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6月23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3年6月23日】
  • 哈爾濱工業大學博士後由於堅持修煉被非法判刑15年

  • 河北邢台市大法弟子李金鋒被邯鄲勞教所迫害得生命垂危

  • 山東省威海市大法弟子呂桂玲在威海看守所絕食抗議已生命垂危

  • 四川省德陽地區什邡市610培訓「骨幹」,妄圖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 廣州610又在進行一次邪惡的洗腦計劃

  • 遼寧鞍山公安局保衛科毒打大法弟子至昏迷後棄於荒野

  • 石家莊地質大學退休教師黎慶珍被綁架到洗腦中心遭受迫害

  • 提醒成都地區及周邊市縣同修警惕特務的破壞

  • 哈爾濱工業大學博士後由於堅持修煉被非法判刑15年

    韓利,哈工大博士後,由於堅持修煉被非法判15年。張躍明,鶴崗人,由於做有線電視真相廣播被非法判19年。


    河北邢台市大法弟子李金鋒被邯鄲勞教所迫害得生命垂危

    河北邢台市大法弟子李金鋒,流離失所到河北寧晉縣大法弟子家住,在做真相資料時被抓,非法關押在邯鄲勞教所。現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三根肋骨被打斷,腹部鼓起很大,不能行走,生命垂危。


    山東省威海市大法弟子呂桂玲在威海看守所絕食抗議已生命垂危

    呂桂玲,42歲,山東省威海市江家寨人。在2002年4月份大搜捕中被非法抓到威海市看守所。隨後呂桂玲與其他同修一起絕食抵制迫害,當時有十幾名同修被抓,大部份同修絕食抗議不配合邪惡。惡警們把絕食的大法弟子綁到鐵椅子上放在院子裏曝曬,幾天後開始野蠻灌食,大法弟子們巍然不動。惡警看此招不行,又用「攻心術」企圖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但都沒有得逞。最後參加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被陸續放了出來,其中大法弟子呂桂玲絕食一個多月正念闖了出來,有力地震懾邪惡。看守所的警察對派出所的人說:「以後抓來的法輪功先問她吃不吃飯,不吃飯的不要送來。」

    呂桂玲回到家後為了避免進一步迫害,離開了家與同修在外做著講真相的工作。2003年1月,在濰坊不幸被抓,後來送到威海看守所非法關押,這期間呂桂玲一直絕食抗議。6月初被送到威海市市立醫院搶救,有同修去看望,只看到呂桂玲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就這樣手和腳還被銬著。得知消息後同修們一直在發正念清除對其迫害的一切邪惡因素。據悉呂桂玲又被送回看守所進行迫害,現在情況不明。望正義之士幫助營救。

    看守所:0531-5812773,5812775(辦公室)
    接待室:0531-5200089
    公安局副局長辦公室:0531-5235217


    四川省德陽地區什邡市610培訓「骨幹」,妄圖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四川省德陽地區什邡市610辦公室召集全市一些街道辦事處、企業、事業單位部份領導人員,參加所謂的「轉化培訓班」,此舉意在提高那些參與迫害的惡人的犯罪「技術」,加重迫害大法弟子。望當地大法弟子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抵制邪惡的迫害。

    在此我們再一次正告什邡市610辦公室的不法官員和國安大隊參與迫害的不法警察:懸崖勒馬,莫要再做江氏幫兇。如果「天災、人禍、瘟疫」都還不能讓你們警醒,明天,陪伴江澤民站到審判席接受審判的就會有你!


    廣州610又在進行一次邪惡的洗腦計劃

    最近,廣州610又在進行一次邪惡的洗腦計劃,以所謂了解掌握曾被非法關押又釋放的大法弟子的思想狀況為名,將在其名冊上的法輪功學員分批關押到龍洞洗腦班(已進行了2-3批)。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又一次邪惡迫害,請廣州的大法弟子共同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讓邪惡的計劃破產。


    遼寧鞍山公安局保衛科毒打大法弟子至昏迷後棄於荒野

    2003年5月24日,鞍山市公安局安保科,將一流離失所大法弟子綁架後,錢、物洗劫一空。因其不配合惡人而遭到毒打,被折磨昏迷後,惡警竟毫無人性地將其棄於荒野。這就是江氏流氓集團所謂的「以德治國、依法治國」的真實寫照。


    石家莊地質大學退休教師黎慶珍被綁架到洗腦中心遭受迫害

    石家莊地質大學退休教師黎慶珍4月中旬被單位和街道綁架到石家莊洗腦中心,遭受迫害。


    提醒成都地區及周邊市縣同修警惕特務的破壞

    據可靠消息,一個曾經犯過罪且服刑10來年的邪惡常人被四川省公安廳及省610收買成為特務,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以「××市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身份活動於成都、新都、彭州等周邊市縣,博得法輪功學員信任後,騙取錢財、了解當地大法弟子的情況,伺機破壞當地資料點、迫害大法弟子。此人會上網,個體特徵是:個矮(估計不超過1.60米),皮膚較黑。

    請成都地區及周邊市縣的同修注意,不要讓特務鑽了空子。最近成都地區及周邊市縣一些資料點出事,估計和此人也有關係。如有可能,可對其身份進行核實。也希望有知道此人近一步情況的同修能更多的揭露邪惡之徒。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23/52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