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為甚麼「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是最純正的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5日】如何發出最純淨最強大的正念是一段時間以來同修們交流很多的問題,我想我們永遠都不能忘記師父告訴我們的一句話:「心性多高功多高。」師父在《轉法輪》的「提高心性」這一節中給我們講了一個學員被車掛住,摔在地上,但由於心性到位而皮都沒破的故事:「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那麼大歲數,擱個常人,能摔不壞嗎?可她連皮都沒破。好壞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啊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給你多少錢,你住在醫院裏後半輩子起不來,你能舒服嗎?」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人的一念是多麼的關鍵,僅由這一念的不同,就可以產生多麼不同的後果。事情的結果,不就是由這一念決定的嗎?這還是一念在個人修煉中所起的作用,那麼在正法修煉中,我們的一念是否純正,純正到甚麼程度,所導致的結果就會有巨大的差別。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大法弟子發正念清理邪惡對你們的迫害,正念純正地做是可以的,舊的法理也是這樣的理。這與正念對待修煉、正念救度眾生是一個道理。」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在清除邪惡的時候大家要注意,抱著顯示心理、抱著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純的念頭,都不能達到目的。為甚麼你有這樣的能力呢?因為是一個偉大的修煉人才有這樣的能力。那麼你在發出這一念的時候就不能夠不是偉大的修煉人所發出來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在寫《純淨我們的正念》一文時,我理解發正念是為了「捍衛宇宙的法」,這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後來,在某一時刻,這個「應該」在我面前顯示出他的巨大內涵來:

我忽然悟到,這個「應該」的一念,非常的簡單,非常的樸素,非常的單純,卻是無慾無求的真正正法修煉的狀態,真正的偉大,真正的輝煌,真正的堅韌有力,完全是大法粒子的狀態,是我們從法中修出的本性的一面的體現,無私無我,純淨得無懈可擊,無漏可鑽,體現出我們為自己為大法為眾生負責的境界。

如果我們做任何事都是抱著我們作為大法粒子,應該去做的一念,其它甚麼都不想,甚麼都不求,就是「應該」,就是用法的力量在做,就是用最正的一切在助師正法。這個「應該」的一念來自於法,並因其純淨無私而具足法的力量,從中可以體現出慈悲救度眾生,捍衛宇宙的法等大法中的無限內涵和機制。

再一次讀師父的講法時,我發現,師父已反反復復地告訴了我們這個我們做事時應抱的一念,就是「應該」:

「我們的學員呢,真的了不起。前一段時間,大家為了正法做了很多你們應該做的事情,在這一段時間我們有很多人都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上做了大量的工作。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這宇宙大法的一個粒子,你們應該這樣做。當人破壞法的時候,當然誰也破壞不了這個法,宇宙的法怎麼能被人破壞呢?誰也破壞不了,但是呢,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不應該去把真相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講,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應該起這個作用。」(《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過去我們無論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在想:我要怎麼樣學好法,我怎麼樣為大法做工作,我怎麼樣能夠提高,我怎麼樣能夠做得更好;總感覺是在學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當中的一員。經過了這一年以後,我發現大家完全變了,你們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想法。無論為大法做甚麼,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雖然你沒有明確的這樣的意識,或你沒有明確的語言表白,其實你們的行動已經是這樣,這就是我看到的大家經過這一年以後發生的最大的變化。也就是說,你們已經完全在法中了。」(《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學員在生死存亡面前敢於走出來,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來,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偉大的一切。」(《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你就應該在這裏做好你應該做的,這就是為甚麼在國外得法。」(《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學員們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你們盡力地做了你們應該做的。」(《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那麼作為大法弟子,賦予了你們偉大的歷史的使命,這就和單純的個人修煉不是一回事。你們要維護法,你們要證實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況下你們如何地去揭露那些邪惡,更好地圓融大法,這是你們應該做的。實踐中你們也做得非常好。這一點,師父看得非常清楚。」(《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每個能跟上大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你們都做了你們應該做的事。」(《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至於說這場魔難還有多長時間,我想,這些事情,大家都不要多想;自己能不能圓滿,也不要想,因為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象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我們在人間修煉,有修好的一面和沒修好的一面,沒修好的人心不時會反映出來,干擾我們的正念,然而在理性上認識到了「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的涵義,對排除干擾,堅定正念,會有非常的意義。

個人體悟,不足請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5/2345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