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的血腥暴力給當地百姓帶來災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日】題記:比如幾個人同住在一座房子裏,其中的一個人把房子的地基挖壞了,那麼房子塌了砸死的不只是挖地基的人。比如大家住在一個村子裏,共飲一井水,如果一個人在井水裏投了毒,毒死的是全村的人。

近日中國大陸,爆炸、中毒、交通事故接連不斷,僅重慶的交通運輸部門就發生了至少兩起重大交通事故。

重慶客車失控墜河9死35傷

明報訊(2001/12/29),重慶週五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輛臥鋪客車在湖南山縣和湖北來鳳縣交界,失控墜河,造成9人死亡,35人受傷。意外發生於週五早上六時半許,一輛載有45名乘客,由福建石獅開往重慶的臥鋪客車,駛至湖南龍山縣和湖北來鳳縣交界處時,車輛突然失控,墜入河中,7人當場死亡,另有2人在醫院搶救後,證實死亡,而35名受傷者當中,5人重傷。

重慶發生一起交通事故 至少13人死亡

新華社12月1日報導,昨天上午9點10分,重慶雲陽縣南溪運輸公司一輛車號為渝F5077的客車,從魚泉鎮鹿鳴村開往雲陽縣城途中,在硐村鄉大虎頭翻於公路左側下方30米處的湯溪河內。

據倖存者稱,車上當時有30餘人。事故發生後,雲陽縣立即組織施救。據重慶市交警總隊值班室證實,到記者發稿時為止,至少有13人死亡。

百姓的不幸災禍絕不是偶然的,正是當地的惡徒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做了惡事,給大家帶來的惡報。

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的血腥暴力

四川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位於重慶市北碚區,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大法學員失去了人的最基本權利,長期慘遭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殺。江XX政治流氓集團看到自己滅亡的下場,劊子手已到了幾近瘋狂的地步。2001年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澤濤被邪惡的勞教所獄警毒打,被逼跳樓,後搶救無效死亡。在勞教所裏的其他大法弟子還正在承受著非人的殘酷虐待。由於惡劣的環境及嚴密的封鎖,輾轉多處才獲悉幾個月前勞教所內折磨、虐殺大法弟子的一些事實,酷刑還在繼續,不知現在裏面大法弟子的境況如何,從當時迫害的殘酷程度看來,現在他們的生命安全令人擔憂。

從2000年11月份專門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建立了一個「教育七大隊」,並調來了一百多個「藥教」(吸毒犯)一對一地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監控。日夜進行監視,不准大法弟子念經文,也不准嘴巴動。如有嘴巴動者,輕則捏嘴,重則卡喉嚨,更不許煉功。中隊長惡警田曉海對那些「藥教」交代任務說:「你們是代表政府來協助我們管理法輪功學員的,大家要負起『責任』來。」每天上午惡警強迫學員跑操,下午強行學習攻擊法輪大法的報刊、書籍。大法學員都知道那些報刊都是造謠、誹謗師父的宣傳,站起來向警察講清真相,便遭來惡警的毒打和那些「藥教」的毒打。哪一個大法學員要是先站起來便被指控為「帶頭鬧事」或「哄監」等「罪名」,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銬銬在鐵窗上站立兩天兩夜後,投入小間禁閉二十天或一個月不等,如大法弟子張勇軍、陳建華、李洪福、王昌德等等。

教育大隊的惡警為了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七大隊專門成立了一個「嚴管組」,由七人組成,都是吸毒人員,組長是蔣偉。這個嚴管組是專門整治法輪功學員,誰要是在會場上站起來發言抵制不實的宣傳,惡警們就認為是在帶頭鬧事,便送到嚴管組嚴管,每天被罰站立,除了吃飯外全天站立,晚上站到12點、2點鐘,生活上每頓吃二兩,還要遭到以蔣偉為首的邪惡之徒的打罵,多人被打傷。

如大法弟子張其勇、李洪福今年四月份在一次會上站起來揭露惡警讀的資料是純屬造謠,便遭到惡警的毒打,被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銬銬在鐵窗上兩天兩夜後送到嚴管組嚴管。在嚴管期間,教育科科長惡警田興帶著警戒科的打手們毒打了大法弟子李洪福,教育大隊的陳指導員也跑到嚴管組毒打李洪福,嚴管組的組員們以蔣偉為首的吸毒人員他們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這些暴徒們把打人當作樂趣,致使大法弟子李洪福胸腹部嚴重損傷,吃不下飯、咳血。惡警見大法弟子李洪福不行了才把他從嚴管組弄出來,兩個多月後才好轉(現在李洪福還被非法關押在西山坪勞教所)。

大法弟子伍群在一次會上喊「法輪大法是正法」,便被惡警送到嚴管組嚴管。在嚴管期間,被蔣偉等七個吸毒人員打斷了兩根肋骨。至今走路都是弓著腰走,身體被折磨得非常消瘦。

大法弟子曹雪露看到惡警毒打其他功友,就喊了一聲不准打人,被教育大隊的惡警陳指導員當著幾十個法輪功學員和一百多其他勞教人員的面硬把大法弟子曹雪露打昏過去,當時就送進醫院,住了一個月的院。 大法弟子古良軍也是反對惡警讀攻擊大法的報刊,被送到嚴管組嚴管,並用手銬銬在鐵窗上,再用臭襪子堵上嘴,蔣偉等暴徒在警察的唆使下對其毒打。

大法弟子曹雪濤2000年在嚴管中隊堅持煉功,被惡警用錘子把其左手砸殘廢(至今左手連飯碗都端不穩)送到勞教所醫院,醫生不負責任在打針時傷及坐骨神經使其左半身癱瘓。今年三伏天由於他不能跑操,被惡警李忠權弄到烈日下暴曬,一起被暴曬的還有大法弟子唐德良、張勇軍、牟倫會等。

2001年5月大法弟子李澤濤、張培生二人被惡警從教育大隊提到西山坪勞教所農業中隊,分別關到農業中隊的三樓,在田曉海、高定、李勇三惡警的指揮下強行逼迫放棄修煉,指揮其他勞教人員對二人長期折磨,毒打。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澤濤再次被惡警高定指使的勞教人員用扁擔,鋤把毒打,李澤濤無處躲避,被逼從農業中隊三樓跳下摔成重傷,送往重慶市北碚區第九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死後,重慶市勞教局西山坪勞教所全面封鎖消息,但是沒有不透風的牆,一個多月後獄中大法弟子還是知道了,提出寫申訴,可惡警就是不給紙筆。大法弟子原來也寫過申訴,申訴惡警違法打罵法輪功學員,或罰法輪功學員長時間罰站。大法弟子張勇軍、林德才多次給檢查機關寫過申訴材料,但都沒有回音。

2001年6月23日,惡警高定、李勇將法輪功學員梅亮、劉明華,劉祥太、吳德強四人從教育大隊提送到二大隊五中隊,吳德強三號舍房,劉明華四號舍房,劉祥太六號舍房,梅亮七號舍房,惡警將袁玉剛從西山坪勞教所醫院提出送到二大隊五中隊二號舍房。教育大隊惡警高定、李勇親自坐鎮二大隊五中隊指揮,跟每個舍房的組長開會下達命令,要他們在一個星期之內,不管用甚麼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在幾天內達到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目的,只要不把人打死,把骨頭打斷都可以。並且給每個舍房發兩根南竹塊,寬四公分,厚兩公分,長六公寸,還說他們打至一個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每人獎勵500分(等於減5天的刑期)。大法弟子劉祥太被高定關進六號舍房,舍房的組長叫徐闖,每天由六暴徒負責毒打。背上用肘打七十至八十下,再用南竹塊打屁股,打得屁股皮開肉綻,再用手板打臉或用腳踢胸部。他們打累了,就逼迫劉祥太彎腰用手指尖挨到腳趾尖,晚上不讓睡覺。頭兩天徐闖等人打得厲害時,大法弟子劉祥太便大喊報告警察「打死人啦」。而惡警不耐煩地說哪個在打你,你想哄監哪。後來惡警高定暗示不要讓他叫,徐闖等暴徒很會領會惡警的旨意,回到舍房後用布條捏住頸子,用毛巾堵嘴,六人輪番毒打,還用吃飯的搪瓷碗打螺絲骨,直至把碗打爛為止。大法弟子吳德強堅持了四天四夜,腰子被打脫位,至今還不能站直腰走路。大法弟子袁玉剛也被毒打兩天兩夜,第三天繼續遭毒打,打得袁玉剛無處可躲,便從二樓頭朝下倒衝下來顱骨撞凹約三公分,表皮縫了十六針,流了很多血,昏迷了三天三夜,住了兩個多月的醫院,至今還有頭昏的現象。

大陸的同胞們,當你們了解到在江羅集團的唆使下,那些無法無天的惡警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惡事,你們就會明白,當今發生在中國大陸越來越頻繁的災禍是有原因的,那正是江羅的邪惡給百姓帶來的。江羅集團對宇宙「真善忍」大法不斷造謠誣陷,使得中國大陸的百姓處在被官方媒體矇蔽的可悲境地,隨聲附和,在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的情況下,按著官方的調子指責法輪功,這就是犯罪,這就使自己不知不覺中走上了極其危險的境地。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站出來講真相,就是在告訴人們,不要與邪惡同流合污,要共同制止江羅集團的暴行,只有這樣才能免於天災人禍,中華民族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