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9日】
聲明

我二年級的時候,全校組織反法輪功,老師逼著我簽字,還寫了幾句不好的話。爺爺告訴我反法輪大法是錯的,大法是佛法。現在我知道簽的字和寫的話是錯的。我聲明作廢。我也要學法,煉功。

戴佩璇 2002年3月12日


嚴正聲明

有一次我下河濕了衣服,我奶奶就打了我兩下,我對我奶奶有意見,我奶奶是學大法的,我為了出氣,就順便寫了攻擊大法的話。我錯了,我嚴正聲明我寫的攻擊大法的話作廢。

王鳳歧 2002年3月24日


聲明

2001上半年,在邪惡高壓下搞集體簽名,我不該簽,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小弟子:姜婧姿 2002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2000年8月25日,我在資料點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在看守所被關三個多月。因學法、煉功曾被看守所毒打,還被帶上了幾十斤重的腳鐐,雙手被反銬。2000年11月30日,被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

在勞教所我經歷了邪惡殘酷的迫害:因煉功多次被刑事犯和男幹警毒打;冬天被脫了衣服(只穿秋衣、秋褲)吊在樹上或通風的屋子裏;罰站、撅著站更是經常事;絕食抗議就被強迫下胃管灌食,灌一次還要三元錢;上廁所也要受限制;更殘酷的是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強制洗腦。特別是2001年6月份以後,勞教所對四五百名大法弟子強迫洗腦,惡警利用邪悟者對大法弟子進行輪番灌輸,拒絕洗腦就打、用電棍電、不讓睡覺。在這種高壓下,由於自己對法認識不足,不能用正念對待,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以至幹出了助紂為虐的事,從而給大法造成了嚴重的反面影響,在自己的修煉道路上留下了恥辱。

萬分幸運的是,在大法弟子的幫助下,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也找到了差距。這是師父給我的一次再生的機會,我深感師父的偉大、慈悲苦度。我一定要緊跟正法進程,用實際行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宣布自己過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

大法弟子 陳秀梅 2002年3月13日


嚴正聲明

99年7.22時,邪惡開始迫害大法,我兩次與同修去當地政府門前講清大法真相,證實大法好,被單位領導知道後,先後三次來我家做所謂的「思想工作」,不讓我修煉法輪功,由於自己存在的執著心沒有放下,嘴上答應了,心裏想:我在家偷偷煉你們也不知道。後來領導又打電話來我家非法搶走了我的大法書籍,並強迫我寫「保證書」才行。我由於有怕心,怕家中兒女受連累,怕丟了工資,怕被抓,說白了就是沒有堅信大法,違心地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後來我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又多次看到《明慧網》同修的嚴正聲明,可我始終是無動於衷。以後與同修一起學法,我回想自己過去多病,97年5月下旬煉了法輪大法,看到了寶書《轉法輪》,每天集體學法煉功,按照修煉人的要求高標準要求自己,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是我永遠也忘不了的,可是我卻因為有怕心,對師父、對大法不堅信,我真是忘恩負義呀,真的對不起師父,我對大法是有罪呀,今天我嚴正聲明,那個「保證書」作廢。我要堅定學法修煉,要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只要對大法有利的事情我就去做,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修煉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尤喜梅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有幸得法。自從修煉大法後,我的身心變化非常大,恩師把我的思想、身體給予淨化,二十多年被疾病折磨的我,真正享受到無病的幸福、生活的充實和甜美;使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義;知道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親身感受到法輪大法是救度世人的高層功法,使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和堅定的信心。

七月二○日後,看到全國鋪天蓋地地對大法造謠、污衊和攻擊我們的師父,由於自己的根本執著和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面對邪惡勢力時不能用正念對待,主意識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層層怕心求安逸等常人之心籠罩著,去認同邪惡的安排,把師父的法像交了,大法書也交了部份,並寫下了「保證」之類的東西。給大法抹了黑,在修煉路上走了錯路。每每想起來十分悔恨自己。這是修煉路上的最大恥辱和污點。

最近我再看師父經文「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路》)更引起我的心痛,師父佛恩無處不在,修煉路上時時點悟著我們,平衡著我們的一切,沒有大法,沒有師父也就沒有了我的新生和眾生的一切。為了挽回我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珍惜師父給予我今天彌補的機會,為了對大法負責,對自己負責,徹底洗刷掉自己的污點,特嚴正聲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日後我被邪惡舊勢力控制、欺騙、矇蔽下所做所寫所說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

從今後,堅定實修。「以法為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共同迎接法正人間時刻的到來。

大法弟子:李瑜 2002年3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與老伴在97年11月份有幸得法,在修煉過程中一直都很好。但是在2001年6月26日被5名民警非法抄家,把我帶到當地派出所進行非法審訊,強行讓我們放棄修煉,而且晚上不讓我們回家。他們給我戴上手銬鎖在一個帶鎖的鐵凳子上,一直銬了十幾個小時,叫我寫甚麼「保證」,我堅信大法是好的,所以一直沒有說大法一個「不」字,他們給寫好所謂的「保證」,在他們偽善的逼勸下,我說了違心的話。回家後我非常後悔,痛悔自己不應該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確實摔了一跤,並且給大法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我雖然回來後學法,正法,發正念,一天也沒間斷,今後我一定要「以法為師」,向內心找自己的不足,有不足和有漏的地方一定要做好。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派出所違心所寫的「保證」及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論、文字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於敬度 2002年3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的下半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雖然我走上了修煉之路,雖然我也一直在學法煉功,但是現在看來,在實修中由於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學法一直未真正深入,對待法理認識模糊,使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諒的大錯,對不起師父,極大地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的痛悔之心無以言表。

99年7月我上北京護法,被非法拘留15天,期滿又被單位非法關押,當時由於沒有堅持住強大的正念,在人情的帶動下寫下了「不再上京」的保證,還覺得自己不錯、是在騙他們,其實是變異人的思想表現,褻瀆了大法,配合了邪惡,釀下了大錯。

自我上京護法後,單位以及當地公安機關把我定為「骨幹分子」,他們遇所謂的「敏感日」節假日,不許我休息,隨時給我強行「辦班」,並且派人監視我的住處。2001年9月又從單位以欺騙和強行的辦法把我帶到「洗腦班」,進行「洗腦」。由於學法不深,產生了不願承受、不想堅持的想法,違心地寫下了「四書」,多麼的恥辱,嚴重地破壞了大法,極大地辜負了偉大的師尊。我在這裏發出嚴正聲明:我以前無論在何時、何處破壞大法的所言所寫統統作廢。我要重新開始,以法為師,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踏踏實實地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楊麗美 2002年1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64歲,我是97年3月5日得大法的,我在七、八十年代滿身是病,光吃藥花的錢不計其數,病也沒治好,得法後病全都好了,這還不算,我是一個字不識的文盲,現在《轉法輪》全能念下來,真是奇蹟;年輕時不會騎自行車,59歲開始會騎自行車。我得法5年每時每刻心裏想著大法,處處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努力爭取圓滿。

可是99年當權者開始迫害時,當地電視台在村幹部的配合下給我錄像,由於有怕心,當時就抱著應付的態度說了大法弟子不應該說的話,回想後悔晚也。現在我鄭重聲明,我要從新修煉,所說的所有違心的話與言論全部作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的進程。

劉鳳英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初得法,2000年10月26日進京上訪,於天安門被抓,被非法判兩年勞動教養。由於自己沒有真正以法為師,抱著執著不放,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導致我走上了邪悟之路。

後來,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網》的文章不斷點悟我,使人重新反省走過的路,方大夢初醒:師父全面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我卻要符合舊勢力的安排,這還能是大法弟子嗎?我對大法所犯的罪過是我永遠都無法彌補的。我自覺不配為大法弟子,我不能在助紂為虐,我只想以實際行動,努力學法,重回師門。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愧對師父的佛恩浩蕩。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寫所做的一切有損師尊、有損大法形像的言行一律作廢!

李卉 2002年3月1日


聲明

2001年12月31日上午,我正準備去市場買菜,還沒等去,辦事處和派出所到我家去,說是有話要和我說,我說不去。邪惡說不行,說到辦事處去說,不一會兒就回來了。結果我一下樓邪惡的車就停在樓下,就這樣七八個人把我架上車,把我騙到市「洗腦班」。在「洗腦班」的一個多月,邪惡天天逼我寫「三書」。我說不認字,我就不寫。邪惡一看不能讓我寫,而且已經到春節了,它就寫了一個「認識」叫我簽字,我簽了,叫魔給鑽了空子。我要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一個多月所說、所簽字的全無效,一律作廢。我要回到正法當中。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秀愛 2002年2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從1999年7月20日起,江澤民開始鎮壓和破壞,我在壓力面前寫的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簽的字,聲明作廢。兩年多以來,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幾百人致死。他(她)們用自己生命喚醒同修、世人使之心靈得到震撼,大法堅不可摧,邪惡終究被淘汰。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向世人講清真相,在正法進程中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吳江 2002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通過看《明慧網》上發表的《對發表嚴正聲明的理解》(2001年12月28日),我看到了隱藏在自己內心的「私」的因素的存在,認識到發表嚴正聲明的嚴肅性和必要性,特此發表我遲到的聲明。由於放不下對人的根本執著,在磨難過關中被魔鑽了空子,沒有做到堅定維護大法,向邪惡妥協了,寫了「保證」,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在此發表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班」所有說過做過對大法不利的一切作廢。堅定維護大法,去掉人的所有執著,在今後的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過程中彌補自己的過失,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俊峰 2002年2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1歲,我是98年得法的,在80年代曾經出過車禍,大腦震壞了,精神不正常,記憶力不好,自得法後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轉,現在基本和正常人一樣。99年7.20後,鎮、村兩級政府拿黨員的大帽子來扣我,強迫我寫甚麼「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等等,當時因有怕心,有怕丟了黨票的想法,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決裂書」。現在我嚴正聲明,所寫的「決裂書」作廢。這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事情,是對大法的犯罪,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爭取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韓聖玉 2002年3月22日


鄭重聲明

我是一名癌症患者,97年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得到不斷淨化,很快恢復健康,2000年4月我因參加法會被非法拘留,後又被分別送進區、街道辦的「洗腦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心性沒守住,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在高壓強迫下違心的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在此我鄭重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保證」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多學法,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堅修大法緊隨師」,決不動搖,走正自己今後修煉的每一步,「助師世間行」,在正法中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春傑 2002年3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們通過修煉,感受到大法給我們的恩賜,身心都受益了。2001年12月初被鄉政府人員強行抓進「洗腦班」強行洗腦。由於自己對法認識不足,執著心太重,主意識不強,在親情的帶動下寫了所謂的「三書」,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給我們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恥辱、留下了刻骨銘心的教訓。請師父再給我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嚴正聲明,我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不利於師父的話全部作廢。重新開始修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孟祥華 王秀芹 張秀芹 劉如英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精進,抱著強烈的執著心,於99年12月去京上訪,回來後,沒有守住心性,寫了「保證書」才被從拘留所釋放。2000年4~9月間又由於自己執著於親情、學業,為重進學校,違心地寫了「決裂書」和一些不正的「思想彙報」,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和損失。內心感到十分愧疚,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在師父的感召下,我決心振作精神,這裏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材料」作廢。重新回歸到助師正法的進程中,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全明東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在邪惡勢力的高壓、強逼下,沒能從法理上認清這場針對大法的邪惡迫害,沒能真正以法為師,結果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為此特作如下聲明: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中,我們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並重新走入正法中來,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助師正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作一個真正金剛不破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劉銘中 史豔青 田雲飛 康治國 王秀籽 閻秀梅 王忠才 雲風 2002年3月19日


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悟性跟不上,在99年7-20時在邪惡勢力的迫害和壓力下,向單位寫了「保證書」,現在悟到這是不利於大法的,聲明作廢。同時聲明我本人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東西的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要認真學法,在任何情況下不動搖,不配合邪惡,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夏淑賢 2002年3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從法上來認識法,在迫害中自己頭腦不清醒,被邪惡鑽了空子。自己不僅把大法書和講法錄音帶交了,並把一起去北京上訪的同修的名字說了出來。還在「保證書」上簽了名字。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當我明白以後,非常痛悔。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德鳳 2002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自從1999年7月20日後,我作為一名大法學員在派出所壓力面前,由於執著心重,怕心強,按了「手印」,還照抄了「決裂書」。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給大法造成很大的損失。我以後要跟上正法進程,爭取作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洗刷污點。珍惜師父又給的一次機會。聲明:以前簽名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吳桂香 2002年2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學法不精進,雖然從根本上對大法沒動搖,堅持學法、煉功,做自己該做的事,但沒能做到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從法上認識法,在邪惡的迫害中,順水推舟似的說過、寫過或別人代寫過所謂的「保證」。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都作廢。以法為師,做純正的大法粒子,助師正法,「圓滿隨師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崔鴻俊 韓錦文 2002年2月12日


嚴正聲明

因我學法不深,有執著和怕心,讓魔鑽了空子,在邪惡的逼迫下寫了「決裂書」和說了妥協的話。深感痛悔,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鄭重聲明,所寫、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堅定實修,做到「堅修大法緊隨師」,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關鍵時刻,實現「助師世間行」的誓言,加倍彌補。珍惜這萬載難逢的修煉機緣。走好正法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宮桂琴 2002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沒有能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沒能維護好大法。辜負了師尊的苦度,在邪惡管教的殘酷的迫害下,寫了一些對法輪大法有損害的話。現在鄭重聲明原先所說所寫的一些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話一切都作廢。今後一定抓緊時間多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大法粒子 郝淑萍 2002年2月28日


嚴正聲明

過去因為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2001年三月份被強行帶入「洗腦班」,強行洗腦。由於人的一面太重,存在怕心,不能從法上認識法,沒有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順應了邪惡,現聲明讓我填寫「悔過書」、「決裂書」、「批鬥書」,還有以前所說的所寫的一切不能證實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薛亞傑 2002年2月6日


聲明

我出去講清真相時被捕。在一個多月的洗腦班的逼迫下,我說了不利大法的話,並寫了「保證書」,現在我認識到這一切都是錯的。我嚴正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回到正法的隊伍中來,以實際行動補償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喜雲 2002年2月22日


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自己沒把握好,沒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而用常人的觀念對待問題,讓邪惡鑽了空子,違心的說了不該說的話,寫了不該寫的東西。事後,一直感到悔恨、深深的內疚和痛心。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以後,一定用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現在此我鄭重聲明:曾違心所做、所寫的全部無效、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新亮 2002年2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從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怕心強,在派出所的壓力面前沒有把握好一個修煉人應過的關。在「保證書」、「悔過書」上簽了名,事後感到非常痛悔。慈悲的師父又給了我一次再生的機會,我不會辜負師父苦度與慈悲,堅修大法一修到底。爭取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相,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聲明以前所簽的名一律作廢。

大法弟子:魏富榮 2002年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4月得法,2000年11月進京正法,後被關在本縣看守所,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在邪惡的迫害下,向邪惡妥協,上了電視,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給大法造成了極大的損失,在此嚴正聲明:自己所說對大法不利的話統統作廢。在今後的學法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挽回自己以前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聲明。

潘新花 2002年2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去省政府和平上訪後,在邪惡的威迫利誘下,違心地寫了令我痛悔萬分的所謂「保證書」,我深深痛悔,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我在這裏嚴正聲明,我所做的一切書面和口頭「保證」,統統作廢。今後要努力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走好修煉路上的最後一步。

大法弟子:楊淑波 2002年2月16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1月進京正法,後被關押在本縣看守所長達6個月。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各種執著心、常人心遲遲不去,在邪惡的迫害下,向邪惡妥協,違心地寫了「保證書、思想反省」,給大法造成了不應有的損失,在此嚴正聲明,向邪惡所寫的「保證書及思想反省」統統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金國 2002年2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平時學法不精進,在邪惡破壞大法時,沒能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沒能維護好大法,辜負了師尊的苦度,如寫過「保證書」,按過手印,說過錯話等,特此嚴正聲明這一切全部作廢。我要重新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跟上正法進程,挽回自己給大法所造下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董麗萍 2002年2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和放不下的親情,在過關時沒有走好,寫了所謂的「決裂書和認識」,雖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也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這不正是順應了舊宇宙所安排的一切嗎?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寫過的「決裂書和認識」及簽名一律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時應吉 2002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太重,在邪惡的迫害中沒有能守住心性,做了違背大法的事,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愧對一個大法弟子的稱號,在此我嚴正聲明,曾寫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書面文字全部作廢。真正的成為一名真修弟子,修正一切不正的,跟上正法進程,溶於法中。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郝秋燕 2001年11月7日


聲明

由於我沒有認真學好法,當時對大法還沒有更深的認識,因此在99年7月20日以後邪惡勢力鋪天蓋地而來時,由於怕心嚴重向單位把大法書和煉功帶都交了,回想起來萬分痛悔!現在我聲明,以上行為不是我真實的意願,是被迫的。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彩雲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4月得法,2000年11月進京正法後被關押在本縣看守所,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各種執著心不去,在邪惡的迫害下向邪惡妥協,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不應有的損失,在此嚴正聲明向邪惡所寫的「保證書」統統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愛榮 2002年2月2日


聲明

我於2001年11月6號,因散發大法資料,被當地惡人舉報,被邪惡非法關進了看守所。因學法不深,怕心重,配合了邪惡,說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簽了不應該簽的字。特此聲明一律作廢。我決心堅定大法,緊跟師父,投入大法進程中,不斷精進,去掉執著。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辜玉良 2002年2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悟性差,在過關當中,面對丈夫突然的威脅,害怕連累同修,在不理智的情況下說了妥協的話,說後當晚我後悔莫及,痛苦萬分,今嚴正聲明:我說過的所有不利大法的言論一律作廢。今後用實際行動以及我的生命的一切正法護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谷貴榮 2002年2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學法不夠,悟性差,執著心重,在壓力下講了違背自己良心的話。現在我要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講過對大法不敬的話全部作廢。我繼續堅定不移地修煉法輪大法,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堅信、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肖素清 2002年3月25日


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2000年10月份,因發傳單被邪惡抓住,在壓力下,不情願地寫下了所謂的「悔過書」。我現聲明所寫過的「保證書、悔過書」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李桂珍 2002年3月6日


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下對邪惡的江政府做了妥協,寫了「三保證書」。現看了同修的認識,發現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聲明我寫的及家人向邪惡寫的「保證」一律作廢。我以後會按師父講的法去做,做正,做好。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葉劍兵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不夠,放不下親情,所以在1月31日在公安局寫了「悔過書和保證書」,並在公安局和家庭的壓力監督下,強迫寫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話,現在聲明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清芳 2002年2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深深痛悔,在被逼迫下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是對師父的不敬、對大法的玷污,給大法抹了黑,是我最大的恥辱,對不起師父。現我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我所說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洗清污點,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王樹清 2002年3月9日


聲明

2002年2月份,單位未經本人,直接找家裏人簽「不進京」等保證,現聲明作廢。不給邪惡以任何可乘之機,堅決不配合邪惡,師父不承認的,弟子決不承認,在今後的正法進程中,「堅修大法緊隨師」,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林亞輝 2002年3月6日


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1999年12月進京上訪,在邪惡的高壓下,我不情願地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現聲明所謂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彌補因為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羅國麗 2002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0日後,在當地派出所、警察的脅迫下,強迫家人和親朋所替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保證」和簽字全部作廢。特此聲明。作為大法弟子堅定修煉,永遠洪揚和維護「真、善、忍」宇宙大法,決不可動搖。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娣 2002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以往無論在任何場合、任何環境中我所說過、做過、寫過的不利於大法的任何言論和事情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在正法中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段士蘭 2002年3月21日


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悟性差,跟不上師父正法步伐,在99年7.20時,迫於邪惡勢力的壓力,向單位寫了不利於大法的文字。現在聲明那種文字一律作廢。今後嚴格要求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硯成 2002年3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因上訪而被關進拘留所裏,由於自己的執著與怕心,寫下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寫的甚麼所謂的「保證書」。現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個正法弟子現應做的一切。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陳生剛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來,我所說、所做、所寫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文字、材料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正法、鏟除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慧 2002年3月2日


聲明

因堅修大法煉功,曾被公安抓去過,為了證實法,到北京和平上訪被警察半路攔回,關進了派出所。現在聲明本人不管是在公安局,還是在看守所,凡是不利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洗清污點,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吳秀風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的、所做的、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在今後的正法進程中處處「以法為師」,做好自己應做的一切,洗刷掉自己過去的污點。

湛林春 2002年3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20以來在江政府脅迫下,在恐怖的威逼下,強迫家人所替寫的一切「保證」和簽字全部作廢。堅定修煉,永遠洪揚和維護「真、善、忍」宇宙大法,決不動搖。

吳桂蘭 2002年3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邪惡迫害的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在此嚴正聲明作廢。重新走入正法中來,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峰 朱丹華 李愛蓮 鄭潤葉 喬洪萱 武計萍 王嵐 李綿珍 2002年3月19日


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於1999年曾在公園煉功,被公安機關無理拘留,並在拘留證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做了違背大法弟子心性標準的錯事。特此聲明作廢!洗刷污點,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龍國珍 周秋菊 賀桂斌 張連明 喻桂姣 2002年3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勞教所都已表明「堅修大法心不動」,同時在網上聲明在強迫下寫的「保證書及決裂書」作廢。我們決不承認邪惡強加給我們的迫害。

大法弟子:於德海 夏季林 康光春 張連偉 陶亞威 崔寶友 張立權 王子山 劉長友 鄧士美 2002年3月27日


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於2001年曾在公安機關的拘留證和裁決書上簽了名、按了手印,現聲明作廢!今後用實際行動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

郭麗娜 2002年3月21日


嚴正聲明

以前家裏人給寫的任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今以後,緊跟師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程淑華 2002年3月18日


聲明

我於2000年8月去北京證實法被公安拘留在本地看守所,按了「手印」,現在聲明作廢。講清真象,彌補損失。

梅其群 2002年3月22日


聲明

2000年我校組織反法輪功,老師逼我簽字,不簽就不讓上課。當時我就簽了,可是我現在知道錯了,我聲明簽字作廢。

王沢宇、趙天宇 2002年3月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下,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現在我在此嚴正聲明向邪惡寫的「保證書」作廢。加倍彌補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

任愛梅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7.20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很多的執著心沒去,配合了邪惡寫下了「保證」,特此聲明作廢。繼續修煉法輪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學員:張桂華 2002年3月2日


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99年7.20時,在邪惡的壓力下向單位寫了不利大法的文字,現聲明作廢。今後認真學法,堅定修煉不動搖。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冬梅 2002年3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對以前寫過的不利於師尊和大法的「材料及保證」非常痛心,今特此聲明一律作廢。洗刷污點,緊跟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損失。

任紅麗 2002年3月27日


聲明

凡是7.20以來所說所寫的一些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話完全作廢。在勞教所強迫下寫的同樣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代(王+友) 2002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勞教所在神志不清所寫的「悔過書、保證書和揭批材料」等全部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魏浪 2002年3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現在鄭重聲明作廢。加倍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時淑辰 2002年1月12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不清醒寫下了「保證書」,在此聲明作廢。重新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國傑 2002年3月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寫的「決裂書和保證」全部作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和不良影響。

南照子 2002年1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強制洗腦下所寫有違大法的「材料」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矢志不渝。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朱小典 郭銀彩 吳雙霞 2002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春節期間寫的「保證書」作廢。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都作廢。洗刷污點,「堅修大法緊隨師」。

梁永亭 2002年3月2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