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關山子勞教所的正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8日】
壯哉!大法弟子

鐵骨錚錚蒼宇間
一腔正氣貫九天
生死早置天地外
邪惡焉能不膽寒

大法遭陷近三年
弟子志堅魔膽寒
正念正行換新宇
烏雲終究不覆天

大法弟子志此堅
何懼餘惡逞兇頑
愚迷妄想害天法
留待後人做笑談

大連教養院野蠻迫害大法弟子。在這裏,大法弟子王秋霞因不向邪惡低頭而被活活打死。還有其他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一、大連市教養院的轉移計劃

2001年8月9日上午8時,大連市教養院門前,20位被背銬的大法弟子被從小號、嚴管、專管、新收、各大隊帶出,由2個勞教犯人押1名大法弟子,20餘名隊長著裝待命,旁邊停著一大客車,另外25名勞教犯人也被背銬,與大法弟子分成兩邊站好。60餘人坐入客車,前轎車開道,後小貨車(裝行李)壓後,駛出大連。

這20位大法弟子的名字是:馮剛、孔慶春、王志勇、劉洪友、王悅、劉長海、徐俊、滕仁民、陳詠、郭居峰、曹玉強、孫致遠、曲飛、王創、尹寶君、徐剛、良慶勝、王尚傑、張成君、劉仁秋。平均年齡30餘歲,其中有大學生、銀行職員、政府幹部、商人、大學教師、醫生等。

汽車上高速,過瀋陽,直奔遼寧省關山子教養院。關山子教養院,在遼寧省鐵嶺市昌圖縣,是與馬三家一樣血腥恐怖的省勞教所。

二、關山集中營印象

6個小時後,汽車駛入一個經濟落後的小城鎮。又經過很長時間的顛簸,來到了一處破敗的地方,這裏沒有高樓,惡劣的道路,高低不平。這裏就是曾經的勞改隊,地處荒山野嶺,遠離鬧市,與世隔絕的關山教養院。這裏收留了各教養院的反改造人員,在勞教犯人心裏,這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地獄。曾有勞教犯人說:「關山子打死人和死個豬一樣,捲個席子就抬走了。」生命在這裏沒有保障,廉價無比。解教的人說:「能活著出關山是萬幸的。」大院內荒草叢生,毫無生息,一人高的野草加上破舊的4層樓,讓人倍覺淒涼。這裏打死人是常事,以前的勞教犯人講,「一放風,一院子缺胳膊少腿,都是在石場裝車致殘的」。

8月9日,20位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此遭受迫害。

三、有計劃的暴力迫害

8月11日,入關山的第三天晚上,大法弟子馮剛、孔慶春、王志勇、劉洪友、尹寶君、曲飛、王創、孫致遠、劉仁秋、良慶勝正打坐,立掌,發正念(晚9:00)。第二天20名勞教犯人闖入室內,兩人一個,強制隔離。另10位大法弟子王悅等絕食聲援同修。15日晚,絕食的大法弟子也被強制隔離。午夜3:00郭居峰最後被解除背銬,進食條件是拒絕暴力;馮剛、孔慶春仍堅持絕食抗議;另8人進食但仍堅持集體煉功,發正念。終於,18日早4:00,警車鳴笛開入大院,將馮剛等10名大法弟子帶上背銬,兩個勞教犯人押一個,孫致遠頭被撞,滿頭鮮血。勞教犯人都是突然接命令行動,包括大法弟子都是只穿一個三角褲頭。另10位大法弟子中,張成君,曹玉強,徐剛,郭居峰也被陸續帶出,強行按著跪在地上,王書記說:「為了消消你們的威風,將你們送入各大隊。」

警車一路鳴笛,空氣緊張,如臨大敵。8:00到達馬重磚廠(二大隊外役點),低矮的簡易房,房上警察,房下警察,戒備森嚴。此站,大法弟子馮剛、孔慶春,尹寶君、孫致遠下車。車又上高速,10:00來到鐵嶺三台子石場(五大隊外役點)。此站,大法弟子良慶勝、郭居峰下車。車繼續上路。又來到溫莊子磚廠(6大隊外役點)。此站,其餘的大法弟子全部下車,張成君,曹玉強走在前面。一下子,勞教犯人以及在場的其他人員、群眾的目光全聚過來,院長高雷發令:「跪下!」大法弟子張成君、曹玉強奮力反抗,邪惡的命令失敗了。後二人留在溫莊子,其餘返回大院。

在三台子石場,大法弟子良慶勝、郭居峰兩人被單手戴手銬,由兩名勞教犯人看守。惡人開始晝夜24小時施壓,強迫背勞教守則。大法弟子郭居峰堅決不背。期間,院裏、大隊惡警、勞教犯人的威脅、電棍不斷。後大法弟子良慶勝被帶回大院,大法弟子郭居峰被留下,在這陰暗、潮濕的地方度過了五個月。這裏吸毒、二進宮、慣犯、遼寧省各類反改造人員,各路職業小偷聚集。

大法弟子郭居峰向他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證實法。三個月後,在其強烈要求下,於11月27日被解除戒具,前後共100天。

四、大法弟子用正念正視惡人

在關山子,大法弟子們遭到了邪惡勢力的殘酷折磨,但憑著對大法的正信,他們以強大的正念正行破除著舊勢力的安排。他們從正面提出煉功,到拒絕幹活,拒絕走操,拒絕「學習」帶有抨擊大法的段落,拒絕戴戒具,拒絕暴力,拒絕回專管隊,以擺脫其邪惡管理等等。大法弟子們以直言不諱的勇敢和百折不撓的真誠證實著法,使邪惡迫害法的計劃失敗了一次又一次。他們以大法弟子的智慧和正信捍衛著法的尊嚴,為大法樹立著威德。

1、2001年10月,大法弟子尹寶君第二次被關「小號」折磨,第一次因不走操被押「小號」二天,第二次拒絕幹活後,送八小號,打背銬共20餘天。有一天院長高雷視察,正遇看護他的勞教犯人給他穿毛衣,大怒,強行將大法弟子尹寶君的衣服扒得一絲不掛,凍了一個晚上。當時正值入冬,天寒地凍。

2、2001年11月期間,大法弟子孔慶春被送「小號」7天、徐剛2天、王志勇25天、劉洪友30天、被關在「嚴管隊」的大法弟子曹玉強被關小號8天;劉仁秋被關小號2天;大法弟子王志勇被惡警電了一個下午,一聲未吭,堅強不屈;劉洪友在小號被3個警察毒打;王志勇、劉洪友提出嚴懲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勞教犯人,後該勞教犯人卻被提前釋放,離開了專管隊。

3、2001年10月,關山子二大隊馬重磚廠,二大隊外役點,大法弟子孫慶春、馮剛、孫致遠、尹寶君共同提出必須在上崗之前將手銬解除,後在「小號」被解除戒具。

4、2002年1月11日,大法弟子郭居峰因煉功被送入「小號」,被背銬14天後轉為單銬(單銬即將手銬一端銬手上,一端銬在牆上的鐵環上)。一天二頓飯,一頓一個窩頭,兩個勞教犯人24小時輪流看護,早7點,晚7點換崗。大法弟子「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這期間,惡警將他媽媽、姐姐從黑龍江找來,企圖利用親情,換取他的「遵守院規,不煉功」的保證,都被他回絕了。在「小號」一個月後,被送入一大隊(勞教犯人大隊)。2月19日,惡警變臉,以走操作為迫害手段,郭居峰不走,又被送入「小號」。此時小號裏另一大法弟子尹寶君已在裏面20多天了。關山子開先河,大年三十也押人。

6、2002年2月19日放風時由於惡警隊長叫大法弟子曹玉強把手從兜裏拿出來,他不配合後遭毒打,田隊長對其鎖喉,4個惡警將其打倒在他,腳踩頭,他一下從地上站起,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目光直視田隊長。惡人膽怯了,將其送回,後大法弟子接連找惡警隊長,邪惡低頭了,並保證再不會有類似事情發生。

「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所有的一切都將被償還。多行不義必自斃,那些不惜給大法造謠誣陷,為了名利,為了向其主子邀功而行惡的罪惡之徒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

另外,大法弟子郭居峰、曹玉強在2002年3月已被轉入遼寧省葫蘆島市教養院。

五、獄中大法弟子詩詞

了願

滄桑一夢,
萍水相逢
又一劫難己過
往昔崢嶸不提
世態炎涼皆看透
唯有正念正信

豔陽酷暑耐過
落葉蕭瑟看過
蒼涼寒冬度過
斗轉星移
花開花落
一片清心救蒼生
滿目蕭然
淚眼滂沱

懂你

兒想娘親,娘盼兒歸
千里送來寒衣路,萬里兒行母擔憂
夜裏依稀慈母淚,夜半無眠北風寒
何時報得三春暉,待到冰開雪化時

關山的元宵節

進小號,打背銬
黑窩頭,涼水泡
大年三十無水餃
正月十五少元宵
有的是冰涼的手銬
這就是關山子的真實寫照。

讚大法弟子

氣貫長虹衝霄漢
悲天憫人海揚波
一身正氣
不畏邪惡
諸神皆讚歎
肉身護法神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8/2252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