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遼寧大法弟子邱智岩:九次進京的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6日】2000年10月,遼寧本溪大法弟子邱智岩第九次進京和平上訪,這次他是赤腳徒步走上漫漫千里正法路的。不為別的,只為向政府傾吐自己那純真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然而,就在他歷盡千辛萬苦,徒步走到興城市時,被當地惡警非法綁架。惡警們企圖改變這位堅強的大法弟子的意願,當它們遭到拒絕後,喪失人性的惡警們對邱智岩進行了近乎瘋狂的殘酷毆打和折磨,當他的親屬得知消息後,將邱智岩接回本溪時,他已經生命垂危。

在醫院中,邱智岩不停地嘔吐著,因為他的內臟已經被打壞。劇烈的疼痛並沒有使他發出一絲呻吟,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他還牽掛著熟識的同修,口中喃喃地說:「一定要走出來維護大法啊!要無怨無悔啊!」他吃力地從床上撐起身子,端端正正地打坐結印,雙目微閉,最後安然離開了這紛紛擾擾的滾滾紅塵。他用自己的生命震撼了所有在場的人,眾人無不垂淚,守在他身邊的老父親(過去一直不理解他)不禁老淚縱橫,脫口而出:「我的兒子真偉大!」當晚,本溪地區風雨交加,雷聲響徹天際,紅光浮現,天象奇異。

消息傳出,淚水朦朧了許多人的雙眼,人們不禁問:「這麼好的人為甚麼遭到如此迫害!」邱智岩生前為本溪鋼鐵公司一鐵綜合廠採購員,工作盡職盡責,任勞任怨。作為採購員,撈取回扣,謀得個人私利是很容易的,但廠裏的人都知道,他從來沒有拿過一分不乾淨的錢!甚至在他去世之後,還有人經常提起他:邱智岩的人品、工作,那真是沒的說!

自98年得法以來,邱智岩時刻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紮紮實實地修煉,他經常說:「越學法越感到自己的執著很多,遇到的事都要向內找。」他平時的話不多,許多事情都是默默地去做,給人的感覺很樸實、謙和,也很平凡。

然而,江羅邪惡集團陰謀迫害法輪功,頻繁挑起事端,全國新聞喉舌不時有誣蔑大法的不實報導,從天津無故抓人事件,引起了4.25萬人大上訪,本溪地區也出現了非法抄家、跟蹤、監視、干擾煉功、罰款等惡劣事件。面對江羅集團已露出的邪惡面目,邱智岩在99年的4、5、6月期間先後5次進京上訪,向中央反映真實情況。黑雲壓頂的7.20邪惡鎮壓之後,邱智岩第6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遣送回本溪,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裏,面對惡警的打罵、威脅、恐嚇,他毫不畏懼,惡警們叫囂:「誰不悔過,就送勞教。」並且強制在押的大法弟子超體力勞動,輕則謾罵,重則用膠皮棍抽。當有的大法學員因壓力很大而導致心態不穩時,邱智岩第一個在監獄裏煉功,完全把監號外的惡警視若無物,吃的是最差的玉米麵發糕,喝的發黑的菜湯。他的正念正行鼓舞了許多同修,有力地窒息了邪惡。當有人問他在這裏累不累,他說:「心中有法,這點苦算不了甚麼。」十五天下來,每天幹的是很髒、很累的活。其間本溪邪惡勢力組織了一夥法律顧問和叛徒來給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洗腦,滿以為在精神和肉體折磨下,給大法弟子洗腦不費吹灰之力。可是這些邪惡打手和敗類,在邱智岩充滿理智的質問下紛紛瞠目結舌,最後只得灰溜溜地掃興而去。當邱智岩從拘留所出來的時候,派出所惡警拿著他的6次進京上訪筆錄惡狠狠地說:「邱智岩,這回便宜你了,再有一次就判你刑!」在他旁邊的六歲的兒子,已經認不出他飽受折磨而衣衫襤褸的爸爸了。

邱智岩有一句話:「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去維護大法。」從拘留所放出來不到半個月,邱智岩第七次上訪,99年9月又被非法押送回本溪,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大白樓看守所。剛進看守所,邱智岩仍堅持煉功,看守所惡警景山虎發現後,窮凶極惡地把他押在抻房(本溪市看守所的抻房模仿古代五馬分屍的酷刑,把人雙手雙腳用鐵鏈筆直抻起,整個人懸空離地約半米高,此刑極其殘忍。後因抻出人命,此惡警遭惡報被判刑,看守所抻房被扒倒,目前只剩本溪教養院還留有邪惡抻房)施以抻刑,反覆三次,一共抻了他二十五天。邱智岩在看守所的大部份時間是在抻房中承受四肢懸空被抻的痛苦承受中度過的,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向邪惡妥協,而停下他證實大法的腳步。相反只要他一有自由,他就煉,不但坐著煉,站著也煉。惡警們對他一籌莫展。

99年10月29日,整個遼寧省邪惡迫害升級,非法勞教大批大法學員,本溪市第一批共被非法勞教二十六人,男八人,女十八人,女的則送往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男的送往本溪市威寧營教養院,邱智岩就是其中一員。

由於在看守所的迫害,邱智岩身體極其虛弱,但就這樣,面對邪惡的升級迫害,他向院方提出覆議申訴,申明做為合法公民行使憲法所賦予上訪的權力是無罪的,被勞教是非法的。並且在教養院裏堅持煉功。在和一些認識模糊的同修切磋時,他及時悟到:「這裏絕不是我們待的地方,邪惡勢力最終的目的是置我們於死地。」當別的同修還在猶豫觀望和持不同見解時,邱智岩確實走在了最前面,同時他也承受了無比巨大的邪惡摧殘。面對他的正法正覺,本溪教養院邪惡勢力們害怕的要命,由政委陳忠維和副院長吳剛親自上陣,糾集十多個打手,輪番上陣,電棍、膠皮棍、上繩各種刑具用個遍,直至把邱智岩打得昏死過去,將他關進小號。可邱智岩一醒過來,在小號裏他又將腿盤上,繼續煉。「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

在99年那個邪惡逞兇的時候,在邪惡勢力中最空前邪惡的勞教所裏,他仍牢記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正法中的誓言,邪惡漫布的勞教所中去證實和維護大法,他真的不愧為大法的粒子,在磨難中放射著真、善、忍的光芒。惡警們不能使他屈服,就想盡方法折磨他。北方冬季的氣溫低達攝氏零下三十多度,由於長期在室外勞動,邱智岩的雙手被凍傷了,十根手指變得又粗又黑,流著膿水。十指連心啊,一個手指受傷都令人難以忍受,何況十指都如此呢?就在這種極其惡劣的邪惡環境下,邱智岩默默承受巨大的痛苦,白天勞動,晚上打坐煉功,無論是在拘留所,看守所,還是教養院,他沒有一天中斷過煉功。

為了進一步迫害他,邪惡警察藉口對他進行所謂的「治療」,強行將他押到衛生所。為了抗爭非法「治療」,邱智岩用他那凍傷的十指緊緊抓住鐵欄杆。喪失人性的惡警董波竟找來五、六個犯人硬生生將他的雙手拽開,當時邱智岩的雙手血肉模糊,流血不止,鐵欄杆上還沾滿了他那鮮紅的血肉。在場之人無不側目,連平時心狠手辣的老犯人都不忍心去看,可邱智岩卻始終沒哼一聲。他對大法金剛不破和堅如磐石的心使所有的犯人無不從心裏佩服他,都紛紛地說:「邱智岩,你真不愧是你們師父的好徒弟,就衝你這堅定勁,我出去了我也煉。」

為了抗爭本溪教養院的邪惡迫害,邱智岩開始絕食。為了讓他吃飯,惡警加緊了迫害,用手銬將他的雙手雙腳銬在床上,把七、八根電棍捆成一捆來電他,用野蠻的灌食方法來折磨他。無論邪惡多猖狂,他始終雙目微閉、一言不發。惡警怎麼打他、折磨他,就是聽不到他的一絲呻吟。惡警們打累了,喘著氣說:「這個人已經絕緣了,打不了了。」就這樣,面對著群魔亂舞,邱智岩憑著強大的正念在床上絲毫不動地絕食抗議了整整十天。在最後一天,邪惡警察也支持不住了,它們徹底崩潰了,經請示批准後,誣陷邱智岩為「精神病」將他送進了精神病院。在這裏邪惡之徒們給他注射不知名的迷魂藥,企圖在醫院奪走他的生命。邱智岩又一次以無比強大的正念,再次絕食抗議十天,從精神病院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這時已是2000年2月。從被非法教養到堂堂正正走出教養院,他用了近3個月的時間,要知道這是邪惡最猖狂的時候。

由於精神藥物的毒害,邱智岩精神上受到了極大摧殘。家裏人不理解他,有些同修對他也有不同看法,但這些並沒有影響他。他很快通過學法清除了邪惡的干擾。為了面對面揭露教養院的邪惡,邱智岩重返教養院。富有諷刺意味的是,當邱智岩回到教養院時,教養院的邪惡頭頭們怕的要死,吩咐手下的惡警們緊閉大門,拒不見面。一個大法弟子能讓在白色恐怖籠罩的中國大陸的勞教所邪惡警察們龜縮閉門不出,怕得要命,是因為在他身上真正地體現了大法的威嚴與神聖。

勞教所一行之後,邱智岩第八次進京上訪,當他徒步走到錦州時,被他的老父親強行攔回,未能如願。

2000年10月,由於家人的不理解和經濟封鎖,使得邱智岩的第九次進京上訪時只得光著雙腳,身上只揣了五塊錢。他臨走時拿著寫好的上訪材料,沒有任何遲疑和猶豫,再次走上他那偉大而輝煌的正法路,很難想像一個光著雙腳、身上只有五塊錢的人是如何走了上千里路!這期間他承受了無數苦、無數痛,最終當他走至興城市時,被邪惡警察非法綁架,酷刑迫害致死。

九次進京護法,歷經魔難,不息的生命存在的意義只為維護大法。邱智岩!大法的粒子,世人不會忘記您,眾生不會忘記您,同修不會忘記您!宇宙的歷史將永遠記載著你無比輝煌的正法史。

漫漫千里正法路,
赤腳獨行闖魔關。
一息尚存護大法,
終成正果佛道神。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3/1836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