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十二時辰與人體(醫案)


【明慧網2003年2月3日】安娜的三個孩子與前夫皆於一次飛機失事中喪生。她被一位有名的心理治療醫生轉到我的診所。那位醫生對我說:「安娜一到飛機失事的那一刻就發病,從感情上完全可以理解,但從理論上無法解釋,就更無從下手治療了。」醫生說時眼中流露著同情而又無奈的神情,表示盡了全力卻毫不見效,對其再也無能為力。

可以想像,在飛機失事的一刻,飛機在空中翻滾,顛簸上下,最後墜落,對安娜的三個從三歲到八歲的孩子而言是如何漫長可怕。他們三人是第一次同時離開母親,他們在驚慌恐怖中呼喚「媽咪,我要媽咪」。每到此時這哭喊聲就迴響在安娜的耳邊,刺到她的心裏。安娜此時就會歇斯底里地大哭,直到喘不過氣來。她的撕心裂肺的哭聲,使周圍的醫生護士均為之悲切。幾個月下來,醫生想盡辦法皆無用。無奈之下,有人提到嘗試中醫治療,於是她被送到我的診所。

預約時,我告訴她在發病時來。在問診過程中,話到中間,她就開始發作大哭。哭完她眩暈不可坐立,身心疲憊,形寒而慄,十餘分鐘自止。每日此時其症必發,神情淒楚,面色不華,舌質淡,舌苔白膩,脈弦滑。

一般醫生會認為這完全是因為飛機出事的時間引起,而我則認為是生命鐘走到心臟處而致。

午時為氣血流注心經之際。《內經》說:「在髒為肺,在聲為哭,在志為憂」,「邪氣並於肺則悲」,「肺病者日中甚」。心火旺而灼傷肺金,即心火旺盛時,會傷肺,而肺的病症與情感相連時,是為哭。

再查下去,又發現除了失去親人的悲傷,她還有精神上的壓力,因為這種症狀自制不能,更換醫生無效,使她甚覺苦惱。

針灸百會、膻中、氣海,上、中、下三處先使其去邪氣歸正。應用針刺療法,先刺百合,沿頭皮向後進針。膻中穴施以瀉的手法,中等刺激,不用大幅度捻轉,氣海穴施以補法,待針感,不一會兒,症狀就控制。然後用心俞、肺俞、神門、內關,平補平瀉,留針30分鐘,患者立即進入睡眠狀態。

用中藥溫膽湯加減,她的症狀漸愈。一段時期後,病狀自癒。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3/43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