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容子在中國慘遭迫害的情況


【明慧網2002年7月21日】日本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羅容)2002年5月24日因發放真相資料被北京海澱分局非法扣留,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不屈服於惡警的打罵威脅,堅持絕食,要求無罪釋放,拒絕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和命令。一天在被押著上廁所時,她將頭撞向了暖氣片上的一個鐵尖上,頭被撞破了一個深深的大口子,血流如注,而後她頭上纏著繃帶被送進了北京市公安醫院。在公安醫院這個人間地獄中,她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非人迫害。

公安醫院陰森的地下室是關押犯人的病區,現在卻秘密非法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深深的地下室陰暗潮濕,見不到一絲陽光,鼓風機嗡嗡地響著發出非常大的噪音。公安醫院的惡警非常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沒有一點人性。

羅容一直堅持絕食絕水,血壓高達220,頭上又是傷口,但惡警們拒不放人,還將她雙手雙腳用手銬、腳鐐緊緊銬在床上,雙手一上一下緊緊地銬著,手被銬出深深的溝痕,雙腳被分開緊緊銬在床兩邊,腳也被鐵鏈磨破了皮。由於被銬得太緊,她一點也動彈不得,身體像被撕裂開一樣痛苦難忍,她經常疼得昏睡過去。由於身體被手銬腳鐐撕扯得太厲害,使她的身下無法塞進便盆,被褥上又是尿,又是血(例假血和扎針流出的血),還有灌食流出的玉米麵粥,她衣服上也是,渾身粘乎乎,濕漉漉的。她經常是全身汗水濕透,頭髮也粘在臉上,身上散發出難聞的味道。她要求惡警鬆一鬆手銬腳鐐以放進便盆,被惡警拒絕,卻被兇惡的醫生護士插上了尿管,使她小腹疼痛難忍。儘管羅容大聲抗議,惡徒們也沒有停止它們的害人行徑。她被插著鼻管強行灌食,還忍受著尿管的痛苦,手、手臂和腳也被針扎腫了。凶殘的女護士還用手掐她的肚子和大腿。一個惡毒的醫生用手使勁扯動本已銬得非常緊的腳鐐,疼得羅容大叫。

她一到公安醫院就不屈服於惡警的迫害,不讓帶手銬腳鐐,每次都努力拔掉針頭和鼻管,每次都被惡警和醫生喝罵,有時打一次點滴要被扎上好幾針,幾個護士和醫生使勁地按著她,面對惡徒們的殘酷迫害,她仍然慈悲地正告掐她的護士說:「如果你覺得掐我能使你心裏好受你可以掐,但我要告訴你--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羅容用銬著的手十分吃力地扯開輸液管(有時用腳),經常是幾瓶液體都流淌在地上,儘管護士們發現後又叫又罵又打,她都沒有退縮,她說「每拔一次針頭和鼻管都是對舊勢力安排的一次否定,是對邪惡舊勢力的一次打擊。」有一次羅容拔掉針頭,所有輸的液體都流到了地上,她覺得頭暈得厲害,臉也燒得通紅,她痛苦得講不出話來。過了半天她突然悟到了,這是舊勢力強加給她的,想讓她接受不輸液她就會難受的觀念。她頭腦一下就清亮了,不再難受了。她就這樣在這人間地獄中堅持著正信、正念,破除著舊勢力的安排。她夢到了自己光著腳在雨中走,她悟出,這是師父點化她,她脫了「邪」。

後來,海澱分局的惡警到公安醫院欺騙羅容,說要遣送她回日本,並說要從哈爾濱出境,讓她配合說出來在中國的情況,羅容就說了來京的前後過程,惡警給她做了筆錄,結果上當,被非法判勞教。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1/33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