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抵制邪惡迫害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3日】2001年10月我和幾個大法學員到農村去發真相資料,遭壞人報警,我們被非法綁架到某縣政保大隊的會議室。

會議室裏十幾個惡警數著我們帶的真相資料,我們坐在椅子上。政保大隊的大隊長走了進來,這人長得人高馬大,一臉兇相。進來之後就大呼小叫一通。氣勢洶洶地喝問我的姓名。我沒有吭聲。他又指著那些真相資料,問哪些是我的,我有點害怕,就指了指其中的一個塑料袋。他又奔向我們中的年輕女弟子,女弟子毫不畏懼,被打了幾個耳光,拉了出去。輪到老太太,老太太也是堅決不配合邪惡。惡警大隊長氣急敗壞,抓住老太太的衣領把她往牆上撞。然後打老太太的耳光。我想自己也是大法弟子,同修都這樣勇敢,自己怎麼能袖手旁觀呢?我就大喊:警察不許打!警察有警察法約束!其他人也跟著喊起來。這時老太太表現為心臟病的症狀,一下子暈了過去。惡警們亂作一團,忽忽忙忙地把我們送進了縣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們被分別投進了不同的監室。監室裏的犯人聽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就圍著我問這問那,讓我講故事。我一想這正是洪法的好機會,就給他們講釋迦牟尼佛、密勒日巴佛修煉的故事和一些大法弟子修煉的故事。他們剛開始只是想解解悶,但聽著聽著就開始投入了,我又講了一些法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第二天管教來威脅我讓我吃飯(我剛進去的那天就開始絕食),我說不吃。姓宋的管教對犯人說:「他不吃飯,就是你們的事。」犯人們昨天聽我講了一些真相,知道煉法輪功的是好人,都氣憤地說:「煉法輪功的是好,整他幹甚麼呀。」

我一有時間就背師父的經文,心中正念越來越強。我是大法的一粒子,一定要抵制邪惡迫害,絕食到底,堂堂正正地走出看守所。正念一出,我的身體充滿了力量。心中的害怕、焦慮和沮喪的感覺一掃而空。提審時,惡警告訴我雖然我們都沒報姓名,他們通過其他途徑知道了我們的情況。惡警拿著一份文件,得意地對我說:「看看吧,這裏寫著300份資料就夠判刑,你們有900多份。」我沒說話,也不去看那文件。心裏想:你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無論問甚麼問題,我就是一言不發。惡警拿出拘留證讓我簽字,我說:「我不是犯人,不簽字。」惡警氣急了,打了我幾個耳光,灰溜溜地走了。

絕食五天,我出現了「心衰」的症狀,稍微一動,心臟就突突地亂蹦,但我堅信這只不過是狀態,還是堅持每天早晨煉功,過了兩天這種症狀就沒有了。

到了第八天,看守所開始給我強行靜脈點滴,我不配合,他們就七手八腳把我摁在「安全床」上點滴。

第十天,所長急眼了,十幾個把我按倒在「安全床」上銬住我的手和腳,按住我的頭,用竹筷子硬撬我的嘴,嘴唇、牙床都出血了。我緊咬牙關,不配合邪惡,我心想:今天就是死在這裏也不能讓他們灌進去。所長害怕出人命,停止了灌食。

看守所沒有辦法,一面向公安局反映,一面找來我的家人來勸我吃飯。我知道家裏人想動了我的心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的母親身體不好,有心臟病,又容易激動。如果她大哭或昏死過去,就會讓管教和犯人不理解,給法造成損失。這是魔想要的。因此,我見到母親後,就趕緊拉住母親的手,告訴她只有絕食抵制迫害,才能早日出去,並告訴她我的身體狀態很好。母親似乎聽懂了我的話,沒有哭,但還是想讓我吃兩口飯。我不吃,她也沒有再堅持。

28天過去了,我們被轉送拘留所,警察拿著單子偽善地對我們說:「再關你們15天就放你們了,別絕食了。」我才知道其他同修也一直在絕食。我們悟到這是邪惡的花招,想讓我們放鬆思想,停止絕食,來加重迫害。我們堅決不能上當。拘留所的管教開始還比較和善,看到我們堅決不停止絕食就原形畢露。他們找來幾個身體高大的犯人,把我按倒在「安全床」上,按住我的頭,捏住我的鼻子,掐住我的兩腮,用筷子撬嘴。我堅決反抗,有幾次我幾乎挺不住了。但是,我想起了師父的話:「……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惡警們終於洩了氣。回到監室裏,同修們都在發正念,清除惡警背後的邪惡,知道邪惡沒有得逞,同修們都倍受鼓舞。

果然像我們想的,拘留15天只是個花招,沒過兩天,政保科的惡警大隊長拿著「信訪教育」 兩個月的單子來到拘留所。得知我們還在絕食,無可奈何地說:「兩個月的信訪教育還沒有最後定。」就悻悻地走了。

過了幾天,那個年輕的女弟子(一直在絕食)突然暈死過去。醫生一量血壓已經沒了。拘留所的所長和管教慌作一團,怕擔負法律責任,趕緊送醫院搶救,才醒過來。縣公安局長坐不住了,親自到醫院去看。第二天,政保大隊長一臉假笑地來告訴我們要被釋放了。可是沒過一個小時,政保科的惡警又來提審,我們還是和原來一樣一言不發,惡警見沒有一點空子可鑽,氣得直罵。又過了一天,我們被以「身體有病的名義」釋放了。惡警們不死心,趁機勒索了我們家人1000──2000元錢。就這樣,我們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堅決抵制邪惡迫害,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