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邪悟 堅修大法(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8日】明慧網編輯部:

我是大陸的大法弟子,受作者的委託向你們投稿。

作者是(姓名略),他因多次公開證實法,被判勞教兩年。在兩年多的關押期間,他承受了很多肉體上的折磨,都沒有動搖他對大法的正念,特別是在揭穿邪悟方面積累了很多經驗。在勞教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中隊時,由於他對邪悟的揭露,很多被洗腦了的學員又重新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邪惡對他又恨又怕,後來就把他調離該中隊,和其它刑事犯關在一起。

他從勞教所堂堂正正地走出來後,決心把勞教所裏的對邪悟批判總結後寫一篇文章,因為肉體的折磨對很多大法弟子來說容易過去,但對學法不夠深的學員來說,邪悟的理論卻不容易識別。

這位學員用了兩個半月的時間,排除了種種邪惡的干擾才寫成了此文。本文對這些洗腦的邪悟理論進行了深刻地批判和揭露,以前明慧網也發表過一些對邪悟的批判文章,但都是對某一個邪悟的觀點進行批判,還沒有一篇全面系統的揭露邪悟的文章。這篇文章能幫助大法弟子闖過邪悟理論的洗腦,對於那些接受了邪悟而正念未滅正處在猶豫邊緣的學員能起到猛擊一掌的作用。

(姓名為編者所略)2002年10月9日


揭穿邪悟堅修大法

2000年6月,我因公開揭露邪惡媒體對大法、對師父的造謠誣陷,被判勞教兩年。在實際兩年多的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我遇到了種種從前難以想像的複雜環境,經歷了身心兩方面的重重困苦,但始終沒有改變對師父和大法的信念。在各種環境中,我利用一切機會講清真相,否定邪惡,揭露邪悟,同時證實和弘揚大法,最終以一個大法弟子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勞教所的大門。在勞教期間,我曾連續多日一天做十八九個乃至二十多個小時的體力勞動;連續幾日幾夜手腳被銬鎖在「士」字形木架上「坐飛機」,同時絕食絕水;曾整夜不讓睡好覺,每隔十分鐘就被推醒一次,同時白天還要進行長時間體力勞動;曾因絕食被強行將膠皮管從鼻孔直插食道……總之,「勞其筋骨、苦其心志、餓其體膚」的滋味差不多都嘗到了。

可是,在這裏我並不想多談這方面的事,因為身體上的摧殘雖然痛苦,但只要修煉人心存正念、放下生死(內心真正地無畏生死,而非僅僅是「知道」這一要求),都會過得去的,甚至時間還不會很長。我這裏重點要說的是,在勞教所內部,或在所謂的洗腦「學習班」上,那些已「轉化」的原學員四處「幫教」、散布邪悟,對大法所造成的嚴重破壞及其邪惡本質。因為我曾親眼看到一些曾對大法做出過很多貢獻的人;一些曾對大法無比堅定、不惜生命代價維護大法的人;一些曾數次(最多四次)親身參加過師父講法班、很有緣分的人;甚至見過一個曾全文背下《轉法輪》的人,他們在嚴酷的身體侵害面前不曾絲毫動搖,但在邪悟者面前,少則一兩天,多則幾個月,就開始邪變,寫下「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等,走上了大法的對立面,既令人驚異,又讓人痛惜。儘管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越來越多接受過洗腦的人認清了邪悟,發表聲明重歸大法,但畢竟走過了一條彎路,其教訓是深刻而沉痛的。

在這裏我就我所了解的各種邪悟說法一一列舉出來,從法理和邏輯上揭穿其錯誤荒謬之處,使大家辨清正邪,否定和抵制邪悟,不被那些似是而非的說教所矇騙。

此外,我出來以後也感覺到,外界的弟子和牢獄中的弟子也有所不同,外面弟子的壓力相對較小,所以比較能夠客觀、理性地站在法理上認識問題,不易被矇蔽。而在勞教所中、或即使是在那些「洗腦」班上,環境的壓力也較大,甚至時常處於痛苦狀態下,久而久之,如果修煉人學法還不夠深,正念不強、人心太重,又不知道重視發正念,很容易產生一種懷疑、扭曲的思維;加上那些邪悟者的說教似是而非,一個人頭腦稍不清醒就會為了暫時解脫痛苦而接受邪悟。修煉確實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假,稍微哪一點有漏洞,邪惡似乎也看得清楚,就會順之而來。

我個人體會,要想在牢獄的艱苦環境中過關,必須具備以下幾點:

1)對法理的透徹、深刻、理性的認識,具備了這一點,才能在複雜的環境中不被邪悟所矇蔽;
2)對大法堅信不移、承受力足夠強。堅定的信念能夠增強承受力,而只有具備堅韌的承受力,才能在痛苦的壓力下清醒、理性地認識問題、保持正信和正念;
3)人心盡可能地放淡,如果人心過重,雖然有正念,但也很難越過針對人情的干擾和磨難這一關;
4)真正地去掉怕心、不再為生死問題所動心。有些邪惡的迫害是極其兇惡的,其形勢似乎讓你覺得根本無路可走,只有真正做到無畏生死,才能過關。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本文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展示那些邪悟,我只是想把當今發生在勞教所中、「洗腦班」上的真實情況揭露出來,讓大家知道在當今中國大陸,在那些地方正發生著甚麼。並且揭穿各種邪悟謬論,讓人們充份認清它們的邪惡和荒謬本質。希望所有魔難中的大法弟子都能夠在識破邪悟的過程中更加紮實、深刻、透徹地領會大法,不斷提高。

後面會列舉一些我所了解到的主要的邪論,可以看出,幾乎所有的邪悟都打著符合法理的旗號,在法中斷章取義、片面歪曲地為自己尋找著藉口,這就使它們具有更大的欺騙性,一些被洗腦的邪悟者在邪惡的指使下在勞教所、學習班上大肆宣揚著這些邪論。不僅思想上如此灌輸,在大法弟子的個人處境上,邪惡也以身心兩方面的摧殘和磨難相配合,如不「轉化」就用幾千伏電壓的電警棍電擊;堅持煉功就關禁閉,禁閉室很小,在裏面只許穿內褲。冬天寒氣逼人,夏天蚊蟲叮咬。不時還有人拿電棍去「加電」、毆打,甚至棍棒相加;或夏天烈日炎炎之下,去室外長時間勞動或操練,太陽最毒的中午時間也不能回室內,有的學員因此皮都曬脫了;還有白天做十四五個小時的體力勞動,晚上回來本已筋疲力盡了,卻又要學習至深夜才允許睡覺,而第二天早晨5、6點鐘又要起床去勞動;再有每天早晨一起床就要坐到室外的指定區域內(通常很小),畫地為牢,任憑風吹日曬,不能隨便移動,晚上天黑才回到室內(怕逃跑),繼續坐,直到睡覺;還有學員堅持煉功,於是白天派兩個人貼身監督搞所謂「夾控」,晚上帶上手銬或用繩子捆住睡覺……等等,真是為了讓人難受,無所不用其極。

後來由於大法弟子們不斷抗議,堅決不服從邪惡的安排,並以各種方式揭露邪惡,加上海外大法弟子的大力支持和聲援(這裏我要深深感謝海外大法弟子對邪惡的揭露和抗議,這些行動有力地震懾了邪惡,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被關押的大法弟子的壓力--我們很多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有同感),當然最主要還是隨著師父正法的進程,邪惡逐步被鏟除,我們的處境好了一些,一般不會隨意用電棍電人、或拳打腳踢了,我們所受的體罰也沒那麼嚴重了(但仍比已被洗腦者艱苦很多)。於是邪惡也改變了策略,硬的不行來軟的,有時甚至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搞起了所謂的「幫教」活動。

比如一有新的大法弟子進來了,既不打你、罵你,也不體罰你,而是裝出一副和氣的樣子,和你聊天。這時你說很刺激他的話他也不惱不怒,其實他在觀察、了解你的思想特徵和心理狀態,然後根據你的情況進行針對性的「幫教」活動。但有一點,這期間,他們絕對禁止新來的學員和不妥協的大法弟子接觸,因為來久了的大法弟子知道真相,能夠揭穿他們的偽善。一般被判勞教的都是原來比較堅定的學員,進來之前都有一定的思想準備,以為進來以後可能受到怎樣怎樣的迫害,如何面對邪惡堅定不移等等,可來了一看,也沒受到甚麼很嚴重的迫害,那些警察和叛徒一個個都「和顏悅色」的,心理不免會產生一絲困惑,不久思想就會鬆懈一些。這時那些叛徒在警察的幕後指使下就開始了「幫教」、也就是散布他們的邪悟了,如說,「我們開始也和你一樣,思想轉不過彎來,放不下一些東西,到這裏一看,根本不像外面想的那樣,那些轉化的學員對我們都很好,轉化是正確的、是提高」等等。如果這樣不能「轉化」,就找那些剛剛被洗腦的、或同一地區已被洗腦的人來個「現身說法」,因為這些人剛剛從堅修走向邪悟,了解這一段時期一般人的思想狀態,知道他們的弱點在哪裏,說話會「有的放矢」、而同一地區的人同鄉同土,很多事情原來都互相知道,容易有共同語言,抵觸心理較小,便於灌輸邪悟;再不行,就找以前在外面認識或很熟悉的(已叛變的)人來做工作,熟人見面,感慨萬千,自然又少了一些戒心,這時又乘機灌輸邪悟;還不「轉化」,就找異性來做工作,男學員找女的「幫教」,女學員找男的「幫教」。因為有的大法弟子態度很嚴厲,一般的「幫教」根本不聽,或嚴辭拒絕。而見到異性,一般都不會態度很強硬,至少表面上要客氣一些。而只要不很抵觸,在談話間那些為邪惡所驅使的「幫教」者就又會潛移默化地散布邪悟,如果修煉者對法理的認識哪方面稍微有一點模糊和不紮實,就很容易被侵染,久而久之,經過一輪又一輪的邪悟侵蝕,有的人對法的正信就逐漸喪失了。那些幫教者很有「經驗」,通常都是幾個人「幫」一個人,形成談話中數量上的優勢,而每個人都從不同的角度觀察、了解幫教對像的言談舉止、心理特點、及對法理的個人解釋等,每次談話後回來分析此人的思維弱點、言語漏洞、找出其思想上的突破口,制訂所謂「攻堅」方案,下次再來。

大法弟子一般都很正直、坦誠,也很樸實,他們並不知道這背後的陰謀,往往有甚麼說甚麼,認真誠懇地與「幫教者」談著、辯著。但一般人講話,誰都保證不了其說話詞語表面上的絕對周密,越是觀點對立、越是激烈的辯論,越容易出現語句漏洞,更何況大法弟子是以一對多,很難有空隙全面思考,這樣就很容易被抓住話柄,受到圍攻,而那些叛徒散布的邪悟又打著「符合法理、悟得高、修得好」的旗號。與此同時,在個人環境上,大法弟子身處磨難很大的逆境、身心困苦,而那些叛徒卻輕鬆自在、有邪惡撐腰。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一個修煉人對法的認識稍有不堅、不深,就很容易被迷惑。如果所有這一切手段都不起作用,邪惡的真實面目就露出來了。那些偽裝出來的「和藹可親」突然不見了,代之以威脅恐嚇:必須轉化,不轉化就別想出去、把牢底坐穿!有的甚至說,不轉化就是死路一條!等等,同時施以體罰、長時間在烈日下操練或繁重的體力勞動;或找幾個人處處跟蹤、監督,不許隨便走動和說話,不許和其他人接觸;或白天長時間體力勞動,夜裏不讓睡好覺,一直要「學習」到深夜,等等,把人搞得疲憊不堪。談話時,再也不見以前那種「偽善平和」了,代之以冷嘲熱諷、呵斥謾罵。

如果經過這樣一段時間的身體磨難還不行,他們還「發明」了一種讓人「孤寂」的辦法。我在官方的「轉化工作經驗」介紹中看到一個例子:有一個學員,開始對大法非常堅定,對法的認識也很深,思維也很周密,怎麼「幫教」也講不過她,她也不怕吃苦,無畏生死,怎麼折磨也不動心。後來邪惡想了個辦法,隔離她,把她單獨關在一間屋子裏,一日三餐供應,不讓她幹活,也不能做別的事,每天就是吃飯睡覺,同時嚴禁任何人與她接觸,更不能說話,就這樣讓她孤獨、無聊、寂寞,開始她還能堅持,可是一天兩天、一週兩週可以,兩三個月過去了,仍是如此,她有些支撐不住了,情緒開始煩躁不安,想找個人說說話,可是哪有人啊,連指責她的話都沒有人說。而這時邪惡卻在密切注意她的一舉一動,看到火候差不多了,那些警察開始「關心她,體貼她」,那些邪悟者開導她,「放下執著,不要和自己過不去了」,等等。而這時,她所需要的僅僅是與人說話、交流。思想上一不反感,邪悟乘虛而入,她終於被洗腦了。看到此法有效,邪惡又在其他堅修大法、難以洗腦的學員身上推廣,有的大法弟子被如此「軟禁」達一年之久。據有的曾被洗腦過的學員講,在身心很難過很痛苦的時候,他甚至希望別人能以一種「看起來」符合法理、又與官方要求不矛盾的思路來說服他,以達到既解脫痛苦又「自圓其說」的目的。其實,人這時的思想只以解脫痛苦為目的,飢不擇食,其思維已扭曲變形,根本不可能客觀、全面、理性地站在法上思考問題,而那些邪悟謬論就在此時大行其道,毀了不少人。真是「軟刀子殺人更厲害」,它的欺騙性讓人在背離法的時候都不覺得是在墮落、毀滅,而是在「提高和昇華」,邪惡的破壞確實夠嚴重的!不過,反過來想一想,這也不是偶然的,邪惡能如此破壞,除了它本身的原因,也有我們自己心性上的問題,如果人人心性上能達到理性、堅實、無漏,邪惡將無從下手。我覺得,那些磨難和邪悟,就像修煉大道上的攔路虎和絆腳石,如果心性不高,就會被它吞噬或阻攔,如果對法的認識無比堅定和透徹,就能夠戰勝它們、超越它們,使它們成為自己修煉道路上的階梯,踏著它們一步一步提高和昇華。

請看以下邪悟的例子:

邪悟1:修煉就是要放下執著、放下人情,在勞教所、學習班的環境中,讓你寫「三書」(或四書、五書等)與師父和大法決裂不是偶然的,目的就是讓你放下對師父、對大法的「人情」,而且人間的語言文字無損於大法和師父,對修煉人而言,那只是白紙黑字的表面形式,沒有任何影響,只是以這種方式去掉執著心。

剖析邪悟1:修煉要放下執著、放下人情這沒錯,但這無損於我們敬仰師父、維護大法。人在人這一層次中存在(包括修煉),就不能脫離這一層生命的生存方式和思維狀態,那麼人如果認識到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就應當按人的思維方式表現出尊重、敬仰和堅信,這反映出一個人──無論他是否在修煉大法,對大法正信的一念,這不是不去人情,恰恰相反,這是人更高層次本性的一面對法的認識以人間思維形式的正當反映。師父講過,高層生命都是跪著聽法的,因為他們沒有人情,更能看清真相。而恰恰是人,為幻所迷,才敢對大法妄加評論、甚至橫加污衊。話一出口,罪業即成,雖然是最表面的語言,無損師父和大法,但卻給自己造下了無邊罪業,這是一個修煉人萬萬不能做、也絕對不應該做的。

* * *

邪悟2:邪者先問:「你修煉是不是甚麼都能放下,甚至放下生死?」學員當然說「是」,然後邪者就開始罵師父、罵大法,學員當然不接受,甚至很生氣地嚴厲制止他們,邪者就說,「你看看,還說甚麼都能放下,我剛說了兩句,你就發這麼大的脾氣,這不是人情嗎?我看你別的都能放下了,就有一點還放不下,那就是放不下師父、放不下大法,這正是你的執著,我們也是這麼過來的,轉化正是讓你放下執著,放下了就是提高。」

剖析邪悟2:罵師父、罵大法,這是人對大法最邪惡的行為之一,修煉人正是認識到這一點,出於善心,才告訴作惡者少作惡,少造業。當然,一些修煉人的人情可能未去盡,表現有些激動,這也不奇怪。在修煉的過程當中,每個人都會發現不足,發現了就改正,我們都是一步一步這樣提高上來的,但沒有理由因此就否定師父、否定大法,相反,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們還要在人間證實大法、弘揚大法。堅信大法這不是執著,這是人在人間最寶貴的一念。而且,只有相信大法、修煉大法才能不斷地發現執著、去掉執著,一個不信大法的常人,視七情六慾、名利慾情為理所當然,何來去執著?邪悟者將去執著和修大法割裂開來,只去執著、不修大法,只能是緣木求魚,自欺其人!

* * *

邪悟3:你修法輪功,目的是為了圓滿,為自己得好處,為此你不惜拋家捨業,去上訪、去與國家作對,而不顧家中親人的痛苦和工作的耽誤,也讓全國的公安人員為你們日夜受累,你這是為了圓滿的自私心而讓眾人受苦,讓國家受害,既然你講善,就應該放棄為修煉、為圓滿的私心,為別人多著想,不給國家添麻煩,馬上轉化,這才是「善」。

剖析邪悟3:只要堅修大法,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圓滿,這是師父告訴我們、而我們也堅信不移的。修煉大法,提高生命的層次、讓自己的生命更加純淨、美好,這並不是自私,恰恰相反,留戀宇宙間最低層次的人間,抱著人敗壞的觀念不放,並且以這種敗壞的觀念來污染美好、純淨的宇宙空間,這才是骯髒和墮落!而且,在修煉大法的過程中,師父要求我們必須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在弘法中我們會使一大批有緣的人了解大法、相信大法、修煉大法,這才是真正在救度世人、與人為善,因為只有頭腦中存有相信大法的一念,這個生命在未來才是有希望的。否則,站在常人的角度,按常人的觀念和方式,讓人在人間暫時少點麻煩、得點好處,但卻順從邪惡對法的破壞,甚至助紂為虐,阻礙人們相信正法,那麼不僅有緣得法的人不能得度,破壞者自己也要為此承受極大的罪業,到頭來害人害己,使眾多生命都得到一個可悲的結局,這難道就是善嗎?其實,抱著常人敗壞的觀念不放,已經認識了宇宙大法卻在邪惡的壓力面前不敢證實大法,這才是私心和執著在作怪。

* * *

邪悟4:你有怕心,你知道罵師父、罵大法要遭報應、要下地獄,所以你不敢寫「三書」,你怕下地獄,這也是怕心,你去不掉這個心也圓滿不了。

剖析邪悟4:這是典型的魔性心態,甚至有的邪悟者還說,我不怕下地獄,即使下地獄我也要轉化你,等等。下地獄不是甚麼怕心的問題,首先應明確地獄是一個甚麼地方。地獄是罪惡的生命承受惡報的地方,一個同化宇宙大法的修煉人(他同時也一定是去掉怕心的),怎麼可能去那裏呢?只有破壞大法、十惡不赦的生命才會有此報應。大法弟子是要去執著,但更要同化真善忍,而且這二者是完整的、統一的,一個真心修善的生命是絕不會落入、也根本不會總想著要下地獄的。邪悟者不能全面認識大法,只片面、偏執地以「去怕心」為藉口散布邪悟,念念不離地獄,卻意識不到其行為是破壞大法,罪惡至極。這種只去執著、不分善惡的邪念,正反映了邪惡不顧一切破壞法輪大法的魔性心態(師父講過,一定層次的魔也要修去執著的,只是它不修善),根本就不是人的思想。只要大法弟子心存正念、助師正法,邪惡之徒一定會「如願以償」,墜入地獄承受其無邊罪業的。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