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對誰講真相?


【明慧網2002年4月13日】很長時間以來,我發現自己和不少同修都存在一個問題:講真相時把對方當作是一個籠統的人,而沒有更多的從一個人的生命的構成上去講清真相。

法告訴我們:人有主元神,同時有副元神;人除了元神,還有後天形成的觀念、業力、思想業力;人在這張人皮下面才是人真正的生命,人皮像帽子和衣服一樣被邪惡操縱講話,由於非常隱蔽不易察覺,我們往往把它當作是人本身在講話;人有明白的一面,同時有不明白的一面;以層次劃分,我們講的太高人接受不了時,其實你沒有有針對性地給人講,而對方卻被其業力和觀念控制了等等。

10月份左右網上刊載一個女大法弟子在給父親講真相時,能清醒分辨出哪是業力在通過其父親的嘴講話,是業力則默不作答只是心發正念予以鏟除,是其父主元神則耐心講真相。還有一個弟子(也是網上刊載)在派出所被一惡警毒打時,他(她)突然看到了這個惡警其真正的元神跪在旁邊求大法弟子救度他。──當時我內心非常震撼:如果把這個惡警人皮表現出來的惡狠狠的形像當作是人的元神放棄不管時,那麼其人皮下面的真正的主元神該有多悲傷!

有一次眼見一個同修給另一個同修的親戚講真相時,一開口直接講佛下世在度人、法正乾坤如何如何、應該多麼珍惜這次的機緣等,最後這個親戚雲裏霧裏地咕噥了幾句結束了談話;我也曾這樣給舅舅和一個同事講過,結果他們強忍了一陣後,極不耐煩地打斷了我的話:「別講了!」後來反思到:當講的太高超過人的層次時,這個人的業力、後天觀念也就自然聽到了全起來反對;那麼反對的其實不是這個人的元神,而是業力、觀念的作用。之後,我還增加了一個正念:動用我的神通法力去抑制這個人的業力、觀念,把真相講給這個人的元神聽。

以前,和妻子切磋時不由自主地在以一個丈夫對妻子的身份在講,結果發現妻總可以找出一些生活的瑣碎理由來遮擋。後來改了,意念中直接給她的元神講,效果就不一樣了。事後明白:當潛意識中把對方當作妻子在講時,其實是在給構成妻子這個人的人的夫妻之情的這一部份生命在講,那麼夫妻之情這一部份自然就起到了一種阻礙作用。同樣,兄弟、姐妹、朋友、同事同出一轍。

同修之間互相指正存在的問題和不足時,也有類似現象。修煉的人有修成的一面,同時有人的一面;有這樣那樣的執著,同時有為了維持修煉環境師父留給我們的應該存在的人的一面。當某個同修存在一種強烈的執著時,其他同修經常講:「她怎麼那樣?」其實恰如其份的是應該這樣講:「她身上的那個執著怎麼表現的那樣?」比如前一種:「她很自大,總是高人一等。」後一種:「她身上自大的執著心很強,總是表現出來高一等的樣子。」前一種將修成的一面和執著心混為籠統的她,後一種則區分開來了。這就是為甚麼以前一種說法給她指出來時,她有些反感,難以接受,而後一種說法則容易接受多了。

問題提出來,旨在拋磚引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9/21150.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3/28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