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與去執著:正念去睏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5日】最近我發正念干擾非常大,而且情況越來越嚴重,致使我發愁發正念。近一個月來,雖然堅持發正念,可沒有起到正念的作用,知道是思想業在干擾主意識,於是下決心在發正念時前5分鐘盡最大努力集中精力清除思想業,可不管怎麼努力,幾乎只要一閉眼就睡過去了。丈夫提議我乾脆睜著眼,可眼睛不聽使喚,不知不覺就閉上了。思想中出現不同的人物和我吵吵、不同的事讓我去分析,只要往那一坐結印或立掌,就開始睡過去,這種干擾死死地控制著我,使我感到很痛苦。為了幫我衝過這一關,丈夫不知要在發正念這十分鐘叫我多少次,而每次叫我時,我都在夢裏那陌生的地方和有形像或無形像的人說著、忙碌著。

我究竟出了甚麼問題?我深知助師正法最後的可貴日子裏,每個大法弟子發正念的重要性,我甚至痛苦得無可奈何地含著眼淚對師父說:「弟子雖不十分精進,離您和法對我的要求差的太遠,可我一直在努力做好,不是弟子不積極發正念,可沒等開始發,思想就不知跑哪去了,請求師父幫助我,我該怎麼辦?」回想助師在人間正法這3年多來,風風雨雨,坎坎坷坷,我都憑著對法和師父的堅信走了過來。丈夫被非法勞教期間有些消沉,我曾鼓勵他,我們是和師父立下誓約在人間助師的大法弟子,歷史上就已經造就我們的一切能力,邪惡是正法的對像。只要能闖出勞教所,今後生活中不允許再受到迫害,我不允許這一切發生。我不認為我在講狂語,這是我內心真實的感受。是對師父對大法無比堅信的正念,是我在法中修出的佛性體現。可沒想到在相對寬鬆的今天,我卻不知所措,我真的非常無助。

我只有學法,向內找。關於正法與去執著問題我和同修發生了爭執,他暗示我實修不夠,不重視個人修煉。我承認還有沒去的執著,但是在邪惡瘋狂迫害的3年多來,能走過來的大法弟子哪一個不是承受了常人無法想像的非人折磨,經歷無數次的非法綁架,每一次被綁架,每一次絕食,每一次走出來證實大法不都在實修中嗎?是邪惡的舊勢力死盯著我們的業力和執著不放,非要「幫」我們一味的「實修」而不讓我們參與正法,這不正順應了邪惡的舊勢力嗎?與我們助師世間行的初衷也不相符呀!我並不接受同修的意見,我相信法理上我是對的,但心還是妥協了,因為我被干擾得糊裏糊塗這是事實。我真的實修不夠?難道是我的思想業太大?(因修煉前,白天腦子總像編電影,晚上失眠總做夢)是我太抬高自己了?我沒有那麼高的層次,思想沒有空,心靜不下來,才被干擾?……

我使勁向內找,也確實發現自己隱藏著顯示和自滿的心。在直面講真相,偶遇不理解的親朋,認為我傻,認為我無聊,冷言相激時,發現了自己的虛榮心,可這也不是主意識被控制的原因呀!細找自己名利情似乎全有。一種越修越累的感覺就這樣使我陷入了極端的個人修煉無原則地向內找,也正是這「向內找」使邪惡鑽了空子。越害怕干擾反而干擾越厲害。

就在我無助的時候,師父的法再次點醒了我,在《澳大利亞講法》中,師父說:「它讓你睏,讓你睡覺,讓你失去正念正覺,甚至於它急了會給你顯現出干擾來,還會在思想中顯現出字來。破壞大法的魔也會這樣幹……」這句話使我身心一震:原來不止是自身的思想業,而是迫害大法的魔在利用我法理上不紮實,難中不堅信自己的正悟而迫害我,是它在拼命地抵抗,怕我讓它解體。我不再為此痛苦,不再負擔這種干擾,不再無原則地向內找,不再含淚求師父幫我,師父為我們做的太多太多,我似乎感受到師父那份苦心,要我們「難中煉金體」 (《神路難》)給我們自己悟道的機會,這恰是師父對弟子最大的慈悲啊!

在法理上我更堅定了自己的認識,歷史上造就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人間助師正法時留有一些人的思想和業力,否則也無法在世間助師正法,更何況我們的業力和各種不好的觀念和思想,主要是因為要到人間來在層層轉生時為了生存被污染所致。從根本上講,我們是在兌現誓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而不是來人間修煉或個人圓滿,如果我們一味地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去執著,而不是站在正法的基點上不斷純淨自己,就會跟不上正法的進程、辜負我們自己代表的宇宙體系眾多生命對我們的無限希望。

當終於識破了邪惡,我發現它甚麼也不是,相信邪魔不可能再干擾我發正念。一瞬間,我彷彿是頂天獨尊的正神,在我面前邪惡自滅。中午12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我非常清醒,頭頂上的能量強烈竄動,我知道我強大的正念在發揮威力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