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 必須靜心學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2日】自從修煉以來,我生生世世所造下的業力多次以病業的形式向外返出。往往病業一返出,立即就被消祛了。在我的身上,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表現出來的超常法理和神奇效果堅定了我對大法的正信。可是,很久以來,我對法的認識停留在這個層次中,不能向上突破。

1999年7月20日以來,情況有了明顯的變化。比如,我咳嗽、咯膿痰、關節腫痛、胃痛等病業先後外返,歷時將近兩年,頑固不消,這是我在修煉之前都沒有過的現象。這是甚麼原因呢?看來,對於疾病產生的根源有正確的認識遠遠不夠,因為大法的內涵是無限的。近兩年來病業不祛,為甚麼?

病業長期不祛,是我的心性沒有跟上來還是邪惡的干擾?其實我一直都在琢磨。可是我總是把心性的問題與邪惡的干擾孤立地看,分割開來考慮,結果想來想去就是突破不了,當然問題也得不到解決。

其實,心性的問題與邪惡的干擾是相輔相承的。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講得再清楚不過了:「……你們無論執著甚麼,它們就叫邪惡之徒造甚麼謠。甚至你們擔心大法被破壞,他們就製造假經文。……」由此可見,如果沒有了前者,也就不存在後者。那麼我的執著到底在哪裏?當我對照著師父講的法認真清理自己的思想,從中識別自己的執著時,我發現狡猾的執著處處打著所謂「證實法」、「維護法」的旗號,隱藏得非常深,使我長期發現不了自己的執著之所在。比如,為了「證實大法的健身效果」,我總是希望周圍的常人能感受到我是多麼的健康,而我的健康是大法給予的。可是事與願違,每次見到他們我就咳嗽不已,難以控制。比如,為了「證實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我總是希望自己比同年人顯得年輕,可是恰恰相反,兩年來我真的老了許多。事實上我的想法中缺少了救渡世人的慈悲之心,迎合了常人求健康、求長壽的執著心,這是一個多麼大的漏洞啊。

再比如,我擔心大法弟子被誤認為參與政治、反對政府,為此我好幾次向常人表明我是一個愛國主義者,甚至還想為當權者管理好這個國家出謀劃策,結果當然是弄巧成拙。曾經有一次我向明慧投稿,題目是「……是中國XX黨起死回生的良藥」,當時還覺得振振有詞的,可明慧為甚麼不發表呢?現在想來實在可笑。事實證明,末法時期,人類的各種學說、各種法律的條條框框對人類道德的回升、對社會風氣的扭轉根本無濟於事了,就連釋迦牟尼佛的法都渡不了人了,更何況毛澤東這個常人五、六十年前提出的「民主新路」呢?試想,如果所謂的「民主新路」這種常人社會的理論能救得了這個黨,解決得了當前各種複雜的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那我們所處的時期能說是末法時期嗎?師父在《不政治》中把有關法理講得那麼深透,只怪自己沒能靜下心來學法啊!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的修煉是高於人的,是掌握更高境界真理的修煉者,認識上是超越常人境界的。在更高的法理境界以下的認識就不再是宇宙的真理了。這一點每個大法弟子在修煉中都是明確的,那就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於正法當中。……」雖說我也曾把《不政治》讀了好多遍,可我還是沒能悟到法的內涵。原因是沒有用心去讀,帶著強烈的執著,又不用心去讀怎麼能溶入到法中去呢?不溶入到法中去怎麼能使自己不正確的思想和觀念得到歸正呢?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一言一行必須用法來衡量,只有符合法的要求才能顯出威力。怎麼能打著「證實法」、「維護法」的旗號,而用常人的執著和常人的理去迎合常人的胃口呢?這算甚麼助師正法!說得嚴重一點,這簡直是在討好舊勢力,是一種妥協,很可能恰恰起了一定程度的影響眾生得度的作用。

而且在病業返出的同時,還暴露出我的另一個執著-因為我有病業所以表明我還在世間法中修煉,其間隱藏著求圓滿的私心,並且與強烈的顯示心摻合在一起。執著如此之多,漏洞如此之大,邪惡要想干擾還用得著鑽空子嗎?它大大咧咧地就進來了。

要想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要想做一個真正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唯一的辦法就是多學法,而且必須靜心學法。因為不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帶著許多的執著心,用常人的思想觀念去做正法的工作是無法滿足正法的客觀需要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0/2117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