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0日】我以前很想把自己的修煉故事寫出來,但有些地方覺得沒做好,加上水平有限所以一直沒寫,今天我把我的經歷寫出來,寫得不好請同修慈悲指正。

得法前我有十幾年的風濕病、子宮肌瘤等,是個體弱多病的人,站著想坐著,坐著想躺著,整天不舒服,脾氣又不好,生活就沒有信心,家庭幾乎都要崩潰了。丈夫看到這些也沒了生活的信心,覺得我是個拖累,兩次準備離婚。為了治好我的病我看了中醫,又看西醫,甚麼這鍛煉那運動,都不見好轉,每月的醫療費花了不少,後來把房屋出租給別人,自己再租狹小的房屋住,到最後還是病魔纏身,生活困難。

1998年9月底我有幸得大法,當時我每天到公園去鍛煉,到處找能治好我病的功法。一天我走到法輪功的煉功點,問這些煉法輪功的能不能治我的病,她們說:「你來煉就不要想著治病,你就按照我們師父說的要講「心性」做個好人,做個真正的好人,這樣自然達到超常的狀態。」於是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很快我痼疾全無。是大法改變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通過修煉我知道了人的生命意義所在,我要將宇宙大法堅修到底!

1999年,中國政府裏別有用心的人,為了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造謠、誹謗我們師父,開始了邪惡鎮壓。我作為大法的一粒子,怎麼能袖手旁觀呢?我們就應該挺身而出,責無旁貸地走出來證實大法,向人們講清真相。因為「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壞的最高法理,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難道這有錯嗎?2000年6月我去北京上訪,還沒達到目的,警察就把我抓起來了,非法拘留15天。回來後我向人們講真相。7月19日晚上轄區派出所的幹警要抓我去洗腦,十幾個人闖入我家,丈夫急忙說:「你們又把她往哪送?她煉功脾氣變好了,身上的病全都好了,24小時內你們別想帶她走!我是她的監護人,你們再抓她我也要煉法輪功,大法就是好!」丈夫邊發脾氣,邊喝酒,邊說他也是煉法輪功的。所長說:「你不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人是不喝酒的。」他們堅持要把我帶走。最後我丈夫沒辦法只有以死來相抗,結果邪惡沒得逞都走了。我丈夫拍著我的肩膀指著他身上的血說:「我保衛了一位堅強的戰士。」我女兒說:「李老師在看著。」我對著女兒說:「你爸爸做得對,一個人活在世上就要有正念,就要為一切正的負責,這才是做人的本質。」

2001年我再次上北京,因為法沒正過來我們就不能呆在家中。到北京時是晚上8點多鐘,我本想第二天白天遊人多一些再去正法。正想著警察就問過來了要抓我,看來不能等第二天了。於是我就地證實大法,喊出了我久遠的心聲:「法輪大法好」 、「還我師父清白」 、「還大法清白」。當時心情無比激動,兌現了我史前的誓約,幾乎要哭出來,因為前兩次到北京都沒有這樣做。警察邊拽我邊叫我不要喊,強行把我推到警車上,車子在廣場上來回轉圈。我想我還得繼續喊,於是把車窗打開向遊人繼續喊,警察就圍過來打我,把嘴都打出血來了才不打了。我直面他們問道:「你們為甚麼怕我們喊法輪大法好呢?」他們說:「不許喊,北京不是你們來的地方。」同時又想打人,我說:「外國人都可以來,我為甚麼不能來?而且上訪是憲法賦予每一個公民的合法權利,得允許人說公道話。」

轄區派出所的幹警把我從北京帶回來,一路上用銬子把我雙手銬住,我說:「我沒做壞事,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他們不理我,我只有向過往行人喊,路上我高舉雙手邊走邊喊,讓人們知道當今的中國當權者是怎麼帶領官員欺負善良的好人。就這樣一直到了火車站,在候車室他們怕曝光,把我帶到人少的地方。帶回派出所後,他們還給我雙手銬著。當時我想起了幹警在火車上說要把我關很長時間,心想怎麼能阻礙我做正法的事呢。正念一出,銬子鬆了。我走出了我不應該呆的地方,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在漂泊期間,警察經常去我家找我,甚至我女兒高中考試時他們還逼著她到我親戚家找我,搞得我全家不得安寧。

在外地飄泊半年後,由於別人告密,我又被抓進了看守所。幾天後轄區幹警把我帶回送到另一個看守所,一個月後,又把我強行送往洗腦班。到洗腦班當天的晚上我就背師父的經文,第二天早上我就煉功,那裏的工作人員不准我煉功,我說:「我就是為煉功進來的,我怎麼會不煉呢?」他們就把我帶到警察值班的地方,兩個男警察打我一個,他們要我煉給他們看,我就煉,他們就打,我繼續大聲背經文,他們說:「治不了你,我這個警察還有甚麼用呢?」他們就把我的雙手分別用銬子吊銬在鐵窗上,有些有善心的工作人員就過來說情,我就向她們講清真相,講法輪功弟子被迫害的一些事例。我說:「你們打我,我一點都不怨恨你們,我反而還可憐你們,為甚麼呢?因為宇宙中有個理:不失不得,作惡多少,償還多少。」他們緊接著說:「誰打你了?」我說:「紅口白牙說假話不承認!」過後他們不打了,接著我繼續向他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三個多小時後,他們把銬子給取開了。

從此我開始絕食,他們就提審我,問我為甚麼不吃飯又煉功。我說:「你們都是被矇蔽的,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吃飯是為了抗議,還我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弟子自由,讓你們清楚我們是正義的。我是一個煉功人,就要達到煉功的標準,我們師父說過,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煉。我怎麼不煉呢?」到了晚上,他們要工作人員開著燈睡覺把我看緊點。在那裏絕食的第二天,工作人員通知我丈夫來勸我吃飯,丈夫暗中向我豎大拇指。我想這是師父要他這樣做的來鼓勵我。第六天居委會來了幾個人也勸著吃飯,說:「你不吃不喝,我們也這樣。」在情的帶動下我沒堅持下來,過後又覺得後悔。在那個偽善的環境裏,我除了做衛生外,其他的我都不配合,甚麼認識我一個字也沒寫給他們。在一個多月時間裏,為了抵制邪惡,我先後四次絕食,共20天。我用我的言行向她們證實法,向她們講清真相,她們不讓我講,說:「你再這樣把你送去拘留,像這樣的大有人在。」我記住了師父的三句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我說:「看你們都是善良的人,只是被矇蔽,好人應該知道真相。」

一個多月後,我母親去哭鬧說:「你們把善良的好人都抓起來關著,怎麼不去抓那些壞人呢?」工作人員說:「把她放回去她又跟別人講法輪功的事怎麼辦?」最後她們自欺欺人,讓家人給我做擔保,我當時說這種行為我不認可,她們說看來這裏我們不能要你,把你送到你們辦案單位去,後來他們開車把我送到派出所,居委會的人把我接回來了。接回來後一直盯著我,要我每天到居委會去報到,我沒有配合他們。

十一前夕的晚上,轄區派出所來了七、八個人闖入我家,要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說:「隨時都可以傳喚你,因為你煉功還沒轉化好。你回來後這裏的傳單就多起來了,你還不到居委會報到。」我說:「我沒做壞事,憑甚麼聽你們的命令和指使?」他們說:「這是最上面的意思,我要吃飯才執行任務。」我說:「最上面就是江澤民是吧,你們不要為了一時的飯碗,而丟了永遠的飯碗,善惡有報這是天理。」他們不聽,當時我忘了發正念,強行被他們從五樓像五馬分屍樣地拖到派出所。一路上我大聲地喊:「就因為我煉法輪功他們抓我」、「法輪大法好」。我記住了師父的話:「一定要將他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我一遍接一遍地喊:「人民警察抓人民」、「知法犯法」。我就是要讓人們都知道當今的國家領導人是怎麼帶領中國的警察殘害中國的善良人民的。暴露了他們的邪惡後,到了派出所,他們都不傳喚我了,看我身上都拖傷了,一個女警察說:「今晚給你一個機會,看你的表現,你在轉化班吃飯不給錢,把你從那個看守所裏帶回來也不給錢,你想好,否則,明天把你送勞教。」我說:「又不是我願意去那裏吃飯。」在派出所裏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早我把他們派出所裏的衛生給打掃了,做完後心想,我在這裏等著不行,我得走。在正念的作用下,我又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