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喜得大法,修煉至今。在第一次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一聽到那聲音是我在人世間從沒有聽到過的,好像是從遙遠的天空傳來的一樣。立即我的心被震動了,就像全身的細胞在沉睡中喚醒來聽法一樣。在那些天裏我身體一身輕,上樓、騎自行車很輕鬆,沒有一點累的感覺。緊接著,全身的多種慢性疾病也都消失了。我憑著對師父與大法的深信,摔摔打打走到今天。

還有,一九八七年我丈夫因玩麻將有了外遇,經常連續幾天不歸家,我受到感情的傷害,但看在孩子的份上,在痛苦中維持著這個脆弱的家。九五年我修大法後,用寬容和善心去對待他,使他有所改變。可是正當我沉浸在修煉後得到的幸福與欣慰之時,邪惡的迫害開始了。在2000春節因到功友家聚會,被送進洗腦班。當時我放不下家庭,擔心丈夫與孩子無人照顧,就寫了個「保證」,4個月後放我回家了。但公安、派出所、居委會經常上門騷擾。2000年10月3日,我去看望同修的老伴,他家四人煉功,大兒子被非法判勞教,小兒子和母親被關進洗腦班,只有老伴一人在家。為此我10月23日又被抓進洗腦班。丈夫11月6日就請法院工作人員到洗腦班,堅決要與我分手,我只好同意了。事後邪惡造謠說:「煉法輪功的人不要家庭,不要親情」。這到底是誰破壞了我的家庭?煉法輪功把我改變好了,同時感化了我的丈夫。今天的結局明明是江氏邪惡集團指揮幹的壞事,怎能說是法輪功的不對呢?

半年後,我從洗腦班出來,托同修幫忙給我租間房,到她家沒站三分鐘,她所屬居委會一男青年打「110」,又把我和同修一起抓進洗腦班,我就這樣無辜被關三次,時間又是半年。

2002年8月23日,派出所突然又下「傳話證」,叫我去派出所一趟,由於我不配合邪惡,所長就扭我的胳膊往外拖,我一出門就喊:「警察打人啦!我做好人無罪!法輪大法好!」 所長把手鬆開了,我坐在地上發正念,隨後唱大法弟子作的歌曲,他們走了。當時有人說:「你把他們得罪了,還是避一避吧」。我說我沒做壞事,不用避。可是過了一個星期,9月5日早上6點多鐘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及居委會開了兩輛小車停在樓下,我不知道。8點30分我剛下樓出門就被劫持送到市洗腦班。在洗腦班承受肉體與精神上的摧殘,加上十幾個猶大,非常邪惡的跟我談,談不過時,就打人、罵人,還胡說八道。這幫邪惡的猶大拿人不當回事。當時給我量血壓時,低壓140,高壓180,她們就在飯裏面拌降血壓的藥,繼續折磨我。

由於怕心上來了,聽到皮鞋聲,鐵門聲,鑰匙聲,心慌好一陣才能平下來。在這種殘忍暴力高壓下,沒有了堅定的意志,違心地屈服了,同意寫「決裂書」。接下來每天強迫看邪惡造謠的錄像,天天給一道題,叫寫「批判」。不合格重寫,其實就是按他們改寫謗佛、謗法的內容抄一遍。當抄到師父的名字時,我的心像被剜了一刀,明知宇宙大法神聖、嚴肅而偉大、卻沒有金剛意志去證實他,去維護他。我這種苟且偷生而又生不如死的痛苦無法表達,也是別人感受不到的。

同修看到我沮喪消沉,精神不振,說起來淚流不止,也很難過,就用大法的法理與我交流,告訴我說:「大慈大悲的師父為你痛心,你太不爭氣,你不為你自己負責,也要為你的眾生負責,為救度世人負責啊!」今天我想一切從頭開始吧!我要告訴天上、天下所有的眾生,不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佛恩浩蕩的機緣,歸正吧!只有順應和同化宇宙大法,生命才會有美好未來,才會免去被淘汰的危險。

同時我嚴正聲明:在邪惡暴力的高壓下,我違心地謗佛、謗法、所做的一切不符合「真善忍」標準的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做一名堅修大法的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育珍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春節的那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以前自己是個體弱多病的人,自從修煉以來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變化。就在我剛剛得法不到半年的時候,中國的邪惡之首拉開了鎮壓法輪功的序幕,攻擊我們偉大的師父。

在那時,由於我家原來是煉功點,晚上很多人到我家去煉功,邪惡勢力三天兩頭來我家叫我寫「保證書」,如不寫就拿錢或抓人。由於學法不深,看看一家人天天為我提心吊膽,我就在「保證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現在想起後悔莫及,就是有一個情字,一個怕字和常人的求安逸之心。通過學法,漸漸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認識到了邪惡勢力利用我們的怕心,師父講過「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我下決心修煉,過好修煉路上的每一關,在又一次過關中,他們又是像上次那樣,說「不煉」就沒事,說「煉」明天來車就抓人。當時我的心很平靜,沒有像上次那樣,反而他們再也沒有回來找過我。大法的威力是巨大的,只要我們心正,邪惡是害怕的。

我後悔自己以前的不爭氣,辜負了師父的苦度。主佛的慈悲與佛恩給了我彌補的機會,我要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弟子,不辱師父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彌補損失,人中走出來。聲明那個「簽字」作廢。

大法弟子 王秀蘭 2002年10月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全家人都修煉,敏感日經常有不法人員來我們家進行干擾,甚至在我們家裏打人、抄家多次。今年2月,無故抓走我家多人,大姐正念從派出所離去(當晚派出所、政府、部隊帶警犬搜索,在我家守兩天兩夜),現情況不明。弟弟和弟妹在派出所被打傷。我和弟弟堅決要修煉被送看守所釋放後,派出所又送當地政府,白天帶手銬,反背銬樹上曬太陽,晚上銬凳子上,弟弟不寫保證,4人用楠竹打,打累了,又用拳頭打、皮鞋踢,直到把我弟弟打到不動了為止。當時打手嚇壞了,以為我弟弟死了。我被一位副鎮長(喝醉酒)使用最下流手段,逼我妥協和罵師父。否則,還要叫下面人打。在高壓下,出現怕心。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做了修煉人不應該做的,給自己在修煉路上留下污點。通過學法和功友切磋,認識到嚴重性,所以聲明在鎮政府所說、所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聲明人 胡國芬 2002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4年得法的。通過學法、煉功,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所有的病都不見了,世界觀整個都變了,知道怎樣去做好人了。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邪惡的舊勢力在我單位表現得非常瘋狂,抄家、收書、不間斷的辦洗腦班,抓人、拘留成了家常便飯。我也被強行參加洗腦班,後來也被非法拘留。在這期間,由於執著心促使自己違心的寫了甚麼「批判書、決心、保證」等材料,從而給大法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更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尊,自己深感懊悔和內疚。通過不斷學法、煉功,我深知恩師並沒有拋棄我,我還有重新做好的最後機會。因此我嚴正聲明:我在拘留所、洗腦班寫過的所有違背大法的一切「材料」(包括別人代寫的材料)全部作廢。今後我要用實際行動來彌補自己留下的污點,在以後的正法中加倍努力來彌補自己的過失。

大法弟子:徐桂蘭 2002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2002年8月初,我被惡警「610」綁架到省洗腦中心,在那期間,我絕食抗議,邪惡給我灌食,憋得我喘不上氣來,灌得我吐血。第六天惡徒叫我下樓說給我談幾句話,我說身體不好,它們從床上硬扯我下來,一個惡徒把我推倒在地上,把我扯到樓下監禁,在這間屋裏,每天24小時不讓睡覺,灌輸它們邪惡的謊言,只要閉眼就恐嚇、腳踢、手在眼前晃,連日來身體和精神的摧殘,迫於壓力、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做出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事,我萬分的悲痛,我對不起尊敬的恩師、對不起大法,我現在鄭重聲明,在洗腦中心違心寫的、說的、「陪同」幫我寫的一切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我要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緊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申彥梅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時,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加之邪悟者的胡言亂語和自己還有執著心,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現在自己已清醒,深感對不起慈悲偉大的恩師的苦度,無顏面對大法。以前違心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特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還大法及恩師清白,並決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 王秀傑 2002年8月21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0以後,因上訪護法,幾次被非法送看守所,2001年在看守所2個月被送洗腦班,由於自己修的不好,還有很多執著心,所以使邪惡鑽了空子,在強迫下,自己向邪惡妥協,寫了「悔過書」、「揭批書」等「四書」,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後來明白過來,心裏難受極了。想起慈悲的師父對弟子們的慈悲苦度,自己經常自卑流淚,痛苦萬分。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寫的一切作廢!洗刷污點,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聲明人:吳花香 2002年9月5日


聲明

由於以前學法不深,認同了別人替我寫的「保證」,心裏認為反正不是我寫的,不算數,現在看來是絕對不正確的。現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有違大法的話和事全部作廢。同時完成歷史賦於我們的偉大使命,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會存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講真相的工作沒做好,沒有認清邪惡之徒的用心,這次被邪惡綁架。堅決抵制邪惡,絕食絕水抗議,被「保外就醫」。邪惡強迫家裏交「保金」放人,把我放出不久又騙我愛人讓去取保金,邪惡採用欺騙的手段逼迫我愛人寫「保證書」,這是讓家屬對大法犯罪,是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特此嚴正聲明:我愛人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地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 康愛芬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過去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夠堅定,產生了邪悟,在洗腦班上寫了「四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也絕對不能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嚴正聲明自己以前寫過的和說過的違心的話一律作廢。通過學法,使我徹底悟到了自己的錯誤,堅定正念,全盤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努力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修煉,重新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謝月英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魔難面前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邪惡的逼迫和欺騙下,自己被情所帶動,違心地說「保證」,給大法造成了嚴重影響,我現在意識到嚴重性,特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正法修煉當中做好,堅修到底,修正自己,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竹川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沒有承受住體罰,違心地寫了「悔過書」等所謂的「四書」,後來在保護自己,以便於去講真象、救人的心理作用下,碰到魔難總是用人的一面對待,不能在法上認識這一切,給大法造成了很大損失,愧對真善忍大法,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聲明:所有寫的或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作廢。我將堅定正念,助師正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建平 2002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天半夜,被四惡警強行綁架到「610」進行洗腦,在高壓迫害下我違心地寫了「三書」,雖然是不情願的,也是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現在鄭重聲明「三書」作廢。我將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加倍彌補這次的過失,緊隨師父回家。

李新生 2002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被強行抓進我市洗腦班後走了彎路。回家後,我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在同修們耐心的幫助下,重新回到了正確的正法修煉道路上,認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大錯誤,應該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並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班上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自己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建華 2002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今年7月份,我被當地「610」邪惡之徒和當地公安惡警非法綁架到省洗腦中心,在此期間,邪惡之徒對我進行連續幾日不讓睡覺、恐嚇。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高壓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時,違心地做出了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事,我悲痛萬分,痛悔莫及,我現在鄭重聲明,在洗腦中心違心所寫、所說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牛新獻 2002年10月13日


鄭重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被邪惡的迫害下有怕心,違心地背叛了大法。現在《明慧網》上聲明,我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所寫的「書面材料」,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一修到底。謝謝師父給我彌補的機會。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陸大法弟子:李海源 2002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下,做了、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說了不該說的話,現嚴正聲明,以前向邪惡的「保證」等統統作廢。今後緊跟師父,學好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耐芳 李德全 張秋 周秀琴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有損法輪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損失。現特此聲明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對我以前所說、所做、所寫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從新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走好以後的路。

大法弟子 張淑蘭 2002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壓力下,我寫下了「保證書」,說了一些有損大法的話,雖然不是真心的,但也起到破壞法的作用。今後我要堂堂正正的當一名大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淑環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勢力的壓力面前,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現在嚴正聲明,向邪惡「保證」的一切作廢。今後堅決緊跟師父,學好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姚紅中 樊金全 魏蘭妮 馮淑榮 朱星蘭 楊梅榮 樊發喜 朱尤木 於金平 韓改 董天從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是被鄉政府人員騙去我縣「法制學校」後主動邪悟的人。現特此聲明,以前在鄉、縣裏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重新走上正法修煉,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

張紅梅 2002年9月


聲明

在99年7月20日,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以上所寫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要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朱淑敏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以前悟性太差,在邪惡的誘導下寫了「決裂」的話,現聲明作廢。以後我要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蘭花 2002年9月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保證」一律作廢。否定一切邪惡勢力的安排,緊跟師父正法進程,認真學法,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助師正法,決不辜負師父的救渡之恩。

大法弟子 李福娥 金慧芳 徐彩敏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逼迫下,我倆說過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錯話,做過錯事和寫過「保證」等,現嚴正聲明作廢。洗刷污點,珍惜修煉機緣,堅定地維護大法。

李秀明 潘慶霞 2002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大法不好的一切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師父一修到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如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過去寫的「保證」、填的表格、簽的字一切通通作廢。用實際行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紀秀媛 2002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縣洗腦班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做好學法、講清真象、多發正念三件事,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姜豔霞 2002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給委上寫的「保證書」徹底作廢。我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淑蘭 2002年10月13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