的同修,只上午2─3個小時,前門派出所就抓了300多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上午11點鐘左右,警察讓我們排著隊上了公共汽車,車上由6、7個武警和警察看守。一路上我們齊聲背著《論語》和《洪吟》,警察根本管不了。突然一陣騷動,原來兩位同修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打到了車窗外,她倆一人扯一頭,將橫幅完完全全展開。武警大吼著衝了上去,企圖奪走橫幅,我們立即圍了上去,用身體緊緊地保護打橫幅的同修,強大的正念使邪惡土崩瓦解,橫幅安然無恙,路上的車輛都看到了大法橫幅。


    海外綜合

    1月19日上午,亞特蘭大Ebenezer Baptist教堂舉行了紀念已故著名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禮拜活動。兩位法輪功學員作為佳賓被邀請參加了早上的為佳賓們舉辦的早餐會和上午的紀念儀式。Yao女士介紹說,馬丁•路德•金中心一直關注法輪功受到的迫害,支援法輪功學員們非暴力和平請願的理性抗爭活動。一直受到喬州政府和居民關注的亞城居民呂朝暉先生接受了媒體採訪。來自亞城的幾十位學員參加了下午上千人的步行活動,希望更多的人來了解法輪功。

    1月19日,美國德州法輪功學員參加了在聖安東尼奧市舉行的紀念馬丁•路德•金博士遊行,打起了「真、善、忍」和「中國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橫幅,在步行的人群中引人注目。逾十里長的遊行路途兩側站滿了觀眾,接到學員們發給他們的真象材料,都發自內心的高興。


    人心與因果

    明白了真相的人們:

    ◇一大法弟子的姨了解大法真象後,幾名惡警正在追一名發真象資料的大法弟子,她指著惡警說:「你們追一個老太太,不缺德嗎?人家幹啥壞事了?」惡警一聽不追了。每次她看見貼的真象掉到地上,就撿起來再貼好。有時她還向大法弟子要真象資料:有資料要貼嗎?給我點,我站在凳子上貼,別人想撕也搆不著,沒有人管我。

    ◇一名同事因為人際關係不好,被調到一個新的工作崗位,上級領導找她談話時說:「這個新的工作環境你肯定能和同事搞好關係,因為那裏有兩名大法弟子。」

    ◇一名大法弟子的妹妹漸漸了解了大法被迫害的事實,一次大法弟子利用參加婚禮之機發真象資料,妹妹對她說:「還有嗎? 給我點,我也發。」

    ◇一名警察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過程中表現積極,後來通過大法弟子向他講清真象,逐漸認識到自己被謊言毒害了,私下裏對別人說:「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們在工作崗位上都特別突出。」

    錦州市某社區黨支部書記講述了一件事,元旦前,派出所要在我們社區活動室辦洗腦班,讓社區幹部到大法弟子家找人。社區書記不願意做這種事,說人家沒犯法,我們社區不管。元旦前兩天,街道主任、派出所、公安局、電視台的人都來了,一看,一個大法弟子也沒有,就讓社區幹部坐下照相,充當大法弟子,擺擺樣子。社區書記不幹,沒辦法,來的人坐下了,對著背後隨便照幾張,灰溜溜地走了。

    2003年10月,江蘇丹江市老家的嫂子來電話說哥哥不行了,她說:「你知道就行了,別回來了,你都70多歲的人了,路又遠。」我想我得回去,跟哥哥講真相。一下飛機,我就直奔醫院。我貼著哥哥的耳朵反覆說:「哥,你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一會,哥哥慢慢地醒過來了,一會比一會好,所有親朋好友都震驚了。第三天,哥哥能下地了。第八天,一切病症全無。現在,哥哥全家及親朋好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哥已修煉大法,來電話說他的體重兩個月增加了二十二斤。

    2003 年12月18日,我聽到姨姐弟倆人談話。弟弟說:「我以前可怕老舅了,怕他打我。自從老舅煉法輪功以後,完全變了一個人,不打人、不罵人、不抽煙、不喝酒,身體好,脾氣好,一天總是樂呵呵的。騎自行車回家時,被汽車撞上了還說沒事,我也是開出租車的,我咋遇不上這麼好的人呢?現在我可不怕老舅了,現在的老舅真好。」

    我是大法弟子,由於邪惡的迫害,我出於怕心,學法煉功非常不精進,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師父還在看護著我和我的家人。99年秋,我的兒子在鄭州至太康的高速公路上遇到特大車禍,當時全車上的人是除了死的,全是傷的,唯有我兒子被濺了一身血,連一點皮都沒破。兒子說當時他想起了媽媽是個煉功人,真是有老師保護他呀。

    元月8號上午,單位副書記給我丈夫打電話讓他去一趟,原來市裏來人抽查我是不是「轉化」了。晚上8點多,單位副書記和政工科長又來我家,說省裏來人抽查到我,要見我,要我配合一下。我說,我不會為難你們,但我也想讓他們知道大法好。快10點時,省辦事處打來電說他們正在飯館吃飯,叫我過去,他們不來了。我和丈夫都不同意去。10點多電話又響了,說辦事處有人要來,副書記不想讓她知道我的住處,只說在家屬院大門口等她。副書記對我丈夫說:一會兒他們來了,你衝著我來,甚麼難聽話你儘管往外說。後來辦事處的人聽了,就不想叫我去了,向上面打電話講了很多理由,最後沒事了。


    大陸綜合

    大陸各地惡報事例:

    ◇葫蘆島市綏中縣迫害大法的人遭報兩例:1、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610主任、政法委副書記尚爾貴2003年冬親自撕大法標語,被人舉報到110,說他「貼法輪功標語」。尚爾貴被帶到了公安局,後來幾經周折才獲釋,第二天心臟病復發被送進醫院。2、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電力安裝公司經理金平2002年將本單位大法弟子楊將威送至興城「洗腦班」迫害,導致楊將威被非法勞教三年,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事後金平遭報,並殃及家人:他開單位的車和妻子楊靜彬去岳母家,回來途中出車禍,楊靜彬當場死亡,金平本人重傷,頭上縫了10多針。

    ◇99年7.20以來,佳木斯公安局長宋金河,指使下屬瘋狂迫害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數千人次,數百人被勞教判刑,眾多大法弟子被逼得妻離子散、無家可歸。佳木斯已有8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宋金河現遭報被免職。

    ◇2001 年12月15日,遂寧市仁裏場鐘文福(武裝部長)等惡人把攔江鎮13名大法弟子關了四天五夜,進行迫害。2003年11月,鐘文福(武裝部長)在遂寧市三家鎮出車禍當場撞死。

    ◇豫西山區有一老年大法弟子。2002年夏季的一天去跟本村一位老漢講真相,老漢的老伴對大法弟子說:我現在就打電話舉報你。二十多天後,這位老太下地幹活時滾到山溝裏,把胯骨摔斷了,現已花了幾千元錢,仍未能下床。

    ◇豫西某市的李老太和老伴苗某因撕大法書遭惡報,2003年秋天李老太和苗某開車旅遊時,車翻到路邊六七米的溝裏去了,李老太從前面的玻璃窗衝了出去,被玻璃掛的全身是傷,腿被摔得粉碎性骨折,做了兩次手術都沒好,現苗某已得肺癌,生命垂危。

    ◇山東省棲霞市寺口鎮南橫溝村王慶貴的老婆王玉美,於2002年正月間舉報大法弟子,致使幾個大法弟子遭受殘酷迫害。結果不幾天王玉美與鄰村一家打仗雇了四名殺手進行報復,結果自己反倒被殺,差點身首異處,只剩一點皮連著,死相很慘。

    99年7.20以後,遼寧錦州義縣七里河派出所惡警和義縣電視台記者到七里河鎮法輪功學員許桂蘭家,他們把幾本大法書放到抽屜裏,讓許桂蘭往出拿。記者問:「你怎麼都交了?」她說:「這書不是你們拿來的嗎?」後來許桂蘭看到電視裏播放她「轉化」,主動交書的場面時,才明白是他們在造假。現在許桂蘭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

    2004年1月14日大陸綜合消息:

    ◇澳洲居民陶月芬的妹妹陶月蘭,於2003年6月4日被非法判刑8年,非法關押於北京市監獄。最近, 被轉移到北京市女子監獄6分監區。電話:(010)6027 6833, 6027 6688 轉 8061 或 8062.

    ◇李國強由於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現已提升為北寧市廣寧公安分局局長。現瘋狂抓捕大法弟子:抓捕一個大法弟子懸賞5000元。望當地大法弟子揭露邪惡。電話 0416──6600019 (宅)。

    ◇河北省深澤縣原「610」頭目賈建功在深澤縣辦起了洗腦班,目前已綁架了幾名大法弟子,致使數名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以賈建功為首的犯罪分子給該縣各鄉鎮下指標、加壓力,目前本縣大法弟子已將其犯罪行徑在全縣給予揭露曝光。

    ◇河北廊坊市管道局月城賓館正在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請當地大法弟子發正念清除邪惡並講清真象。月城賓館經理室電話:0316-2077141.廊坊市610辦公室主任:韓克光,工作人員:趙立華(女)。石油管道局610辦公室主任:羅思樸(宅):0316-2179728.

    ◇山東鄄城縣公安局政保科電話:科長惡警陳保東的手機號碼13001797502現已改為13954019986,副科長惡警李常義的手機號碼為13705309901.

    ◇遼寧海城大法弟子趙俊芳、付慶珍於2003年11月11日發放真象資料時,被綁架到海城市看守所。據悉,邪惡預謀於近日進行秘密審判。

    ◇自99年7.20法輪功遭鎮壓以來,河北省深澤縣縣委書記王文治積極充當江××的幫兇,在王文治的脅迫誘使下,該縣各部門對迫害法輪功及大法弟子格外賣力。近來製作誹謗攻擊大法的節目、綁架大法弟子辦洗腦班,並給各鄉鎮下指標,目前已非法抓捕幾人,致使數人流離失所。

    ◇黑龍江省科技學院何景陽,是團委的老師,掌管和操縱著學生會和儀仗隊。他經常在學生會例會上講一些污衊大法的髒話,給學生會成員灌輸邪惡的思想。2003年元旦前夕,在慶祝新年的聯歡會上,一個學生小品也污衊了大法和師尊。這次聯歡會是由一個名叫張麗媛的女老師操辦的。

    ◇2000年10月,哈藥集團製藥總廠位曾接收一名哈爾濱醫科大學的應屆本科畢業生(張程鵬,26歲,修煉人),2001年2月,哈藥集團製藥總廠廠長以工作相要挾、逼迫其放棄修煉,遭拒絕後將其檔案退回,使其失去工作。

    ◇廣西北流市惡警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煙台市芝罘區猶大吳世全在濟南勞教所背叛大法,開始助紂為虐。2002年春天被釋放回煙台,挨門挨戶騷擾大法學員。煙台成立610及洗腦班後,該惡人做了大量壞事。其家人都曾學過大法,現在全家卻都在攻擊大法,其丈夫和兒子收集大法弟子的情報給610.其女兒在濟南勞教期間打殘一名大法弟子。釋放回煙台找工作不成,吳世全就將其送入煙台芝罘區610辦的洗腦班,充當打手。

    ◇山東濰坊昌邑市太堡莊鄉鮑家營村惡人:(1)韓敬富是太堡莊鄉委的司機,從7.20以後積極參與迫害大法,每次抓捕大法弟子都是他開的車,夫妻二人夫常舉報大法弟子。 今年韓敬富被開除回家。(2)鮑瑞茂夫妻二人從7.20後一直舉報大法弟子,後來其妻子生病住院花了一萬多元錢,又和鄰居打架,被鄰居打得眼睛看不見事。現在夫妻二人多病纏身。(3)鮑家營村婦女主任范玉花和社員鮑守紅常常白天夜間跟蹤舉報大法弟子,經常幫著抄大法弟子的家。

    ◇山東濰坊昌邑市太堡莊鄉馬官村大隊書記張桂芹從7.20後就開始迫害大法,她還安排人幫著監視舉報大法弟子。她常捏造事實報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2001年農曆8月份她丈夫得病住院,花掉7000多元錢。

    今日17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修煉人的故事

    大法賜給我生命的神奇:我是94年8月開始修煉大法的。10月的一天,我在插電源插頭時,從電源頭處閃過一道藍電火花直透雙手,兩手錶面被電得漆黑,但人一點事沒有。95年5月,和一同事修車撬離合器片時,同事無意將一根一尺多長,拇指粗的撬棍扎在我的眼球上,當時只覺得一彈,鋼製撬棍被彈在一邊。如果是常人,後果不堪設想!2000年2月的一天,我在海南的海邊走,無意中走到一個危險地帶,頃刻間轟的一聲炸響,又碰上漲潮,海水猛漲,不會游泳的我嘴裏被海水猛灌。當時的感覺是快沒命了。當時心裏想:「師父啊,我還沒去北京,就是死,也得……」這時忽然感到一隻巨大的手連推我三掌,一掌推我幾十米,推完後我雙腳剛好著地,水也只到我的下巴下面。2000年6月,我上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被惡警綁架打斷6根肋骨,回家後,胸部很痛,翻身、起身都不方便。醫生說我至少半年才能好。我堅持學法,煉功,第九天打坐時剛煉第一個動作時就聽見骨頭咯咯做響,兩邊的肋骨往裏猛收,6根肋骨癒合好了。

    煉功一個月 難言之痛消失了。我丈夫有一階段生活不檢點,被感染上性病──梅毒。把我也給傳染上了。治療了半個月,病變部位越發嚴重,那種難言的痛苦折磨著我。治療期間,有人跟患者們說:修煉法輪功,甚麼病都能煉好。我決定去試一試。我找到煉功點,老學員對我說:不能光煉功,還得看書,學法,修心性。經老學員指點,我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功。只煉了幾天,身體就感覺輕飄飄的,走路生風,後來煉了一個多月,我的難言之痛全消失了,就連以前身體的其它病:胃病、關節炎、低血糖、頭痛等也全都不治而癒。我丈夫從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從心底裏說:法輪大法真好!因為他知道,如果不是我修煉法輪大法,可能我們這個家庭早就破裂了。是法輪大法教導我們要人心向善,是真、善、忍教會我對待他人要寬容忍讓,因而才保住了我們一個完整的家庭。


    勸善之心化飛鴻

    新年之際給甘肅金昌父老鄉親的公開信
    給錦州市原610頭目李協江的信:抓緊時機 悔過贖罪我們身邊,就發生在具有千
    給葫蘆島紅崖子鄉政府王德祥等惡人的公開信
    給小孫莊父老鄉親的公開信
    致南票礦務局員工:我們的好同事曹立明、張旋在遭迫害
    給大陸朋友的一封信
    致哈爾濱平房區鄉親們:善良的選擇會帶給您未來的美好


    資料彙編

    明慧週末(第一五七期目錄)
    真象傳單:《真象》第14期(適用於絲網印刷)
    油印機(B4版)真象傳單:天地蒼生(9)
    孩子們的新年賀卡
    真相傳單:孩子們圖片講真象
    真相小冊子──《心聲》(第十二期)
    小冊子:緣牽閭山(遼寧北寧市)
    小冊子:錦州真話──監獄內幕(第2期,遼寧)
    真相傳單:江城心語(第3期)(吉林市)
    關於使用Private Disk Light虛擬硬盤的一點經驗
    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1月24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6/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1月25日)-65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